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九章 馬上放開吳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九章 馬上放開吳總字體大小: A+
     

    燕記大酒店這是怎麼了?王軍在03房,孔偉在05房,侯波在07房,金秋替燕凡進了08房,她不知道沈申鑫正在閉着門的09房。這時,吳慶生代總經理走進大廳。同時進門的還有電影演員尤申,他嫌吳慶生走在正中且步伐太慢,無事找事似的抗了一膀子。

    吳慶生沒犯防備,竟被撞了一個趔趄。他看了一眼尤申,不滿地說:“走路注意點,這麼寬敞的大廳,怎麼硬往人身上撞,眼呢?”

    “在這裏!”尤申指指自己的雙目,挑釁似地:“好狗不擋路,你擋路不讓人走,我依法清障。”

    “這麼寬闊的大廳,怎麼存在擋路之說?你不要把在其他地方受的氣灑在燕記,這裏是在合法經營。不願在此消費,你可以離開!”吳慶生生氣了,但還是強忍着,怎麼說顧客也是上帝。

    尤申得到這種待遇還是第一次,立時火冒三丈,一把抓住吳慶生的領帶:“無理之徒,敢這樣待我,活膩了!”

    吳慶生並不憷陣,一伸手抓住了尤申衣領:“理窮耍賴,你想咋?”

    門外的保安跑進來,顯然他向着吳慶生。大堂經理雖然是位女性,也走向前來相助。其實吳慶生剛走進來時她就準備迎接,不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她沒來得及。

    尤申處於劣勢,但見沈申鑫走過來,他才放了心:“誰理窮耍賴!”

    沈申鑫是爲了迎一下尤申,見尤申遭遇了,忙回房間招呼同伴。

    真他孃的膽小鬼,怎麼跑了!尤申心裏罵着,卻見三個人一齊奔過來,嘴裏還不乾不淨地一齊罵着。噢,錯怪你了。

    四比三,而且吳總這邊還是二男一女,尤申這邊卻是結實實的四個青年,還沒動手,勝敗已經分明。

    外面亂糟糟的,隔門口最近的金秋走出來。一是迎一下燕部長和吳代總經理;二是看一下大廳爲何吵嘁。一見吳代總經理處境不妙,忙招呼房內人出來助陣。

    08號房間出來了不少人,沈申鑫看見了,也發現了吳春等人。但並沒在意:難不成又是她的人?

    “這位,就是我們要等的吳總。”金秋先是對着吳春,又轉面吳慶生:“吳總,讓您受驚了。”

    “吳總,您好。”吳春轉面沈申鑫:“馬上放開吳總。”

    尤申見同伴投來哀求的目光,知道吳春不是等閒之輩,又見對方的人佔了絕對優勢,只好乖乖鬆手。

    “又挪了戰場?”燕凡一步闖進來。雖見尤申撒手,卻見吳慶生還抓着他的領子。

    “燕兄,救我。”尤申哀求。

    “這怎麼說?一個小時內你仨又惹事?真跟我們過不去?咱往日無仇,近日無冤啊。”燕凡轉面代總經理:“吳總也惹火燒身了?”卻又面向尤申:“你知道這是誰嗎?孔總和導演都是他的部下。你小小蝦米要屯水淹龍王廟?”

    吳慶生這才鬆手:“你倆認識?”

    燕凡點點頭:“他是新開機的連續劇《假官真做》的主要演員。”

    吳慶生笑道:“這怎能叫小蝦米屯水淹廟呢?這純粹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

    “我們是八號嗎?”待金秋點頭,燕凡轉面尤申:“如不嫌棄,八號坐坐吧。”

    “不了,不了,燕兄,改日我再專門找您與吳總陪罪。今晚有局了,我同沈弟等一桌。您去吧,我等失陪了。”說罷,他朝衆人點點頭,與沈申鑫們走向09房。

    “我們也回八號吧,明明是高興,卻讓大家尷尬掃興。”燕凡領衆人回到八號。

    大堂經理陪着酒店負責人走進來。負責人點頭哈腰地問候:“吳總、燕部長您好。”

    “坐下吧,今天還是我請客。上次跟你坐了一席了,還不知你貴姓,方便的話,透露一下你貴姓大名。”燕凡笑着。

    酒店負責人也笑着回答:“我與咱這位大堂女經理都姓竇,我是竇志。燕部長還有吳總有事請直接吩咐。”

    “各位慢用,大堂經理應該站臺,我工作去了。”說罷,大堂竇經理準備閃身離開。

    “你今天專職八號房的大堂經理吧,我另去找一個臨時站臺經理。吳總與燕部長已多日沒來,你讓各位喝舒服,我安排好馬上回來。”竇志轉身出去。

    “這位漂亮的女士,外表文質彬彬的,那幾個混混怎麼見了你就沒有底氣了?”竇經理倒茶一巡,至吳春時問。

    “竇經理知道吳春的職業嗎?她現在是安津的女子拳擊四十九公斤冠軍,正準備衝擊全國冠軍。她是教練從安津散打隊選拔出來的。”金秋說完還伸出大拇指:“這裏面誰頂事,叫個板!”

