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262 不再原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262 不再原諒字體大小: A+
     

    262 不再原諒

    涼薄沒有說話,只是蹙眉看着她,一雙深/邃的眸子裏,滿是爲難。

    “小涼子,你知道麼,我真的好希望時光可以回到我們的年少時光,那個時候,我們兩個人是那樣的快樂

    。”

    “……”

    涼薄依舊沉默不語,那些事,他怎會不記得。

    只是,那都過去了。

    有些東西,註定只能永遠被埋藏在時光/深/處。

    “以前,我們……”

    “沐凡,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我心中的那一篇其實早就/翻/過去了,希望,你心中的那一篇也能早點/翻/過去。”

    “小涼子,想想我們之間,真的有過好多好多的第1/次啊,我人生的第1/次全都給了你,4歲的時候,我們第1/次手牽手,14歲的時候,我們第1/次親吻,17歲的時候,我們第1/次將寶貴的chu/夜/交給了彼此,22歲的時候,我們第1/次對彼此許下了婚姻的承諾。”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沐凡的眼睛不自覺的泛起了一層笑意。

    那些記憶,是她人生中最寶貴的東西。

    如果世界上有時/光/機,她一定會買/下/它,哪怕買/下/它/需要用生命做代價,她也在所不惜。

    “沐凡,這張卡,裏面有一千萬,我想足夠你無憂地生活一輩子了,還有,f區那棟你現在住着的別墅,我也一會兒讓mandy轉到你的名下,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人就斷/掉/所有的交/集吧。”涼薄一字一句地說着,眉間的‘川’字,越來越深刻。

    此時此刻,他正在跟自己的初戀,做着最後的告別……

    聽到他的話,沐凡的眼淚立即/掉/了下來。

    拿着咖啡杯的手/猛/地一/抖,滾/燙/的咖啡濺/在她的手背。

    放下咖啡杯,顫/抖的手拿起紙巾,輕輕拭去手背上的咖啡漬,她用另一隻手狠狠抓着疼/痛不已的心臟,看着涼薄,淚如雨下。

    “呵呵,小涼子,是因爲喬薇薇,是麼?因爲她還要跟你解除婚約,所以,你纔會這樣的是麼?”

    “是,是因爲喬薇薇,這張卡的密/碼,是你的生日

    。以後,你自己一個人好好生活,我想有了這些錢,你以後,也不會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了,若是實在有困難,你就找歐向北吧,他會幫你。”說着,涼薄便慢悠悠地起身。

    扯了扯黑色的領帶,在口袋中拿出一沓/紅/鈔/票,放在桌上,他,又道:“我走了。”

    沐凡見狀,立即起身,擋在他的面前,抱/住了他。

    她的淚水浸/溼/了他的襯衫,讓他心下一疼。

    “小涼子,我求求你了,你別這麼對我好不好?我以後,一定我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每天/纏/着你了,你有空你就理我一下,沒空你就不理我,我再也不會qiang/迫你來找我了,我真的不能沒有你,我真的不能啊。”沐凡嗚咽哭泣,臉上的淡妝,因爲淚水的沖刷而變花。

    看着她在他面前哭成這樣,他的心又是一痛。

    然而,再怎麼痛,也不會比失去喬薇薇更痛。

    涼薄輕闔上眼皮,倒吸一口氣,狠咬着牙根用力推/開/了她,拿出手帕爲她拭去眼淚,道:“以後,一個人好好生活。別再來找我了。”

    而後,他便狠了狠心,將手帕放在她的手心,邁着長/腿,快步走了出去。

    今天之前,沐凡怎麼也不會想到,他竟然會爲了喬薇薇絕情到如此地步。

    她的情緒,隨着涼薄的轉身而徹底崩潰。

    拿着涼薄給她的白手帕,她無力癱坐在地,雙手抱膝失聲痛哭。

    喜歡關注各種八卦新聞的美/女店主當然知道涼薄與這個沐凡的關係,美/女店主看過涼薄與她那條新聞,新聞上說,她是涼薄的qing/人。

    看着沐凡的樣子,她不屑地冷/哼/,並沒有上前安慰。

    美女店主是一個三/觀/很/正的人,任何小/3在她看來,都是不可原諒的可/惡/生物

    沐凡一直在店裏哭了很久,直到眼淚流/盡,她才轉身,拿起涼薄給她的卡,出了門。

    “活該!薄爺真明智!”女店主對着沐凡的背影嘟/噥/道。

    出了門後,沐凡站在咖啡廳門口,擡起頭,仰望着頭上的藍天白雲,她黛眉緊蹙:“老天爺,您爲什麼當時要那樣捉弄我,若是當時沒有那些事情,我現在也不至於會如此之慘。”

    低下頭,一滴淚滴落在鞋尖。

    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悄然喔成拳頭。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奪回涼薄,一定!

