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410 秀恩愛死的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410 秀恩愛死的快字體大小: A+
     

    410 秀恩愛死的快

    “你老媽又找我,估計是想問問咱倆相處/的怎麼樣……反正沒事兒就會問這些問題,然後還會告訴我一堆你的喜/好,包括你nei/褲的size……”郭小妮踮起腳尖,湊/到涼薄耳邊,低聲,道。

    “噗……”喬薇薇又笑了。

    她忽然覺得千芳真的很搞笑,拼命想撮/合/自己的兒子,和一個同/志/交往……

    她不禁在想,若是千芳有一天知道了郭小妮是/同/志,她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自己特別特別傻?

    “我先不跟你們說了,她在二樓等我呢。”

    說完,郭小妮便快速地上/了二樓。

    郭小妮離開後,涼薄拉着喬薇薇的手,道:“走吧,咱們回去換一件衣服,去公司……”

    “等下,我拍張照。發微博,最近微博上,天天都有人詛/咒我們倆分手,我/要發一張照片上/去,氣死那些人……”

    說着,喬薇薇便拿出了手機,拍下了兩隻雪人兒,並且分/享/到了微博,內容爲--“晨起,雪紛紛,與薄爺一起堆雪人,漂亮的那個是他堆的,醜醜的那個是我堆的……”

    發完之後,喬薇薇退出微博,與涼薄一起進了門……

    喬薇薇的微博,剛發出一分鐘,立即有了上百條網友的評論……

    網友a:霸道總裁居然還會堆雪人?總裁不都應該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麼?我薄爺,不止給你洗腳,還跟你一起堆雪人?

    網友b:秀恩愛,死得快,快分手吧

    網友c:喬薇薇,還我大總裁!

    網友d:祝福你們,不明白這個世界上心理/陰/暗的人怎麼那麼多,好像你們分手了,她們就能有機會了似的,癡心妄想好麼?

    網友們各執一詞……

    當然,這些評論,喬薇薇並沒有去看。

    *……*

    下午,喬薇薇沒什麼事情,便叫上/了/mandy一起,到市中心一家美體會所,做spa。

    金碧輝煌的空間裏,燈光調的剛剛好。

    一首,涼意親手寫下的《love》鋼琴曲,在空間裏飄/蕩……

    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香味……

    喬薇薇與mandy各自/果/着身子,趴/在各自雪白的chuang/上,享/受着精油/按/摩。

    兩個人只下/身/蓋/着一條雪白的毛巾……

    光/潔的/美/背,在燈光下顯得格外/you/人……

    “舒/服……”mandy/趴/在那裏,看着喬薇薇,道

    喬薇薇輕輕睜開微闔的雙眸,笑了笑。

    “宙斯說,過幾天就回來,還說宙斯孫小然的婚禮舉行的很成功……"mandy道。

    提到宙斯,mandy的臉上就掛起了笑容。

    喬薇薇看着mandy,又道:“成功就好,雖然,我沒原諒孫小然,但也不希望他們婚禮不順……”

    翌日。

    孫小然未死,並且已經嫁給了樓氏太子爺的消息,傳遍了世界的各個角落……

    整個世界又一次沸/騰。

    所有人都在好奇,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所有人都不理解,爲什麼孫小然會死而復活,爲什麼孫小然還會嫁給樓氏的太子爺……

    喬氏、涼氏、樓下都擠滿了記者,但是,又很快被涼薄、喬薇薇的人趕走……

    後來,涼薄下令,不準任何記者來問他這些問題,記者纔沒敢再去煩他們倆……

    但是,孫小然的粉絲們,卻不淡定了。

    他們在微博上鬧的特別/兇,全部都在求真相。

    再後來,過了一天,事情以孫小然發佈在新浪微博上的懺/悔/書告終……

    信上,孫小然將所有的一切坦/然/交/代,並且向大衆道了歉。

    所有人都在直呼,毀三/觀,人不可貌相……

    *……*

    數日後。

    宙斯乘坐的倫敦飛v市的航班,於v市時間,下午三點,準時降/落/於機場……

    下了飛機,宙斯去了行李,剛走出出口,便看見mandy站在那裏

    宙斯的目光,因爲觸/碰/到mandy而溫柔……

    他無視着所有女人拋來的媚眼兒,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女人面前,將行李隨意推在一邊,長臂/一/伸,抱/住了她……

    這一瞬間,兩個人無疑變成了焦點。

    帥哥,美女,深/情/擁/抱。

    抱了很久,宙斯才/鬆/開了mandy,然後,捧着她的臉,問道:“想我沒?”

    mandy點頭。

    他在的時候,每天都能見到他,所以,她沒覺得有什麼。

    但是,他離開了,幾天不看見,她就覺得心裏特別空了。

    宙斯親了親她的額頭,然後,依舊捧着她的臉,道:“就穿一件羊絨衫牛仔褲?怎麼不/穿/厚點?也不怕凍着。”

    “開車來的,車上有暖氣,機場也有暖氣,凍什麼?”

