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07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076字體大小: A+
     

    076

    “一開始,我以爲我只是有點兒喜歡她,不至於動情太深,可是當我知道她中了蠱毒,可能會死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已經這麼在乎她了……向北,只要我在,我就不會讓她有事,哪怕是要我豁出性命,我都無所謂……”他單手撐着昏沉沉的腦袋,看着歐向北,傾吐着自己所有的心事。

    他一字一句說的那樣真誠,那樣深情款款……

    他的目光,那樣堅定……

    歐向北一聲嘆息,又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感嘆,英雄難過美人關的同時,也爲他們兩個人以後的路擔憂。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這麼做有可能失去她……”歐向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不會允許她從我身邊離開……絕不!”

    朦朧中,感覺到自己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鼻息間,一股濃烈的酒氣讓喬薇薇不快地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薄爺……”

    他沉默,頭深深埋在她的發間,才動了動脣,道:“女人,如果我跟別的女人結婚了,你願不願意等我三年?”

    她伸出手,摸到chuang頭的遙控器,按了一下,整個空間由暗轉明……

    突如其來的明亮讓她眯起了雙眼。

    她,乾笑,看着身上他帶着幾分憂鬱的臉,道:“怎麼,你要跟別人結婚了?”

    對上他幽深而又迷醉的眼睛,想要一探究竟,心裏一股強烈的不安感在遊走……

    她,在等待他的回答……

    “這個月30號……孫小然懷孕了……不過就算結婚也不能改變什麼,你依舊是我的qing/人,等我三年,三年後,我就離了她,給你一場盛大的婚禮……”他無奈地勾起一邊脣角,繼續緊緊抱着她,道

    “那我成了什麼?你們之間的第3者?我的媽媽曾經就是因爲第3者插足絕望到自殺的……你以爲我會去做自己最痛恨的那類人麼?既然你要結婚了,那麼我們的關係到底爲止,以後誰也別再束縛誰……”說罷,她果斷地推開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黑色真絲睡裙,下了牀,轉身要往浴室走。

    此刻的她,一雙眸子瞬間失去了所有光彩,心像是被鋒利的貓爪撓了一下……

    手腕,被他死死鉗制住,他坐在牀邊,擡頭看着她的精緻的側臉。

    凌亂的長髮披散在兩邊,遮擋住他的視線,讓他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她別過臉,眼眶,一陣痠痛。

    在他目光觸及不到的地方,她紅了眼眶。

    “別說只是我結婚,就算天塌下來,你也是我的……我說過,你是我養在金絲籠裏的金絲雀,只要我不放飛你,你就不能離開……”他抓着她手腕的手,力度又加重了一重。

    她卻麻木地感覺不到疼痛,勾了勾脣角,深吸一口氣,淚眼婆娑,依舊沒有看他,道:“你有你的抉擇,我有我的原則……要我做婚姻裏的第3者不可能……走開!”

