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07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075字體大小: A+
     

    075

    出了門,開上炫黑的布加迪威航,涼薄狠踩着油門衝進如同銀河般璀璨的車流。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孫小然的電話,目光凌厲:“你在哪……”

    “我在家啊……”

    “在家等我……”說罷,他便掛掉了電話,不斷超着車,往孫小然家奔馳。

    另一邊。

    孫小然聽着電話裏電話掛斷的聲音,一雙清澈的眸子,染上一層笑意,勾起脣角,一臉的得意……

    薄爺,這是準備,對她負責了,是麼……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快速進了房間。

    打開巨大的衣櫃,她的手自衣櫃裏各式各樣的連衣裙上劃過,最終落在一件白色的七分袖連衣裙上。

    她快速取下裙子,套在身上,然後走到穿衣鏡前,整理了一下裙襬,還有頭髮。

    鏡中的她,看起來依舊清純無比,毫無攻擊力,像個單純的學生妹。

    “叮咚……叮咚……”門鈴聲在此刻響起。

    孫小然對着鏡子燦爛一笑,快步走出房間,穿過客廳,開了門。

    門外,涼薄冷冷看了一眼孫小然笑意嫣然的臉,然後挪開了視線,連鞋都沒換,直接大步流星地進了門,走到客廳坐了下來。

    孫小然微微一笑,對他的冷冽習以爲常。

    她快步走到客廳,坐在他的對面,看着他,目光中漾起一層期待,道:“薄爺,你是準備對我負責了麼?”她的聲音,又恢復了嬌滴滴的感覺……

    “就這麼想跟我結婚?”涼薄挑眉,嫌惡地看着她。

    孫小然淺淺一笑,道:“薄爺,你知道的,我喜歡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能夠得到你。”

    涼薄看着她這張理所當然的臉,還有這矯揉造作楚楚可憐的表情,心中只覺得一陣噁心。

    “好……孫小然,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要讓白珊破解薇薇體內的蠱毒……”他冷哼着,說道。

    “那我們先結婚……”

    “好……”不假思索,回答的乾脆利落。

    “解毒需要三顆解藥,分三年服用,結婚的當晚,我給你一顆,之後的兩顆,我分兩年給你”她相信,三年的時間足以讓她可以替代喬薇薇。

    “好……”

    聽到他說好,孫小然立即起身,湊到涼薄身邊,挽住他的胳膊,小鳥依人地依偎在他肩膀上,清純乖巧的模樣,道:“十天後,也就是這個月30號,好不好?我想要一場華麗的婚禮,要比威廉王子的婚禮還要奢華,我還要邀請一大羣記者,來見證我們之間的幸福……”

    孫小然神采飛揚地描述着。

    她孫小然,即將成爲世界第一少奶奶,光是這個頭銜,這得讓多少女人羨慕嫉妒恨啊……

    等她跟他結了婚,她一定要娛樂圈裏,那些曾經小瞧過她的男男女女倒大黴……

    光是想想,她就覺得自己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光是想想她就覺得激動無比。

    “好……這張卡里有3億,密碼是你想要什麼樣的婚禮,自己隨便辦。結婚的時候,通知我一聲就行。還有,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戴這副楚楚可憐的虛僞面具,這讓我噁心。另外,我們結婚的消息等三天後再公佈!”他黑着臉起身,黑暗冰冷的身影將孫小然籠罩住……

    一張卡,無情地打在孫小然那張楚楚可憐的面具之上。

    孫小然捏着卡,看着頭頂那張陰沉的臉,道:“嗯,薄爺,我會好好花的。”

    下了樓後,涼薄直接上了自己的布加迪威航,並沒有發動車子,而是撥通了歐向北的電話:“謎酒吧,888號包房見。”

    說罷,他便掛掉了電話,發動了車子,融入夜色。

    燈火輝煌的包房裏,瀰漫着濃烈的菸酒氣息。

    一塵不染的深紫色茶几上,兩個空酒瓶子不安分地滾動,發出“咕嚕咕嚕……”的響動。

    “喂……你叫我過來,不會就是叫我陪你喝悶酒的吧?你不是說你有辦法找到白珊的麼?怎麼?是沒找到她?”歐向北抓住正谷欠把酒杯送到嘴邊的涼薄的手腕,道。

    自沐凡之後,他還從未見過涼薄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整個人絲毫沒了平日裏的威風凜凜,頹廢又憂傷。

    喝的微醺的涼薄冷哼一聲,微紅的眸子裏閃過一絲無奈,轉頭看着歐向北,道:“哼……哥們兒,恭喜我吧,薇薇體內的蠱毒有辦法化解了,而我……這個月30號也要結婚了……。”

    “真的?太好了……這真是雙喜臨門啊,不過你跟薇薇幹嘛這麼着急啊,等下個月跟我和楚榆一起結婚多好?到時候多熱鬧啊。”歐向北的眼睛裏閃過一絲驚喜,太高了分貝,表情誇張。

    “不是薇薇……是孫小然……”他將杯中白蘭地一飲而盡,辛辣的液體沿着喉嚨一路流到了胃裏,口中,淡淡的苦澀在蔓延。

    “孫小然?不是吧?我怎麼聽得雲裏霧裏的,什麼意思?”歐向北這下可真是讓涼薄這番話給整糊塗了……

    “孫小然是白珊的女兒……懂了麼……上次我們一起喝酒,發生過一|夜|情,她懷孕了,現在她要求我負責……只要我對她負責,跟她結婚,那麼那個女人就有救了……”說完,他直接拿起面前的半瓶白蘭地,咕咚咕咚喝着,好似瓶中裝的不是酒,而是白水。

    歐向北奪過他手中的酒瓶,金色的液體飛濺出瓶口,弄髒了腳下淡紫色的地毯。

    “那薇薇知道麼?”歐向北問道。

    “你聽着這事兒你知我知,決不能讓她知道……”

    “爲什麼?”

    “你覺得依着她的性子,若是知道了,她會讓我這麼做麼?會乖乖配合麼?”說着,他又從歐向北手中奪過了酒瓶,咕咚咕咚,將瓶中酒一飲而盡。

    此刻的他,褪去了一身戾氣,一雙眸子,黯淡無光。

    “那這樣,不是就單單苦了你自己?”說着,歐向北拿起面前的就,一飲而盡。

    “只要她能活,別說只是跟孫小然結婚,就是要我把心掏出來送給孫小然,我都心甘情願……”他苦笑着,無力地靠着沙發,看着歐向北。

    “你已經這麼喜歡喬薇薇了?”喜歡到可以放下身段,放下驕傲,去跟孫小然妥協。

    他,何其驕傲,從來不會向任何人,任何事低頭,卻單單爲了喬薇薇,向孫小然低下了自己尊貴的頭,放下了所有的驕傲,甘願妥協……

    雖知道他在乎喬薇薇,但是歐向北沒想到他會在乎她到如此地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