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9章 意念反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9章 意念反射字體大小: A+
     

    小黃狗見我還在糾結,便主動解釋。

    所謂的psry,是一個縮寫,代表電波研究。現代科學家認爲,人類的在思考、記憶、或者大腦波動時,都會產生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很小,而古代修煉的人,可以將這種力量擴大,現代人稱之爲腦電波,古人稱之爲意念。

    最新的科學成果已經顯示,人類可以藉着儀器將意念,也就是電波組合在一起,並且成功挪移物體,只不過由於儀器和人體的匹配度需要完美結合,現在的科技,只能打造一人配一機的模式,並且成本很高,因此市面上無法見到,只有在國際科技學術展覽時『露』過幾次面,目前還處於初步研發階段。

    而鬼魂陳所說的,聽從人腦指揮的空間,就如同我們現在所研發的儀器,可以反『射』人的腦電波。

    按照這個理論來講,門後的空間,很有可能是受到某種外力干擾,形成了一個特殊的意念電波收集反『射』區,每個人進去後,或許由於思想不同,這個空間會根據我們的腦電波,反饋出不一樣的場景,如果腦電波太強,甚至可能將某些情況變成事實,比如在現實實驗中,戴上儀器後,用腦電波將乒乓球分成兩半。

    我忍不住抽了口氣,心說,原來我們地球人的科技,已經取得了這麼偉大的進步,天吶,變態的科學家們,你讓我這種**絲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

    正想着鬼魂陳已經當先一步跨進了白『色』區域,他的身體幾乎瞬間就消失了,緊接着,小黃狗走在了第二,王哥第三個,我第四,其餘人墊後。

    進去後,我心裏挺激動的,本以爲自己會看到什麼奇特的場景,然而讓我意外的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這裏雖然依舊給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如同走在雲層裏的感覺,但可見度並沒有那麼低,前方的王哥身形還隱約可見,我叫了他一聲,他回過頭,神情也很疑『惑』,道:“我什麼也沒看見,你呢?”

    “我也是。”我道:“或許是咱們的腦電波不夠強,這地方懶得反『射』我們。”王哥嗆了一下,苦笑道:“但願吧。”緊接着,我倆繼續往前走,越過王哥的肩頭,可以看到前方的小黃狗,背影有點兒模糊,由於這裏霧濛濛一片,雲霧遮的人影時隱時現,等我下一眼看過去的時候,小黃狗的腦袋已經被白霧遮住了,乍一看,就像是一具無頭屍在行走一樣。

    我嚇了一跳,差點兒咬了自己的舌頭,緊接着才反應過來,這只是環境造成的視錯覺,於是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不過小黃狗無頭的場面實在很驚悚,因此我也懶得看他,鑽心盯着王哥的後腦勺,而就在這時,忽然,我的褲腳被人扯了一下。

    誰會在這種時候蹲下來扯我的褲腳?可真夠無聊的,我回頭一看,身後沒人,再低頭一看,一顆人頭正位於我的腳後方,人頭還咬着我的褲腿。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一刻的感覺,恐懼和驚悚,讓我做了一個十分大膽的舉動,另一隻腳頓時向後一蹬,將你人頭踹了出去,而那人頭也『露』出了本來面目,那是……那是一張和小黃狗一模一樣的臉,脖子斷裂的地方全是血,並且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聽,我耳邊彷彿出現了一個氣聲,說着:陳靜害我,替我報仇。

    幻覺!

    我驚醒過來。自己這些天,總是會想到提頭女人的事,再加上小黃狗和這件事有些聯繫,因此現在纔回看到這麼荒唐的一幕,我很清楚,現在所見的一切,都是潛意識裏的腦電波反『射』,無法對我造成任何威脅。

    我想起了鬼魂陳的話,不要信,不要停,一直往前走。

    於是我不去管身後那顆血淋淋的腦袋,繼續往前走,然而,我一轉身才發現,小黃狗那具無頭的屍體,正朝我走過來,而前方的王哥沒有任何反應,或許,他看到的,和我看到的又不一樣。

    這是假的,是假的。

    一邊給自己做着心理建設,我一邊繼續往前走,而小黃狗離我也越來越近,最後他繞過王哥,走到我身前,擋住了我的去路,我的眼睛,剛好可以看到他斷頭的部位,咕嘟咕嘟冒着血,白『色』的筋腱翻卷出來,讓我聯想到每次啃雞爪時,那些白『色』的筋。

    我覺得,自己以後肯定再也啃不下雞爪了。

    雖然明知是假的,但這一幕的視覺衝擊力太大,那血腥味兒,無一不『逼』真,斷頭的地方,幾乎就要湊到我嘴邊,小黃狗的胸膛也和我緊貼在一起,和一具新鮮的無頭屍這麼親密,我就是心理素質再強,心臟也忍不住噗通噗通直跳,連大氣都不敢喘,秉着呼吸準備饒開眼前虛假卻『逼』真的屍體,但我一動,它就立刻攔住我,而前方的王哥,也眼見越走越遠,身形幾乎就要消失在白霧裏。

