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情深不淺 » 05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情深不淺 - 058字體大小: A+
     

    058

    “鸚鵡,你沒事吧?”涼意鬆開了喬薇薇的手,伸出左手,摸了摸右後肩膀那中了子彈的地方,淡定地看着自己血跡斑斑的左手,擡起頭,道。

    喬薇薇瞥見了那一抹豔紅,立即轉過他的身子,看着那不斷淌血的位置,道:“你是黑社會嗎?沒事老有人追殺你。”

    他轉過身,眸子一緊,動了動蒼白的脣瓣,似笑非笑:“這次恐怕要你親自來了。”左手,指了指自己受傷的位置。

    不等她回答,他便霸道地攬着她的肩膀,往樓內走去。

    身後,小區的燈齊齊亮起,點亮灰暗的世界……

    大廳裏,也早已燈火通明,溫暖如斯,兩名保安見到涼意禮貌性地朝他頷首。

    涼意的目光蜻/蜓/點/水般子自他們身上一掠而過,攬着喬薇薇進了電梯。

    背後,雪白的衣衫早已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兩名保安錯愕地面面相覷……

    ……

    跟隨着涼意的腳步進了門,燈光將眼前的昏暗空間點亮的剎那,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灰白色系的世界。

    屋內的溫度,剛剛好。

    與夢園的華麗裝修不同,這裏的一切都是簡潔至極的,甚至沒有任何彩色的東西。

    喬薇薇換上拖鞋,攙扶着涼意走到灰色的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頭頂,簡潔的白色圓形小吊燈將他的面色映襯的越發蒼白。

    他在彎下身子,將茶几下的醫藥箱拿到了沙發上,道:“你來。”

    “要不找個醫生?”喬薇薇親眼目睹過他當時取子彈的樣子,想想就可怕,她真心下不了手。

    “不,鸚鵡,我要你親自來……我要你親自爲我取子彈,縫合傷口。”他沾着血的雙手握住她的手。

    他手心的溫度有一些涼,目光卻有些灼熱。

    “好了,知道了。”被他看的有些不習慣,喬薇薇打開急救箱。

    他滿意地勾了勾脣,轉過身子,褪去帶着血的白色打底衫,露出了線條完美、傷痕累累的後背。

    鼻息間,盡是他身上的血腥味。

    喬薇薇看着血肉模糊的傷口裏,那半露的彈頭,深吸一口氣,用酒精將鋒利的小刀消了毒,然後學着他的樣子,狠咬着下脣切開傷口……

    他的脖子處,早已青筋暴起,卻始終一聲不吭。

    子彈被取出後,她又硬着頭皮爲他縫合。

    每一次的拉線,她都覺得像是在拉着自己的皮肉一般,毛孩悚然,粘着紗布的額頭上,細碎的汗珠不斷往外沁着……

    他雙手握拳,牙齒狠咬着內脣,不曾喊痛。

    包紮好傷口後,喬薇薇這才鬆了一口氣,將手上的工具往對面白色的茶几上一扔,整個人癱坐在沙發上氣喘吁吁,看着那縫的歪七扭八的傷口,道:“非要讓我親自來,你是爲了整我麼?”

    “在我身上留下屬於你自己的專屬烙印,這是你的榮幸,多少人想要這機會還沒有呢,在這等着……我去換件衣服。”他起身,摟着那讓人流鼻血的六塊腹肌,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用力捏了捏她的鼻子,勾起那蒼白的脣角,似笑非笑。

    說罷,他便轉身離去,進了房間。

    她吃痛,揉了揉微紅的鼻尖,倒沒說話。

    喬薇薇將他的休閒服脫下,放在一邊,然後將茶几上的工具用酒精擦拭過後放進急救箱。

    將急救箱放回原位後,她又將他地上帶着血的衣服還有棉花球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後,打開電視機,百無聊賴地換着臺。

    很快的,換好衣服的涼意便走了出來。

    一身白襯衫,搭配咖啡色筒褲,他的臉色比剛剛要好了許多,脣卻依舊有些蒼白,眼睛裏帶着幾分笑意,走向喬薇薇,道:“鸚鵡,我們去吃飯。”

    “你還是別出去了,免得遇上仇家什麼的。”想到剛剛的情形,喬薇薇就覺得膽戰心驚。

    如果當時涼意沒有看見那個人,那麼……很有可能他就會死在自己面前。

    “你放心,就他們那點本事,還殺不死我。”他雲淡風輕地說着,好似在訴說別人的事一般。

    “放心,在他們殺死我之前,我會先下手爲強。”狹長的眸子一眯,一股殺氣在周身四散開來……

    看着她,喬薇薇不由地心底一冷,道:“你不會是黑//社//會吧?”眸中,帶着幾分探尋。

    “時黑時白……走吧,我們去吃飯。”

    他轉身,邁着修長的雙腿往門口走,喬薇薇緊隨其後……

    ……

    飯後,涼意將喬薇薇送到了涼薄的公寓樓下。

    昏暗的路燈下,黑色的卡宴低調地停了下來……

    幽暗又安靜的車廂裏,喬薇薇扭頭,看着涼意,道:“今天很謝謝你。”

    涼意勾了勾脣角,扭頭,左手握着方向盤“真想謝謝我,就親我一下如何?”

