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69 爆炸新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69 爆炸新聞字體大小: A+
     

    369 爆/炸/新聞

    名爲標題的新聞,霸佔了各大網站頭條,上面,還配着露//骨//的情//se/視/頻截屏畫面。

    這條新聞引人關注的原因,正是因爲,它的主角是涼薄的首席祕書mandy……

    此刻,涼氏集團門外已經聚集了大批記者。

    涼氏集團祕書室裏,mandy坐在自己的辦公空間裏,看着網上關於自己的情//se//視頻截//屏畫面,雙手顫/抖……

    畫面截圖的手法很棒,每一張圖片中,她的表情,都是相當享/受的。

    這一刻,她的大腦,是一片空白的。

    一雙眸子,漸漸地變紅……

    到底,這些事情,還是泄/露了

    她就知道,沐凡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她。

    哪怕,她進了監獄,她也不會……

    “鈴鈴鈴……”

    固定電話的聲音,打斷了mandy的思緒。

    拿起電話,她道:“喂,總裁……”

    “馬上來我辦公室……”

    mandy倒吸一口氣,起身,擦了擦眼淚,然後,出了自己的辦公空間。

    外面,幾個小/祕書看見mandy立即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mandy無視着她們的眼神,直接走出了祕書室。

    mandy知道,現在,在衆人的心中,她已經成了不守/婦/道/的蕩/婦。

    涼薄的辦公室門口,mandy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敲了敲門。

    “進!”

    聽到涼薄的聲音,她立即推門而入。

    走到涼薄面前,道:“總裁……”

    “mandy,按理說,你的私生活我不該過問,但是,你看看現在因爲你,公司下//面都成什麼樣子了……”

    mandy深/吸/了一口氣,道:“總裁,我可以解釋……”

    “……”

    “是沐凡故意設計陷害我的,她有一天晚上,約我出去吃飯。然後,就在我的酒里加了東西,然後,就把我交給了照片裏這個男人,還拍了視頻,目的就是爲了控制我,我跟着您,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我豈會被她那三腳貓的伎倆威脅到,於是,當她拿着碟片來威脅我的時候,我也反過來威脅她了,我說,倘若她真的把事情泄露出去,那我就會在您面前揭開她的真面目,然後,她就沒轍了,那事兒,就算那麼過去了

    。。”mandy低聲說着。

    再次回憶起那天的事情,她還是會覺得噁心。

    “總裁,原諒我,當時因爲私心沒有把沐凡對我/做/的那些事情告訴您,沒有告訴您沐凡的真面,因爲我害怕,我害怕事情鬧大了,會讓我失去男朋友。我們兩個人明年春天就要結婚了,我們七年的愛情,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mandy繼續說着,眼圈微紅。

    涼薄倒吸一口氣,看着mandy心中,心裏,有一些動容。

    “這個,是第二天早上,她拿着碟片來威脅我時,我錄下的,您聽一下……”

    說着,mandy便將手機裏的錄音文件找了出來,放到了涼薄的面前。

    涼薄看了mandy一眼,然後,按下了打開。

    灌耳而來的對話,讓涼薄相信了mandy所說的一切……

    涼薄蹙眉,深/吸/一口氣,道:“知道了,你出去吧。下/面的記者,馬上/弄走,還有,打電話給各大媒體,馬上封殺掉所有的消息……”

    mandy笑,拿着手機轉身離開……

    看着mandy的背影,涼薄的神色漸漸變得複雜。

    雖然,mandy沒將沐凡的事情告訴她,但是,涼薄是理解的……

    晚上下班,當mandy回到家的時候,家裏,一片漆黑。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換上/了/拖鞋。

    開了燈,她快步走進了客廳。

    濃濃的酒味撲鼻而來,讓mandy不適應地蹙眉。

    沙發上,白子明正獨自坐在那裏,拿着一瓶紅酒對瓶吹,因爲喝的很急,他的嘴角不斷有鮮紅的液體溢/出

    那顏色,血紅血紅,像極了妖/精的鮮血,刺痛了mandy的心。

    看見mandy,白子明冷冷瞥了她一眼,手中的酒瓶毫不留情“嘭!”砸到了mandy腳邊……

    酒瓶與雪白的瓷磚地板相碰,一瞬之間四分五裂。

    細碎的玻璃渣子、與猩紅的液體,淹沒了她的雙腳。

    mandy深呼吸,拍了拍腳上的玻璃渣子,坐在他的身邊,將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道:“子明,對不起……,我是被陷害的,那天晚上,我……”

    “呵呵做了壞事被發現之後,人人都不會承認,人人都會找各種理由,不是麼?mandy你和我已經七年了,我以爲我足夠了解你,我以爲,你是一個賢惠、能幹的好女人,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麼一個yin/婦!真是人不可貌相!”白子明冷聲說着……

    mandy與別的男人在豐色照又開始不斷在眼前回放,讓他血氣上頭。

    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自己最愛的女人,在別人的身/下/輾/轉/承/恩。

    白子明的一句‘淫/婦’就像是一把刀,生生/插//進/了mandy的心裏。

    她淚如雨下,拿出手機,找出錄音文件,剛準備按下播放,白子明便如同瘋了一樣地起身。

    他一個踉蹌之後,直接揚起手,重重的巴掌毫不留情落在了mandy的臉上……

    這一個巴掌打的太過用力。

    mandy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便倒在了滿地的玻璃渣子之上……

    玻璃渣子深/深/嵌/入她的膝蓋、手肘,大腿、小腿。

    鑽心的疼痛,開始在她身/上不斷蔓延。

    這是白子明第一次打她。

    “白子明,你聽我解釋……我是被人下/藥的,我……”