    那個被我忽略的人頭又冒了出來,這次直接跳到了我肩膀上,我一側頭,就和它血糊糊的臉來過對視,一瞬間,我頭皮發麻,心中升起一股狠勁兒,假的,都是假的,老子跟你拼了。

    我記得鬼魂陳的話,不能停,如果再被眼前的東西阻攔下去,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因此下一秒,我用手抓起肩頭的腦袋,揪住它的頭髮,舞了個順風圓,隨後狠狠拋了出去,霎時飄進白霧裏不見蹤影。

    緊接着就是眼前的屍體,我眼睛都紅了,把平時不敢對小黃狗做的事通通做了一遍,先是一腳踹倒,狠踹幾腳,隨後對準他的小兄弟踩了一腳。

    ωwш _tt kan _C○

    “丫蛋,讓你媽的整天牛屁哄哄,富二代了不起啊,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

    那屍體很快反抗起來,過來撲我,我此刻已經越過它,閉着眼睛,什麼也不想,一個勁兒往前衝,沒多久就撞到了一個人,我以爲是王哥,結果睜開眼一看,是小黃狗。

    周圍黑漆漆一片,哪裏還有什麼白霧。

    我盯着他的脖子和臉,在看着周圍神『色』古怪的衆人,噓了口氣,道:“咱們是不是已經從那鬼地方走出來了?”旁邊的王哥點了點頭,示意我往身後看,果然,身後是白茫茫一片,而小黃狗神『色』古怪的問道:“我剛纔聽你吼什麼富二代,你在罵誰?”

    這話自然不能實話實說,於是我瞎扯道:“咱們的隊伍裏,富二代只有我一個人,你們都是富了好幾代了,當然不是罵你們。”緊接着我岔開話題,道:“其餘人呢,還沒出來?”我數了數,加上我,只有鬼魂陳、小黃狗、王哥、狼鷹、老呆、葛曼曼以及另外兩個男的出來,還有一半的人,都還陷在裏面。

    他們會不會出什麼危險了?

    鬼魂陳示意我們稍安勿躁,能不能出來,看每個人的意志力怎麼樣,再等一等,總會有人的,果不其然,陸陸續續的有人出來,出來的時候千奇百怪,甚至有一哥們兒,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一臉尷尬,也不知道究竟在裏面看到了什麼。

    等了大約有十分鐘後,我們清點了一下人數,看來我們這幫人意志力都不錯,全都出來了,這時,陳靜忽然焦急道:“還差了一個人,陳琦還沒有出來。”

    陳琦?我記得那個比較文靜的姑娘,果然發現,剛好就少了她一個人,這姑娘遇上什麼了?

    鬼魂陳皺了皺眉,道:“看來是出事了。”陳靜道:“得派一個人去找。”

    這時,小黃狗指着我,酸溜溜的說道:“這小子剛纔出來時,我看挺勇猛的,讓他去好了。”我忍不住嘿了一聲,道:“我說小黃,我是搶了你媳『婦』還是上了你老婆,至於這麼擠兌我嗎?”小黃狗翻了個白眼,壓低聲音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剛纔是罵誰,不過我也不是故意陰你,從之前的表現來看,你和這小子表現最勇猛。”他指了指王哥,道:“這小子一路都很順利,這叫勇者無畏,聖者無求,一個無所畏懼,又沒有貪慾的人,最適合進去,你要是不肯,那看來得擺脫這位王兄弟了。”

    我看向王哥,發現他神情有些疲憊,王哥向來是個既不叫苦,又不叫累的人,再苦再累都一個人憋着,身上還揹着一大包裝備,現在已經是晚上**點了,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休息過,昨天又只睡了四個小時,王哥也累的夠嗆,我心中不忍,便道:“少打王哥的主意,這種英雄救美的事情,當然得讓我來。”

    鬼魂陳也沒有反對,說罷,我便卸下多餘裝備,只提了一支槍走回去。

    這次是尋人,要大面積搜索,自然不可能走直線,因此在臨走時,小黃狗用一根繩子栓在我腰上作爲路標,等我找到人,順着繩子往回走,也不至於『迷』路。

    這一次進去,到沒有看到什麼其它景象,或許就像小黃狗說的那樣,勇者無畏,我之前一直害怕陳靜的事情,因此腦電波對於這件事的反應,自然而然比較強烈,現在看透了,不再懼怕,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在裏面一邊叫着陳琦的名字,一邊瞎轉,沒人迴應我,那女的沒準兒現在還陷入自己的腦電波反『射』中,現在看來,只能靠我自己的眼睛尋找了。

    然而,我沒想到,下一秒,陳琦居然會迴應我:“我在這兒,救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