    “涼意!我是薄爺的人。”她蹙了蹙眉,提醒着。

    他的眸,閃過一絲落寞,笑容僵在嘴角,看着她,道:“或許有一天,你也會成爲意爺的人。”

    “……”喬薇薇沉默着迴應他,然後推開車門,下了車,頭也不回地進了燈火通明的大樓。

    樓上,一襲黑衣的涼薄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看着腳下的一切,一雙眸,深不可測……

    喬薇薇的身影消失在視線內後,涼意褪去了臉上所有的笑意,摸着自己被打傷的地方,狹長的眸裏流轉着濃重的殺氣。

    “嘟嘟嘟……”口袋裏,手機不斷地震動,涼意冷着臉,眉間緊蹙,接起了電話。

    “意爺,一切已準備妥當,三爺已經進了別墅,是否現在引燃地下通道的炸//彈……”

    “嗯,沉醉,你動手吧……”狹長的眸子一緊,冷如地獄使者。

    他一聲令下,電話另一頭,隨着“嘭……”一聲巨響,剎那間天地混沌,水藍色的別墅剎那間淪爲廢墟,飛濺的泥土、石子遮蔽了陽光,整個世界儼如末日,一棟華麗的別墅,瞬間被夷爲平地……

    聽着電話那頭的巨響,涼意再次勾起脣角,掛掉了電話,冷哼道:“三爺……原想着讓你多活些日子的……”誰料你自己找死……

    既然他那麼按捺不住,那麼他涼意就只有先下手爲強了哼……

    然後,發動車子,將車掉了個頭,融入夜色……

    ……

    喬薇薇推開臥室的門時,涼薄正靜靜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腳下的夜景,指尖的香菸,煙霧繚繞,一身君臨天下的氣息。

    光可鑑人的玻璃,映出他完美無瑕的身段與容顏。

    冰涼的秋風透過半開的窗戶擠進了屋內,被拉在兩邊的雪白窗簾隨風起伏,柔美多姿。

    “站在這幹嘛?”喬薇薇走到他身邊,雙手交疊胸前,看着窗外的霓虹交錯,燈紅酒綠,道。

    他默然,將手中的香菸丟到樓下……

    繚繞的香菸划着絢麗的弧線飛速落地,如流星劃過天際。

    帶着慍色的臉,因爲看見她粘着紗布的額頭而微微變了變,溫熱修長的手指隔着紗布輕撫她的傷口,道:“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下午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

    在電話裏,聽到撞擊聲,還有她的尖叫聲,他緊張地開着車,跑遍了所有公寓能通往喬氏的路。

    甚至親自跑到警局,讓人家給自己調下午所有的車禍資料。

    還讓警察陪自己看完了公寓通向喬氏所有路段的監控錄像,在錄像裏看見他被涼意帶走,他纔不再繼續發瘋。

    他,一直在這裏,等她等到了現在……

    “下午追尾了,然後涼意帶我去醫院,手機就落在車裏了。”她解釋道。

    “他倒也真會英雄救美。”他鬆開她,走向雪白的大牀,打開電視,不痛不癢地說着。

    “什麼態度。”喬薇薇白了他一眼,徑自走進浴室。

    洗過澡後,喬薇薇吹乾了頭髮,着一身長度包臀的真絲睡裙,回到房間。

    此刻房間裏只開了一盞並不明亮的牀頭燈,整個世界昏黃幽暗。

    涼薄正靠着枕頭坐在牀上,用那賓利限量版筆記本電腦看着股票,幽藍的光線投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臉。

    喬薇薇上了g,擠進被子裏,扭頭看着專心致志的他,道:“薄爺,你媽今天過來了。”

    “然後呢?”他扭頭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專注於自己的股票。

    “然後,她叫我離開你……叫我別再纏着你。”

    他劍眉一挑,扭頭看着她,神色凝重,薄脣動了動,道:“你怎麼說?”

    他的目光中帶着幾分探尋,像是要將她看穿一般。

    “然後我說她,在跟我說那話之前應該配上一大摞鈔票啊,不然不符合狗血言情劇的套路啊。”她拿過他腿上的電腦,關掉他所看的頁面,一邊瀏覽着娛樂新聞,一邊說着。

    他的神色變了變,眸中的笑意揮散不去,把玩着她的髮絲,道:“這個回答有點意思。”

    也就只有他的薇薇,纔會想到這樣的回答吧……

    “……”

    喬薇薇默然,看着那條頭條新聞——孫小然坦言,理想型乃世界第一少“涼薄”

    她的臉忽然冷了下來,眉心蹙起一個清晰的“川”字。卻直接將新聞一眼帶過,繼續瀏覽下一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