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五章 那兩位你認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五章 那兩位你認識字體大小: A+
     

    “你這好似在念繞口令。”孫媽暫時忘卻了煩惱:“人們經常說地‘張三李四’裏面的張三就是你啊。”

    “孫媽,讓你見笑了。”張保安接過水杯,放在豪華茶几上。

    “您在哪裏高就?找我有什麼吩咐?”書歸正卷,孫媽問。

    “我在哪裏工作不重要,更不敢說是吩咐。我是受人之託,來採訪你的。”張保安掏出香菸:“請問,可以吸菸嗎?”

    孫媽點點頭,從室外找來一個菸灰缸放在張保安面前:“燕家人從老闆到姑爺都不吸菸。燕少爺不知吸不吸,我來好幾個月了還沒見過他。我,一個農婦,一個不幸的農婦,有什麼可採訪的?”

    “就是來採訪你的不幸。我們並不是故意來觸及你的傷感,是好心人有意要拉你一把。不過,你要實事求是地把你的不幸告訴我,我再轉告那幕後好心人,看她對你實行什麼援助。”張保安點燃香菸。

    “是嗎?有沒有什麼附加條件?請張保安以實情相告。”孫媽知道,天上永遠不會隨便掉餡餅。

    “我只知道幕後好心人是位高人,至於有沒有附加條件,她沒說,我也沒問。我卻知道她幫了不少有困難的人,而且也沒見有什麼附加條件。我,也是她幫助的人中的一個。如果說她要求了什麼,那就是讓我來實事求是地採訪你。”張保安拿了拿水杯,沒喝又放下了。

    “天下真有這麼好心的人?”孫媽半信半疑,但還是把所有遭遇全盤端出倒給了孫保安。

    燕文正坐在石淑秀開的車上,掏出手機摁上了兒子的號碼,那邊傳來“無法接通”的提示音 。這麼巧,又沒電了?

    “給誰打?冬兒嗎?”石淑秀問。

    “啊。大概又忘了充電。”燕文正答道:“先停下,莫跑了冤路。從這裏去出租房和咱策劃部路程相等,我先弄明白他在哪裏。”

    石淑秀靠路邊停好車,掏出手機:“我給冬兒打吧。”說着,他熟練地輸上了燕凡的電話號碼。

    “媽,打電話有事?”很快,話筒傳來燕凡的聲音。

    “這小子,我的電話他不接,你剛撥上號碼他就叫媽,正心氣我。”燕文正並沒表示生氣,反而笑着。

    “你爸生氣了,他摁你不接,還以爲你又忘了充電。結果我打你馬上接通,他說你正心氣他。”石淑秀把手機遞給燕文正。

    “剛纔我關了手機又放上了一個聯通卡,剛裝起來您就來了電話,你和爸現在在哪裏?”燕凡以爲手機還在媽手裏。

    “我與你媽正在二不加四里,你現在在策劃部還是在出租房?”燕文正問。

    “二不加四?什麼二不加四?我沒聽說過這個地名。我現在出租房,正醞釀對公司進行一次大手術,爸來正好向您彙報我的初步計劃。中午,我領您去視察燕記大酒店,本來天快響了。您到底在哪裏?”電話裏的燕凡又問了一遍。

    “這裏是大衆路,到出租房或策劃部的路基本一樣遠,所以是二不加四。好了,我與你媽馬上到。”燕文正示意起程。

    很快,車到出租房,石淑秀緊靠路邊停好。

    燕凡早已等在出租房外。見車停穩,急忙兩邊拉開車門,並分別喊了一聲“爸”和“媽” 。

    燕文正與石淑秀答應又微笑着從兩邊鑽出車門,登上二樓進了出租房。電腦開着,燕文正一邊坐一邊掏出摺疊老花鏡,人坐下了,老花鏡也戴好了。他仔細看了起來。

    “離你爸的七十大壽沒有多少日子了,還記得上次的承諾嗎?”石淑秀慈祥的笑容被嚴肅替代。

    “媽,請您儘管放心。前些日子房東來與我續約還要加租金。我說到期不租,房東便不再加租金還原價讓我租。我與房東又簽了一年,但不是我住,是我新交的幾個朋友。他們臨時沒錢交房租,是我墊付的,等他們開了工資再還我。他們已搬來,擠在裏臥室。我保證自爸的七十大壽那天起我便迴歸燕墅,而且保證不再出來租房,除非爸媽趕我出來。”燕凡回答着,分別給父母各倒水一杯。

    “我沒想錯的話,那天的承諾是兩項。是不還有一項?應該不會食言吧?”石淑秀沒有改變表情。

    “應該不會食言,我現在對她認象很好,也和她說過建立戀愛關係,她也確定了。目前我們都在考察和適應着對方,成功的機率挺大。她還不知道我與我爸的關係,所以說她不是奔財產才與我確立戀愛關係的。人,挺漂亮,大腦也靈活,臨後可以在公司獨當一面或幾面。”燕凡不知用什麼語言來誇耀自己的女友。

    “這麼出色啊。不行,今天中午吃飯叫上她,一定叫上她,我說什麼也要見見我這個兒媳。文正,怎麼樣?”石淑秀巴不得馬上把燕凡的女友揪來欣賞。

    燕文正正閱讀着電腦,全力思考着天地公司的改革方案是否可行,模模糊糊地聽見叫他,忙擡起頭問:“什麼怎麼樣?”

