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四章 保證一舉拿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四章 保證一舉拿下字體大小: A+
     

    “噢,是孔總呀。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有什麼指示請講。”

    “好久沒見了,我想跟你說說話。前期今年主抓的一部戲沒白日帶黑夜地拍,總算拍完了,現在正後期製作。多日沒與你喝兩杯了,今晚你找我呢,還是我找你?”

    “我這裏現成,你來這裏吧?今中午就來。好,我恭候大駕光臨,待會見。”王軍讓孫芳芳放下話筒:“他馬上會來,你準備一下,保證一舉拿下。”

    “不明不白的,不能讓我幹糊塗活呀。你講不清楚,恕我不能爲你服務。”孫芳芳不再坐在大腿上,跳下來站在一邊。

    “我告訴你,這件事是我與燕紅商定的,全程也只有咱三人知其內幕。可以說咱三人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跑不了我,也蹦不了你。對於孔偉,爲了讓他兩口子支持燕紅,必須把他爭取過來,再拉過岳母來,我們就會形成多數派,就有本錢與侯波及順位接班人分庭抗禮。男女平等,就怕是一個唱詞,真執行起來就不是那麼簡單了。”王軍又把孫芳芳拉進懷裏:“不爲這,我還真捨不得你去投懷送抱呢。”

    “我拿下他,又不是你拿下他,你怎麼能控制人家?就是要他兩口子支持你兩口子這麼簡單?沒有傷天害理的勾當?尋求支持可以談判,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家人有事商議着好解決,不是嗎?”孫芳芳並不簡單。她可以爲王軍奔走,卻不願爲燕紅服務。

    “名義上是爲燕紅拉勢力,實際是爲我的王朝構建將來。怎麼說她也是女流之輩,經風雨見世面還得男子漢大丈夫。相信我不會虧待你的。”王軍把女人重新攬來坐在腿上。

    “你一直在虧待我。沒名沒份的我還一如既往的侍候你,我圖了個啥?一個堂堂的王總卻總在一個女人的胯下工作生活,你有什麼出息?請不要說借林棲身,這句話我聽煩了。”趙芳芳掙脫着。

    “韓信曾受人胯下,一樣是兵馬大元帥,一樣封王,我有何不可?你和我在一起,就暫時忍耐點,總會有旭日東昇的那一天,你放寬心吧。”王軍牢牢地控制着她。

    “放寬心?有可能嗎!我算個什麼身份?等你旭日東昇了,我也被掃地除門了。青春飯好吃,但等人老珠黃就端不起飯碗來了。”趙芳芳知道難以掙脫,但仍在掙脫着,好似在配合自己的語言。

    “走吧,他也許快到了,去迎迎他。無論如何,今天中午先管你一頓吃喝吧。席中我藉故早退,一切看你的了。”王軍故做親暱,好似有點戀戀不捨地鬆開手。

    孫芳芳整理了整理那飄飄的長髮與衣服,跟在王軍身後。坐電梯下了樓,穿過大堂便看見孔偉的銀色奔弛剛停在飯店門邊的停車位上。王軍快步向前,還沒等他伸手,孫芳芳便搶上來拉開了車門:“孔總,請。”她一下腰,側身把手朝門口。

    孔偉笑着鑽出車,他對迎他的姑娘感到陌生。

    “我的大堂經理孫小姐。聽我要來接你這位影視界大佬,她也跟着來湊熱鬧,是不是有進軍影視圈的野心我尚且不知。”王軍笑道。

    “孫芳芳。”很大方,她伸出嫩嫩的小手。

    “怎麼能說野心呢?爲什麼不說雄心信心呢?如果芳芳真的嚮往,我可以嚮導演着重推薦。”王軍還是笑着同二人握手。

    “你看。”由於孫芳芳搶着與孔偉握了手,王軍半開玩笑地握着孔偉的手對孫芳芳說:“你搶在你上司前邊與孔總握手,是否有點犯上?啊,玩笑,玩笑。”

    “王總在變着法兒批評我重女色,輕交情吧?人家女人也是人,既然伸手,我不能曬了人家,再說,你這幹大事的手也剛剛伸過來呀,我也沒遲疑,這不還握着。”孔偉笑着聊回。

    一行三人進了單間,有服務員早已衝好水。因爲早有準備,先涼後熱幾道菜馬上上齊。剛剛坐下,王軍手機來電,他急忙接聽。

    “你來家趟,有要事。”手機聲音很大,分明是燕紅的聲音。

    “什麼要事你處理不了?這邊妹夫孔總剛來坐下。飯後回去不行嗎?這才上齊菜還沒端酒杯呢。”王軍坐着未動。

    “另找人陪陪妹夫,又不是別人,你先快回來,真有要事。”燕紅有點不耐煩的聲音。

    “孔總,失陪了。”王軍先面向孔偉,又轉面孫芳芳:“拜託你了,一定讓孔總吃好喝好,否則,我拿你是問!”

