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261 時過境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261 時過境遷字體大小: A+
     

    261 時過境遷

    眼淚,再次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翻/涌而出。

    與涼薄從相識,到相知,相戀的畫面,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現。

    一幅幅溫暖鮮/yan/過的畫面,刺/痛/了喬薇薇的心。

    不到一年的時光,他們兩個人真的經歷了太多,太多。

    不久前,他們的訂婚典禮轟動全城。

    可是,現在,卻他們卻註定要各自單飛。

    喬薇薇真的覺得很累。

    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薇薇。你要給薄爺時間,我相信,他是可以處/理好這些事情的,我也相信,他……”

    “處/理?怎麼處/理?他永遠也不可能不搭/理沐凡,這一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與其以後陷/入/三/人的感情漩渦無法/逃/離,倒不如現在,瀟灑一點,果斷一點。”

    所謂,長痛不如短痛。

    “嘟嘟嘟嘟……”

    手機的震/動聲,讓周楚榆谷欠言又止。

    看了一眼茶几上跳動着‘薄爺’二字的手機屏幕,喬薇薇眸色暗沉。

    任何時候,這兩個字,都可以輕易在她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拿起手機,按下接聽,她冷漠地說道:“有事?”

    “女人,你什麼意思!”

    “解除婚約,放你海闊天空。從今天開始,你就可以好好兒地照顧你的初戀女友了,開心麼?薄爺?”喬薇薇的語氣雖然雲淡風輕,但是,那眼波中流淌的水霧,卻bao/露/了她的脆弱與難/受。

    “你現在在哪?喬氏?還是喬家?”

    “這跟你有半毛錢關係麼!”說着,喬薇薇便按下了掛斷,狠狠將手機丟在了茶几上。

    手機與茶几碰/幢/後,便gun/落/在地,屏幕猶如干/涸/經/年/的土地,裂開了一條觸目驚心的口子。

    “薇薇,你這是何必呢?何不再給薄爺一次機會。看他這次如何/處/理再說。”

    “機會,昨晚我已經給了,我讓他打電話,他不打,那就是說,我給的機會,他不想/要,不想/要,那就解除婚約,各歸各位,很簡單。”喬薇薇繼續逞強。

    周楚榆明白,她的話說有多瀟灑,她的心裏就有多痛。

    趁着喬薇薇不注意,周楚榆從口袋中取出手機,給涼薄發了個短信“薄爺,我們在喬宅,你來這邊跟她好好談談吧。

    相較於喬薇薇,周楚榆還是想給涼薄一次機會的,她想看看涼薄最後的決定。

    她不想讓自己的閨蜜因爲一/時/衝/動失去本該屬於自己的幸福。

    “嘟嘟嘟嘟……”地板上喬薇薇的手機又開始震/動。

    喬薇薇起身,拿起地板上的手機,看見是涼意的名字,立即按下了接聽。

    電話一接通,涼意粉絲們喧鬧的聲音立即灌耳而來。

    喬薇薇不耐煩地蹙眉,對着電話那邊,道:“喂,涼意。”

    “鸚鵡,現在在哪裏呢?”

    “我在我自己家呢,怎麼了?”

    “心情好點沒有,我現在在拍mv呢,等下工作結束後,我找你去?咱們一起出去散散心?”

    “不用了

    。”說着,喬薇薇就掛掉了電話。

    周楚榆看着喬薇薇,好奇地問道:“誰啊?”

    “涼意唄。”喬薇薇無所謂地聳聳肩,然後,將手機放在了茶几上,又坐了下來,百無聊賴地按着遙控器,不斷換着臺。

    幾乎每一個娛樂頻道都在報道她跟涼薄解除婚約的事情。

    這件事情,她真的是被她鬧得滿城風雨。

    “叮咚,叮咚……”

    十五分鐘後,門鈴大作。

    周楚榆看了喬薇薇一眼,忙起身,道:“我出去開門。”

    喬薇薇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來者是誰。

    她冷着臉,跟着周楚榆的步子,快速出了門。

    打開大門,周楚榆看了站在門外的涼薄一眼,然後又看了看一旁的喬薇薇,轉身,進了門。

    喬薇薇斜倚着門框,看着涼薄冷冽的臉,道:“你來幹什麼?”

    “女人,是誰允許你/單/方/面這麼做的?”他定定看着她,冷魅開口,一雙墨眸,驟然緊/斂。

    喬薇薇冷笑,下巴輕擡:“我需要得到誰的允許麼?”

