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修羅血龍傳 » 楔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修羅血龍傳 - 楔子字體大小: A+
     

    “殺......”“殺......”“殺......”兩軍對壘,喊聲不斷。兩方軍隊各不相同。一隊身着鎧甲,多是騎兵;另一隊身着獸皮,裝備也差了很多。鎧甲軍後方的轅門內,站着兩個人,一人道袍鶴氅,羽扇綸巾,另一人身披金甲,右手牽着一頭火麒麟。金甲男子扭過頭:“老李,今天我有點心慌。”道袍男子道:“那就撤吧,沒必要拼了。”金甲男子沒有說話,而是緊了緊手中的繮繩,然後嘆了口氣:“來人,傳本王命令,全軍後撤。”傳令兵一愣,但馬上去傳令了。這時,一個黑漢子跑了過來:“王爺,爲何要撤?”金甲男子看了他一眼:“本王心慌,無心與其戰鬥,故撤之。”頓了一下:“蚩尤,本王素知你勇猛,但並不代表無敵,撤吧!”蚩尤張張嘴,然後退走。

    “大哥,我們真要撤嗎?”一個青色漢子說道。蚩尤緊了緊纏在手上的戰刀:“當然不,對方人那麼少,咱們兄弟去,正好立一大功,你們說呢?”對面八十一個人面無表情的擦着手裏的鋼刀。蚩尤是個急性子,說幹就幹。於是八十二人悄悄脫離隊伍,向敵人大營行去。

    金甲男子騎着火麒麟行在最前面,忽然從後面奔過來一匹龍虎獸,上面坐着一個胖子,胖子停住:“大哥,蚩尤私自脫離大軍去打炎帝了。二哥說不用,但我覺得不好,就來找你了。”金甲男子一驚:“老三,你帶大軍先走,我去救他們。”扭過頭喊道:“血影龍騎,跟本王去救人。”這時,道袍男子行了過來:“大哥,你若去,必死;若不去,可保你性命無憂。”金甲男子看着他的眼睛:“當初從九黎族將那八十二個人帶出來,就有義務把他們再送回去。”頓了一下“老二,你知道我的性格,何必再勸。”說完撥動繮繩,帶着一隊人離去。

    這一隊人皆身披銀甲,揹着強弩,*騎着白澤。白澤左側掛着弩箭,右側掛着各種各樣的刀。道袍男子望着絕塵而去的衆人,重重的嘆了口氣。找到心腹交代了幾句,便拔劍自刎了。胖子大叫一聲昏倒在龍虎獸身上。

    蚩尤領着八十一兄弟潛到敵營附近,看着敵營門前不時有敵人騎兵巡邏,但馬上就發現了一個漏洞。蚩尤一笑,低聲道:“兄弟們,現繞過騎兵,然後從那處牆上進入。”八十一人齊齊點頭,待這一隊騎兵過去,八十二個人齊至牆下,腳步一蹬,翻入敵營。誰也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的土坡上,一個身着貴族服飾的人輕輕一笑:“計劃開始。”八十二人衝進中軍帳中,皆是一愣,裏面一個人都沒有,蚩尤馬上喊道:“中計了,快撤。”不用他說,八十一人已經開始往外衝了。八十二人衝到轅門處,只見一個紅衣紅面的魁梧漢子手持長刀站在那裏。蚩尤橫刀:“旱魁,這跟你沒關係,讓開。”旱魁搖搖頭:“蚩尤,認命吧!父親已經和炎帝聯合了,你們是不可能勝的。”蚩尤臉色一沉:“風間炎月,你要殺我?”旱魁攤開手:“你若投降,我們還是朋友。”蚩尤冷哼:“投降?投你媽去吧!你我情誼,今日爲止,割袍斷義。”揮刀將衣服下襬斬斷。

    旱魁看着衣襟落地,不再說話,平舉長刀,刀鋒指向蚩尤:“你違背軍令,今日不會有人救你了,去死吧。”長刀一揮:“殺,一個不留。”蚩尤長嘯一聲:“兄弟們,我們突圍,盡全力活下去,見到王爺,定要以死效忠,以報王爺對我等的知遇之恩。”“大哥放心,我等記住了。”八十一人齊聲喊道。“突圍。”“殺”旱魁和蚩尤同時下達了命令。

    一方拼命往外衝,一方玩命往裏堵,但蚩尤這八十一個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剛一交鋒,便削倒一百多人,旱魁挺刀直接找上蚩尤。蚩尤手中刀一翻,戰上旱魁。比起武藝,蚩尤還是差一些的;論功力,他也不如旱魁。兩人沒拼幾招便被旱魁一腳點在小腹上,退後一步。

    旱魁收住刀:“投降吧,蚩尤,你打不過我的。”蚩尤盯着他:“九黎族沒有叛徒,也沒有貪生怕死而投降的懦夫。若要我投降,來生吧!”揮刀向旱魁頭上劈去。

    旱魁一哼:“不自量力。”刀上閃出點點紅光,頭一低躲過刀鋒,但蚩尤的青色刀芒也劃傷了對方十幾人。旱魁長刀自下而上挑起,蚩尤橫刀來擋。旱魁一笑,長刀變挑爲削,直接斬中蚩尤左腿,“哎呀!”蚩尤痛叫一聲,跌倒在地,刀也掉在一旁。旱魁站直身體:“蚩尤,投降吧!”蚩尤搖搖頭:“旱魁,何必多言!”旱魁點點頭:“好,我成全你。”長刀高舉過頭,準備劈下。他們的左側正對這轅門。

