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7章 巨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7章 巨石字體大小: A+
     

    從這個角度望去,我們草原上除了我們以外,沒有一個人影,趙信那幫人,不知道是不是已經下去了,我問陳靜:“你說那塊巨石是你們祖先用來鎮壓的東西,那你知道巨石下面是個什麼地方嗎?”

    陳靜搖了搖頭,道:“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們上一任當家的,曾經來過這個地方一次,據說連大門也進不了。”

    連大門的進不了?我道:“你們上一任當家的手裏沒鑰匙?這巨石下面的地方,難道不是你們陳家的祖先修建的?”

    陳靜道:“是到是,但這件事你是外人,跟你說不清楚,其實,我們陳家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不過,中間有一個斷裂帶,我們陳家曾經在某一個歷史時期,死了很多人,所以形成了這個斷裂帶,導致有很多東西,我們自己都不知道,只能自己尋找。”

    我推測着,心說上一任當家的連大門都進不去,那麼鬼魂陳和趙信打算怎麼辦?難不成用炸『藥』炸?那大門究竟是個什麼所在?這廣闊無際的草原下方,又影藏着怎樣的洞天?

    說話間,我們逐漸『逼』近那塊巨石,越靠近它,它就越顯高大,待到了巨石下方,我們發現了有人停留過的痕跡,地面有一些真空食物的包裝帶,而在巨石右側的地方,有一個明顯是人爲挖開的洞口,洞口的土質翻新,散發着一種『潮』溼的泥土

    味和青草的氣息,應該就是趙信等人乾的。

    此刻天『色』已經接近黃昏,趙信等人並沒有比我們早到多久,但很明顯,他們知道有人在後面追,因此行動比較利索,我一看到這個打出來的洞,就知道今天是別指望休息了。

    洞打的並不深,直徑有一米左右,可以容兩個人上下,深度大約在四米左右,底部是一塊石板。

    石板的表面,雕刻有非常古樸的花紋,它很顯然是埋藏在地下已經有很久遠的歲月,石板的本來顏『色』早已經消失,由於長久沁入水汽,變成了暗黑『色』。

    石板是封閉的,估計是塊密封的活動石板,趙信等人已經已經下去了。

    按照陳靜的說法,下方的空間,是陳家的祖先修建出來保護某樣東西的,而由於要開啓那個東西,需要一湊夠一些分散在各地的數據,因此這東西千年來一直深埋地底,直到在鬼魂陳這裏,一切就緒。

    下面會是什麼?

    趙信能非常準確的找到地下石板的入口處,並且進行表外挖掘,似乎對這個地方也挺熟悉,難不成在此之前,趙信還來過這裏?

    鬼魂陳要用什麼方法,打開上一任當家的所無法打開的大門?趙信又會怎麼做?

    疑『惑』間,鬼魂陳已經當先跳了下去,他蹲下身『摸』了『摸』石板,隨後嘴裏嘶了口氣,目光冷了下來,緊接着又翻出洞口,吩咐一旁的一個手下,示意他炸洞口。

    我驚了一下,道:“用炸『藥』?難道這不是活動石板?那趙信他們是怎麼下去的?”

    小黃狗拍了我腦袋一下,道:“你傻呀,你要是姓趙的,明知道後面有人會下來,你會讓人安全通過嗎?”

    我明白過來,忍不住在自己腦袋上拍了一下,心說最近弄不懂的事情,一個接着一個,把人的腦袋都弄暈了,不錯,我要是趙信,肯定會設置一點兒障礙,活動石板的設計,一般是利用旋轉原理,就像煤氣開關一樣,觸動一個開關,下方勢必會有一個卡點,這個卡點,則只有在進入石板後才能發現,我如果是趙信,肯定會在卡點上動手腳,比如在那裏堵一個鐵塊,使得機關無法運作。

    如果再陰險一些,我在卡點的位置放置大量雷管,這樣外面的人一打開活動石板的機關,卡點壓上雷管,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我估計,第二種可能『性』最大,如果鬼魂陳剛纔貿然打開機關,說不定已經被炸飛了。

    那個手下弄了一隻雷管,示意我們退後,隨後瞄準活動石板處一個凸起的位置,將雷管猛的朝下一扔,便聽砰的一聲巨響,碎土四濺,草屑『亂』飛,腳下的土層都隱隱有些震動,一根雷管是不可能有這樣大的威力的,看來我剛纔的想法沒錯,趙信真是夠陰險的,雖然自從上車後,我們兩撥人就沒有見過面,但幾乎一路上都在鬥智鬥勇。

    須臾,震動平靜,我們走到洞口一看,石板已經完全消失,石板下方漆黑一片,深不見底,也不知是個什麼所在。

    小黃狗拿了一根冷煙火,朝下一扔,冷綠『色』的光芒進入黑暗中,急速下墜,越來越小,越來越像,最後變成一個螢火蟲大小的光點。

    我忍不住抽了口涼氣,道:“真夠深的,這下面是空的,咱們得藉着繩子才能下去。”

