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315 能快樂一秒是一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315 能快樂一秒是一秒字體大小: A+
     

    315 能快樂一秒是一秒

    “爸爸,您怎麼了……!”秋容見狀立即半跪在地,不斷搖晃着不省人事的秋景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裏透着濃濃的不安。

    涼意沉醉還有衆傭人蜂擁而上,迅速將秋景天擡回了臥室……

    金色的大chuang上,秋容緊張地坐在chuang邊,用力抓着秋景天冰涼的胳膊,對站在自己身邊的涼意,道:“意哥哥,我爸爸這是怎麼了?”

    知曉一切情況的涼意、沉醉,還有其他人均保持着沉默……

    十分鐘後,秋景天的主治醫生,漢斯走了進來。

    漢斯現年62歲,英國倫敦本地人,是世界最著名的癌症研究專家,他從25歲開始,就從未停止過對癌細胞的研究。

    撥開圍在秋景天周圍的人們,漢斯小心翼翼坐了下來,從醫藥箱中取出一支沒有標記任何名字的止痛藥,爲秋景天注she了下去。

    相較於其他人的緊張,漢斯明顯要自然的多。

    “漢斯醫生,我爸爸到底怎麼了呀?”秋容用流利的英文,問道。

    “秋先生只是胃痙攣,注she過我的藥物之後,二十分鐘就能醒來,秋容小/姐不用擔心。”漢斯看着秋容,將謊話說的滴水不漏。

    秋容聞言,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懸着的心總算迴歸了原位。

    一旁,涼意與沉醉的臉,卻越發的陰鬱,他們不知道,這樣繼續瞞着秋容,到底是對還是錯。

    涼意蹙着眉頭,朝圍在周圍的傭人們擺了擺手,很快,傭人們便快速散盡。

    病房裏,只剩下涼意、沉醉、秋容、還有漢斯。

    漢斯看了看秋容,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而後,便將手中用過的注she器還有止痛藥瓶丟進了垃圾桶。

    收好醫藥箱,漢斯起身,碰/了/碰/光禿的額頭,用幽藍的眼睛看了看衆人,道:“好了,秋先生很快就會醒來,有什麼情況隨時給我打電話就好,我24小時待命。”

    “漢斯醫生,我送您。”涼意禮貌地朝漢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漢斯心領神會地點頭,然後,便背上了醫藥箱,與涼意一前一後出了門……

    走出主樓,站在院中,漢斯的臉漸漸陰沉了下來,涼意亦然。

    “醫生,主公的病……”

    “涼意先生,我最近新研製出一種抗癌藥物,名字叫做<x>,這種藥物,口服之後可以打破癌細胞的保護層、並且阻止癌細胞繼續蔓延,同時,還會增進人體的免疫系統,目前該藥物還處在臨chuang試驗階段,目前尚未出現在世人的眼前,秋先生現在就在吃這種藥,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它可以再幫秋先生延續兩三個月或者更長時間的生命…”

    “就只能延長生命麼?”涼意問道。

    “是,目前只能如此……本來這種藥物我是不想給秋先生嘗試的,但是,秋先生說,他願意當我的臨chuang試驗研究對象,秋先生好像還有未完成的心願……”漢斯又道。

    “漢斯醫生,辛苦您了……”

    “應該的……”

    送走了漢斯醫生後,涼意轉身,谷欠進主樓,一轉身,他就看見沉醉正站在門框處,蹙眉倚門而立。

    快步上前,他拍了拍沉醉的肩膀,道:“你都聽到了?”

    沉醉點頭……

    “你去公司看看吧,我上去看看主公和秋容。”涼意淡淡說道。

    沉醉點頭,沉着臉,並沒有說話。

    拍了拍沉醉的肩,涼意徑直走進了客廳,乘坐着電梯,他一路回到了秋景天臥室所在的樓層。

    踏着高級地毯,穿過暗香浮動的走廊,涼意輕輕推開了秋景天臥室的門。

    推開門,門內一股濃濃的藥水氣息立即撲鼻而來……

    站在門口,看着正坐在chuang邊,不不斷/輕/撫/着秋景天臉頰的秋容,涼意心下一疼……

    關上門,涼意邁着修長的腿,走到秋容的身邊,坐了下來。

    輕/撫着她淚光閃爍的臉,他道:“小丫頭,別哭,不是都說了只是胃痙攣麼?”

    “意哥哥,我爸爸真的只是胃痙攣麼?爲什麼我覺得他有些不太對勁。”柔/軟的小手用力抓着涼意的手,秋容問道。

    “真的……你沒聽漢斯醫生剛剛說的麼?”涼意溫柔地看着秋容,心,卻好像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他這算是善意的謊言麼?

    二十分鐘後,秋景天醒了。

    睜開眼睛,秋景天看着坐在他chuang邊的秋容還有涼意,淚水瞬間模糊了他的眼。

    “爸爸,您醒了,感覺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呢?”秋容懂事地扶着秋景天靠坐在chuang頭,並且將一個枕頭,放在了他的身後。

    “主公,感覺怎麼樣?”涼意起身,居高臨下看着秋景天,問道。

    秋景天看了看涼意,然後道:“我沒事了。”

    “爸爸,您剛剛嚇死我了,怎麼會突然胃痙攣呢?”

