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4章 殲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4章 殲滅?字體大小: A+
     

    我有些不解,說道:“有話直說,別賣關子。

    小黃狗聳了聳肩,道:“當初困住師父的那個東西,其實本身就是一個轉移器,這一點陳默應該早就知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其實陳默在發現這一點後,是想將師父他們……”小黃狗比了個對頭開槍的動作。

    隨後又道:“但慶幸的是,師父他們的大腦,可能無法接受那麼多的信息轉移,包括他在內的幾個人,都變得瘋瘋癲癲、神志不清,陳默因爲這樣,估計再加上你的面子,所以後來纔沒有對師父下殺手,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師父他恢復了,陳家是不允許有第二個人持有源碼的。”

    我心中一驚,啞聲道:“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他抿了抿脣,道:“我說過,鬼苗裏記載了很多信息,我也是看到那些信息之後,才知道那個投影儀器的作用。”

    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自己的心情,原來在雪山裏,大伯竟然逃過了一個死劫,如果大伯幾人當時沒有瘋,那鬼魂陳豈不會……

    越想越心驚,我總算明白了鬼魂陳現在反常的舉動,忍不住朝他看過去,我發現他現在也正冷冷的盯着我們,隊伍在這種氣氛中停止了前進,其餘人都若有所思的盯着我和小黃狗,小黃狗隨後拽了我一把,道:“現在想這麼多沒用,最主要的是把師父救出來。”

    說着,他打了個ok的手勢,示意我們這邊內部矛盾已經解決,可以繼續上路了。

    隊伍在黑暗中前進,『潮』溼、寒冷、黑暗以及夜風,讓我們渾身都是一層雞皮疙瘩。

    我和小黃狗以及王哥三人,刻意走在了後面,鬼魂陳應該知道我們是在商量對策,但他也沒有加以阻止,或許是太自信的原因,或許是不願意撕破臉皮,畢竟我們現在的關係算不上敵人,甚至可以說是生死相交的兄弟。

    我們三人走在後面,商議着對策,王哥聲音沙啞,憂心道:“既然陳家不會讓第二個人擁有源碼,你們說,陳默會不會直接對師父下手?”

    這一點也正是我所擔心的,比起從趙家的人中,將大伯救出來,似乎直接來個殲滅戰要更簡單一些,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鬼魂陳的裝備裏,有小型榴彈,趙信的人應該會猜測到,鬼魂陳在鐵球和‘源碼’失蹤之後,肯定會追上來,估計一路上都有防備,我們雖然武器充分,但要想偷襲,也不是容易的事。

    我推測了一番,發現現在的情況,其實對鬼魂陳很不利。

    我們原本的計劃,由於鐵球的材質特殊,無法僞造,因此我們當時交給趙信的是真鐵球,而源碼則進行了僞造,原本是打算利用假源碼殲滅趙信一夥人,但現在大伯在趙信手裏,一但大伯和趙信合作,趙信就相當於所有的一切都齊備了。

    或許還差一點,那就是啓動鐵球的方法,這個似乎只有小黃狗知道,但我總覺得,趙信不是個盲目的人,他既然敢在沒有抓住小黃狗的情況下行動,或許就已經有了對策。

    這次計劃,鬼魂陳原本是天衣無縫,但誰知道會出現大伯這個變故。

    以鬼魂陳的『性』格,他不可能爲了大伯這麼個人去冒險。

    我們三人顯然都想到了一處,王哥接着道:“現在怎麼辦?”

    我整理了思路,分析道:“我們現在是一個隊伍裏的,第一,我們不可能脫離隊伍,即便離開,憑我們三個人,也無法救出大伯;第二,我不確定鬼魂陳是什麼打算,他究竟是想先救出大伯,還是直接冒險打伏擊,以我對他的瞭解,打伏擊的可能『性』非常大。”

    王哥道:“可是趙家的人手更多,各個也不是吃素的,如果陳默真的交火,說不定會兩敗俱傷,死傷很大。”

    我道:“你覺得,這幫人是怕死的人嗎?”

