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33 那小子自己造的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33 那小子自己造的孽字體大小: A+
     

    333 那小子自己/造的孽

    醫生認真地看着單子,眼睛裏,漸漸染上了一層笑意。

    “蘇先生,各方面都很吻/合。”醫生激動地拿着化驗單子,滿眼是笑。

    蘇清城聞言,心裏緊繃的弦終於鬆了下來。

    他長呼了一口氣,看着醫生,道:“那行,那儘快給我們安排手術吧……”

    “好……我現在就告訴周小/姐,就說找到腎/源了,您應該剛下飛機吧,您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上午九點來醫院準備手術。”醫生不斷地點着頭,道。

    對於蘇清城的做法,醫生嘴上沒說什麼,心裏在他的心裏,還是相當佩服這個男人的。

    爲了自己愛的女人,將自己的腎摘給情敵,這樣的事情,這個世界上怕是除了蘇清城外,不會再有第二個人願意這樣做。

    “嗯,好……”蘇清城點頭。

    “蘇先生……”醫生起身,走到蘇清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居高臨下看着他的臉,道。

    蘇清城滿眼問號,道:“嗯?怎麼了醫生?”

    “我很佩服你,你是這個世界上難得的好男人,周小/姐不跟你在一起,是她的損失……像你這樣的好人,一定會有福報的。”醫生輕輕拍着蘇清城的肩膀,道。

    蘇清城笑,沒有說話。

    現在,蘇清城的心裏開心極了,因爲,他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拯救周楚榆最愛的男人。

    蘇清城優雅起身, 看着醫生,道:“醫生,謝謝您,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我回去好好睡一覺,對了,這件事情,一定不要告訴周楚榆他們,好麼?”

    蘇清城再次叮囑

    醫生看了看蘇清城,然後,點了頭。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見。”蘇清城清雅一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轉身離開了病房。

    同一時間,歐向北別墅。

    書房裏,周楚榆一封一封地看着來自世界各地醫院的郵件。

    所有的醫院都會告訴她,他們的醫院沒有她需要的腎/髒配型……

    點開最後一封郵件後,周楚榆的眼淚又一次掉了下來。

    她無力地丟掉了無線鼠標,然後,不耐煩地合上了電腦,

    她已經一天一/夜不曾休息,兩隻眼睛,紅的好像兔子。

    眼圈下那兩抹青色,更是加重了她身上的疲憊與憔悴。

    可即便如此,她依舊一點兒也不困。

    合/上電腦,她迅速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彎曲下膝蓋,她撲通跪在了地上,雙手十指緊扣,抵着下巴,閉着眼睛,對着外面的天空,虔誠祈求:“老天啊,我求您,一定要保佑我們儘快找到適合歐向北的腎/源,我不能沒有他,真的不能……”

    當人們深處絕境的世界,人們就會寄希望於上天,神靈,周楚榆也不例外。

    兩行熱淚自她緊閉的雙眼中滑落,眼眶的痠痛感,心上的刺痛感,讓周楚榆雙眉緊蹙。

    她多希望,現在躺在急救室無菌箱裏的人是她,而不是她的歐向北。

    “嚓……”

    推門聲,劃破了一室的陰鬱之氣,也打斷了周楚榆的思緒。

    周楚榆擦了擦淚,然後迅速起身,看向了緩緩朝她走來的辛情

    “媽……”周楚榆快步上前,張/開雙臂,緊/緊/抱着辛情,淚如雨下。

    辛情亦然。

    “孩子,別哭了,下來吃點飯吧,從向北倒下到現在,你都沒吃過什麼東西,你瞧瞧你瘦的,再這麼下去,身體會/垮/掉的。”辛情心疼地抱着周楚榆,道。

    “媽……我不想/吃東西,歐向北現在這樣,我還有什麼心情吃東西……如果真的找不到合適的腎/源,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一定隨他而去……”

    她與歐向北,風風雨雨走過了將近十一年的時光。

    他們明明已經很幸福了,爲什麼老天非要跟她開這樣的玩笑。

    爲什麼要這樣對待她,爲什麼要這樣對待歐向北!