    秋景天苦笑,蒼老的手/輕/撫/了一下秋容的臉,眼神複雜到讓人猜不透他此刻的情緒……

    “丫頭,出去一下,我有事情跟涼意商量。”秋景天微笑,道。

    “哼,一醒來就攆人,知道了,你們聊。”秋容不悅地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臥室。

    “我現在正在嘗試漢斯醫生研製出來的新藥,名字叫做<x>,口服之後可以打破癌細胞的保護層、並且阻止癌細胞繼續擴散,同時,還會增進人體的免疫系統。”秋景天道。

    “他跟我說過,主公,我還是認爲,秋容有知道真相的權利。”涼意低頭,嚴肅地說道。

    秋景天拉了拉被子,然後,又道:“那個丫頭,我只想讓她快樂,我不想看着她流淚。”

    “可是您想過麼?以後她若是知道了,可能會更傷心……”

    “以後是以後,現在是現在,現在能多快樂一秒,爲什麼別讓她多快樂一秒呢?沒事的話,你就帶着那個小丫頭回國吧,我現在情況越來越不好了,繼續讓她留在這裏,只會讓她看出破綻,還有,回去以後,沒有我的指示,就別隨便帶她回來了……咳咳……我想在這段時間,爲她親/手準備一件神祕的禮物。算是我最後送給她的禮物。”秋景天輕咳,一張臉,越發的蒼白。

    “主公……可是……”

    “還有,上次派人襲擊你的老六,我已經把他打發了……”秋景天轉移了話題。

    “主公……”

    “咳咳,好了,我說的話就是命令,你必須無條件服/從,行了出去吧……”秋景天一改剛纔的和顏悅色,整張臉,驟然變得/緊/繃。

    涼意無奈點頭,轉身拉開了門。

    翌日,一大清早,吃過藥後的秋景天就換上了一件紅色的唐裝與一條白色的真絲褲子。

    精心裝扮後的秋景天,眉宇之間少了幾分憔悴,多了幾分神采。

    站在衣帽間裏,秋景天對着鏡子照了很久,確定自己真的不像個病人後,他才滿意地笑了笑。

    “爸爸,吃早餐咯。”秋容快步上前,緊/緊/挽着秋景天的胳膊,道。

    秋景天點頭,慈祥無比。

    “爸爸,您真帥……”秋容乖巧地靠在秋景天的肩膀,一張稚嫩的臉上,滿是純真的笑容。

    “……”秋景天笑盈盈地看了秋容一眼,然後,便牽着她的手,與她一起下了樓。

    一樓,電梯門緩緩而開……

    走出電梯,秋景天不習慣地看着空蕩蕩的客廳,道:“傭人們都哪兒去了?”

    “我給她們放了一天假,現在人都走了,意哥哥早早地就去了公司,現在這個家裏就只剩下您和我啦。”秋容猶如一隻樹袋熊一般粘着秋景天,拉着他往餐廳走。

    走進餐廳,秋景天看着一桌子賣相併不怎麼好的早餐,心裏,瞬間暖了起來。

    “你/做/的?”秋景天激動地坐了下來,看着微微焦糊的荷包蛋,還有,烤的並不怎麼好看的麪包片,道。

    “嗯,做的不怎麼好,老爸,您湊合吃啊,我目前還只會做這兩種,還是意哥哥教我的呢。學了好幾天的。”秋容乖巧地坐在了秋景天身邊,雙手捧着臉,看着他,道。

    “我的小秋容長大了……”秋景天道。

    “爸爸,我決定了,這次要在英國先住一段時間,然後再去中國。我看您最近身體不太好,我想陪陪您,怎麼樣,是不是很開心呀?”秋容猶如一個孩子一般趴在桌子上,看着正吃着麪包的秋景天,說道。

    “爸爸身體好得很,你不用擔心爸爸,在中國照顧好自己,別讓爸爸/操/心就行了……”秋景天怔了怔,然後,放下/麪包,用手帕擦/了/擦/嘴,道。

    “反正人家就是想在家多陪陪您呀。”秋容又道。

    “傻孩子,等你拍完了電影,回到了英國,你不就有很多很多時間陪爸爸了麼?既然決定了要跟涼意一起拍電影,那就好好留在中國/上表演課,爸爸還等着看我閨女的電影呢。”秋景天一改常態……

    “老爸,您這……”

    “一天到晚吵吵着要自由,現在爸爸給你自由了,你反倒開始說三道四的了,要麼你就留在這,永遠陪在爸爸身邊,放棄拍電影?”秋景天搖了搖頭,道。

    “哼……人家想往外飛的時候您不讓人家飛,現在人家想回來了,您又/逼/着人家飛,真是難懂的老爸。”說完,秋容扁了扁嘴,沉默了下來。

    第二天,秋容便在秋景天的催促下,與涼意沉醉坐上了前往中國v市的私人飛機。

    *…*…*…*…*…*

    一個月後。

    喬薇薇24歲的生日,由涼薄與歐向北一手操辦,場面比去年的還要盛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