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41章 違心的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41章 違心的合作字體大小: A+
     

    我們這邊的光芒一熄滅,趙信就完全摸不準我們的位置了,而他們卻依然亮着一隻冷煙火,霎時局勢一變,形成了敵明我暗的格局,趙信不知道鬼魂陳和小黃狗現在已經是個睜眼瞎,一見此景,臉上閃過一陣陰鬱,快速打了個手勢,他們那邊的燈也熄滅了。

    周圍漆黑一片,雖然沒有聽到趙信等人的腳步聲,但我知道,他們肯定已經移動方位了,黑暗中,我們兩撥人馬互不知底的對持着,唯一能用的便是耳朵,我感覺到自己的聽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這時,鬼魂陳和小黃狗發現槍聲停了,顯然有些納悶,二人悄無聲息的停在了我身邊,我只是一邊捂住一個人的嘴,示意他兩不要出聲,這兩人都是聰明人,立刻明白了眼下的局勢,紛紛點頭。

    隨即,在黑暗中,鬼魂陳無聲無息的在我背上打了一套手勢,這套手勢我已經很熟了,他打完後,我頓時有種想罵孃的心,這小子居然讓我去當誘餌,混淆視聽,而他和小黃狗則在後面埋伏趙信。

    這招兒到是可行,不過對於我來說哦,風險太大,很有可能被射成馬峯窩,但小黃狗和鬼魂陳更不合適,這倆雖然現在是瞎子,但都處於黑暗中,這一點可以忽略不計,但很明顯,他們比我更適合打伏擊。

    我心裏暗歎一聲,今天恐怕是死是活就得看運氣了,但就在此時,趙信那邊忽然說話了:“陳默,咱們鬥了這麼久,也該收手了。”

    什麼意思?

    我有些納悶,心說姓趙的難不成是想求和?

    鬼魂陳什麼反應?

    黑暗中我什麼也看不見,鬼魂陳也沒有回答,便聽趙信又道:“這裏東西,不是你們陳家一家人的,讓我分一杯又怎麼了?咱們幾家鬥了一輩又一輩,其餘三家都被幹掉了,現在就剩下咱們,東西也湊齊了,何必還要大動干戈,不如就此合作,事成之後,裏面的東西我們共享,反正都是一些數據,沒有什麼分家的說法,你看怎麼樣?”

    嘶,我聽到這兒,心想,看來趙信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現在就我們兩撥人,如果就此鬥下去,絕對是魚死網破,命都沒了,還有什麼好鬥的?

    趙信這小子,裏來是個心狠手辣,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但也算能屈能伸,如果按照他的說法,兩家合作,爭端就此止息,他得到裏面的數據,鬼魂陳關閉能量反應堆,到不失爲一個好辦法。

    我心中剛想到這一層面,心思猛然一轉,想起了鬼魂陳之前所說的話。這裏的東西流傳出去,只會顛覆外面的世界,看起來是一個巨大的寶藏,事實上卻是一顆糖衣原子彈。

    而此時,我旁邊的小黃狗和鬼魂陳,顯然已經摸清楚趙信聲音傳來的方向,我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倆手裏的槍跟着移了個位置,看樣子趙信的話,完全不能撼動鬼魂陳的原則。

    這樣也好,大不了來個魚死網破。

    緊接着,鬼魂陳朝着趙信聲音傳來的位置開了一槍,這一切都是在瞬間,趙信話音一落,鬼魂陳就移動槍支,緊接着開槍,我心裏咯噔一下,又喜又驚,原以爲這一槍是百分百中,誰知槍聲響過後,趙信的聲音卻又從完全相反的一邊傳來,起初明明是在右邊,現在怎麼移到左邊了?

    只聽他冷笑道:“陳默,你不怕死,難道你旁邊的人也願意陪着你死?你真想魚死網破嗎?”

    陪着鬼魂陳死?兄弟啊,雖說我跟你情深似海、情同手足、情義無價……但還不至於要跟你一起死啊。小黃狗顯然也被這話煽動,氣息急促了一下,鬼魂陳嘴裏嘶了一聲,冷冷道:“他們的死活與我無關。”

    怎麼就與你無關了?

    我怎麼就跟這麼一個白眼狼做了兄弟啊。

    正打算給這小子來一巴掌,卻聽趙信那邊冷笑道:“這樣啊,既然如此,就把姓孫那小子給我。”我一聽這話,不由警惕起來,他想幹嘛?

