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18 最近過的好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18 最近過的好麼字體大小: A+
     

    318 最近過的好麼?

    晚上,原本舉行婚禮的海灘,搖身一變,變成了華麗的晚宴場地。

    香檳美酒,燈光音樂,將美麗的小島映襯的比天上的星星還要閃耀。

    “清城……最近過的好麼?”浪漫唯美的婚禮百層婚禮大蛋糕旁,周楚榆手拿着香檳酒,看着面前久未見面的蘇清城,問道。

    這是今天見面後,他們兩個人的第一句話……

    此刻的周楚榆已經換上了一身酒紅色的低/xiong/高開叉敬酒服,珠光寶氣,華貴動人,臉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看着熟悉的臉,蘇清城心下一疼,晃了晃杯中的金色的香檳,他笑,道:“我很好,現在每天管理管理農場,閒來無事就跟爸爸媽媽還有隔壁農莊的人喝喝茶,聊聊天,非常悠閒……”

    蘇清城嘴角掛着笑,可是心裏卻在流着淚。

    他很想告訴周楚榆,他一點也不好,沒有她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可是,他不能……

    “這杯酒我敬你,祝你和歐向北白頭偕老。”蘇清城優雅舉杯,嘴角始終掛着得體的笑容。

    “祝你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周楚榆淡淡地說着。

    碰了個杯,兩個人一起將杯中香檳一飲而盡。

    “老婆,聊什麼呢?”兩個人說話間,歐向北/湊/了上來,自然地攬着周楚榆的肩膀,看着蘇清城,問道。

    “隨便聊聊……”蘇清城回答。

    “老婆,我想跟蘇清城單獨聊聊。”歐向北看着周楚榆,道。

    周楚榆點頭,轉身離開。

    看着周楚榆走遠後,歐向北輕/撫/了一下自己的眉毛,認真地看着蘇清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蘇清城,謝謝你……”

    蘇清城始終保持着清雅的笑容,看着歐向北,道:“別謝我,若是哪天你對楚榆不好,我一樣還會回來把她搶回去。”

    “放心,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歐向北自信滿滿。

    “但願你說到做到。”蘇清城認真地說道。

    相較於海灘上的觥籌交錯,熱鬧異常,海島別墅的天台上,卻剛好相反。

    滿天星斗下,涼家二兄弟肩並肩而立,一個溫潤如玉,一個冷冽似冰

    互相碰了個杯後,兩個人一起/淺/啜/了一杯紅酒,然後,又優雅地將酒杯放在了面前的圍牆上。

    幽暗之中,兩個人的目光都在注視着一個位置,那便是正與秋容、寧檬、周楚榆、沉醉、喝酒談笑的喬薇薇……

    那個女人太過耀眼,不論身處哪裏,總能第一時間吸引住他們的眼球。

    涼薄蹙了蹙眉,扭頭看了涼意一眼,然後,將一根菸放到了嘴邊。

    “噠……”打火機的聲音打破了二人之間有些奇怪的氣氛,亮起的火苗映照出涼薄帶着嚴肅與清冷的臉。

    深/吸/了一口煙,涼薄緩緩從口袋中取出一塊質地潔白的龍紋玉佩,放在涼意麪前晃了晃。

    “還記得它麼?小時候,你曾經不止一次地想從我的手裏,偷走它。”

    “是啊,那時候,我很喜歡它,總想偷走它。”涼意用手碰了碰玉佩,道。

    涼薄淡淡一笑,只輕輕收起玉佩,道:“是啊,可是那時候的你卻忘了,我涼薄不想讓別人偷走的東西,別人永遠也偷不走。也就是你,若是別人覬覦我的東西,我恐怕早就讓他無法在這個世界上自由呼吸了。”

    涼薄的話,說的不輕不重,卻毫不留情地給涼意敲了一個警鐘。

    涼意豈會不知道,涼薄根本就是話裏有話。

    恐怕,說玉佩的事兒是假,警告他不要觸碰她的喬薇薇纔是真……

    涼意用微笑與沉默迴應他的話。

    “薄爺,你們倆躲在這兒說什麼悄悄話兒呢?找了你好半天了……”

    喬薇薇的聲音,打斷了二人之間的談話。

    二人一起循聲望去,只見喬薇薇正一步一步地朝着他們走來,臉上,帶着攝人心魄的笑

    當喬薇薇走到涼薄身邊時,涼薄自然地將手放在了她的肩膀,看着涼意,道:“既然是悄悄話,自然是不能告訴你的。怎麼,才幾分鐘不見,你就/想/我了?”

