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424 反對無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424 反對無效字體大小: A+
     

    424 反對無效

    。]你給她/用/點/藥,不然,當心燒壞了孩子。”喬薇薇道。

    歐向北點頭:“這個溫度燒不壞孩子的,降溫就好,一會兒要是還是不退燒,我再想辦法。”

    喬薇薇點頭。

    歐向北抱起歐以沫然後道:“老婆,去把以沫的小/浴盆拿過來,倒一浴盆溫水…”

    周楚榆點頭,慌忙地跑進浴室,然後,接了一小浴盆溫水。

    歐向北脫//光/了寶寶身/上/的衣服,然後將寶寶小心翼翼放進小浴盆裏,一下一下地用溫水/清/洗/着她的身子……

    喬薇薇快步走到歐以沫身邊,蹲了下來然後,扶住了歐以沫。

    涼薄坐在chuang邊,交疊着修長的腿,問道:“好好的孩子,怎麼就發燒了呢?”

    辛情起身,拉着周楚榆坐在了涼薄身邊,道:“哎,不知道啊。”

    歐向北一直給歐以沫洗了很久的溫水浴,換了好幾次水。

    小以沫慢慢地不再哭泣。

    她舒服地動了動身子,然後,在盆裏睡着了。

    喬薇薇試了試歐以沫額頭的溫度。

    發現,已經退燒了。

    喬薇薇疲/憊地將歐以沫從浴盆裏撈了出來。

    周楚榆立即遞上/幹/毛巾。

    喬薇薇小心翼翼將歐以沫擦拭/乾淨以後,便將她放在chuang上,然後,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

    歐向北疲憊地坐在地上,道:“可算是退燒了,折//騰死我了,累死我了……”

    辛情擦了擦眼淚,然後道:“是啊,這孩子,身子骨兒真弱。”

    “早產兒,就這樣

    。”周楚榆道。

    歐以沫退燒了,喬薇薇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喬薇薇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後道:“時間不早了,我跟薄爺就先回去了,以沫退燒了,我就放心了。”

    涼薄起身,然後,道:“我們先走了,時間也不早了。”

    歐向北走到喬薇薇身邊,看着喬薇薇涼薄,道:“謝謝你們倆啊。”

    喬薇薇搖了搖頭。

    涼薄倒是開口道:“口頭說謝謝有什麼意思,謝謝是用人/民/幣說話的。”

    “靠,奸商……”歐向北蹙眉。

    *……*

    翌日,歐向北、周楚榆做東,在某高級餐廳擺了一桌。

    很多人都忙,來不了,赴約的只有喬薇薇、涼薄、沉醉、寧檬四個人。

    幾個人都落座之後,waiter便端着已經準備好的飯菜,走了進來。

    看着一桌子的精緻美食,寧檬稱讚道:“看着就想/吃啊……”

    “那就吃啊。大家隨意,反正都是自己人啊,隨/意,隨/意……”歐向北笑道。

    而後,幾個人便拿起了筷子,開始享用美食。

    沉醉往寧檬的盤中夾了一塊糖醋排骨道:“多吃/點肉。”

    寧檬夾起排骨吃了一口,倒也沒說話。

    其他幾個人面面相覷後,周楚榆率先開了口:“聽說你倆終於成了,我就說啊,你倆歡喜冤家,天生一對。”

    “咳咳……”寧檬差點噴飯……

    消息傳得太快了,可是這是誤會啊,根本沒成,她就沒答應過沉醉啊……

    沉醉爲她遞過一杯水

    寧檬將水一飲而盡後,放下杯子,道:“什麼啊,我們哪有成,哪有是一對,我就沒答應過好不好?你們別聽沉醉瞎說……”

    “寧檬,跟沉醉湊合湊合得了,你看我們沉醉,這麼高,這麼帥……”歐向北道。

    “向北哥,你也取笑我。”寧檬扁嘴,蹙眉。

    “寧檬,我看沉醉也不錯,差不多得了。”喬薇薇道。

    “我看我自己也非常不錯。寶貝,跟我在一起,你是/佔/便宜的好麼?乖啊,不要再否認我們的關係了,我說咱倆是一對,咱倆就是……”

    “我反對!”寧檬舉手抗/議。

    “反對無效。”沉醉夾起一塊肉/塞/進/她嘴裏,霸道地說着。

    寧檬的嘴巴,被一大塊肉/堵/着,一時之間,沒有辦法說話。

    看着寧檬的樣子,沉醉輕拍了拍她的臉,道:“真可愛,寶貝。”

    寧檬怒目橫眉看着他,再一次在心裏問候了沉醉全家……

    沉醉,老孃靠你個xxx啊!

