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三章 燕紅有點反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三章 燕紅有點反感字體大小: A+
     

    金秋毫不客氣地坐了對面:“明明坐在這裏點了菜,爲什麼還問我做了晚飯了沒有,什麼意思?”

    “我自己跟自己下了一個賭注。”燕凡笑着給金秋倒水。

    “賭了什麼?於我有關嗎?與做不做飯有關嗎?”金秋問。

    燕凡穩重地點了點頭,還是笑着:“是的,都有關,而且我贏了。”說着,接過了服務員送來的菜。

    好奇的眼光,金秋目不轉睛的看向對方:“怎麼說?”

    “我看過你發給我的文件,我從文件的字裏行間,判斷你今晚有可能不做飯。賭注就是你不做飯,如果你做飯我便認輸,所以電話詢問,其實那時我已點了菜,否則上不這麼快。”燕凡解釋說。

    “吹吧,你比諸葛孔明都聰明瞭不是?我不信你從文件裏看出我今晚不做飯。我發的那個文件就沒個飯字,什麼字裏行間,全是你胡蒙的。有理你講出來,我便服你。你說吧,我發的文件裏哪個字,哪一行你能做依據。”金秋有點咄咄逼人:“冬哥,說呀!”

    “關健是你最後那兩句結束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公司裏外無大事,領導閱後可休息’。看完文件便休息、壓根兒沒提吃飯的事。再,上午我接到房地產科劉大力的電話,說午間請夥伴們會餐問我是否參加,我以早有局謝絕了。下午兩點半上班,午餐時吃飯應在酒後的兩點左右。六點多鐘下班,腹中還沒完全消化,晚飯很可能敷衍了事。秋妹,我不是強詞奪理吧?”燕凡說:“就說是蒙,我也蒙的在理吧?”

    “說不過你,算你有理服你了。”金秋接過飲料倒了一杯喝了一口繼續說:“只見冬哥,不見冬嫂,不介紹我們認識?我是女性,不用擔心我與你搶。冬哥這麼出衆,冬嫂肯定也是個大美人吧?”

    “確實是個不錯的大美人,但具體面容我尚且正在假設着。也許,你與她比我都熟悉瞭解。或許,就在你們真正的三季裏。而且很有可能。”你是試探我嗎?我也試探你!燕凡想。

    在我們三季裏?春,代表溫暖,夏,代表炎熱,都與愛情緊密關聯。而我,秋風掃落葉,霜打萬物衰呀!

    燕凡見金秋低頭不語,便問道:“你說,沒這可能嗎?”

    “可我不知道你是喜歡那春天般的溫暖呢,還是夏天般的火.熱。”金秋相信對方會明白她的所指。

    “我都喜歡。你對我這四個字的回答肯定會誤會。但我是實事求是。考慮一下她倆的名字你便會知道含意。”燕凡毫不猶豫的回答。

    金秋心涼了。三季裏面有她,應該有三之一的希望。可他明言喜歡溫暖與火.熱,這就把她排除在外了。本來是滿懷希望的諮詢,卻得到了從頭澆涼水的回答,她似乎絕望了。

    對方瞬間的臉部表情變化沒逃脫燕凡的眼睛:“我說你會誤會。怎麼樣?讓我言中了。”

    金秋盡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儘量不讓絕望外露:“你可以選春,也可以取夏,但不能腳踏兩隻船。你這樣,讓我祝福也沒有目標。”

    “一向覺得你是一位絕頂聰明又非常漂亮出衆的姑娘,但沒想到你忽然笨得成了一節木頭,笨死了。”燕凡笑着讓菜。

    “你?”金秋懵了:“我笨死了?”

    “我說過,我喜歡的是真正的三季。三季,你聽明白了?說你笨也許你不服,但你看,她二人一個無春,哪來的溫暖?一個少夏,哪有火.熱?春夏秋冬是四季,我冬爲第四季,你是真秋是幾季?”燕凡不願再看到金秋那假裝鎮靜的絕望面容,急忙吐出實言。

    金秋的臉紅了一陣:“是也來吃你的飯,但請冬哥不要拿小妹開心。小心我背後裏罵你!”

    “我尋找的,就是那位真心實意罵我的人!今天,我找到了,就是我秋妹。”燕凡激動的抓起了金秋的雙手。

    金秋有些不好意思,往回抽了抽手。不是燕凡用力過大,而是金秋做了做樣子,她根本不願把手抽回來:“春、夏兩位妹妹也都喜歡你,你讓我如何面對兩位好妹妹?”

