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39 是誰給你的資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39 是誰給你的資本字體大小: A+
     

    339 是誰給你的資本

    良久,周楚榆才緩緩鬆開了蘇清城。

    看着蘇清城的臉,周楚榆的眼淚又一次掉了下來。

    “蘇清城……最近好麼?”一句話,就哽住了她的喉。

    蘇清城看了看一旁的歐向北,然後,將目光轉移到了周楚榆的臉上。

    他看着她,笑道:“我很好啊。”

    歐向北猶豫了一會兒,向前邁了一大步,單手輕拍了一下蘇清城的肩膀,道:“謝謝。”

    蘇清城清雅一笑,看着他,道:“想謝我,就好好對待她。”

    “跟我們去吃頓飯吧……”周楚榆道。

    蘇清城點頭:“嗯,去哪兒?上車吧。”

    “就去市中心那家blue餐廳吧。”歐向北大喇喇地將手搭在蘇清城肩膀,道。

    蘇清城扭頭看着他,道:“行,走吧……”

    三人一行,來到了巴黎市中心的七星級法國餐廳<blue>,點了一桌子法式大餐。

    吃過飯後,歐向北與蘇清城兩個人,來到了餐廳天台。

    秋日的午後,整個巴黎都透着一股子慵懶的氣息。

    天台上,歐向北與蘇清城肩並肩而立,手抓着欄杆,俯瞰着腳下的巴黎風光。

    “蘇清城……”

    “如果是想說謝謝之類的話,那就免了吧,我不是爲了你,我是爲了周楚榆。”蘇清城點燃一根菸,夾/在/指尖,看着歐向北,道。

    歐向北痞笑,碰了碰左耳上的白鑽耳釘,看着他,道:“蘇清城,我欠你一條命。”

    “…………”蘇清城笑而不語。

    “還有,對不起,我以前那樣對你……”

    以前,歐向北並不喜歡蘇清城,可以說是討厭他,只因爲,蘇清城一直/夾/在他與周楚榆中間,而且周楚榆跟他鬧離婚的時候,蘇清城連周楚榆要去打胎的事情都不告訴他。

    種種原因,讓他並不喜歡蘇清城這個男人。

    但是,後來想一想,他其實根本不該討厭人家蘇清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歐向北一手造成的。

    “沒什麼,歐向北,好好對楚榆,她是個值得你好好珍惜的女人。千萬,不要再做拈/花/惹/草/的事兒了。否則,被我知道了的話,我一定會把她搶回來,並且,再也不會放手。”蘇清城警告道。

    歐向北點頭。

    *…*…*…*…*…*…*

    數日後。

    <望北醫院>成立週年紀念晚宴,在一處高檔會所舉行。

    到場的全是望北醫院的員工,以及歐向北的一些比較/要/好的朋友。

    金碧輝煌的大廳裏暗香浮動,歌舞昇平。

    沙發區,歐向北、周楚榆、涼薄、喬薇薇、寧檬、沉醉幾個人圍坐在一起,愉快地聊着天,喝着酒,氣氛相當熱鬧。

    不遠處糕點桌前,沐凡一邊慢條斯理地往手中的白色托盤裏/夾/着糕點,一邊看着正/摟着喬薇薇的/腰,與歐向北他們談笑風生的涼薄。

    今夜的他,一身灰色襯衫,搭配黑色長褲,腰間配着一條lv的腰帶,簡單而又優雅。

    他與喬薇薇是那樣親/密,他們那羣人看起來是那樣熱鬧。

    只是他們幾個那個熱鬧的小圈子,是別人怎麼/擠/也不可能擠/進/去的。

    不遠處,涼薄的目光無意間觸及到了沐凡。

    四目相對的時候,涼薄只是冷冷看了沐凡一眼,然後,迅速轉移了視線,繼續抽菸喝酒。

    只是這一眼,就惹得沐凡心潮澎湃。

    她倒/吸/一口氣,然後,從香檳塔上拿起了一杯香檳,一飲而盡。

    看着喬薇薇與涼薄那親/密/摟/抱/在一起的樣子,她嫉妒死了。

    又拿起一杯酒,沐凡邁着修長的腿,走到了歐向北的身邊。

    沐凡的出現,讓衆人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所有人的目光瞬間轉移到了沐凡的臉上。

    涼薄一邊抽着煙,一邊看着她,眸色淡淡,沒有什麼表情。

    “我能坐下來麼?”沐凡問道。

    喬薇薇隨意地/把/玩/着涼薄的領帶,沒說話。

    沐凡笑,直接坐到了歐向北身邊的空位,將自己的杯子與歐向北的杯子碰了一下,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道:“向北,在這裏,我祝願我們的望北醫院越來越好……”

    歐向北禮貌地點了點點頭,與她一起舉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喬薇薇冷冷看了她一眼後,拿起涼薄手中的香菸,用力地抽了一口,然後迅速將手中菸頭丟進了茶几上的菸灰缸內。

    尚未熄滅的菸頭,在水晶菸灰缸內不斷地冒着青煙。

    喬薇薇直接起身,道:“這裏空氣不好,我去洗手間透個氣……”