    涼薄只是靜靜地吃着飯,一直沒/插/嘴,依舊一副遺世獨立的樣子。

    他在外面一直都是這樣,永遠的惜字如金,很少會像其他人似的,侃侃而談。

    “沉醉,加油哦,我看好你……”歐向北吹了一個悠長的口哨道。

    寧檬好不容易/咽/下了/嘴/裏的一大塊肉,然後,又喝下了整杯水,一臉黑線……

    “沉醉,可得好好對待我們寧檬啊,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她,我可不/饒/你。”喬薇薇又道。

    tat薇薇姐,難道你看不到我正在被沉醉這貨欺負嘛

    寧檬索性不說話……

    沉醉看着寧檬,笑道:“放心吧,我會對我家寶貝好的,一輩子都會對我們家寶貝好……”

    寶貝……寶貝……寶貝……寧檬一身雞皮疙瘩。

    真的不習慣啊,不習慣啊!

    沒見過像沉醉這樣霸道的人啊,她都沒答應,怎麼就成他女票了啊!而且還/搞/得人盡皆知啊!

    吃過飯後,沉醉便載着寧檬回到了斯諾高中。

    沉醉的跑車叫囂着開進校園的時候,車子立即成了焦點。

    可是,這一次,沉醉的車外,已經沒有花/癡拿着禮物在等待……

    據說,自從沉醉公開與寧檬交往以後,學校的花/癡/們有的忍/受/不/了/巨/大/的打擊轉學了,還有的直接告假不上學……

    沉醉下了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校服,然後,爲寧檬拉開了車門。

    寧檬白了他一眼,然後直接下了車……

    看着自教學樓上投下的‘刀子’一樣的目光,寧檬感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冷箭/she/中無數次了。

    “寶貝,走吧,我們上/去。”沉醉牽着寧檬的手,道。

    寧檬掙扎,想抽/出手,卻不能夠。

    沉醉長臂一伸,直接將她攬/入/懷中。

    他霸道地攬着她的肩膀,帶着她往教學樓內走,道:“走吧,寶貝別害/羞……”

    “沒品男,商量個事兒……”

    “說。”沉醉一邊跟她往樓上走,一邊饒有興致地問。

    “如果是關於男女朋友這件事的話,你可以不用商量

    。說好了是男女朋友,就是男女朋友。”沉醉又補充道。

    靠,他是她肚子裏的蛔蟲麼……

    寧檬一臉黑線,鄭重其事地頓住步子,道:“沒品男,我對你真的……”

    寧檬話還沒說完,便被他的吻堵在了嘴裏。

    只是簡單的四/脣/相/貼。

    她臉上一紅,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唔……”沉醉推開他,擦了擦嘴,道:“你/幹嘛!總是親人!不要臉。”

    “喜歡你,所以就親/你了,以後,沒準兒,更不要臉的還在後頭呢……”沉醉用那灼//re而又曖//昧的目光,將寧檬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調//戲道。

    寧檬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雙手交叉護xiong,道:“你想/幹/嘛?”

    “哈哈,瞧你這樣子,緊張成什麼了都,我暫時不想/幹/嘛啊……”沉醉向前一步,將她的頭髮/撫/亂,然後,笑道。

    “無聊……”寧檬推開他,繼續上樓。

    沉醉擋住她的路,道:“幹嘛這麼生氣?是生氣我只是親/了你,沒有進行下一步麼?寶貝,這裏是學校,大庭廣衆,光天化日的,我不好意思啊,若是你想讓我繼續的話?,晚上,我帶你去我/房/間啊?”

    沉醉繼續跟她說笑。

    只是言語上的調//戲,已經讓寧檬面紅耳赤。

    寧檬一時語/塞,只是推/開他,跑進了教室。

    沉醉站在原地,倚牆而立,手指輕輕描繪着自己溫/re的脣瓣,道:“小破丫頭……”

    他是越來越無賴了吧……

    好像是這樣。

    在她的面前,他總是會做出很多很多與他現在這個年齡不符的一些事兒……

    就連他自己都越來越覺得覺得在她面前,自己就跟一個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似的……

    他站在原地很久,直到上課鈴聲響起,他才走進了教室……

    *……*

    英國,倫敦

    倫敦的夜,特別、特別冷。

    雖然沒有下雪,也沒有颳風,但是整個世界卻是刺骨的涼。

    樓竹的私宅裏,卻與外面剛好相反。

    溫暖如斯、燈火輝煌的房間裏,臉上包/裹/着雪白紗布的沐凡,慢悠悠地起身。

    樓竹攙扶着她,走到了鏡子前……

    一塵不染的鏡子,映照出沐凡此刻的樣子。

    “今天,可是拆紗布了……讓我們看看整/的如何……。”樓竹看着沐凡包滿了紗布的臉,道。

    沐凡點頭,然後,道:“好,拆/開吧,我也很好奇整的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到底是不是真的跟郭小妮的臉一模一樣。”

    “一會兒,你就得面對一張陌生人的臉了,你準備好了麼?”樓竹又問。

    沐凡點頭:“是,我準備好了。”沐凡手/攥/着裙襬,道。

    雖然嘴上說着準備好了,但是,她心裏還是很忐忑的。

    因爲,睜開眼睛,等待着她的,會是一張不一樣的臉……

    “好,那我給你拆/開,凡凡。”樓竹隔着紗布,親/了/親/她的額頭。

    而後,樓竹便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翼翼地爲她一道一道地/解/着/紗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