    “我們只有頂的份,誰敢向冠軍挑戰?只有捱打的份。”邵夏不是有意擡舉,乃心裏之言。

    “這位姑娘?”吳慶生有點眼熟,但記不起來了。

    “大名鼎鼎的邵夏,《假官真做》的女一號,也沒充起咱吳總的眼眶子。”金秋試探性地開着玩笑。忽覺不妥,偷瞅了燕凡一眼。

    竇志走進來:“有一事需要彙報,兩位領導都在。今晚不知怎麼了,吳總與燕部長在這最吉祥的八號,王總及夫人燕總在二號,孔總與夫人燕總在六號,侯總與夫人燕總在十號,成了全家福了。兩位是否單個房間去關心一番下屬?”

    “三個房間的酒因我知道。王軍是陪夫人,是爲了一塊黃金地角的地。孔偉也是陪夫人,爲了天地保險公司的一分三。而侯波與燕紫則是共同舉宴,歡迎新聘的兩位專職律師。我們在這裏,竇經理告訴過他們嗎?如果沒有,就不去打擾他們了。”吳慶生不願拜門子。

    “我剛纔已經通知了六位老總。”竇志還要說什麼,門開處進來三對夫妻,端杯執筷,笑容滿面。

    見不到兒子,燕文正總有些不放心。傍晚石淑秀駕車回了燕墅,燕文正便要石淑秀駕車拉他去燕凡的出租房。

    “白天不接電話或許是忘了充電,你再沒給冬兒打嗎?”石淑秀有點抱怨的口氣:“不給我這個頂名繼母留路,人家不說是我逼他出來租房嗎?馬上退租,讓他回燕墅!”

    “委屈你了,我知道。任何人不能否認你爲老燕家立下了不朽的汗馬功勞,我承諾過,你留在燕家,我會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要嫁人我陪送車房。屈指算來,你來燕家已二十八年,那時冬兒剛滿月,是你堅持不再僱保姆,把他姐弟四人拉扯成人。名義上的繼母身份不會改變,但親孃又能如何!他們姐弟四人又待你如何?你能覺出他們是繼子女嗎?”燕文正輕輕拍了拍女人肩頭。

    “再打電話試試,萬一他不在出租房,我們又白竄一趟。或許這會他充上電了。”石淑秀減了車速。

    燕文正摁上號碼,電話馬上打通了,傳來亂糟糟的聲音,忙問道:“一天打不通電話,幾遍都是無法接通,你都幹什麼去了!”

    “爸,您一等。”話筒裏有腳步聲,十幾秒後:“爸在哪裏?我正在參加一個宴會。我現在馬上過去找您。”

    “我與你媽正在去你出租房的路上,估計十分鐘內便可到達。你離出租房遠不遠?我與你媽去接接你?”燕文正示意停車。

    “離出租房一百米的燕記,你和媽直接來出租房吧,我等您。”

    話筒聲音調地很大,石淑秀聽得一清二楚,車本來沒有熄火,徑奔出租房而來,燕凡在樓下等着。等車停穩,他迅捷地拉開兩邊的車門,等在一邊。

    燕文正與石淑秀鑽出車門,燕文正首先問道:“白天電話怎麼了?是沒電了還是故意不接?會誤事的!”

    “我還納悶呢,怎麼一天沒有電話?下午四點我聯繫業務時才知道沒電了。我換上電池,上有您撥打電話的記錄。我本想立即打過去,因爲在基層,所以耽擱了。接着又有應酬,我本意打算明天回燕墅,您與媽來了我就省下腿了。”燕凡說地頭頭是道。

    “你回燕墅的計劃不用變,出租房馬上退掉。新僱的保姆孫媽今天已把你的臥室佈置好了,今晚便搬回去住。”燕文正不是商量。

    “爸,原計劃不是搬回去過年嗎?因爲什麼改變了計劃?我這邊還沒準備好呢。我看這樣吧,也不等過年了,等您七十大壽我不僅搬回去住,還一定給您二老領個兒媳回去。爸,媽,怎麼樣?我保證。”

    已進了出租房,燕文正坐在電腦桌邊,拿起一本打印的劇本《假官真做》翻着:“假官真做,還挺有意思的,我捎回去看看。”

    石淑秀見出租房內放置混亂,便要重新佈置。忽想起要搬回去住便停了手:“要回去住,不拾掇了。”

    “媽,您還沒批准我的請求呀?爸給我說說情吧,工作我照幹不誤,還一定在您七十大壽時不僅搬回去住,還領兒媳給二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