    說罷,喬薇薇便起身,繞過涼薄,走進了洗手間。

    鑲金貼鑽的洗手檯前,喬薇薇按下了純金的水龍頭。

    這水龍頭的造型是相當獨特的,設計師巧妙地將它設計成了一條小金龍。

    只輕輕一按那金色的開關,清澈的溫水,便立即從龍/口/中/傾/吐/而出。

    喬薇薇對着鏡子,用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酒紅色斜分大卷發,然後又從精緻的白鑽手包中拿出粉盒,認真地補着妝。

    一塵不染的鏡子中,映照出她此刻的樣子。

    鏡中的她,一頭自然的酒紅色斜分大卷發,一臉清新的淡妝,一身/緊/身玫紅抹/xiong超/短/連衣裙,脖子上掛着一條巴洛克風格的鑽石項鍊,耳朵上戴着兩顆卡地亞的白鑽耳釘,珠光寶氣、嫵/媚動人。

    “嚓……”伴隨着一陣不輕不重的推門聲,一襲白裙的沐凡出現在了鏡中。。

    鏡中的沐凡,一襲白裙,高貴而優雅,臉上/帶着毫無攻擊力的笑容。

    相較於喬薇薇的珠光寶氣,沒有佩戴任何首飾的沐凡,就顯得有些寒酸。

    看見沐凡,喬薇薇的臉立即冷了下來。

    “喬小/姐,我們談一談?”

    將/粉/撲/放回盒中,她冷豔一笑,轉身,雙手反撐着洗手檯,看着她,道:“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

    “呵呵,喬小/姐,雖然,我以前試圖將小涼子從你手中搶過來,但是經過那麼多事,我現在對小涼子已經沒有抱任何幻想了,你大可不必一看到我就那麼/激/動……”沐凡口是心非地笑着,道。

    “可我總是認爲,我們三個人的故事,不會就這麼簡單地結束……”喬薇薇挑眉,眼睛裏滿是冷漠。

    “那是你想太多……”沐凡笑,笑的毫無攻擊力。

    沐凡的眼神裏,全是真實,不帶一絲虛假。

    “是的吧……”喬薇薇笑着站直了身子,慢悠悠地從手包裏取出了一隻精緻的女士手/槍,然後慢條斯理地將/槍/口對準了沐凡……

    冰冷的觸覺,讓沐凡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雖然,她知道喬薇薇不會開槍,但是,她的心裏依舊七上八下。

    “喬小/姐,你/做什麼?”

    “沐凡,但願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但願,你不要再耍什麼花招,否則的話,我喬薇薇可不是吃素的,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我喬薇薇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我喬薇薇不幸福的話,我會讓全天下的人都不得安生。”喬薇薇冷聲說着,嘴角,始終/勾/着一抹高貴而又冷豔的笑容和。

    沐凡依舊一身的溫和,好似一朵一塵不染的白蓮花……

    這一刻,喬薇薇是火,熱烈、攻擊力十足。

    而沐凡就是一汪溫泉,溫和、毫無攻擊力。

    “當然,你就是耍花招,也沒什麼用,因爲,薄爺他只愛我,現在對他來說,你p都不是……”喬薇薇盛氣凌人,高高在上,儼如女王。

    喬薇薇的話,讓沐凡心裏不悅到了極點。

    然而,沐凡天生就是一個極好的演員。

    她與喬薇薇不同,她有什麼情緒永遠不會表現在臉上。

    心裏再怎麼怒火中燒,沐凡的臉上的表情依舊滴水不漏。

    她笑,道:“是,對他來說,我什麼都不是了,我都明白,所以,我已經退出了,所以,喬小/姐,你大可不必對我滿懷戒心……”

    “我對你滿懷戒心?你配麼?”喬薇薇冷笑,說完,便拉開門,轉身離開,囂張的不可一世。

    “喬薇薇,是誰給你的資本,讓你如此放/肆!”沐凡在心中冷冷說着,雙拳,緊/緊/攥/成拳頭。

    拉開門,沐凡剛好看到,從男士洗手間內走出來的涼薄,

    看見涼薄,沐凡立即淚如雨下。

    柔弱,是一個女人吸/引/男人關注的最佳武器。

    看見她哭,涼薄蹙眉,卻並沒有說話,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看了她一眼,快步離開……

    “小涼子……”沐凡叫住了他。

    涼薄頓了頓步子,轉身,看着她,道:“有事?”

    到現在,涼薄還是見不得她哭。

    “小涼子,我現在真的沒有再對你抱有任何幻想,我只想/跟你、還有喬小/姐做/好/朋友,可喬小/姐似乎依舊對我很不滿……”沐凡低頭,淚水滴在雪白的鞋尖。

    “如果,她對你說過什麼的話,那我代她像你道歉,她刀子嘴豆腐心,你別放心上,她其實心地很善良。。”涼薄按了按眉心,看着她,道。

    沐凡點頭,道:“嗯,就是因爲知道她的性格,所以,就算她剛剛用槍指着我,對我說很過分的話,我也沒有生氣……”

    說到這裏,沐凡故作委屈。

    涼薄蹙眉,伸右手,谷欠去拍她的肩膀,卻停頓在了距離她肩膀只有半寸的位置。

    右手懸在空中很久,纔有滑落在了他的身側。

    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塊手帕放在她手心,轉身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