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五章 見見我的兒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五章 見見我的兒媳字體大小: A+
     

    “不能再讓你任性了,必須制定一個最後期限。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真的耗不起了。我想在有生之年順利交班,見見我的兒媳,抱抱我的孫子。”燕文正的腔調好似有點悲觀。

    “我也同意有個最後的期限,決不能讓冬兒再任性了。否則,今日推明日,明天推後天,千千的明日,萬萬的後日,時間早已不允許任性。”石淑秀口氣堅決。

    “日期由你定吧。”燕文正看着夫人說完又轉面兒子:“你媽定的日期是你人生的轉折點。我實話告訴你,如果在指定日期內你不能完成你媽所定的最後期限,我會考慮取消你的繼承人資格或大幅減少你應得的股份,我這不是威脅你。”

    “那好,冬兒,在你爸古歷臘月十八日七十大壽時,必須要有兒媳給公爹拜壽。如果你辦到了,假如你爸有股份給我的話,我會劃撥在你名下,以支持你的工作和控股力度。反之,我會全力支持你爸的決定。你掂量着辦吧。”石淑秀當機立斷。

    安津影視基地,正要拍攝一部四十集的《假官真做》的電視連續劇。劇情大意是一位有志青年在一個偶然機會登上了政治舞臺,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升任了地級市的代理書記。他帶領全市人民發展經濟,反腐倡廉,由一個落後單位變成了先進單位。不幸的是,毫不手軟的反腐倡廉竟把自己也挖了出來。女主角本已找好,是已經小有名氣的趙男。不巧在第一天來影視基地的路上出了車禍。

    孔偉接到電話,驅車來到醫院。趙男雖然命不該絕,但左右腿同時骨折。若要恢復到能表演,那要等三至四個月後。一切準備就緒,不能因爲一個演員的缺失而停工。從醫院出來,孔偉便去了影視基地。負責人及導演把孔偉迎進辦公室商量對策。

    “女主角與女配角一共幾人?”孔偉問。

    “女主演一號至五號,主要配角也多達四人。”導演如實彙報。

    “今天除了女一號,其他人不管男女主配都來了嗎?”孔偉又問。

    “全部到齊,就等着開機儀式了。”還是導演做答。

    “主要配角不是有四人嗎?從裏面找不出個一號?我不信四塊木頭砍不出個橛子。說不定壞事變好事,我們還會發掘出人材呢。”孔偉笑着給大家減壓。

    “不如讓女二號頂上,現找一名配角容易些。”副導演插言。

    “還是按孔總的吩咐做吧。小臧,去把三個主演找來,砍不出橛子來再說。我打算請導演當考官,考一個意想不到的動作或者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大家把你能想到的寫在紙板上,咱來個公平競爭。”負責人終於開口。

    聽小臧說在主演中找女一號,配角們都非常激動,人生飛黃騰達說不定會從此開始。主演中有邵夏,她沒抱多大希望。看着夥伴們興高采烈的樣子,輕輕搖了搖頭,跟在身後走進辦公室。

    “想必小臧已告訴了大家,這就看你們的真本事了。演非一號戲,你們可勝任。演主角,也不一定不如她們。現在,按你們站的順序從一至四,單位與我過招。首先,給我們在場的人一個意想不到的動作或者一件事。好吧,從站第一的這位楊姑娘開始。”導演發話。

    楊姑娘走過來,一腚坐在地上哭起來,眼淚還真流的不少。

    導演看向大家,副導演舉起紙板:喜,怒,哀,樂。

    導演擺擺手,楊姑娘失望的退了出去。第二位王姓姑娘在導演示意下走過來,她做了一個鬼臉。

    導演看向大家,劇務舉起紙板:詭異、鬼臉。

    第三位也是王姓姑娘在示意下走過來,站在導演面前沒有動作,也沒有表情。

    導演又看向大家,策劃舉起紙板:沒表情,平靜。

    最後一位是邵夏,她走過來問道:“我是邵廈。如果我演女一號,報酬是否與原先的女一號相同?”

    導演一愣:“用不用你還兩說着,怎麼先計較起報酬來了?我是先讓你做一件事情或動作,大家意料不到的。”

    邵夏微齒一笑:“我做了,起碼你沒意料到,否則你不會明知故問。”

    導演又是一愣,傾俄反應過來:“咱們大家有沒有舉紙板的?”導演見大家都在慢慢搖頭,又把目光投向孔偉。

    孔偉點點頭:“等開機試試吧。最好過關,否則我再向中央影視學院求援,誤不了多少時間,舉行開機儀式吧。”