    “我聽你解釋?我爲什麼要聽你解釋?被人下/藥?你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麼?你給/我/滾,馬上給/我/滾出去

    !骯//髒/的女人!”白子明醉眼醉語,搖搖晃晃站在那裏,指着地上的mandy,眼睛裏,滿是嫌惡……

    “等你酒醒了,我們再談……!”

    mandy話音剛落,白子明整個人便倒在了地上……

    她深/吸/一口氣,嚥下眼淚,撐着滿是血漬與酒漬的身子,走到白子明身邊。

    艱難將他放在沙發上後,她爲他蓋上/了一條毛毯……

    此刻,mandy的心裏,與那滿地碎玻璃與紅酒的地面,一樣亂。

    剛谷欠出門找醫院處理傷口,準婆婆白母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她是打電話過來興師問罪的吧?

    mandy苦笑,按下接聽。

    “mandy,你就是這樣的人麼?在我面前裝的那麼乖巧懂事,私底下卻放//蕩/不/堪/,你知不知道,因爲你,我已經成了全小區的笑柄,我最引以爲傲的媳婦兒,我最放心的媳婦兒,居然給/我/兒子戴了那麼一大/綠/帽子!而且,這綠帽子,還戴的世/人皆知!!!”

    電話那邊,白母的指責,讓mandy原本就低落的心情,雪上加霜。

    這一天,罵她的人,已經夠多了。

    網上那些不知道情況的人罵她,回到家,白子明不等她解釋就罵她,而白母現在也開始了……

    她因爲豐色/照/門,她已經丟到外太空了……

    她本來,心裏就很難受、很委屈了……

    白家母子的不信任,以及不問原因的辱罵,更加加重了她心裏的委屈與難過

    “阿姨,不是這個樣子的,那天晚上,我是被人陷害的。有個女人,爲了控制我,就給/我/下/了/藥,拍了視頻……然後我……”mandy低頭,哽咽道。

    “你以爲,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麼?賤人!”

    不等mandy說完,電話那邊,白母便厲聲打斷了她的話。

    “我有證……!”據……

    “嘟嘟嘟嘟……”

    冰冷的掛斷聲,讓她不得不將所有沒說出口的話,吞嚥回/腹/中。

    再給白母撥過去的時候,那邊已經關機……

    “爲什麼你們都不先聽我的解釋,這麼多年了,我是什麼人,你們還不瞭解麼?我們之間的信任感就這麼薄弱麼……?”mandy苦笑,仰面,想讓淚水倒流回去……

    攥着手機,拿着包包,mandy轉身,直接出了門……

    同一時間,夢園。

    涼薄回到家的時候,喬薇薇並沒有在家。

    他洗了個澡,然後,便坐在房間裏的臺式電腦前上網。

    登陸幾百年不/上/的qq,剛一上線,歐向北的消息便發了過來……

    一路向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麼?你qq居然上線了^_^

    薄涼:……

    涼薄看着聊天框裏的內容,挑了挑眉,然後,點燃了一根菸,放在嘴邊。

    一路向北:我在玩qq遊戲。

    薄涼:……不。

    一路向北:那玩lol?

    薄涼:……

    一路向北:不玩拉倒,爺自己去玩

    涼薄沒有再回復,而那邊,歐向北也沒有……

    涼薄關閉qq,然後,登陸了工作郵箱。

    抽着煙,處理着工作,涼薄一直忙到深夜十二點……

    當時針與分針重疊在12點處時,門,便從外拉開……

    淡淡的酒氣,撲鼻而來,涼薄蹙眉,看向了倚門而立,面色微紅的喬薇薇。

    “你喝酒了?”他摁滅菸頭,看着她,蹙眉,道。

    他的動作,優雅連貫,唯美至極。

    喬薇薇笑,踉蹌快步上前,偏坐在他的大腿上,道:“嗯,喝了點兒。”

    “喝這麼多酒做什麼?嗯?”

    “心情不好,我最近心情都不好,你不知道麼?”

    “……”

    涼薄蹙眉,沒有說話。

    看着靠在她肩膀上醉眼迷/離/的小女人,他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你知道麼?當你決定做一個遵紀守法好市民的時候,有那麼一個瞬間,我特想/抽/死你……”

    “我知道我不該這麼極端,因爲每個人都有過去,而那些過去,那些記憶,誰也不可能說忘就忘,但是,我還是好在乎……”

    “她只是進監獄,這個結果,我一點都不滿意,我想讓她死,因爲,她做了太多傷害我的事情,我不是一個聖母,其實,我是一個特別自私的人,我希望,所有傷害過我的壞人,都死光……!”

    喝了點酒,喬薇薇的話,也有些多。

    “薄爺……”她說着,又打了一個/酒/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