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修羅血龍傳 » 第四章 皇宮異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修羅血龍傳 - 第四章 皇宮異象字體大小: A+
     

    蕭羿帆向臺上走去,邊走邊打量臺上的九人,無一不是膀大腰圓的壯漢,帶路的人小聲道:“龍先生,現在放棄還是可以的。”蕭羿帆擺擺手:“沒事,我一定會贏。”那人道:“那我在那邊等你。”蕭羿帆點點頭,摸了摸蕭麟的頭:“麟兒,怕嗎?”蕭麟搖搖小腦袋,低吼一聲,蕭羿帆笑了笑,但沒人知道,因爲他戴着面具。

    蕭羿帆慢慢走上臺,一個壯漢嘲笑道:“不會是嚇得走不動了吧?啊?哈哈哈哈......”蕭羿帆看也沒看他,嗤笑一聲,不再理會。

    “當”

    在觀衆席中,一個貌似主持人的人拿着一個類似於麥克風的東西,大聲道:“比賽開始。”

    蕭羿帆身旁的壯漢大吼一聲,這一吼,把蕭羿帆嚇了一跳,轉過頭,眉頭輕皺:“瞎吼叫什麼?”身形一閃,人已出現在壯漢對面,毫不停留,飛起一腳踢向壯漢的腦袋。壯漢一驚,伸手抓向蕭羿帆的腳踝。蕭羿帆冷笑,一道劍氣從腳上發出,壯漢躲閃不了,眼睜睜的看着劍氣打了過來。

    蕭麟一聲低吼,蕭羿帆猛地蹲下身子,同時一甩手,觸手從袖子中飛出,將眼前的無頭屍體打到臺下。身子一震,上衣瞬間炸碎,背後的觸手開始飛射,沾着就死,待蕭羿帆站直身體後,場上的另外九人,全部死亡,蕭羿帆轉過頭看向主持人,主持人一驚,急忙站起來,大聲道:“這一場,龍勝。”

    並不是他膽小,而是蕭羿帆樣子太可怕。帶着黃金色的面具,面具並不像金子那樣顏色發暗,反而閃閃發光,這就是那時純銀的作用。夢見上帶着點點血跡,還有點腦漿,那是剛纔那名壯漢腦袋被轟爆的時候濺上的。背後的觸手在空中舞動,樣子煞是嚇人。

    蕭羿帆聽後,將觸手收了起來,對着剛纔領路的人招招手,然後向休息室走去,那人急忙站起來,快步向休息室走去。

    蕭羿帆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個人:“給我找一盆水來。”那人一愣,馬上走了出去。

    走至角落後,從懷裏掏出一隻白鴿,摸摸鴿子的羽毛,然後放飛了鴿子。蕭羿帆冷笑一下,才把神識從那人身上撤走。

    不一會兒,那人回來了,手裏端了一盆水,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然後看着蕭羿帆:“龍,龍先生,水打回來了。”蕭羿帆看也沒看他:“你出去吧!”那人張張嘴:“今天已經沒有比賽了。”蕭羿帆點點頭:“皇宮怎麼走?”

    修羅帝國,敗天城皇宮老者接過白鴿,攤開綁在鴿子腿上的紙,只見上面寫道:嗜血,嗜殺,重義。老者將紙放在火盆裏,嘆了口氣:“來人,去請那位龍兄弟來。”一個太監模樣的人,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修羅帝國,帝都廣場一身青衣的蕭羿帆站在這裏。這裏是修羅帝國,自然供奉的是修羅,一座高達十米的修羅雕像佇立在這裏。蕭羿帆看了好久,纔對雕像抱抱拳,自語道:“修羅,你告訴我,該怎樣打敗心魔,好不好?”說着低下了頭。

    “吼......”蕭麟低吼一聲,蕭羿帆急忙擡起頭,卻見修羅的雕像開始動了,從雕像的雙眼出射出兩道紅光,直達天邊。蕭羿帆順着紅光望去,那個方向是......是皇宮。

    天空的雲開始凝聚,漸漸形成了幾個字,蕭羿帆認識,那是簡體漢字,而這個國家卻用的是甲骨文,雖然是寫在紙上的。蕭羿帆擡起頭,小聲的道:“炎龍魔刀,克萬魂;蛇神古柏,誅修羅。”蕭羿帆又看向皇宮:“麟兒,你說這次是蛇神古柏,還是炎龍魔刀。”蕭麟低吼兩聲,蕭羿帆點點頭:“是炎龍魔刀吧!”