    她想/要的真的很簡答,只是跟歐向北兩個人平安快樂地度過這一生。

    “傻孩子,歐向北那小子,從小就有福星高照,不管遇到什麼可怕的事情總能逢凶化吉,我相信這次也一定可以的。”

    辛情嘴上安慰着周楚榆,心裏卻跟周楚榆一樣的不舒服。

    其實,辛情也很害怕,這一次,她真的很害怕。

    歐向北是歐家獨苗兒,她不敢想,歐向北若是有什麼事情,她與自己的丈夫該怎麼活下去……

    那些事情,辛情真的不敢想,想一想她的心都要碎了。

    “媽……這次不一樣……我真的……”周楚榆哽咽,淚水,浸/溼/了/辛情的肩膀。

    “傻孩子,別哭,我相信我家那個臭小子一定不會有事的……”

    “媽,都是我,歐向北都是因爲我纔會變成那樣的,我就是個罪人。”周楚榆繼續低聲說着,一雙紅的像核桃一般的眼睛,淚水縱橫

    “這事兒跟你沒關係,是那小子自己造的孽,是他當初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辛情輕拍着周楚榆的肩膀,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周楚榆不再說話。

    室內,陷入了沉默。

    抽泣聲,在空蕩的房間內遊蕩,爲這個空間染上了一層濃重的灰暗。

    “嘟嘟嘟……”

    書桌上,周楚榆的手機,開始不安分地震/動。

    手機的震/動聲,讓周楚榆心下一緊。

    她下意識地就覺得可能是有關於腎/源的消息了。

    她猛地推開了辛情,然後,快步走到了書桌前。

    看着手機屏幕上歐向北主治醫生的電話,周楚榆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拿起手機,她迅速按下了接聽,然後,將手機湊到了耳邊。

    “周小/姐,我們現在已經找到合適的配型了,

    “是誰?”

    “對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姓名,我們本着尊重捐贈者隱/私的原則,所以,不能說。”

    “那什麼時候能手術呢?對方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周楚榆又道。

    醫生的話,讓周楚榆心下一喜。

    她瞬間破涕爲笑。

    她的歐向北有救了,有救了!

    “明天上午九點半手術。周小/姐。沒事的話,我就先掛了,我一會兒還有一個手術……”

    醫生剛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他甚至連對方是哪國人都不肯說

    放下手機後,周楚榆用雙手擦了擦眼淚,然後轉身,快步走到辛情身邊,抓着辛情的雙手,笑的燦爛而又奪目:“媽……向北有救了,找到了腎/髒/捐贈者……”

    “什麼?這是真的麼?我是不是在/做夢?”辛情欣喜若狂,雙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痛!她沒有做夢!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兒子有救了。

    “我就說,那小子從小就有福星照,我就說,那小子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歐家就這麼一棵獨苗兒,我們從來不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就知道老天爺絕對不可能會對我們那麼殘忍的。”辛情激動的熱淚盈眶,整個身子,都在發抖。

    這一刻,她與周楚榆又從地獄飛回了天堂。

    強烈的喜悅感,讓她們兩個人有些不知所措了。

    “對了,楚榆,對方是誰啊?這麼好心,我們可一定要好好報答他……”辛情緊抓着周楚榆的手,追問道。

    辛情很好奇,對方的身份。

    辛情很想知道,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是誰,她想/要重謝對方。

    “醫生說,對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姓名還有身份……等到時候,讓薄爺問問他們醫院的院長吧。”周楚榆道。

    “嗯,一定要問問對方是誰纔好呢!”辛情是一個有恩必報的人。

    周楚榆點頭,然後鬆開了辛情,轉身,走到書桌前又拿起了手機,撥通了涼薄的電話。

    **電話的另一邊,夢園書房裏。涼薄與喬薇薇正肩並肩坐在電腦前,瀏覽着關於世界各地醫院發來的腎/源消息。

    “嘟嘟嘟……”

    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涼薄的思緒。

    他蹙眉,快速拿起了桌上的手機。

    看了一眼身邊的喬薇薇,他迅速按下了接聽

    “喂,楚榆。”

    “薄爺,找到腎/髒/捐贈者了。醫生剛剛給我打電話來說的。”

    電話那邊,周楚榆的聲音,讓涼薄與喬薇薇同時面露喜色。

    涼薄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後,道:“什麼?這是真的麼?對方是誰?”

    一旁,喬薇薇起身,坐在了涼薄的椅子扶手上,將耳朵貼/近了手機,想/要將一切聽得更加真切……

    這個消息,就像是一場/春/雨,滋潤着涼薄喬薇薇乾涸的心田。

    兩個人心中的烏雲,同時散去。

    “那個醫生不願意告訴我,薄爺,你幫我問問你們醫院的院長,你出馬的話,他一定會說的。”

    “嗯,知道了,什麼時候手術?”涼薄又道。

    “明天上午,九點半。”

    “行……”

    說着,涼薄便掛斷了電話。

    “那小子,有救了。”涼薄隨手將手機丟在一邊,與喬薇薇十指緊扣,道。

    翌日。

    早上九點半,歐向北的手術準時開始。

    急救室外,涼薄、喬薇薇、周楚榆、涼意、寧檬、秋容、沉醉,幾個人分別坐在兩邊,焦急地等待……

    “對了,薄爺,關於那個捐贈者,你知道是誰了不?”周楚榆看着對面,正優雅地吞雲吐霧的涼薄,問道。

    剩下的3000字白天更,更新時間,會在下午。麼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