    握住她手腕的手忽然鬆了鬆,她趁機掙脫開他的束縛,快步步入浴室,將門反鎖。

    浴室裏,靜謐無限,空氣中帶着幾分寒意、。

    她抓着自己痠痛的胸口,踩着雪白的羊毛地毯,步履沉重地往浴缸的位置走。

    一個人的空間裏,淚水,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不斷地往外涌……

    她是怎麼了,他不就是告訴她她要結婚了麼,她至於這麼大反應麼……

    她不是一直都很想離開的麼……

    走到浴缸旁,她無力地半跪下來,擰開水龍頭,往浴缸裏注入溫熱的水……

    身子一點點癱軟下來,整個人直接由半跪變成了癱坐在地

    她一手不斷拉扯着身下地毯上那長而柔的羊毛,一隻手捂着胸口,盯着水龍頭的目光鬆散的沒有焦距。

    男人的話,果然都是不可以相信的。

    前一秒說着我愛你,下一秒就告訴她‘我要結婚了’……

    要她等他三年……

    要她做這場婚姻的第3者……

    她真的做不到。

    她是那樣的痛恨第3者,她又怎能去做別人婚姻裏的第3者。

    此刻的她,猶如一朵即將枯萎的玫瑰,黯淡無光。

    浴缸的水滿溢而出,浸溼了雪白的羊毛地毯,浸溼了她身上墨黑的睡裙,溫熱粘溼感讓她回過神來。

    她起身,吸吸鼻子,告訴自己,一切都沒什麼大不了。

    褪去了身上溼噠噠的衣服,整個人關上水龍頭,整個人沒入溫水中……

    直到快要窒息,她才讓自己的頭浮出水面,靠着微涼的浴缸壁,雙手置於浴缸沿上,合上雙眸……

    一個澡,她足足洗了一個多小時,再次回到房間時,房間裏早已煙霧瀰漫。

    巨大的落地窗前,只腰間圍着一條浴巾的涼薄此刻正站在窗前靜靜抽着煙,背景是城市的紙醉金迷。

    他的背影有些頹廢,有些落寞。

    冷風透過半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吹的他髮絲微動,指間菸灰飛揚

    她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直接走進衣帽間打包自己的行李。

    打包好行李從衣帽間出來時,房間內的煙味讓她不自覺地輕咳一聲。

    他回過頭,妖冶落寞的眸子定格在她手中白色的行李箱之上。

    他再次抽了一口煙,將菸頭直接丟下了樓……

    四目交匯,她再次高傲地揚起一邊脣角,看着他:“薄爺,既然你要結婚了,我們之間就到底爲止。就讓一切迴歸原位吧……”

    說完,她深吸一口氣,故作鎮定地轉身……

    她能夠感受到身後那一道灼熱的目光。

    他大步流星上前,攔住她的去路,居高臨下看着她,嘆了一口氣,道:“就這麼想走,不是說過給我三年時間?”

    口腔中的菸酒氣傾吐在她的發頂,聲音裏帶着幾分不悅。

    她冷哼,看着他:“我喬薇薇不做第三者,你若不結婚,我就不走……”

    “婚,不可不結,你,不可不要……”他抓住她的手腕,將她的手心放在自己健碩的xiong膛,他的語氣有些霸道,態度一如既往的堅決。

    她冷笑,看着他:“呵……果然男人都是一個樣子,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都要結婚了,還要把我綁在身邊,怎麼要我做你的備胎?怎麼辦,我喬薇薇不做備胎。”說着,眸中再次染上了一層水霧。

    “我說過,等我三年……”另一隻手,輕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道。

    “ 對不起,做不到。”她掙脫開他的束縛,提着行李箱就往外走。

    他的眸子漸漸收緊,一雙冰眸變得沒有溫度,沒有焦距……

    他再次大步上前,擋在了緊閉的門前,奪過她手中的行李箱“嘭!”用力摔在一邊,命令道:“做不到也要做!”

    行李箱與牆壁碰撞,剎那間碎成兩片,一羣散落一地……

    “你給我讓開

    !讓開!”喬薇薇拼命廝打着他堅實的xiong肌,一下一下打的很用力,他卻依舊站在原地,猶如一座高山,巍峨挺立。

    他冷着臉看着她,沒有要讓的意思。

    “你都要結婚了,你還困着我幹什麼?別跟我說什麼等你三年這種鬼話,要麼現在別結婚,要麼讓我離開,我不可能等你,更不可能做你們婚姻裏的第三者!”她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聲音也越來越尖銳,淚水再次決堤而出。

    “你鬧夠了沒有?”終於,他雙手用力鉗制住她的手腕,看着她,冷着臉,道。

    一滴淚,落在在他的手腕……

    她的淚,流在他手腕,卻燙在了他心頭。

    就這麼輕易地在他心上,燙下一個不深不淺的傷疤。

    “那麼你呢?你鬧夠了沒有?到底是誰在鬧?你不是愛我麼?你不是在乎我麼?那你別結婚啊,別娶別人啊,別在我面前玩什麼奉子成婚這一套,你以前在外面惹的風留債還少麼?怎麼沒見你娶她們?”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變得有些無力,聲音沙沙的,嗓子幹疼的厲害……

    到底是誰在鬧,他都要結婚了,難道她還不能離開麼?

    如果真的愛她,他又怎會去娶別的女人……

    “女人,你別得寸進尺!”他看着她,罵也不是,吼也不是,最後雙手捧着她的臉,拇指不斷拭着她臉上的熱淚,聲音低沉沙啞,眉頭深鎖,一雙

    她狠狠撥開那放在自己臉上的雙手,冷哼着自口袋裏拿出手機,遞在他眼前,道:“好……要我留下也可以,你現在就打電話給孫小然,告訴她,這個婚你不能結!你告訴她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