    “我就是中影表演系的應屆畢業生,來實習的。”邵夏說。

    聽說已不扎大辮的邵夏出演女一號,金秋、吳春不讓了。你一箇中影表演系的高材生怎麼深藏不露!邵夏只得應承晚上請客,仍然燕記大酒店。

    金秋、吳春點着菜,邵夏撥打了查號臺。呀,燕冬的手機號碼好牛啊,尾數7個8。

    菜上齊了,春夏秋冬也齊了。

    “我們拿你當親姐妹,你好,卻被迫請客,夠意思嗎?”吳春喝過幾巡後不再所言其他,又話接前題,再次發難。

    “菜餚也堵不住你的嘴。閒談時問過年齡,詢過籍貫,探過現職,何曾聊過學業?你的酒量大,肚量卻小。”邵夏狠狠白了吳春一眼。

    又幹了一杯,燕凡問:“敢問幾位,這酒什麼名堂?”

    金秋答道:“夏妹在待拍的電視連續劇《假官真做》中出演女一號,不值得慶賀嗎?這是春夏秋冬的頭等大喜事。”

    吳春搶來話頭:“喜事壞事還沒定論呢。如果某人大紅大紫了,說不定我們四季就不全了。”

    “就你個大眼妹挑事!對我來說確實不知是福是禍。開機儀式後試機時,男一號急病打了120進院搶救,據說他已經走完了演員生崖。你看,還沒正式開機,男、女一號皆遭不測。”邵夏微微皺眉。

    燕凡擡頭相問:“臨時缺男主角了?”

    “可不是。”邵夏答道:“導演又聯繫了與他合作過的幾位年輕有資歷的演員,在人家仔細詢問了缺角原因及與誰演對手戲時,不知人家是忌諱還是嫌我是無名小輩,都婉拒了。”

    “我來爭取這個男主角吧,走走夏妹的後門。”燕凡好似不經意地在開玩笑:“說不準會一劇成名,從此走向富貴。”

    “冬哥難不成也是中影畢業的吧?”金秋問。

    “我不是中影畢業,但我是京大畢業的,而且一直在現實生活中扮演着角色。我就爭取一下這個男一號吧。”忽然,燕凡那個被迫遺棄的愛好和向望復活了。

    “或許冬哥有這個本事。”吳春說:“夏姐剛定爲女一號,根基太淺,恐怕幫不上冬哥什麼忙。不知道冬哥有沒有爭到角色的把握。”

    “如果我願意,應該會成功。”燕凡自信的說。

    “預祝你成功。如果讓我們失望呢?怎麼懲罰你?”金秋笑問。

    “還是燕記大酒店。如果我成功了呢?誰掏腰包?”燕凡環視。

    “你。”春夏秋異口同聲。

    燕凡掏出手機,給二姐夫發了一條短信:《假官真做》缺一男主角?你與導演溝通一下,我會出色完成角色的扮演。

    “我可以負責引見導演,但說不上什麼話。”邵夏說話帶有愧疚。

    “我不認識導演,但我熟識假官,我要真做。”短信提示音讓燕凡停語觀看:死灰復燃?日期太長,要半年之久。別忘了真實的你!

    金秋挨燕凡最近,看了短信內容弄了一頭霧水。這?

    燕凡直接撥通了姐夫的電話:“這個假官我一定要做。否則,我當了真官,做回了真實的我,第一個就找你算帳。”

    “你身邊有人否?”話筒傳來訊問。

    “只有春夏秋三個妹妹在宴席上。咱只談戲。”燕凡答。

    “無聊,怎麼三個妹妹!爲了挽救你,半年內可以讓你當這個假官,可策劃部怎麼辦?你必須給我滿意的答覆。”話筒的聲音凝重。

    “我分身有術,你放心吧。明天我會去影視基地報到,我也是中影畢業的,是新女一號聯繫的。好,我關機了。”燕凡轉面金秋:“多勞你了,策劃部的事情你隨時短信通知我,費用我給報銷。”

    金秋點點頭,雖有疑慮但她沒問。現生心一個電話就能從一個普通人一晃變成男一號?一個燕氏天地公司的總經理在酒席上好像還要看他的眼色,他又姓燕,難道?

    吳春臉掛不滿:“你跟什麼人打電話?把我三姐妹當什麼人?你,到底是誰?”

    “論季我爲冬,詢行我是兄。主政策劃部,明宴我做東。”

    傍晚,侯波又去了燕石慈善基金會。

    “三波,這麼晚了你又來,我原打算下班後回燕墅吃飯的。差不多隔不了兩三天你就來請我吃飯,今晚我不回去了,也請三波吃頓飯吧。”石淑秀一副中老年人的穿戴,她在裝扮上努力接近總裁的年齡。

    “媽,還是我請您吧。這幾天我住天地中學,隔這裏近,不用燕青電話囑咐,我也應該天天來看看媽。”侯波畢恭畢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