    小黃狗道:“我看不然,若下面是空的,姓趙的在下面,石板一抽,他豈不是掉下去摔成肉泥?趙信還沒那麼傻。”

    我抱着一絲僥倖,道:“凡是往好處想,說不定他真的不走運,都摔成肉泥了。”

    小黃狗冷冷道:“那師父恐怕也跟着他們陪葬了,你這個烏鴉嘴,閉嘴,我先下去看看。”說話間,鬼魂陳的手下已經打好了繩索固定,小黃狗抄着繩子,腰間着手段筒,嘴裏叼了把匕首,捏着繩子往下縮,須臾,下到黑暗處後,他吊着繩子,身體轉了一圈,似乎在藉着手電筒的光芒掃『射』四方,緊接着,他彷彿發現了什麼,身體忽然一『蕩』,整個人就消失了,但手電筒的光芒,卻從他『蕩』過去的地方傳來。

    緊接着,便見下方猛然一黑,緊接着手電筒又亮起來,如此反覆三下,是安全的信號,示意我們都下去。

    當即,我排在第二個下洞,到了石板下方的位置,由於有小黃狗的光源,我很快便發現了一個令人驚訝的事實。

    石板下方,確實是一個完全空曠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人爲挖掘的,往下黑漆漆一片看不到底,但在我的正前方,有一塊巨大的石柱直通底部,如果我沒有估計錯,這根不規則的巨大‘石柱’,和地表的巨石是一體的,就如同定海神針一樣,三分之二都『插』入了土裏,融入了下方的黑暗中。

    之前陳靜還說,這塊巨石,是她的祖先運到這個地方的,現在我只想說一句:全***扯蛋。除非她的祖先是神!

    這個巨石,應該是自然形成,然後順勢而爲的,人力不可能運送這麼龐大的東西,更無法將它直立起來,這就是放在現代也無法辦到,更何況千年之前?

    而小黃狗現在就位於巨石上,巨石的表面,有雕鑿出來的石階,石階圍繞着巨石,呈螺旋型向下,延伸入黑暗中,我身體一『蕩』,就停留在了石階上,小黃狗順勢拉了我一把,鬆開繩子,上方繼續有人下來,先是王哥,緊接着是鬼魂陳的手下,陸陸續續往下,只剩了兩個人在外面接應。

    這個空間非常大,手電筒四面八方都打不到頭,目光所及處空虛一片,也不知更遠的地方有什麼,我們順着石階,一圈一圈繞行而下,空曠的空間裏,只有我們踢踏踢踏的腳步聲,聽在耳裏,有種滲人的感覺。

    小黃狗走在最前面,我第二,王哥第三,其餘人在中間,鬼魂陳在後面壓陣,由於是螺旋形,因此我回頭也看不到鬼魂陳,僅能看到身後的三個人,更多的人,則在圓形巨石的另一邊,我們的視線,被這種奇特的構造所切割開來,雖然下來的人挺多,但加上前方的小黃狗和王哥在內,我真正能看到的,只有四個人,另外兩個,都是鬼魂陳本家的手下,一個綽號叫‘狼鷹’,一個綽號叫陳廣。

    狼鷹不怎麼說話,眼神給人的感覺特別狠辣,我之前覺得這種人少惹爲妙,因此沒有招惹過他,後來行進過程中,分發食物時,他曾給我遞過餅乾,因此給我的感覺也沒那麼生疏。‘

    至於叫陳廣的,是一個長的不錯的年輕人,看年紀,估計跟我差不多,和狼鷹走的比較近,兩人應該是合作多年的搭檔,一路上一直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有種書生的感覺,在我們一幫大老爺們怒罵你大爺時,這傢伙沒爆過一句粗口,楊博士就喜歡這樣的人,她經常教訓我,說我滿口髒話,活像個流氓,因此我對於這種文質彬彬的人,非常有意見,這種人出現,就是爲了打擊我們這種**絲的。

    大約走到中央的位置,我察覺到,之前扔下去的冷煙火逐漸熄滅了。

    我覺得有些奇怪,因爲冷煙火的燃燒時間,至少有三個小時,這纔多大會兒功夫?十來分鐘吧,它怎麼就滅了?鬼魂陳難不成給我們準備了水貨?

    前方的小黃狗顯然也發現了,他咦了一聲,道:“下面好像有情況,大家小心一點兒。”話音剛落,寂靜的空間裏,忽然傳來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就如同有什麼東西在吃炒豆一樣,那聲音密密麻麻,起初只有一點兒,後來聲音越來越多,漸漸的我們發現,聲音似乎是從底部傳來的。

    是什麼東西?

    難不成趙信的人在下面吃炒豆?那得吃多少炒豆,才能發出這種聲音啊。

    小黃狗目光眯了一下,側頭對我說道:“傳話到後面,讓後面的人打一顆燃燒彈,看看下面是個什麼情況。”我點了點頭,將這話往後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