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268 偷襲成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268 偷襲成功字體大小: A+
     

    總裁,情深不淺 268 偷/襲/成功(求月票)

    “你/先/睡/吧,我去看看歐向北那小子。”涼薄並沒有迴應喬薇薇的話,而是直接拿着手機下了chuang。

    “你們倆還真是好/基/友一輩子,你去吧,早點回來。”喬薇薇半開玩笑地叮嚀。

    “嗯,你早點睡,別想我想的睡不着,那樣的話,我會內疚的。。”涼薄伸手,撫/了/撫/她的髮絲,滿眼溺愛,語氣溫柔。

    喬薇薇淡淡一笑,隨手拿起一隻雪白的枕頭,打了一下他的月復部道:“臭/不/要/臉/的,誰想你。”

    “你……”他溫柔拿過她手中的枕頭,然後/塞/回她懷中,玩味地說着。

    “懶得理你,你慢/點開車啊。”

    “遵命,寶/貝。”他挑了挑眉,溫/熱的指尖細細描繪着她的脣,墨眸中流淌着一縷鉤/人/魂/魄/的曖/昧。

    換好衣服之後,涼薄開着車子,離開了夢園。

    歐向北家門口,炫黑的布加迪威航穩穩而停。

    幽暗的路燈,讓布加迪威航顯得格外炫目,高貴。

    暗香浮動的車廂裏,涼薄隨手將指間一根即將燃盡的香菸丟出窗外,然後,下了車。

    走到門口,看着燈火通明的別墅,他輕輕按了一下門鈴。

    按了很久,歐向北纔出來開了門。

    看着扶門而立,一身酒氣的歐向北,涼薄不悅地蹙眉:“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在家喝悶酒。”

    “嘿嘿,你聽說我的事兒了?”歐向北步履蹣跚的出了門,胳膊自然搭在涼薄的肩膀,搖搖晃晃地說道。

    濃濃的酒氣撲鼻而來,涼薄嫌棄地撥開歐向北的胳膊,向後退了一步,藉着路燈光,斜睨着他微紅的臉,道:“嗯,怕你喝死,就來看看你。”

    歐向北雖然喝的不少,但神智依舊清醒,涼薄的話,讓他心下一暖。

    打了個長長的酒嗝兒後,他痞痞一笑,道:“走吧,我們進屋說,外面涼。”

    說完,歐向北便轉身,長腿往門內跨了一大步,頭部忽而一陣暈眩,在他即將摔倒在地時,涼薄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進了門後,換了拖鞋後,涼薄便扶着歐向北走到客廳沙發前,面對面坐了下來。

    看着茶几上幾隻姿/勢/各/異的空酒瓶,涼薄交疊起修長的腿,道:“你小子,不要命了?”

    “周楚榆都要嫁給別人了,我tm要命還有什麼用,我感覺我現在就好像被丟在了漫無邊際的沙漠,真的好絕望,從我們去年冬天離婚後到現在,沒有哪一刻能比現在更絕望的了。”

    歐向北無力靠着靠背,輕聲說着,嘴角的苦笑越發深刻,一雙眸子,好似深秋的樹葉,失去了所有色彩。

    “我看她現在是鐵了心不準備再跟你在一起了,你真的將她傷的太深了……”涼薄語重心長地說着,一張臉,嚴肅無比。

    “呵呵,是,她對我,是徹底死心了。可是,我感覺的到,她對我的愛根本沒有變,從她每次看我的眼神中,我就能感覺到。”說到這裏,歐向北煩躁地長嘆了一口氣。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涼薄挑眉,問道。

    “只要她還沒跟蘇清城結婚,我就有機會。今年,是我們兩個人相識的第11個年頭,這麼久的感情了我真的不想放棄。”

    歐向北的樣子,讓涼薄一陣心酸。

    他了解歐向北現在的心情,當他以爲自己快要失去喬薇薇的時候,他又何嘗不是這樣的。

    看着歐向北,涼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來安慰。

    在這一刻,怕是任何安慰的話,都會顯得蒼白無力。

    “跟沐凡的事情,你處理的很好,就該那樣做,對待感情,就應該一心一意,腳/踏/兩/條/船/的人死的會很快,你知道麼?我現在真的好希望時光可以倒流,好希望電視上所說的穿越變成現實。”

    動了動沉重的頭部,歐向北又搖搖晃晃地拿起了茶几上的半杯洋酒,一飲而盡。

    淚水,沿着他的眼角緩緩流淌。

    想到周楚榆,他的心就會刺痛。

    想借助酒精,暫時麻/痹自己的神經,好讓自己暫時忘了周楚榆,好讓自己的心暫時好受一點,可是卻不能夠。

    別人都是越喝越迷糊,爲何他越喝越清醒。

    歐向北苦笑,伸手谷欠拿另一瓶洋酒的時候,涼薄卻在他之前,搶過了酒,並且將酒放在了腳下。

    “歐向北,借酒澆愁,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

    “呵呵……我也知道,可是,若是沒有酒精的麻/痹,我怕我會心痛到死過去。”

