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修羅血龍傳 » 第二章 返回家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修羅血龍傳 - 第二章 返回家族字體大小: A+
     

    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吃了一頓飯,飯後,蕭羿帆走進自己的屋子,開始修煉,由於這次的洪門事件,使蕭羿帆的冥神之力達到五階巔峯的樣子,所以他要趁現在的時間,爭取突破五階,到達六階。到時,冥神之力打不過,就用修羅之力,反正蕭家沒簽追殺令。

    蕭羿帆坐在屋子裏,腦子裏不禁想起了那個白衣倩影,而後睜開眼,並沒有去找她,畢竟,蕭羿帆已經結婚了,在那個島上,那個小村莊裏,雖然只有十一個人參加了他們的婚禮,但是,他們不在乎。蕭羿帆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再突破了,乾脆就在腦海裏練習招式。

    “咳咳。”咳嗽聲突兀的響起,蕭羿帆睜開眼睛:“你終於肯出來了。”金龍笑了笑:“你這不是剛突破嗎?”蕭羿帆擺擺手:“算了,你有事?”金龍點點頭:“幫你突破。”蕭羿帆點點頭:“那來吧!”“嗯!”金龍點頭,這一次不是蕭羿帆去摸金龍,而是金龍直接撞進蕭羿帆的身體裏。

    東北大連,一間別墅裏

    袁若蘭站在一箇中年男子面前,低着頭,中年男子正是袁家的現任家主,袁鴻。袁鴻緊鎖着眉頭,陰沉着臉。“啪”身旁的一位老者捏碎了手中的茶杯,怒聲道:“你,你已有婚約,還出去廝混。”袁若蘭擡起頭:“我不會嫁給你孫子的,你死心吧!”

    老者猛地站起來:“氣死老夫了,還反了你了。”袁若蘭不閃不避的直視老者:“就憑你?”“你”老者終於忍不住了,一掌拍出,袁鴻再想救,已經晚了。袁若蘭眼裏閃過一絲不屑,伸出玉手,向老者抓去,老者拍出的真氣,打在袁若蘭手上“啪啪”作響,去不能傷害絲毫。

    玉手扣在老者的喉嚨上,一用力,將老者提了起來:“袁飛,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說不嫁就不嫁,再*我,我會殺了你的。”老者點點頭,袁若蘭皓腕一抖,將老者甩在椅子上,而後又低下頭。

    袁鴻問道:“大長老,你沒事吧?”袁飛搖搖頭:“六階武聖。”“什麼?”袁鴻終於變色了,袁若蘭又道:“你的廢物孫子有什麼好,至少我丈夫也是六階。”“什麼?丈夫?”袁鴻快暴走了。袁若蘭點點頭:“我在三年前就答應嫁給他了。”她並沒有說嫁給蕭羿帆,是怕真的把袁鴻氣死。袁飛道:“那,反悔行不行,就算對方是六階強者,也會看在家族的面子上,不追究的吧!”

    袁若蘭冷笑:“咱們家,人家根本就看不起。”袁鴻此時道:“爲何?”袁若蘭道:“咱們家有神級的強者嗎?”“這”一羣人無語了,袁家最強的是一位兩百年前的老祖,纔到金仙,距離神級,還遠的呢!袁若蘭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人家有七個神級的師父,還有一個亞聖的兄弟呢!”

    衆人倒吸一口涼氣,袁鴻的身子前探:“蘭兒,是他說的還是你見的?”袁若蘭撇撇嘴:“當然是見得,七個神分別是修羅、祝融重黎、后土、蚩尤、刑天、龍羽華、還有鴻鈞老祖。”衆人身子一顫,尤其是大長老,冷汗都滲出來了。袁鴻咽口吐沫:“那,亞聖呢?”袁若蘭道:“孔宣。哦!孔宣還是我哥哥呢!”大長老直接坐地上了。

