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章 我有一事相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章 我有一事相求字體大小: A+
     

    “我並不是三番五次的找你麻煩,確實我的身體沒有再後拖的本錢。天地公司,在國內是頂尖公司之一,是上市發展最快的。我看你能勝任,我準備很快做完這個過度期。從現在開始,你要高調亮相,合法繼承。即使我的身體仍然可以居世,但已是七十高齡了。在我心目中,順利完成權力過度,再平平安安的喝完七十壽酒,我心當足矣。”燕文正真心吐露。

    “爸的身體挺棒的,我爺爺近九十歲還能打檯球,您怎麼不樂觀點呢!明明您的精力任公司老總綽綽有餘,爲什麼總是想把擔子往我身上壓?我正在努力實賤,等我有個七七八八,我會搶班奪權。”燕凡走向父親,輕輕捶着背。

    “如果你是孝子,又想讓你老爸多活幾年,就乖乖聽話,不能讓他人索取。燕氏企業永遠姓燕。”石淑秀不妥協:“今晚必須搬回去住。”

    “爸,媽,我有一事相求,就一事,平生再無他求,一切按爸、媽的意思做,保證一絲不苟,請爸、媽答應。”燕凡停止了給父親的捶背,而轉到母親身後輕輕捶起來。

    “好小子,養大了,要與父母講條件。別忘了,你要搬出燕墅去租房時我也有條件,隨時都可以要你搬回來。讓你出去租房是爲你在一個平靜的環境裏去探索人生,去品嚐人生的酸甜苦辣,去尋找人生在世的真諦。說穿了,是爲你繼承天地公司創造條件。因此,現在你沒有回頭路可走,不要節外生枝再求什麼事。”燕文正態度堅決。

    “還是媽理解我,從我記事起就是這樣。小時候,爸只會訓我,而媽從來沒訓過我,都是因勢利導,教兒學會做人……”燕凡無奈,只得走舊路——請媽講情。

    石淑秀不止一次的識破燕凡的用心,但次次又都順着燕凡,這次也不例外:“好了,冬兒不必多說,你給媽戴高帽也不止一次了。說吧,如果不是大是大非問題,你可以提,答不答應那是我與你爸的事。說吧。”

    “那您與爸先答應我,我再說。”燕凡動起心眼。

    “不說拉倒,馬上回燕墅,不得拖延。”燕文正何許人也?他不吃兒子那一套。

    “好,好,我說。離爸的七十大壽也沒有幾天了,給爸拜壽我保證有您二老滿意的兒媳。春節前出租房到期不再續租,回燕墅跟爸媽一起住,還不行嗎?”不敢再耍心眼,燕凡知道他鬥不過實權在握的老父親。

    石淑秀看了一眼燕文正,回過頭來走了折中路線:“你說的,你領爸的兒媳給你爸拜壽。再,拜壽那天也是你的迴歸之日,這兩個約定不能更改。否則,等於我沒說,什麼也沒答應。”

    燕凡大體算一下日子,到那時電視連續劇早就拍完了,也就是後期製作了。爲了擔重擔前拍好也許是他一生中僅拍的一部戲,便要與父母挑明:“媽,我全答應你。不過,我正在幹一件事,我說出來您二老千萬不要生氣。”

    燕文正冷冷地:“我不生氣,你說吧,是不你當演員的事?”

    “爸,您知道了?您怎麼知道的?”燕凡幾乎不敢相信爸會知道這個祕密。除了那個冰冷冷的導演,他逐位囑咐過要爲他保密:“不是二姐就是二姐夫告了密。”

    “都不是。不是剛纔你承認了我還不敢肯定。是日落前我電話慰問導演時,導演彙報的。他說不僅有一部好題材,還有男、女兩個新一號表演的非常非常出色,男一號燕冬,女一號邵夏,肯定會一炮走紅,扭轉我們公司只拍平淡戲的不利局面,他還要求給兩位男女主角漲薪我沒同意,但我說拍好了要加大獎金力度。你當我是吃閒飯的?”燕文正並沒有生氣。

    “爸是同意我把戲拍完嗎?”燕凡問。

    “你這臊老頭子,兒子有這才份竟只自己高興,怎麼不告訴我?”石淑秀不滿的目光。

    “那時我還不敢肯定那男主角是冬兒,這不剛纔才證實嗎?他有表演天賦這你知道。要不天地公司這一大攤子事,我還真心支持冬兒的演藝事業呢。我算過,四十集的連續劇已拍了六集,還有三十四集,按計劃進度倆月便拍完了。還不說是在自己的公司,就是在別的公司也應該善始善終。這件事不必追究冬兒,要追究的是二偉與紫兒,早就應該紅火的影視業爲什麼才起用冬兒與邵夏!”燕文正不像七十歲的老人,竟越說越精神。