    “我說過,你是我關在籠中的金絲雀。”

    “是,這話我也說話,我還說過,爲了你,我甘願親/手/斬/斷自己的翅膀,留在你爲我打造的金絲籠裏安身立命。現在我要收回這句話,因爲你不配,你不配!”四目相對時,喬薇薇依舊高貴冷豔,絲毫沒有被他的氣場嚇/到

    “喬薇薇,你給我時間,我一定解決好沐凡行嗎?再給我一次機會,嗯?”看見她態度堅決,他的語氣慢慢柔和了下來,一張極美的臉上,漸漸籠上了一層憂傷。

    對待她,他真的各種沒有辦法。

    因爲不想失去,所以,他只能選擇妥協。

    “昨/晚/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我讓你給沐凡打電話,可是當時你猶豫了,那就代表你根本就不想那麼做……既然你不想,我又何必做那個qiang/迫你的人呢?行了,什麼都別說了,就這麼着吧。”

    說着,喬薇薇就轉身,無情/關上了大門。

    關上門後,她瞬間褪去了無堅不摧的外殼,整個人一點一點滑坐在地。

    一扇門,將他們兩個人隔/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門外,涼薄看着/緊/閉的門,心裏面五味雜陳。

    不斷按着門鈴,但是,門始終不肯打開。

    無力後退到布加迪威航邊,身子斜倚着布加迪威航,他拿出手機,撥通了喬薇薇的電話。

    接電話的,卻是周楚榆:“告訴那個女人,她若是不出來,我就一直在這裏等到她出來爲止,還有,再告訴她一句話,我涼薄,絕對不會輕易放開她的手!”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薄薄的陽光打在他的身上,叫他棱角分明的臉,映襯得格外冷冽。

    電話剛掛斷,幾輛電視臺的採訪車,就快速駛了過來。

    涼薄見狀,立即咒/罵/了一聲:“shit!”

    而後,他便快速拉開車門,上了車。

    這羣蒼/蠅!

    發動車子,他很踩着油門,疾馳而去

    遠離了喬宅後,他放慢了車速,撥通了祕書mandy的電話:“mandy,給我派人把喬宅門口的記者轟走!”

    而後,他便按下了掛斷。

    “嘟嘟嘟……”電話剛剛掛斷,還沒來得及放進口袋,手機,就又開始震/動了起來。

    看見是沐凡的電話,他立即靠邊停了車。

    蹙眉,按下接聽。

    “小涼子,我看見新聞了,喬薇薇因爲我要跟你分手是麼。”

    看了一眼馬路對面的v咖啡,他道:“沐凡,到v咖啡來,我們兩個談談。”

    說着他便掛斷了電話。‘

    調轉方向,將車子開到馬路對面的v咖啡門口,他穩穩停下了車子。

    推開車門,足尖/着/地的剎那,一縷高貴,自他頭上傾/xie/而下,璀璨,而又奪目。

    將黑色的西裝外套脫下,扔進車內後,他鎖上車子,步入了咖啡廳。

    這裏的環境很不錯。

    踏/入/咖啡廳,入眼即是一片的碎花小清新。

    這個時間的咖啡廳,沒有人,看見涼薄,美/女店主立即快步上前,禮貌地指/引着他到了靠窗的一處座位,然後,將飲品單放在涼薄面前,道:“是第一少吧?我在雜誌上見過你,真人比照片上還要帥呢,我周圍很多人都……”

    “兩杯牙/買/加/藍山咖啡。”

    美/女店主聞言,立即點頭,道:“我這就去給您煮。”

    美女店主的re/情沒有得到涼薄的一絲迴應,涼薄看都沒看她就將臉轉在了一邊。

    他現在心裏很亂,實在是沒有閒情逸致去應付這些無/關/緊/要的人。

    他在整理一會兒與沐凡說的話

    昨晚,他一個人想了整整一個晚上。

    最終,他還是決定跟沐凡徹底劃清界限。

    喬薇薇是對的。

    是他之前考慮不周。

    只是,畢竟沐凡在他心中不是一點位置也沒有,畢竟,她是因爲他的媽媽纔會變成現在這樣,他做這個決定,真的是很不容易。

    在口袋中取出一張金卡,放在桌子上把/玩着,安靜等待着沐凡的出現。

    二十分鐘後,店主將兩杯牙/買/加/藍/山咖啡放在桌上時,沐凡剛好走了進來。

    今日的沐凡,一身白色的七分袖短/羣,露着兩條修/長/的/腿,披散着一頭烏黑的發,還是猶如他記憶中那般,清純,而又溫婉。

    時過境遷,滄海桑田。

    她還是當初那個/少/女,時間並沒有改變他。

    可是他卻變了,他再不是當年那個眼中只有她的少年。

    如今,在他的心中,她已經沒有喬薇薇重要。

    走到涼薄面前,沐凡優雅落座,溫婉一笑,拿起桌上的牙/買/加/藍/山/咖/啡/湊/到鼻尖,聞了一下:道:“你還記着我喜歡這種咖啡呢?我以爲你早就忘了呢。”

    涼薄不語,只是不斷把玩着金卡,劍眉緊蹙。

    看了看他手中的金卡,沐凡瞬間明白了他叫她來的意思。

    相比是要用錢打發她吧?

    她只是淺淺一笑,假裝什麼也沒看出來,拿起咖啡杯,嚐了一口杯中咖啡,道:“這個味道跟你以前給我煮的有點像。好多年沒能喝上這麼貴的咖啡了,一喝回憶全都浮現出來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