    “真是的,專程找你坐坐,卻讓大姐把你追回去了。如果沒有大事,再馬上回來。”孔偉也隨之站起來。

    “你二人坐着吧,說不準我會馬上回來的。”王軍好似有點戀戀不捨地走向門口:“免步,免步,請回。”

    出於禮貌,還是目送着王軍的車加速了,孔偉才和孫芳芳進了單間坐下。也是出於禮貌,王軍掏煙相讓。

    孫芳芳笑容滿面的擺擺手。她知道王軍是藉故走開。她熟練地啓開了葡萄酒瓶塞,先給孔偉斟滿杯,又斟滿自己的杯。見孔偉已點燃了香菸,忙站起來舉杯:“孔總,我敬您。”

    孔偉也站起來,與孫芳芳碰了一下杯:“同敬,同敬。”待喝了一口後問道:“芳芳在這裏工作還習慣嗎?”

    “初來乍到好像有些不太習慣。兩三年了,這會順過來了,不是習慣成自然嗎?”孫芳芳不憷場,好似與熟人在一起。

    “聽王總的話意,你有當演員的意向?”孔偉關切地問。

    “王總那是笑話我,我哪有演戲的天份。但,我很向望拍戲的現場。如果方便,請孔總特批我到現場觀看一次也就心滿意足了。”孫芳芳搖搖頭後,又笑着給孔偉倒水。

    “好辦,小菜一碟。如果你有時間,看在你我共飲的份上,我可以隨時送你去影視基地參觀,有興趣可以當個羣衆演員,有時間也可以當個有戲份的小配角。”孔偉不是說好話,他從來說一不二。

    孔偉手機振動,他掏出看了看,是王軍打來的,忙摁鍵說道:“是大姐想你了才把你誆回去的吧?”

    “小孔子又信口雌黃了,小心我折了你的舌頭。王軍正在幫我審閱一份重要律師函。他要我代他向你致歉。你把電話給孫經理。……孫經理,拜託了。”

    幾個月前,四十歲的孫媽經同村在燕家幹事的傭人介紹到了燕墅。原本,農村的她雖不是太富裕,但也有一個比較充實的家。愛人孫同在市裏打工,獨生子孫志向正讀高中,來年就要高考了。沒想到的是半年前孫同得了急性心肌梗死,虧治療及時才保住了性命。但從此後不能再到城裏打工,還要終生服藥。

    雖然有合作醫療報銷,但實際也用了近一萬元。屋漏偏遇連根子雨,兒子孫志向又被確診爲惡性腫瘤,只好輟學住院治療。很快,家中積畜用光,又欠了親朋好友不少錢,眼瞪眼地築高了債臺。能說上話的人家都是一般家庭,而且都已借過,人家無力也無意再借給他——無底洞永遠填不滿。

    孫同依然每月近三百元的藥費,孫志向化療的費用更高,使家庭一步步到了山窮水盡疑無路的境地。多虧遇到來醫院查體的同鄉的介紹,讓孫媽到了燕墅,每月三千元能解燃眉之急。好在孫同能夠勉強侍候兒子。然而,三千元,且不說孫同的藥費,就這爺倆的生活費加孫志向高額的治療費用也遠遠不夠。

    雖然只來燕家幾個月的時間,卻已預支了一年半的工資,超出了實際工作時間的好幾倍。雖然燕家好說話,但孫媽再也沒法開口預支。

    這天,石淑秀來車接走了燕文正。孫媽打掃完衛生,正坐在客廳的沙發裏暗自悲傷,忽聽看門的馬保安叫道:“孫媽,來客人了。”孫媽心想,燕老闆剛與夫人走了沒多久,不知是什麼客人。雖然來燕家也有幾個月了,但主人不在家還是第一次。怎麼辦?先迎進來再說吧。她急忙往外迎。

    張保安今天沒穿制服,雪白的短袖夏衣捆在藍色牛仔褲裏,足着黑色皮涼鞋。雖然矮胖,但也有幾分精神。他見客廳走出一穿戴平凡的中年婦女,料定就是此行要找的人:“請問,你是孫媽吧?”

    “我是。”孫媽心想:是找我?看相貌不是幹大事的料。可不能以貌取人。於是問道:“您找誰?燕老闆不在。”

    “我不找燕老闆,特來造訪你。就站在外面講話?”張保安心想,老闆不在更好,該當我順利地完成任務。

    孫媽回過神來,忙擁開客廳門:“請進。”待張保安坐定,孫媽一邊給其倒水,一邊問:“您貴姓大名?”

    “我姓張,沒有確切的名字。在家時因爲我排行老三,故人們喊我張三。現如今,人們都叫我張保安。但身份證上的名字是張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