    “爸、媽是支持我做完這屆假官了?”燕凡幾乎有點不敢相信。

    “你媽不是說了嗎?不準忘了承諾,你領我兒媳給我拜壽之日便是迴歸之日。拍戲其間,你還是策劃部的部長,不能誤了工作,可在晚飯前後溝通,這是對你工作能力的最後檢驗。”燕文正更加興奮。

    散了酒局,王軍駕車與太太燕紅回了自己的住宅。每常素日擔負起看門責住的保姆熱情迎進了主人,並很快端出男女主人愛好的濃茶與加糖咖啡。

    “你回去休息吧,有事我會通知你。”燕紅朝保姆揮揮手。

    保姆唯唯諾諾退出去,王軍馬上過來摟着太太,一邊親暱,一邊極爲甜密地:“保姆各方面都很出色,就是不解風情。你不會看看人家兩口子酒後要性福,還得人家說出來才肯走,死腦子。”

    “什麼性福,你整天只顧酒池肉林,不幹正經事。老頭子七十多了,朝不保夕的日子總讓我提心吊膽。年前必須用心,無論工作多忙,一定做出計劃並實施。否則,真有被淘汰的可能。”燕紅擁開男人手。

    王軍再度攬住女人伸手親撫:“有什麼計劃,不妨說來聽聽。老燕家的事,你最有發言權。我們局外人沒有發言權。”

    “火燒眉毛了,還在這裏胡說八道!”燕紅微微有些生氣:“拿開你的騷爪子,你摸別人摸地我嫌髒!”

    “我的燕紅是世界上最最漂亮且最有氣質的女人,只要你在我面前,其他女人還算她孃的女人?”王軍沒有停手,反而愈加深入。

    “老頭子身後由燕凡接替恐成定局,老頭子走前肯定要安排好股份,也不知他怎麼分。按常規,燕凡可能得三十或稍多,其餘四份每份最少是十五。最公平的分法是五份平分,投票選舉董事會,票多者爲董事長,其他持股人爲董事。”燕紅平靜地分析着。

    “按最保守的估計,即使我們每人分得十五的股份,我們也有控股的可能。事在人爲,燕凡沒有老頭子撐腰是站不住腳的。咱不插手還有野心更加高漲的侯波兩口子。”王軍的手停在她身上忽然定格。

    “除了燕凡,又加上侯波兩口子的競爭,我們該怎麼辦?”燕紅陷入沉思。開初,她並不認爲侯波是威肋。

    “只有爭取燕紫兩口子及岳母石淑秀,我們才能形成微弱的多數,但這並不是說說就能辦到的事。燕紫兩口子雖沒野心且又宅心忠厚,但也不可能輕易拉過來。再說,侯波兩口子不可能考慮不到,或許先我們一步了。”王軍忽然覺得形勢嚴峻。

    “那怎麼辦?放棄?”嘴裏這麼問,燕紅不是放棄的表情。

    王軍堅決的搖搖頭:“我們不能就這麼輕易撒手。關於孔偉與岳母,我正醞釀着一個一箭雙鵰的計策……”

    “快說說你那一箭雙鵰,這關係着前程光明或黑暗。”燕紅被一箭雙鵰所興奮,他相信王軍的歪智邪慧。

    “說實在的,我這個計謀有點不地道,說白了是有點不道德。萬一被人知道或識破,我們的威信會一落千丈,讓人不齒。”王軍優豫着,有點不想說的意思。

    “勝者王候敗者賊,你不用考慮那麼多。如果我們不爭取,讓燕凡或燕青得勢,我們也沒有好果子吃,魚死網破遲早的事。雖然人算不如天算,但算計過了,失敗也會甘心,總比坐等失敗要強一些。”燕紅又祭出破釜沉舟之說。

    “但我這一箭雙鵰之計成不成功不說,還需要資金做後盾。不知道你舍不捨的。”王軍說:“還不是三萬五萬所能左右的。”

    “只要有利可圖,什麼十萬二十萬的,張口說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老祖宗的祖訓是有道理的。你說出來,咱共同分析分析可能性,只要五五分就可行。”一向惜金如命的人竟大方起來。

    “你有沒有萬全之策?我這一箭雙鵰雖然推敲了好長時間,但是既有風險,又不道德,還費資金,實在是讓人頭痛。有一線之路,我也不願射鵰。”王軍搖搖頭。

    “咱們有一線之路,那就是讓人擺佈,或最終被踢出燕氏企業,拼博了,奮鬥了,如果失敗那是我們的能力不行。但,我不服,事在人爲。不是人上人,就是人下人。”燕紅生氣地沉下臉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