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六章 這不是亂倫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六章 這不是亂倫嗎字體大小: A+
     

    還是慈善基金會對面的小酒館裏,石淑秀又坐在了熟悉的位置。她喜歡牛排、魚丸。侯波全都點上。

    岳母,不是女婿的生身之母,也不是妻子的親母親。今年,纔剛剛跨過五十的門坎。岳父,今年將過七十大壽,整整大了二十年。還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時間住院,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岳母經常吃住在慈善基金會,可見岳父對夫妻的那種生活好似已經丟棄了。而岳母這年紀,正是生龍活虎的需求旺季。

    岳母五十了,他當然早就知道。如果她走在外邊,不認識她的人誰會看她超過三十歲?你看她這身段,雖然沒穿時髦服飾,但燕家三姐妹誰能與她相媲美?姣好的面容不用化妝,天然的麗而不媚、嬌豔欲滴,怪不得億萬富翁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如果與她有了那種關係,控制她的股份是小事,懷裏還會有這……老美人,這是多麼爽的事。

    細細想來,燕家三姐妹雖然有年齡優勢,但三人相加也趕不上一個石淑秀!且不說燕青還在這方面暗示過。不是親生的就是不行。

    “三波,又在想什麼?燕家的三個女婿個個優秀,吃飯空隙也在思考着工作。”石淑秀不知道三女婿在做她的飯,心裏還在爲三個女婿的勤勞能幹高興。

    “媽,都是您與爸教導有方。以後,我們小輩要一如既往,有十分力氣不會出九分半,讓爸和媽放心。”侯波把盤重新佈局,牛排及魚丸全部端在岳母跟前:“少喝點白酒,只要不過量,能順筋活血,對人體有利的。”

    石淑秀沒覺出有詐,便點點頭:“基本沒喝過白酒,啤酒喝半易拉罐便醉,既然你說了,又一片孝心,那就少喝點吧。”

    孝心?哈,你就好好等着吧。侯波找出一瓶烈酒,一邊給岳母倒,一邊說:“媽,晚上的工夫,咱娘倆多喝點,喝得越多,休息的越好。”

    “好了,好了,別倒了,這個高腳杯盛不少,至少半斤,如果全喝了準醉。”石淑秀笑着說:“你有酒量就能者多勞吧。”

    “媽放心好了,你若喝醉了不是還有我嗎?我會背您上樓,你就把我當親兒子一樣最好。”侯波終於給岳母倒滿。

    沒有設防的石淑秀終於酩酊大醉,她好似喪失了人間知覺權。

    侯波結了帳,把岳母抱進車。啓動車前,他先輕輕吻了一下岳母的腮,岳母沒有反應。他卻有了反應,恨不得一步到岳母的寢室。他最多喝了二、三兩烈酒,其餘部分他偷偷灑了。而岳母結實實地喝了一斤。雖然心中烈火燃燒,但侯波還是以六十里的車速開回燕石慈善基金會。這時的石淑秀好似一具有呼吸且沒僵的屍體,任憑侯波抱着,一邊用頭拱着一邊爬樓。

    二樓有兩扇門,侯波沒進過岳母的寢室,不知哪間是。他撞開第一扇,不是。從窗**進的月光照在岳母收藏的奇石上。第二間門鎖着,侯波只好把那具有呼吸的屍體放下,從屍體上解下鑰匙打開了門。室內遮光條件優良,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清。他猜測着開關的地方打開燈,竟嚇得一腚坐在地板上。牀上有一個男人仰躺在那裏。他揉了揉眼,那個沒就衣的男人沒有任何反應。侯波壯着膽站起來走近一看,原是一個硅膠做的女用玩偶。早知岳母是這麼個人,忘了十年以前就來找她。他把假人生氣地扔在牀下,返身將岳母放在了那個位置。

    這五十歲的人,竟有如此這般的身段!這時的侯波卻不急了。他先把岳母盤的頭髮解開,哎呀,還有這麼長的一頭烏髮,真的可愛。染着嗎?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一位美少女嗎?

    在做什麼,侯波應該意識到。雖不是燕青的生母,卻是人面上燕文正任人皆知的續妻。但那兩個字眼從未在侯波腦海中閃現過。什麼爲了股份和控制董事會的計劃也忘的一乾二淨。他好似怕把岳母驚醒,慢慢地欣賞了一會,但沒忘了最終的目的。

    美中不足,這不是在與死人爲伍嗎?好在已經知道了岳母是位這樣的女人,有了這次先例,又有了這個硅膠玩偶,岳母的這艘大船一定會載他乘風破浪高歌遠航。這是不是泰坦尼克號?