    本來,那些幸福就該是屬於她的!

    哼。她一定要想想別的辦法才行了。

    早知道,她就不讓記者報她跟涼薄的新聞了,她錯了,她應該再等一段時間的。

    這一次,她又失算了。

    “喬薇薇,你這個jian女人!”沐凡咬牙切齒地說着,說起喬薇薇的名字,一雙猩/紅的眸子立即燃/燒起熊熊烈/火。

    恨,她真的好恨,恨不得撕/碎/喬薇薇的皮,yao/斷喬薇薇的筋,喝/掉/喬薇薇的血。

    如果沒有喬薇薇,就算她與涼薄錯過了五年,涼薄也不會對她這般無情。

    都是她!

    早知道,當初,她就不將孫小然推下xuan/崖了!

    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從咖啡廳離開後,涼薄又開着車子回到了喬宅,此刻喬宅門口的記者們已經被/清/理一空。

    停下車後,涼薄又按響了門鈴

    “薄爺,薇薇說了,讓你回去。”關的嚴/嚴/實/實/的大門內,周楚榆的聲音從門縫中擠/了/出來。

    “楚榆,你開門。”

    “薄爺,薇薇不讓。”

    “你告訴她,我已經跟沐凡說清楚了,你再告訴她,我現在就在這裏等她,她不出來我就一直一直等。”涼薄對着門/縫/堅定地說着。

    門內,周楚榆轉身,快步進/了/客廳,換上拖鞋後,她快步跑到喬薇薇身邊,看着喬薇薇,道:“他說已經跟沐凡說清楚了,還說就在外面等你,還會一直等到你願意見他爲止。”

    喬薇薇聞言,心下一/緊/,黛眉微蹙。

    “事情鬧大了纔去說,早幹什麼了?已經晚了,楚榆姐,陪我上樓吧,我們回我房間。”

    說着,喬薇薇就扯了扯身上坐/皺/了的白襯衫,拉着周楚榆的手,快步上了樓。

    回到房間後,喬薇薇開了一瓶紅酒,坐在沙發上,與周楚榆靜靜地品酒。

    妖嬈的液/體,在一塵不染的高腳杯中,折she/出一道一道炫目的紅。

    一口氣喝了半杯葡萄酒後,喬薇薇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下去。

    周楚榆淺/啜/了一口紅酒,爲涼薄求情,道:“薇薇,你真不下去?既然薄爺已經跟沐凡說清楚了,那麼你就原諒他吧,你看你這一鬧,他立即就做出抉擇了,這就充分證明了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他可是涼薄,他都不會跟任何人低頭。既然他已經向你低頭了,不如你就給他開門,讓他上來吧。現在雖然是chun/天,但是太陽也很/毒/的,在太陽底/下/曬/時間太長了也會/受/不/了/的。”

    “是啊,是我鬧過之後,他才決定跟沐凡撇清的,那之前呢?之前沐凡不斷纏/着他的時候,他爲什麼不?!之前我給他機會的時候,他爲什麼不?!我絕對不可能再原諒他。”說話間,喬薇薇又爲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82年的拉菲,本是芬芳而又濃郁的葡萄酒,卻讓她喝出了苦丁茶的味道

    “薇薇,你就不要再固執了。不管怎麼樣,他是……”

    “行了,楚榆姐,別再說了。”說着,喬薇薇又爲自己倒了一杯酒。

    周楚榆見狀,立即奪過了她手中的酒杯。

    因爲周楚榆的動/作/太/大,杯中的紅色液體猶如煙火一般pen/灑而出,在雪白的羊毛地毯上開出一朵一朵極爲精緻細小的梅花。

    濃郁的紅酒香味,在房間裏飄揚。

    “轟隆隆……”

    一聲悶雷,外面的天空驟然陰雲密佈。

    烏雲遮蔽了太陽,整個世界昏沉了下來,房間裏立即變得幽/暗。

    刺目的閃電透過窗戶投/she/在喬薇薇的臉,忽明忽暗中,一張素面朝天的臉,越發的憂鬱、蒼白。

    緊接着,瓢潑大雨從天而降,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了煙雨之中。

    最近,這座城市似乎格外多雨,都快趕上江南水鄉了,三天兩頭的下雨。

    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喬薇薇邁着優雅的步子,走到窗戶前,一邊搖晃着杯中紅酒,一邊淡定地看着樓下門口,那站在黑色布加迪威航前的涼薄……

    周楚榆也立即快步走到了喬薇薇身邊,看見涼薄依舊在,周楚榆立即道:“薇薇,這麼大的雨,讓他進來吧。你都不心疼麼?”

    今日保底6000字已經更新完畢。白天還會有一章3000字的加更章節,更新時間一般在下午6-7點之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