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73 這不是還沒死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73 這不是還沒死麼字體大小: A+
     

    373 這不是還沒死麼?(求月票)

    “暫時還沒有……”

    電話那邊的聲音,讓樓竹的臉漸漸暗沉了下去……

    “給/我/繼續找……”

    樓竹冷聲命令,說完他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心,因爲電話那邊的一句話又沉了下去。

    拿起桌上沐凡的照片,他的眼睛漸漸籠上/了一層憂傷。

    外面的陽光透過百葉窗散落在她的照片上,將她的笑容襯的格外耀眼。

    他很想她。

    想到此刻或許她正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過着不爲人知的陰暗生活,他的心都要碎了。

    沐凡消失的這段時間,他瘦了不少,那張臉顯得格外蒼老,眉宇之間,帶着難掩的憔悴。

    *…*…*…*…*

    翌日。

    非洲x國,祕密監獄。

    充滿着ya/抑氣息的餐廳裏,女犯人們正在用餐。

    此刻的世界有些沉悶、嘈雜。

    角落位置上,沐凡與幾名亞洲的囚犯坐在一起,享用着他們的午餐——窩窩頭、拌野菜……

    即便是如此簡陋的食物,對現在的沐凡來說,也已經是美味。

    因爲這裏的犯人頭頭ann的原因,她已經幾天沒吃過一頓飽飯了,每次,飯吃到一半,都會被搶走。

    她低着頭,拼命地往嘴裏塞着窩窩頭,大口大口地咀嚼着……

    “嘭!”椅子四分五裂的聲音,讓沐凡心下一緊。

    她擡起頭,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ann,與她腳下的那一把已經支離破碎的椅子,目光漸漸變得閃爍,拿着筷子的手,猛然一抖。

    自從上次偷了ann的食物之後,ann就算跟她結仇了,每天都會來找她的茬。

    雖然,她的臉上沒有任何傷痕,但是,身/上已經被ann折磨到傷痕累累……

    而這裏的獄警們,根本就不管打架的事兒。

    按照獄警們的話說,她們全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渣子,死一個,少一個。

    用力嚥下食物,沐凡顫/抖着放下筷子,看着一臉冷漠的ann,用英文道:“老大……”

    ann冷笑,一張黝黑的臉上帶着讓人膽戰心驚的寒冷。

    她沒有與沐凡對話,只是快速搶過了她手中的一小塊窩窩頭,咬了一口,道:“不是說了麼?以後,一個窩窩頭,你只能吃一半,剩下的留給/我……你說,你現在吃了三分之二了,我該怎麼處罰你?”

    ann此言一出,囚犯們的視線立即聚集到了她們的位置……

    沐凡倒吸一口氣,顫/抖/起身,動了動蒼白的脣瓣,道:“只要不捱打,怎麼都行。”

    “好……那我/要/你/現在出去,圍着我們的/操練場,跑五十圈,你能做到麼?”

    操練場,那麼大,正常人想跑五十圈都不可能,更何況是她這種幾天沒吃飽飯的。

    對於現在的沐凡來說,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事兒。

    沐凡咬了咬下脣,低頭,道:“老大,十圈行麼?我好幾天都沒吃好飯了,沒有力氣!”

    “那現在就給/我/趴/下,讓我揍一頓!”ann毫不留情地說着。

    沐凡不再說話,直接跑到了食堂外的操練場。

    跑圈,總比捱打好。

    ann帶領着衆犯人們齊齊跟了出去,站成幾排,一副等着好戲登場的架勢……

    灼烈的陽光下,羸弱不堪的沐凡一圈一圈連續地跑着……

    跑到第五圈的時候,她就已經體力透支……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停止。

    若是現在停下了,那麼等待她的,就是ann與犯人們無情的拳打腳踢……

    她雖然會武功,可是,ann以及很多女犯人身/上的功夫,都要勝她一籌。

    在這裏,她這點三腳貓的功夫,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第十圈,她的喉嚨,已經冒了火。

    溫/熱/的汗珠滲/入/身/上的傷口,鑽心的疼痛反反覆覆瘋狂折磨。

    第二十圈,她的視線已經徹底模糊……

    心臟即將停擺。

    眼前,一陣一陣的暈眩,讓她再也無法堅持下去……

    很熱。

    很不舒服。

    喉嚨很乾,很疼……

    她的步履,早已蹣跚。

    “咚……”下一秒,她整個人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她已經沒了能量。

    整個世界,ya抑到讓她感覺到喘不過氣。

    她甚至都能清清楚楚地聽到自己的呼吸聲,一聲一聲,那樣沉重。

    十指,深/深/嵌/入泥地,想爬起,卻不能夠……

    氣喘吁吁地仰躺在地上,看着頭上的太陽,她的眼淚,又一次奪眶而出。

    這樣地獄般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

    只因爲初來這裏時,她偷偷吃了ann的食物,ann就每天這樣折磨她,不是打她,就是各種找她的茬。

    “喬薇薇,孫小然,如果現在你們出現在我面前的話,我一定會親手撕爛你們的皮囊……”她無力地說着,雙手,無力的攥成拳頭。

    就是因爲她們,她纔會進來這種人間地獄……

    一道陰影,重重投在她的身/上。

    她呆呆看着頭上,ann那張黝黑的臉,道:“老大,我快死了,我跑不動了……”