    鬼魂陳嗯了一聲,慢吞吞的說道:“爲什麼。”擺脫啊兄弟,這種時刻,你就不要這麼淡定了,我給這小子使絆子,這小子擺明了是想教訓我啊。

    果然,趙信冷冷道:“當然是教訓我手下的叛徒。”說完,他們那邊忽然亮起了綠瑩瑩的光芒,此刻我們由於之前的交談,雙方的藏身位置都已經暴露,也用不着在可以隱蔽,趙信這麼做,顯然是想攤牌了,我一遲疑,隨後低聲朝二人說明現在的情況,鬼魂陳點了點頭,壓低聲音道:“我們過去。”

    我跟着拿出冷煙火,兩撥人的位置清晰起來,而鬼魂陳和小黃狗的演技挺好,再加上這裏沒有什麼障礙物,因此兩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出有問題,趙信挺警惕的看着我們三人,看向我的目光顯得很不友善。

    這時,在趙信的身後,我發現了一個熟人。

    那個曾經冒充王哥的假貨。

    說實話,看到他我有些意味,因爲當時他曾經向趙家假報過鬼魂陳的死訊,按我之前的猜想,後來鬼魂陳不僅活的好好的,還擺了趙信一到,趙信應該早就一怒之下將這個假貨給解決了,真沒想到,他居然到現在還活着。

    假貨注意到我的目光,衝我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讓我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而這時,趙信根本不理我,而是面對鬼魂陳,陳默此刻的一切都是憑藉聲音來判斷的,趙信轉頭的動作無聲無息,我怕鬼魂陳露陷兒,便立刻對趙信說道:“我說,你也算個人物,何必爲了這點兒小事斤斤計較。”\

    趙信冷笑一聲,道:“孫邈,你有種。”他這一開口,鬼魂陳和小黃狗立刻摸清了他的方向,兩人都‘看’向趙信,不管是神情還是眼睛,都毫無破綻,我鬆了口氣,心知鬼魂陳之前說不管我死活的話,也不過是個幌子,如果趙信真想跟他合作,這點兒面子還是要賣的。

    “現在所有的東西都在我的手裏,陳默,我沒想到你養了一條這麼忠心的狗。”說着,他目光看向我,說着,拿出自己手裏的源碼,冷笑道:“我就說在進門之後,這源碼翻譯出來的東西就不對勁兒,原來這東西是個假貨。”說罷將那東西在腳下踩個粉碎。

    靠,竟然敢說我是狗。

    這時,鬼魂陳卻接了句話,慢吞吞的說道:“沒錯,我是養了只好狗,你有嗎?”小黃狗不客氣的笑出聲來,道:“姓陳的,你可太損人了,沒事兒兄弟,你就當是幻聽。”

    我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肯定不好看,心說陳王八蛋,您這種時候,能不能別這麼幽默?誰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趙信被噎了一下,臉色鐵青,隨後笑道:“你跟在我爺爺身邊那麼久,我以前沒看出,你還是個會耍嘴皮子的。”

    我們的原計劃已經完全被打亂了,趙信手裏的源碼本來就是我送過去的,現在一看我和鬼魂陳在一起,這小子就明白一切了,在沒用源碼的情況下,他肯定不會冒險,所以要想剷除他,只有靠人力。

    但現在,我們兩撥人勢均力敵,如果開戰,只會兩敗俱傷,看趙信現在的意思,顯然是不想做這麼蠢的事兒。

    趙信說完,又道:“行了,我知道,這姓孫跟你關係不錯,我這次被你算計了,是我自己識人不清,我認栽。不過,兩把密碼鑰匙在我手裏,你就算有源碼又有什麼用?陳默,你是個聰明人,該怎麼做,難道你不知道嗎?”

    鬼魂陳忽然笑了笑,慢吞吞的說道:“當然。”兩人目光一個對視,我知道,這個協議達成了。

    事實上,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一個迫不得已的合作,一但有萬全的機會,另一方就會毫不猶豫的下黑手,鬼魂陳在等待幹掉對方的機會,趙信同樣也在等待這個機會。

    而在這個機會到來之前,我們必須要湊成一塊兒,對付接下來的危機。

    僵硬的氣氛似乎緩解了下來,趙信隊伍中有一個人受了槍傷,於是開始包紮傷口,我們圍坐在一起,彷彿一個隊伍似的,吃着乾糧餅乾,鬼魂陳和小黃狗完全得益於狹窄單一的環境,才能掩飾過眼睛受傷的事實,爲了防止二人出現差錯,這兩位大爺坐下好,我將食物分好遞給他們,一副小弟的模樣,旁邊的假貨笑着說道:“agooddog”

    好狗!

    我發誓,就算我的英語已經六年沒碰過,但這句話的意思我絕對能聽懂。

    這小子絕對是來挑事兒的。

    但理智告訴我,用不着打口水仗這種東西,他媽的,狗就狗,認識的人越多,老子就越喜歡狗。

    這事兒我忍了,吃喝完畢,我們繼續啓程,趙信幾人自然不放心把後背留給我們,因此我們這一隊人是穿插在一起走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防備着,誰也安算不了誰。

    我挺擔心小黃狗和鬼魂陳出差錯,但我明顯小看他們了,至少從表面上來看,他們的行動非常正常,只是走的有些慢,看起來似乎有些底氣十足,因此顯得漫不經心,但只有我知道,他們是在聽其餘人的腳步聲。

    就在此時,我們走到了之前發生槍戰的地方,這地方留下了一條大蛇的屍體,腦袋部位被炸的粉碎,完全看不到了,散發着焦糊的味道,與此同時還有幾個被炸碎的人屍。

    趙信心可夠黑的,爲了消滅這東西,留下兩個手下掩護,最後連人帶蛇一起幹掉了。【?-?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
    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