    這時,一個士兵走過來:“是龍先生嗎?”蕭羿帆轉過身:“帶路吧!”士兵一愣,馬上點頭。蕭羿帆摸摸蕭麟的頭:“麟兒,我們去皇宮吧!”蕭麟聽後,連連點頭,臉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低吼幾聲,蕭羿帆笑了笑:“好。”蕭麟聽了更是高興。

    一炷香後,蕭羿帆站在皇宮門口,看着金磚碧瓦的皇宮,忍不住讚歎一聲,聳聳肩:“麟兒,你去吧!”蕭麟一聽,精神一振,剛要飛起,蕭羿帆有點:“你小心點兒,另外,別忘了我的那份。”蕭麟一聽,無奈的點點頭,臉上露出鄙夷的表情,蕭羿帆立刻彈了它一個爆慄:“你還不是一樣。”蕭麟伸出小蹄子,摸摸被彈的額頭,一呲牙,飛快向一個方向急掠而去,而那個地方,正是......御膳房。

    這時,一個太監樣的老頭走了出來,恭聲道:“龍先生,請跟我來。”蕭羿帆點點頭,摸了摸面上沉甸甸的面具,擡腳向裏面走去。老太監走在前面,轉過頭,無意地問道:“龍先生是哪的人啊?”蕭羿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黑石村。”老太監點點頭,不再說話。

    走到走到一座大殿前,老太監道:“龍先生稍後,待小人去通報。”蕭羿帆點點頭,開始四處打量,正好看見有人在比武,便情不自禁的走了過去。

    比武的是兩個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都五六歲的樣子,男孩長的俊朗異常,女孩也是可愛無比。男孩手持一雙黃金鐗,女孩手拿一柄細劍,兩人上下騰挪,鬥得不亦樂乎,只是這時,女孩的腳崴了一下,男孩見狀,右手金鐗直劈,蕭羿帆忍不住叫道:“細劍斜切,削鐗一寸,腳踏北斗。”

    女孩一聽,也不管對不對,趕忙用劍削向金鐗,只聽“當”的一聲,金鐗硬硬的被打飛,女孩見有用,腳下連忙疾行七步,*近到男孩面前,一愣之後,連忙把劍架在男孩脖子上,甜甜一笑:“你輸了!”

    男孩低下頭,剛要說話,卻聽一個粗獷的聲音道:“這局不算。”蕭羿帆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兩人,一個高大,一個矮小。矮小之人道:“爲何不算?你的弟子贏就行,我們家小公主贏就不行,這是什麼道理?”高大之人哼了一聲:“那是他人指點,勝之不武。”

    蕭羿帆笑了笑:“勝就是勝,如果你的弟子手中的金鐗毫無破綻的話,我的話一樣沒有用,不是嗎?”那漢子一愣,大喊道:“你到來教訓我來了,倒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斤兩。”肩膀晃動,一把大砍刀出現在手中,揮着向蕭羿帆衝來。

    蕭羿帆轉過頭,對着女孩點點頭,而後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黑色的瞳孔已經變成了金色。他嘿嘿一笑:“你,還真是全身漏洞啊!”腳踩鬼影步,迎着壯漢衝了過去,右手高舉過頭,光芒一閃,烈焰龍刀憑空出現,烈焰龍刀斜劈而下,壯漢舉刀相抗,蕭羿帆冷笑,神識注入烈焰龍刀:“無極,借點火。”無極點點頭,蕭羿帆神識退出。

    手腕一抖,火焰涌出,正好雙刀想接觸,砍刀一下停住了,長刀也停下了。壯漢感覺自己的刀似乎掉到了火堆裏,刀柄處滾燙無比,刀都抓不住了。蕭羿帆笑了,連眼裏都是笑意,左手伸出食指,對壯漢晃了晃,在他肋下點了一下。壯漢大叫了一聲,倒飛出去。背後響起了一聲叫好聲,蕭羿帆回過頭:“你來了。”

    背後正是那位老人,老人點點頭:“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頓了一下“老夫叫唐風,是修羅帝國的君主。”蕭羿帆點點頭,一抱拳:“在下蕭羿帆。”旁邊的女孩扶起蕭羿帆,才叫道:“爺爺好。”男孩也上前恭聲道:“爺爺。”唐風點點頭:“向蕭教師問好。”

    蕭羿帆瞪大眼睛:“不是,我多會答應你了。”唐風笑眯眯的道:“剛纔。”又說道:“你以後就是全皇宮的教師,包括我。”“我擦。”蕭羿帆忍不住罵了一句。女孩走過來,抱住他的胳膊:“唐嫣然拜見師父。”男孩也走過來,跪在他面前:“師父,徒兒唐浩然,有禮了。”蕭羿帆苦笑一聲:“老頭兒,奸計得逞了?”唐風點點頭:“以後還要多靠你呀!”

    蕭羿帆點點頭,走過去,順便把唐浩然扶了起來,站在唐風面前:“異寶歸我。”唐風一聽,哈哈大笑:“幫我皇族,如何?”蕭羿帆點點頭:“那是當然,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唐風撫掌叫好,一把抓住他的手:“異寶歸你,皇室的書籍隨你翻閱,而你,助我成仙,如何?”蕭羿帆看着他的眼睛,過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道:“好,別人我不會主動去管,但,他倆例外。”說着指了指唐浩然和唐嫣然。

    唐風點點頭:“隨你便,你的地位從今天起,只在我一人之下。”蕭羿帆搖搖頭:“我不要,你不用這樣,答應你的,我必會做到。但一年之後我要離開。”唐風面色一凝:“去哪?”“修羅神殿。”唐風楞了一下,繼而道:“房間已準備好,你去休息吧!”蕭羿帆“嗯”了一聲,轉身離去,風中傳來他的低語:“謝了,到時,我一定助你。”

    唐風剛要說話,卻見蕭羿帆已然走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