    遠處,大片塵土揚起,金甲男子正看見這一幕,抽出一支弩箭,手上閃現點點金光,真氣灌入弩箭,屈指一彈,弩箭帶着金色的劍氣射入人羣。弩箭洞穿數人,最後打在旱魁的刀面上。刀鋒一歪,砍在地上,旱魁猛然回頭,臉色終於變了,眼中瞳孔放大。

    金甲男子並沒有進入轅門,而是立於轅門外。血影龍騎也停在他身後,每個人手裏都拿着一把還在滴血的彎刀。而場中只剩八十一個人,敵軍全部被斬。

    旱魁側握長刀:“逍遙王,好久不見。”金甲男子下了麒麟:“是啊!好久不見,沒想到一別多年,如今已是敵人了。”旱魁轉過身:“我也沒辦法啊!是你們不和我們聯合的。”金甲男子笑了笑:“有必要嗎?僅爲這個理由嗎?軒轅的兒子真可笑。”旱魁聳聳肩:“那您是什麼意思?”金甲男子向前幾步:“救他們走!”旱魁努努嘴:“一個無視紀律的人和一羣傻帽,你也要救?”金甲男子鬆開繮繩:“不管如何,他們是我的兄弟,是可以將生命依託的兄弟。”頓了一下“即使他們違背了我的命令,但罪不至死;再有,我不會看着兄弟死去而袖手旁觀。”

    蚩尤躺在地上,靜靜地看着金甲男子,眼底溼潤了,那八十一個人也是如此。這裏一下靜了下來,只剩下“呼呼”的風聲。這時,在天邊出現了一面旗幟,上面寫着一個“軒”字。“嗡”一聲箭響,“十四”蚩尤一聲怒吼,一個兄弟倒下了,心臟處插着一支箭。金甲男子看向旱魁:“去死吧!”擡手一掌拍出“滅天手”,一隻金色的光掌重重的拍在旱魁胸口處。旱魁慘叫一聲,倒飛出去,貫穿多個軍帳,最終被印在寨牆上。

    金甲男子抓起蚩尤放在火麒麟背上:“血影龍騎,帶九黎族撤,我墊後。”血影龍騎猶豫了一下,還是帶着八十多個人走了。

    金甲男子拔出長刀,用力一擰,長刀分爲兩截,一截爲刀一截爲槍。他看着遠處正往這裏衝的敵軍笑了笑,擡起頭,天上有一朵極像女人臉的白雲。“晨兒,我今天便爲你報仇。”低下頭,一聲低吼:“影子你拿命來。”迎着敵軍開始奔跑。

    敵軍中的一人,腳一踏馬鞍,騰空而起,手中的武器與金甲男子一樣。長相也差不多,但奇怪的是,兩人都沒有影子。“逍遙,今天便要你的命。”那人說道,金甲男子沒有說話,回答他的是一道璀璨的刀芒,那人側身躲開:“逍遙,你還是那樣。”金甲男子笑了笑:‘影子,今天來個了結吧。”那人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叫了起來:“我不是影子。你給我記住,我叫應龍。”

    金甲男子搖搖頭,腳一蹬地,也飛了起來。右手長槍閃着金光直刺應龍,應龍橫刀在胸前,想擋住這一刺,金甲男子左手長刀微微一晃,將太陽光反射向應龍的眼睛,應龍不自覺閉了一下眼睛,金甲男子槍尖一歪,刺入他的小腹,正好將他的內丹扎碎。應龍笑了笑:“即使是死,也要傷你一下。”身上泛起黑光“自爆”同時用手緊緊抓住金甲男子,金甲男子掙不脫他的手,只好運起玄功。

    “轟”

    狂猛的能量波在空中掃過,光波散去,金甲男子落了下來,雖然他站的筆直,但他蒼白的臉和嘴角的血跡,表明他已經受了重創。

    敵軍吼叫着衝了過來,金甲男子一聲冷哼:“即使本王受傷,殺你們這些螻蟻還是沒問題的。”長刀閃着金光,金甲男子長刀一揮,金色的刀芒橫掃而出,敵軍成片的倒下。

    這時,敵軍中走出一名身着貴族衣服的男子:“逍遙,吾欲統一大陸,汝,願幫吾嗎?”金甲男子笑了笑:“軒轅,我一直都記得你的軒轅劍刺穿晨兒身體的樣子。你覺得我會幫你嗎?”軒轅皺起了眉:“爲了那個妖女,你值得嗎?你爲了她已經被趕出家族了?難道你還要爲了她而喪命嗎?”金甲男子笑了,笑的很猙獰:“在你們眼裏,她是妖女。但在我眼裏不是,她美麗、善良、溫柔,是一個賢惠的妻子,也是我的愛人。”

    轉過身,背對衆人,雙手掐動法決,運用龍族祕法,千里傳音:“血龍族聽令,本王死後,汝等返回血龍界,並且關閉所有通道,任何人不得妨礙軒轅統一大陸,違令者,斬。”做完這些,長長出了一口氣:“軒轅,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軒轅點頭。

    金甲男子再次掐動法決:“但本王需要有人陪葬。”他,選擇用自爆來結束。

    輪迴路上,金甲男子手牽着一個白色衣裙的絕美女子,兩人相視而笑。他們的身後,跟着一個羽扇綸經,道袍鶴氅的男子和一個胖子。

    軒轅躲過能量波,從地上爬起來:“雷澤,你回一趟龍族,告訴你們族長,就說追封逍遙爲龍族的忠烈,把靈位放在忠勇窟中。”雷澤點頭:“謹遵王命。”軒轅點頭:“另外,封月晨爲逍遙王后,兩人合葬。”雷澤道:“是,我現在就去。”說罷,化出本體青龍,飛向遠處。軒轅環視四周,不禁苦笑一聲:“逍遙啊逍遙,你可是真狠啊!”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