    “你這老東西,不是整天要抱孫子嗎?我說今中午吃飯叫上咱未來的兒媳婦,怎麼樣?”石淑秀瞪男人一眼。

    “好啊好啊,她姓什麼?今年什麼年齡?現在幹什麼工作?她有多高?父母是幹什麼的?老家是哪裏?”一串問號,燕文正自己也不知道用了幾個。

    “爸你讓我怎麼回答?這麼說吧,這人你認識,大概你會滿意,因爲你對她認象蠻好的。急什麼,如果她有工夫又願意來,中午你不就見了?”燕凡不想事先讓二老知道是誰。

    “冬兒,我是否見過她?”石淑秀迫不及待地問。

    “見過,是與我爸同時見的。問什麼呀,我說過,中午不就見了嗎?如果她來的話。”燕凡笑着回答。

    吳春姑娘!石淑秀心裏高興:準是這位大眼睛的姑娘。一絲笑容浮上了石淑秀的臉頰。

    媽怕是誤會了,燕凡笑着搖了搖頭。

    “你的改革方案先暫時擱一擱,尤其對策劃部,你讓其迴歸本行或完全撤消的改革方略不合時宜。由於是獨資企業,我們沒有董事會,只有一位代總經理。所以,缺少對企業的有效監督。以後,你還要利用策劃部對各個企業實行實際控制。否則,你接班後會被你姐姐和你姐夫架空。那時再想糾正過來會勢比登天。你靜下來想一想。”

    “這件事飯後再議。快十一點了,去燕記吧。”石淑秀提議。

    “媽,你太心急了。她十一點半下班,這還差近一個小時,你早去幹嗎?再說,這對她是一個突然襲擊,不早徵得她同意,她來不來還不一定呢。”燕凡說:“她個性很強……”

    “你可千萬不要說你女朋友今天不來吃午飯啊。否則,你又是欺騙我與你爸!”石淑秀不滿地說。

    “臊老婆子多事,你先讓燕凡打個電話約約她不就得了?別說我倆在場。”姜,還是老的辣,燕文正出點子。

    “不可。她認識您,如果不事先告訴她,她來了也會立馬走路,就是這個個性,也正是我所喜歡的。”燕凡搖頭。

    “那你馬上打電話聯繫她,就說爸媽來看你,中午在燕記吃飯,邀她參加。這不一切都解決了?”石淑秀說。

    “好吧,我馬上聯繫她。”燕凡摁上了金秋的號碼。

    “冬哥,是吃飯嗎?燕記?我還在班上。”那邊馬上傳來聲音。

    “真佩服你,每次給你電話都被你猜中用意。不過,今天我不單請你,還有兩位。希望你下班後立即趕過來。不,我馬上去接你。你等我。”燕凡關了手機,又轉面父母:“我先送二老去燕記,再去接您未來的兒媳婦。”

    “你去接吧,我與你媽溜達着過去,共然百多米。權做鍛鍊身體了。”燕文正站起來。

    燕凡從石淑秀手裏接過鑰匙。這車原本就是燕凡常駕的,爲了與出租房相配才改騎了電動車。他熟練地駕駛着,不久便到了策劃部。

    還沒有下班,策劃部的人們各司其職還在忙着。燕凡每到一處各科的人都是問一聲“燕部長”點一下頭。只在綜合科得到了冷遇——金秋擡頭看了一眼沒有吭聲。燕凡便在一邊坐下。

    “沒等我說不用接你便關了手機。這麼近,還有電動車,對你開車我還不放心。另外兩位那是誰?車是他們的吧?”過了一會,已接近下班,金秋開始拾掇資料說。

    “車是自己的,那兩位你認識。放心,目前我不會讓你拜見陌生人的。”燕凡幫着收拾好文件。

    “那兩位是商界還是影視界?也是一對情侶嗎?”金秋站起來。

    “商界慈善界的,是一對情侶。”燕凡開始往外走。

    金秋跨出門口,過了燕凡的車,四處搜索着:“你的車呢?”

    “你身後是什麼?眼大漏了泰山。”燕凡拉開車門,手一伸,說了聲“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