    “這不是,還沒死麼?繼續……”ann冷笑,腳,狠狠踩在沐凡的肚/子上,反覆輾轉。

    疼痛,讓沐凡的臉,漸漸變得扭曲……

    “啊……”她驚聲尖叫又道:“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跑,現在就跑。”

    *……*

    翌日。

    法國,巴黎。

    喬薇薇與mandy的班機降落於巴黎機場的時候,法國當地,正是陽光明媚的午後。

    爲了徹底的放鬆,這一次,喬薇薇出來,沒有帶保鏢,更加沒有乘坐私人飛機……

    所有乘客都下了飛機後,喬薇薇與沐凡兩個人手牽着手,走了出來。

    足尖剛一着地,喬薇薇便用力深/吸/了一口法國的空氣,道:“終於落地了……”

    mandy笑:“是啊,賓館我已經訂好了,現在賓館的車子應該在機場外等着我們呢,咱們先去取行李,完事之後就出去。”

    喬薇薇點頭。

    兩個人取了行李後,便拖着各自的行李箱,走出了機場……

    回到酒/店,mandy與喬薇薇一起走進了豪華的八星級套房。

    應mandy要求,臥室裏,特地加了一張同樣的大chuang。

    放下行李,兩個人各自躺在了各自的chuang上,想着不同的事情。

    看着頭上華麗的水晶燈,還有那雕花的鵝黃色天花板,mandy的心,又狠狠/抽/痛了一下。

    以前,她時常對白子明說,等他們結婚了,就來巴黎這座浪漫之都度蜜月,住豪華的酒/店,過幾天精緻的生活。

    “累死,我先去洗個澡,然後睡一覺。”良久,喬薇薇打破了沉默,起身,進了浴室……

    喬薇薇剛一進浴室,她的手機便響了……

    mandy吸了吸鼻子,起身,走到了喬薇薇的chuang前。

    看着手機上‘蘇清城’三個字,mandy立即按下了接聽……

    “蘇先生,喬小/姐在洗/澡。”

    “你是mandy吧?你好,mandy,我聽歐向北說薇薇來巴黎了,你告訴薇薇,晚上來我農場吃飯……”

    “好的……”

    掛斷電話後,mandy又躺回了自己的大chuang上。

    *……*

    是夜,整個巴黎都被籠上/了一層唯美的氣息。

    蘇清城的農場,因爲喬薇薇與mandy的到來,比平時熱鬧了幾百倍。

    別墅天台上,喬薇薇、蘇清城、mandy三個人坐在一起,一邊享受着精美的法國海鮮大餐,一邊聊着天,喝着紅酒。

    喬薇薇蘇清城兩個人許久未見,聊的特別high……

    mandy喝着酒,他們與她說話的時候,她就微笑/回/應,若是不與她說話,她便一杯一杯地喝着酒……

    很快,一整瓶紅酒便被mandy喝見了底。

    當mandy又拿起一瓶紅酒的時候,一旁蘇清城卻抓住了她的手腕。

    “雖說我釀的酒很好喝,你也不能這麼喝吧?當心喝醉了。”蘇清城道。

    mandy笑,撫了撫一頭大卷發,道:“不會,我酒量很好……”

    喬薇薇與蘇清城都知道,她爲何這樣……

    蘇清城拿過她手中的酒瓶,又道:“來了這裏呢,就好好玩,別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兒。”

    mandy點頭,放下酒瓶。

    喬薇薇看着對面的mandy,道:“mandy,一會兒帶你去迪廳吧,咱們跳個舞,好好放鬆放鬆。”

    “好……我也該瘋狂一把了。”mandy苦笑。

    “兩位美女,介意多帶一個人不?”蘇清城玩笑地說着。

    “不介意啊,不過,你得告訴我們,帶上/你有什麼好處?”

    “好處多了,我可以當你們免費的司機,還可以當你們的錢包,給你們付賬……”蘇清城笑着說道。

    蘇清城此言一出喬薇薇與mandy的臉上都染/上/了一層笑意。

    “行,那我們就勉強帶着你吧,司機+錢包先生。”喬薇薇玩笑地說道。

    “謝謝女王大人。”蘇清城又道。

    蘇清城的話,又惹得mandy燦爛地笑了起來。

    “蘇清城,士別三日真當刮目相看,我發現你變幽默了……”喬薇薇又道。

    現在的蘇清城,狀態似乎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人變得很開朗,很幽默。

    “還好吧。”蘇清城笑 ……

    就在此時,涼薄的電話,打了過來……

    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三個人的聊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