    兩天後,蕭羿帆一家在蕭卿的帶領下,爬上了東嶽泰山。其實,東嶽的神殿下,就是蕭家的地方,這就彰顯了蕭家和東嶽天帝的關係是很好的。蕭羿帆不知道那次去時空山洞是不是真的歷史,但他還是戴上了面具。到結界入口處時,蕭卿回頭道:“這次是比試,不能下狠手。”蕭羿帆搖搖頭:“好吧!我答應你,沒有人挑釁的話,我不會下狠手。”

    “唉!”蕭卿也知道自己勸不了蕭羿帆,搖搖頭走了進去。普通的族人倒是沒有表示什麼,但族中有些地位的人就不一樣了,紛紛露出輕視的表情。蕭卿面露苦笑,他真怕蕭羿帆一個忍不住在這大開殺戒。第一天,走了一些祖上留下來的形式,然後安排衆人休息了,但是卻在貧民的房子裏。

    蕭羿帆皺皺眉:“真是狗眼看人低。”蕭卿搖搖頭:“都一樣,咱們算好的,以前歸族的人,連住的地方都不給。”蕭羿帆搖搖頭,開始了修煉。

    第二天,就是成人儀式,蕭羿帆的年齡剛好夠,蕭家的成人儀式與別人的不一樣,他們是先挑戰,在測試功力,而且還要邀請與家族交好的家族參加,袁家也不例外。根據冥神的旨意,蕭家只與沒有籤追殺令的家族交好。請的人有東嶽天帝,龍家家主和長老,歐陽家的家主和家主的女兒,袁家家主還有家主的女兒,李家的家主和繼承人。

    蕭羿帆站在比賽臺下,一擡頭,好多熟人,有李天宇,袁若蘭,黃飛虎最後他竟然看見了六師父龍羽華。

    主持人上臺,說了一大堆話,大概一個小時後,主持人道:“今人,我蕭家有人歸族,特請各位做個見證。”說着,他拍拍手:“有請挑戰者,蕭羿帆,他將挑戰全族所有想跟他比試的人。成功的話,再按等級劃分身份。”

    蕭羿帆走上臺,一身白衣,臉上帶着金色面具,雙手負於身後。主持人又道:“其他族的人也可以挑戰。”說着,他退下臺。袁若蘭一見,忙拉了拉袁鴻,指着蕭羿帆道:“那就是我丈夫了。”袁鴻一聽,開始細細的打量蕭羿帆。

    李天宇想了想:“我可不可以挑戰?”那主持人道:“當然可以。”蕭羿帆轉過頭,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心說你小子瞎摻和什麼,看我一會兒揍死你丫的。李天宇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於是道:“還是貴族先來吧。”這時,黃飛虎轉過頭,正好看見那個白衣勝雪的男子,騰的站了起來,把蕭家大長老嚇了一跳。

    蕭羿帆也注意到黃飛虎,做了一個西周時期,同朝爲官的見面禮儀。黃飛虎苦笑,慢慢坐下,然後閉上了眼睛,他可不想看見蕭羿帆虐人的樣子。第一個上場的是一個長相清純的少女,少女忽閃着大眼睛,甜甜一笑:“哥哥,手下留情哦!”蕭羿帆剛想對少女笑一笑,卻聽見一聲咳嗽,擡起頭,袁若蘭正舉着小拳頭看着自己。

    苦笑一聲:“你叫什麼名字?”“我叫蕭清清。”蕭羿帆點點頭:“出手吧!”蕭清清點點頭:“看招!”小手向蕭羿帆拍去,蕭羿帆連忙閃開:“怎麼算輸?”主持人道:“認輸,或者掉在臺下。”蕭羿帆一聽,笑了笑。伸出左手,對着蕭清清,發出狂猛的吸力,蕭清清不由自主的向前竄去。蕭羿帆一翻手,一股龐大而又不失溫柔的大力涌出,直接把蕭清清送了下去。