    時至今日,只要一想到周楚榆親眼目睹他與陳怡luo相擁的畫面時,絕望轉身離去的樣子,他就恨不得親手殺了自己。

    如果,當時他的他懂得珍惜,那麼,就不會有現在的心痛與悔恨。

    “歐向北…去睡/一/覺吧。”看着歐向北,涼薄蹙眉說道。

    “怕是今夜又要無眠,如果陪楚榆去工地的人是我,那麼爲她擋刀的就不會是蘇清城,那麼,她也不會匆忙答應跟蘇清城結婚。爲什麼我當時要在醫院裏辦公,爲什麼!”緊握的拳頭狠狠砸上自己的腿,歐向北字字句句擲地有聲。

    “別再想這些沒用的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是麼?”涼薄低聲說着,眉間的‘川’字越發深刻。

    “看來,我必須得請我老媽幫忙了,爲今之計,想阻止楚榆跟蘇清城結婚,就只能卑/鄙地用我老媽之前說的那個狗/血辦法了……”歐向北道。

    “什麼辦法?”涼薄好奇地挑眉,問道。

    “讓我老媽假裝癌症,然後,跟楚榆說,她最後的願望就是希望楚榆跟我復婚……”歐向北道。

    “祝你們成功”涼薄淡淡地說着。

    這邊,歐向北家氣氛沉/悶而壓/抑,另一邊,涼意家卻剛好相反……

    涼意公寓,客廳。

    “意哥哥,你看這個劇本上有一場戲,是男女主角親/親、抱/抱、造/小/人耶……”沙發上,秋容指着《你若安好》劇本中間一頁的內容,對身邊正專心致志看着軍事頻道的涼意,說道。

    一張小臉兒,因爲劇本上描寫的親/親戲碼,還有造人戲碼而通紅一片。

    涼意側過臉,伸手碰了碰她小巧的鼻尖,看着她微紅的臉蛋,道:“嗯,怎麼了?”

    “到時候,咱倆真的要在那麼多人面這樣那樣的麼?”秋容低着頭,小聲地說着,一張小臉,越發的紅潤可愛。

    真是個純潔的小丫頭。

    涼意尷尬一笑,手背輕蹭了一下她的頭髮,道:“嗯,是啊,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話,到時候拍那場戲的時候,你的戲份可以用替/身,然後,到時候借/位。”

    秋容聞言,頭立即猶如撥浪鼓一般搖晃,嘟着嘴,對着涼意含笑而又溫柔的眸,道:“切,我纔不!要是用了替身演員,你不就得跟別人這個那個的了麼?不要不要,這個絕對不要哇!”

    看着秋容可愛的樣子,涼意的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了一個完美的弧度。

    這個可愛的小丫頭,真是他的開心果兒。

    “你呀你,小丫頭,我看你晚上都沒怎麼吃飯,現在/餓/不/餓?”涼意體貼地問道。

    “我/餓……”秋容堅定點頭。

    “那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薯條,薯片,我還想吃漢堡,章魚小丸子,鐵板魷魚,炸串,麻辣燙,麻辣米線……”她開心地數着手指,盡情地說着自己喜歡的垃/圾食品。

    “能不能說點不那麼垃/圾的?”涼意一臉黑線。

    這個丫頭,來中/國後就有點學壞了,天天不正經吃飯,就知道吃那些垃/圾食品。

    涼意的話,瞬間澆熄了秋容對美食的幻想。

    扁了扁嘴,她悶悶地柔了柔頭髮,看着涼意,道:“那我就沒啥想/吃的了呀。”

    “啊……我想起來了,我有想/吃/的了!”秋容傻笑,純淨的目光不斷在涼意絕美的脣上流轉。

    “什麼?”涼意問道。

    “是這個……”說着,秋容便嘟着嘴,吻上了涼意的脣。

    依舊,只是簡單的四/脣/相/貼。

    少/女馨香的氣息在鼻息間蔓延,涼意忙伸手,推開了秋容,尷尬輕咳,手輕輕颳了一下她精緻的鼻樑,道:“你這小丫頭。”

    秋容眯眼微笑,一雙眼睛瞬間彎成了可愛的月牙兒。

    嘴角可愛的小梨窩兒與口中那兩顆俏皮的小虎牙兒,更讓她顯得有些孩子氣。

    “嘿嘿嘿。意哥哥,偷/襲/成功。”秋容得意地說道。

    說完,秋容又往涼意身邊湊了湊,腦袋斜靠在涼意的肩膀,撒嬌道:“意哥哥,明兒你有空不?”

    “明天一整天都會很忙,要去幾個電視臺做訪談,而且,還有一個廣告要拍。”涼意道。

    “唔……還想叫你明天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呢,正好我明天不用去上表演課。”秋容失望地說道。

    “明天剛好週六,你去找寧檬玩啊。”

    “嗯,好主意!”秋容點頭,一抹笑意在嘴角散開。

    …………

    翌日。

    咖啡。

    咖啡廳包/房裏,喬薇薇一邊攪動着面前香氣撲鼻的摩卡,一邊憑着記憶,按下了沐凡的號碼,然後,將手機湊到了耳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