    他們之間親/密/的舉動,涼意看在眼裏,酸在心裏,但是外表依舊一副溫潤如玉的樣子。

    “去你的吧……”喬薇薇白了涼薄一眼,粉拳不輕不重落在他堅實的xiong膛……

    “走吧,涼意,咱/下/去吧……”涼薄繼續摟着喬薇薇,道。

    說完,二人便/親/暱/地離開了涼意的視線。

    看着二人遠去的方向,涼意眉間的‘川’字越發深刻……

    酒杯擲地,瞬間支離破碎……

    深/吸/一口氣,涼意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恢復了一身的溫潤,走下了天台……

    涼意迴歸宴會場的時候,喬薇薇、涼薄正與歐向北周楚榆夫妻、還有衆多賓客們一起,在舞池裏跳着華爾茲。

    涼意站在原地,看着喬薇薇臉上的笑容,竟感覺自己有些挪不開步子。

    “涼意……”蘇清城的聲音,打斷了涼意的思緒。

    回過神,看着不遠處正與沉醉面對面坐在一起喝酒的蘇清城,涼意得體一笑,快步走到了蘇清城身邊……

    “清城,你小子,自從去了法國就不跟我聯繫了,給你寫e-mail你也不回,你好意思麼?”涼意自然地坐了下來,拳頭不輕不重打在蘇清城的肩膀,抱怨道。

    “前段時間太忙了……”蘇清城答,其實,他並不是太忙,只是,初到法國,他因爲相思成疾,大病了一場。

    “好吧,忙,忙到連回復個哦或者嗯的時間都沒有……”涼意抱怨道。

    “清城,法國的/妞/兒/都超/正/點的,你可以考慮找一個哦。”二人對面,沉醉優雅地搖動着杯中的洋酒,交疊着兩條修長的腿,笑道

    蘇清城淡笑,道:“我暫時,還不想考慮這些事情,因爲現在很忙……”

    涼意與沉醉都知道,蘇清城不是忙,只是依舊心有所屬而已……

    一曲結束,歐向北夫妻與涼薄、喬薇薇、寧檬、秋容幾個人一起坐到了涼意等人中間。

    坐下來後,喬薇薇氣/喘/籲/籲/地喝了一口橙汁,道:“你們幾個聊,我去那邊散散心……”

    “我陪你?”涼薄立即起身,攬着她的腰,問道。

    “不用,我想一個人走走……”喬薇薇淺笑,而後便起身離開了衆人身邊……

    脫下高跟鞋,喬薇薇雙腳踩着細軟的沙子,一步一步遠離了喧囂的宴會場。

    一處白色的礁石前,喬薇薇頓住了步子,然後,艱難地爬上了礁石,席地而坐。

    看着不遠處的繁華與喧囂,她長長地倒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盡情享受夜風拂面的滋味兒。

    “鸚鵡……一個人在那上面吹海風爽麼?”

    涼意的聲音灌耳而來。

    喬薇薇扭頭,看着身後,站在燈光下,一身白衣的涼意,道:“你不跟你哥他們喝酒聊天兒跑我這兒來/幹什麼?”

    “來調//戲/良/家/婦/女。”說話間,涼意已經坐在了喬薇薇的身邊。

    “去你/妹兒/的。”喬薇薇道。

    “鸚鵡,你知不知道溫柔這倆字兒怎麼寫?”涼意調侃道。

    “那你知不知道閉嘴這倆字兒怎麼寫?”喬薇薇將目光落到了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面,道。

    “不知道……你教教我?”

    “懶得理你,我去看看有沒有吃的,餓/了

    。”說着,喬薇薇便麻利地跳下了礁石,快步往燈火輝煌的地方跑……

    涼意沒有動,緩緩在礁石上躺了下來。

    宴會結束後,歐、周雙方的父母,賓客均乘坐着私人飛機返回了v市,而歐向北夫妻,還有喬薇薇涼薄等人則選擇了留在島上。

    賓客離開後,海島慢慢變得冷清了下來……

    歐向北早早地就摟着周楚榆洞房花燭去了,而喬薇薇寧檬秋容等人也累得早早地就睡覺了。

    海灘上,只剩下涼薄、沉醉、以及涼意、蘇清城。

    幾個人圍在一起,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酒,氣氛,還算不錯。

    相較於蘇清城、沉醉、涼薄涼意兩兄弟喝的並不多。

    喝到最後,沉醉和蘇清城統統倒下,而涼薄、涼意卻只是微醉。

    兩個人面對面吞雲吐霧了一會兒,涼薄撐着涼意的肩膀,踉蹌起身,道:“不早了,該睡覺了。”

    說完,涼薄便轉身,谷欠往別墅內走。

    “哥……”

    涼意微醺的聲音,阻擋住了涼薄的腳步。

    他轉身,醉眼迷/離/地看着涼意,道:“怎麼了……”

    “哥,還記得你我之間的那個承諾麼?你說,只/要/我/放棄涼氏,他日我/想/要/你的任何東西,你都會拱手相送……”涼意坐在那裏,單手撐着下巴,看着涼薄,問道。

    涼意的話,讓涼薄/迷/離的雙眼漸漸收緊。

    “記得,怎麼了?”

    涼意慢悠悠起身,腳步蹣跚地走到了涼薄面前,雙手放在褲子口袋裏,似無心地問道:“如果有一天,你需要在你最心愛的東西與最心愛的公司之間做選擇,你會選擇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