    蕭清清眼睛紅了,哽咽的道:“我輸了。”接下來,蕭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紛紛上臺,但蕭羿帆已經不會再那麼溫柔了,全把他們扔了下去。其中一個是唯一一個擋了蕭羿帆三招的人。那人叫蕭羿風,是蕭羿帆的表哥,他的母親是蕭羿帆的姑姑。

    蕭羿帆伸手把他拉起來:“你沒事吧!”蕭羿風笑了笑:“沒事,就是屁股疼。”蕭羿帆哈哈一笑:“對不起了。”說着要給他治療,蕭羿風急忙拉住:“你留着戰鬥吧,我沒事。”蕭羿帆也不廢話,點點頭。蕭羿風也笑了笑:“祝你成功。”又小聲道:“一會兒,宇田會來看你,並且做一些比較那個的動作,你別介意。”

    蕭羿帆看了他一眼:“我要忍不住呢?”“哦?”蕭羿風挑眉:“那更好。”蕭羿帆揉揉腦袋:“然後呢?你要殘廢還是死人?”蕭羿風冷笑:“他意圖*宇田,要不是我及時,恐怕......你明白了吧!”蕭羿帆的脣角挑起,眼中充滿了殺意:“我明白了,放心吧!”蕭羿風點點頭:“好小子,我媽果然沒說錯。”

    蕭羿帆點點頭,開始爲他療傷,蕭羿風剛要說話,蕭羿帆道:“裝一下,我一會兒讓他死。”蕭羿風沒辦法,只能任由他療傷。

    果然,蕭宇田走了上來,穿着低胸裝,超短裙,白色的長靴,秀美的長髮散披在肩上。蕭羿帆嘴角一抽,無語了,蕭羿帆也沒想到,蕭宇田會來玩誘惑。

    三年了,蕭羿帆已經比蕭宇田高了,蕭宇田走到蕭羿帆的面前,低着頭,像一個嬌羞的小女孩兒一般,“呃......”蕭羿帆剛纔不小心,看見蕭宇田的衣服裏的兩團白肉。蕭宇田擡起頭,也發現了,伸手打了他一下:“討厭。”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蕭宇田拿出一條潔白的手絹,非常小心的爲蕭羿帆擦着汗,蕭羿帆看了看遠處的蕭羿風,這傢伙倒好,和自己的母親演戲,讓自己學。蕭羿帆暗歎一聲,伸手抓住蕭宇田的小手,然後學蕭羿風的樣子放在自己的胸口處,蕭宇田的臉更紅了。

    儼然間,一股殺氣暴起,蕭羿帆一笑,輕輕擁住蕭宇田的細腰,和她擁抱在一起,低聲道:“姐,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樣的女子?”蕭宇田哼了一聲:“你的電腦,手機裏全是,你說我怎麼知道的?”蕭羿帆尷尬一笑,然後放開蕭宇田,在她額頭,吻了一下。

    然後蕭宇田轉身離去,方向是袁若蘭。“啊!我要殺了你。”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蕭羿帆轉過身:“你還有臉站出來?強老子的女人,找死啊!”那個少年:“憑什麼說是你的?”蕭羿帆哈哈大笑:“要不是老子出去三年,孩子都有三歲了,只是我臨走把孩子拿了,懂嗎?”少年的臉一下變得慘白,大吼一聲,抽出一把劍,狠狠扎向蕭羿帆,蕭羿帆裝作很慌張,然後被長劍扎入胸口,蕭羿帆微微皺眉,然後白衣炸碎,身後彈出十數根觸手,瞬間把少年給弄死了。

    大長老默默地點點頭,站起來:“好了,比賽結束,蕭羿帆你贏了,可以歸族,你的實力是多少?”蕭羿帆身子抖了抖,又站了起來,旁邊一人趕緊拿來一個測試石,蕭羿帆緩緩的輸送真氣,然後測試石炸了。

    大長老張張嘴,最後道:“蕭羿帆,六階武聖。蕭家名譽長老。”說完,大長老轉身離去,蕭羿帆自然也裝作重傷,而後“昏”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