    “下車的那一瞬間也很冷的好麼?”宙斯又道。

    宙斯的關心,讓她心底暖暖的。

    對她來說,宙斯就像隆冬夜晚的一縷溫暖的燈光,不止能照亮她的世界,而且,還能溫暖她的心。

    “知道了,下次穿厚點,走吧,我請了假,在家準備了火鍋,回去就能/開/吃/了……”

    “好……”

    二人手牽着手,走出了機場……

    mandy的車子,開到小區的時候,遠遠地就看到了站在她家樓下的白子明……

    一段時間不見,白子明整個人比以前消/瘦/了一大圈,他就那麼站在寒風裏,好像下一秒風就會把他吹/倒/一樣……

    車內,mandy蹙了蹙眉,宙斯亦然

    mandy停穩了車子以後,便與宙斯一起下了車。

    白子明看見mandy立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羽絨服,然後快速上前,跪了下來……

    “mandy……咱和好吧……”白子明又道。

    他的話,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在mandy心底/蕩/起/漣/漪,只能讓mandy覺得反感。

    mandy蹙眉看着他,然後,挽住宙斯的手,將頭靠在宙斯胳膊上,道:“如你所見,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跟我不可能了……”

    “mandy,別啊。好歹咱們倆也七年了,你怎麼可能一瞬之間就忘記我?”白子明道。

    “要忘記一個人不容易,但是要忘記一堆/垃/圾,就顯得容易多了,白子明,你對我來說並不是人,而是垃/圾,你跟你媽都是一樣……”mandy睨着白子明,冷/哼。

    一旁,宙斯只是靜靜站在那裏,眉頭深鎖……

    “聽說現在沒人肯用你,就連飯店掃廁所的活兒都不找你了,所以我猜,你應該是一個人過不下去了,所以想找個傻瓜照顧你吧?白子明,不好意思,我已經不是那個全心全意愛着你的女人了……”mandy冷/哼。

    現在看着白子明,她的心裏只有恨,只有厭惡,尤其是,這一刻,白子明毫無尊嚴地/跪/在她的腳下,更讓她感覺厭惡到了極點。

    “不是,我後悔了,我覺得,誰也沒你好。”白子明道。

    他這次來,一是因爲真的過不下去了。

    二是因爲,這段時間,他看清了很多東西。

    不管是哪裏/泡/來的女人,都是很現實的,沒有錢,不能請她們去逍/遙/快/活,她們根本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空/虛與寂/寞、冷,讓他又想到了mandy對他的那些好

    他又後悔了。

    不等mandy說話,宙斯便將mandy拉到了自己身後,腳尖輕/挑/起/白子明的下巴,道:“怎麼,後悔了?不好意思,已經晚了,她已經是我的了,下一次,你若是再敢來煩她,我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宙斯的話,雖然說得不輕不重,但是,卻狠狠地敲打在了白子明的/心/上……

    白子明顫/抖了一下,又道:“我們倆可是七年,你們倆纔多久……”

    “我們倆在一起時間雖然短,但是,我已經徹底佔/據/了她的心……不想死的話,以後就離她遠點兒……”

    說完,宙斯便摟着mandy進了大樓……

    一回到mandy家,宙斯與mandy倆人都沒說話,只是一起洗了手,然後,步入了餐廳。

    mandy將電磁爐插上,然後,原本就已經溫/熱/的火鍋鍋底很快就開始/沸/騰……

    宙斯小心翼翼地往/裏/面/夾/着/食物,mandy則坐在那裏,給他倒酒……

    食材,在鍋內/翻/騰,mandy與宙斯碰/了個杯,然後,一起將高腳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

    宙斯放下酒杯,道:“以後,他若是趁着我不在來煩你,你就打他……”

    mandy點頭。

    她知道,宙斯今天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他對於白子明的行爲還是很生氣的……

    *……*

    同一時間,涼氏集團

    涼薄辦公室門口,喬薇薇從包包中取出小鏡子,將自己的頭髮整理了一番,確定自己已經/完/美/無/瑕/後,便推開了門……

    眼前的一幕,讓她驚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