    王哥抿了抿脣,搖了搖頭。

    小黃狗看了走在前面的人一眼,道:“所以,我們現在,首先要解決一個問題,就是套出陳默的話,弄明白他下一步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如果他是準備連師父在內一起殲滅,那我們中必須有一個人去勸阻,這個人你最合適。”小黃狗指了指我,我正打算開口,他一擺手,道:“你不用反駁,沒人比你更合適,說實在的,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你和陳默交情不淺,而且這小子對你也算是比較有耐心的,如果連你都說不動他,那我們就更不行了。”

    我嚥了咽口水,苦笑道:“給陳默做思想工作,我實在沒信心。”

    小黃狗踹了我一下,道:“沒信心也得做,不管如何也得試一下,先套出陳默的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說完衝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趕緊行動,這種時候,爲了大伯的生死考慮,我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慢吞吞的到了最前面,一時間也不知怎麼開口,半晌才憋了一句話:“陳哥,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這時候別說叫哥,叫爺爺我都願意。

    鬼魂陳估計知道我是來套話的,根本就不理我,任憑我如何旁敲側擊,最後甚至直接說開了,他也不爲所動,我盯着他面無表情的臉,心裏覺得挺沮喪的,誰說我倆關係好?完全是睜着眼睛說瞎話。

    正當我打算放棄的時候,鬼魂陳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說道:“我不會對孫國民下手。”頓了頓,他又道:“也不會打伏擊。這些都是我的人,我不是帶他們來送死的。”說完,鬼魂陳冷笑一聲,不冷不熱的說道:“在你心裏,我是一個殺人不眨眼,可以隨時犧牲自己同族同胞的人?”

    我噎了一下,被他問的啞口無言,鬼魂陳說完不再理我,繼續趕路,我有些懵了,回想着這兩年來的經歷,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形成鬼魂陳冷血的映像,但仔細一回憶,發現他這個人,被他陰死的人雖然多,但也沒有到視人命如草芥的地步,我和小黃狗以及王哥先前推測,他會用陳家大批量的傷亡,對趙家的人進行伏擊殲滅,這個想法,會不會把他想的太沒人『性』了。

    小黃狗在後面衝我打暗號,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鎩羽而歸,但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鬼魂陳表明,他不會對我大伯下殺手。

    是有別的原因,還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一點兒我可就不知道了,更何況,我就是一個小人物,能有什麼面子?

    鬼魂陳剛纔的答覆,將我們三人所做的兩點推測完全推翻了,他有沒有說謊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如此,即不打算對大伯下手,又不打算打伏擊,那他究竟怎麼想的?

    難不成讓趙信帶着大伯這個活密碼,直奔目的地?

    如果真不打算和趙信正面交戰,我們現在這樣匆忙趕路,又是爲了什麼?

    黑暗中,我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兩條腿每移動一步,都顯得特別艱難,原本我以爲自己的體力和身手,在這兩年的訓練裏,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現在才發現,比起陳家這幫牛人,自己實在是太菜了,除了隊伍裏的三個女人顯出疲態以外,其餘的老爺們兒,依舊精神抖擻,雖然前進速度沒有之前快,但也沒有頹廢的表現,一直被我嘲笑的老呆,這時候反過來衝我豎中指。

    我和王哥兩人體力稍遜,和隊伍裏的三個女人走在一起,小黃狗估計是不想和陳靜待在一起,原本是陪着我們慢吞吞的走在後面,現在乾脆趕到了前方的位置。

    陳靜頗爲同情的看着我,說道:“好妹妹,你是來陪我們的嗎?”

    葛曼曼不客氣的咯咯笑出聲,我有些無奈,道:“各位大姐,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已經連續走了接近二十個小時了,我覺得自己比那些小白領強多了,你們就別再嘲笑我了,以爲人人都像你們陳家的人一樣,真不知道你們平時是怎麼訓練的。”

    一看到陳靜,我總忍不住想起之前做過的夢,下意識的,就將目光移到了陳靜的脖頸處,這頭真的可以摘下來嗎?然後,這一看,我頓時發現不對勁,她穿着高領風衣,大半個脖頸都被遮住,然而,現在由於前進,衣服有些凌『亂』,隱隱約約『露』出一些白皙的皮膚,一看看去,脖頸處的位置,竟然有一道紅痕,就像……就像被刀砍過的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