    “吳春,邵夏,你我可以共同待她倆如同親妹妹那樣。那是友情和親情,不是愛情,從根本上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我們先確立戀人關係,但我不會越雷池半步,你放心。我們應該逐漸瞭解和熟悉對方,要真心實意的接納對方,包括接受對方的錯誤和缺點。”燕凡的手抓地更加有力了。

    “撒開我的手,你抓地好痛啊,我要吃飯。”金秋抽手持筷,還多情地瞅了對方一眼。

    張保安接到燕紅的短信,屁顛屁顛地跑進經理室並鎖上門。他竄上來實施着燕紅在無外人在場的情況下的習慣動作:“我的大經理啊,大白天叫我,知道經理室沒有外人。公共浴池我去過,他們白長了一些大個子,都他孃的什麼不是,沒人敢與我相比。”

    “你也就這點優勢。”燕紅用力扒開色保安的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掐頭不夠一碟子,炫耀個屁!你整一個賴蛤蟆!”

    “我是賴蛤蟆,你是天鵝,我吃天鵝肉不正相配嗎?”張保安的習慣動作還沒完成一半,一邊說着一邊完成着那一半。

    “我有正經事,先停下你的髒爪子拿出來!”燕紅有些許反感。

    “你說你的,我忙我的兩不誤,怎麼樣?咱向來不就如此嗎?”張保安還在完成着他的習慣。

    “你這賴蛤蟆,我真有要緊事,需要認真對待完成。”燕紅說着沉下臉來。

    “守着天鵝肉,賴蛤蟆哪有不食之理。品嚐了天鵝美味,再爲你上刀山、下油鍋也值的。我知道你讓我來不是僅僅向我嘴裏送肉。但是有這麼漂亮威風八面的上司,比他孃的外面的老孃們強一萬倍。”張保安戲前的習慣動作進入尾聲,在接受任務之前,他打算進入主題。

    “真拿你沒法子,外面的人如果知道我有你這麼個人不人、鬼不鬼的醜矬子老頭兒,還不讓人家把我笑話死纔怪呢。你自己去尿泡尿照照,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燕紅習慣了張保安的習慣,但又有點不甘心似的。

    張保安也聽習慣了這些“奉承”,習慣動作後連同主題一氣呵成,然後在清理衛生前先坐在沙發上大口喘着粗氣。

    “你他孃的總統級待遇了,說過多少次,一定要採取防範措施,你只當耳旁風!從現在起,再不採取防範措施不準來找我。如若明知故犯,我馬上辭退你!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保安遍地皆是,到街上閉着眼摸一個,也比你強百倍、好萬倍,你覺得你還能搭在人一類嗎?也就是我體憐你這個下三濫,市面上的老孃們保準見了你就噁心。還不滿足?”燕紅甩開那胖短指頭:“現在該辦正事了。”

    “燕總請吩咐。我說過,爲燕總上刀山、下油鍋我也義不容辭。”張保安知恩圖報,他曾有爲燕紅賣命的想法。

    “你馬上去接近燕墅的孫媽,弄明白她家裏有什麼實際困難,據說她老伴與獨生子都有重病,你一定探明白是什麼病,先不要說是我讓你去的,快去快回。”燕紅恢復了上司口氣。

    張保安沒走,壞笑着問道:“你見了我不噁心嗎?”

    不知什麼意思,燕紅打了對方一巴掌:“你他孃的賺大了。就是噁心能怎樣治你這個窮皮賴?這麼不準這麼頻繁,以免被人發現。”

    “燕總別火,先消消氣。只要你分配的任務不管多麼艱鉅,我都會去完成,您是我心裏的女神,是個崇高的美女,我會用熱血和生命來捍衛您的人身安全和您的尊嚴。”

    王軍計劃着接近孔偉。從燕紫的裝扮來看,就是一位不近男色的女人。孔偉年輕力壯,在性方面也會精力旺盛。用女相勾引孔偉,成功的概率非常大。他想到了情人站臺孫小姐,便摁上了電話號碼。

    很快,孫小姐飄過來:“王總,等不到下班了?”

    “我有事求助於芳芳小姐。”王軍一改這幾日見了她那副不正經。

    “求個屁,知道你需要,我這不來了。”孫芳芳沒有多想,但她的目標是徹底俘獲他。

    王軍把孫芳芳抱坐在自己腿上:“芳芳,我真有事相求,對於你來說是小事一樁。咱的交情,我考慮你不會不答應。”

    “說吧,不是殺人放火,我就答應你。”孫芳芳故弄搔態。

    “幫我拿下孔偉你便是大功一件,我會給你頂級酬勞。”王軍非常愛惜地撫摸着女人的長髮。

    “拿下二姑爺?你什麼意思?讓我個一無錢、二無勢的小女子怎麼拿下?”孫芳芳迷惘了,不解地看着對方,她希望得到解釋。

    座機鈴響,王軍接過孫芳芳遞來的話筒:“喂,你好,我是王軍。請問您是哪位?”

    “你座機不顯示號碼嗎?”那頭笑着答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