    侯波的酒雖然喝的少,但也有二、三兩,而且是烈酒,又做動了一頓,竟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將近天明時分,石淑秀才昏昏沉沉睜開眼,燈光明亮,她把侯波當成了那個玩偶,便伸過臂去。

    侯波被胳臂驚醒,猛地睜開眼睛,才意識到睡在了老美人牀上。岳母確實確實是這種人,這不主動伸臂攬我了。侯波異常高興與興奮,也還禮似地伸過臂去。

    石淑秀伸出胳臂的同時,覺得自己好像有一個地方有點不同於往常。使用另一隻手一摸,超短褲竟然不翼而飛,這其中肯定發生了什麼。這時一隻手伸來,這才知道事情嚴重。她悲憤地甩開那隻手,驀地坐起,迅速用牀單裹住了自己的身體。

    “嗨,你也不用僞裝了,這事也怪不得我,孤男寡女,又同處一室,寂寞無聊中,什麼事也會做出來,你也有責任的。”侯波也起身坐起,撫着岳母長髮。

    石淑秀淚流滿面,她只有恨,甚至死的念頭也有了。

    “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了,天也亮了,不是有首歌唱道‘你的心窗打沒打開’嗎?打開心窗就好了。”侯波好似有點畢恭畢敬。

    “你這天打五雷轟的人畜不如的東西!你還是人嗎?你讓我怎麼活,怎麼出去見人!你還不如殺了我!可憐我爲他守身如玉達三十年……”石淑秀傷心地哭了。

    守身如玉三十年?有傳言說岳父中年得病,從岳母進門就沒有動過她,所以至今未育。這麼說,我得到的還是個老姑娘?侯波埋怨着己的粗心,爲什麼這麼漂亮的女人自己不仔細一點!竟當成一個有夫之婦。不對,沒感覺到啊,你騙人!

    “老天爺,讓我死了吧!”石淑秀悲傷中又添無限的憤怒。

    岳母傷心的哭了,侯波皺了皺眉頭:這就是得到了這老東西了嗎?我這到底是爲了貪圖一時快樂,還是要壟斷燕家財產?是不得到了這老東西就滿足了?否則,怎麼一夜之中對燕家財產連一點聯繫都沒有?別看這老東西還自噓是個老姑娘,是不是她在耍陰謀詭計?本想利用你呢,別讓你將計就計,讓我成了你的手下小卒,任你呼來喚去的隨便指使。古有武則天還當了多年女皇上,你是不也窺視燕家的財富?不對,你無兒無女,現在衣食無憂,要那麼多財產幹啥?管她什麼思想指配,問問未嘗不可:“剛纔你什麼意思?”

    石淑秀只管傷心痛哭着就衣,好似沒聽見一樣。

    “說話啊,你聾嗎?問你什麼意思啊,說。”侯波以爲她哭聲大沒聽見,又大聲問了一遍。忽然,他覺得她哭聲太大,害怕被別人聽見,忘了這基金會別無他人。於是也提了提聲音,喝了一句:“別哭了!”

    石淑秀已穿好衣服,她太恨這個侯波了,但也被他一嗓子喝停了哭聲。這是大是大非,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論起來,他是燕文正的三姑爺,自己在燕家,說白了就是一個保姆。雖然燕文正沒把自己當外人看,但到了事情的關健時刻,他一定會向着他的女兒。此事,不如忍氣吞聲,小事化小,小事化無,此乃上策。

    侯波見她止泣,再也沒有追問。既然你不追究了,我也順坡下驢。你,我只要有手裏的照片,你還得乖乖就範。只要堅持這種關係,你的股份就得受我控制。這,就是人財兩得,何樂而不爲!

    安津影視基地,《假官真做》拍攝的非常順利。

    燕凡是個有頭腦的人。雖然沒去影視院校深造,但他的表演十分到位。與他演對手戲的邵夏是學班出身,表演更沒問題。

    表演沒有問題,但人際關係出了問題。男二號尤申,有些黑社會性質。開初缺了男一號,尤申送了不少東西給正副導演,可開機時忽然冒出一個燕冬,生生毀了尤申的希望。他還垂涎女一號邵夏,但邵夏一口一個冬哥,更使尤申咽不下那口氣。《假官真做》拍了五集時,尤申電話聯繫了幾個地痞,要教訓一番燕冬,並要求地痞讓燕冬不能拍戲爲易。

    拍完第六集,天已黑了,導演發話收機。由於燕凡的服裝是他平常所穿,所以推出電動車騎上便走。他還要回去查看電腦,自己預感到不知有什麼事堵在心口窩,所以忘了曾承諾等邵夏一起走。他這幾天找了一條斜路,從影視基地到出租房也就五里地。當他駛進斜弄時,前面有三個二郎八旦擋住去路。

    策劃部房地產科劉大力,娛樂科劉守光二人共駕一輛摩托車,下班後奔向共同的出租房。前面,四人一車堵在路中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