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1章 香樟婆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1章 香樟婆羅字體大小: A+
     

    我仔細辨別,發現那是一隻槍,隨着槍被抽出來,一個握着槍的手也被扯了出來,小黃狗一愣,加大力道,隨後一具男『性』屍體從爛泥中被拔出,完全暴『露』在我們眼前。

    屍體上已經爬滿了螞蝗,一個個肥大無比,吸的圓滾滾的,除了手腳頭顱的輪廓,幾乎已經無法說他是一個人。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道:“又是趙信的人?看來這地方有些危險。”

    小黃狗沒有理會屍體,而是那下槍,卸下彈匣,皺眉道:“子彈是滿的。”

    一個人如果遇到危險,肯定會開槍,而這個人的彈匣卻是滿的?難道他是無聲無息,甚至來不及反抗就死在了這裏?鬼魂陳身手在屍體脖子的部位『摸』了一下,也不知是怎麼判斷的,隨後便道:“死亡時間五小時以內。”我真不得不佩服他強大的神經,一看到這屍體滿身的螞蝗,我都恨不得能踮起腳尖走路,這小子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的『摸』上去。

    陳靜分析道:“五個小時以內?這麼說趙家的人離開並不久,奇怪,他們的行程怎麼會這麼慢,難道是遇到了什麼事情耽誤了?”她目光四顧,徵求衆人的意見。

    我雖然看到屍體,覺得有些頭皮發麻,但陳靜這麼一說,反而讓我有些竊喜,這樣一來,大伯等人也就沒那麼快到達目的地了,說不定我們趕一趕路,還能追上他們。

    老呆說道:“這人是怎麼死的?”我搖了搖頭,道:“看不出來,身上全是泥和螞蝗,連臉都見不着。”說到這兒,小黃狗臉『色』一變,道:“不會是……”他估計是想到了大伯他們,我心裏咯噔一下,心說,大伯現在行動力遲緩,如果真有什麼危險,他遇險的機率可太高了。忍不住也將目光瞄向眼前的屍體,而小黃狗已經扯了一把草,將屍體臉上的泥污抹去,『露』出來的是一張陌生的面孔,我鬆了口氣。

    繞過屍體,又往前走了沒幾步,又是一具死屍,死亡現象幾乎是一模一樣,無數蚊蠅圍着屍體飛舞,想撿螞蝗的剩餐,我們幾乎身處於一個全是蟲子的空間裏,屍體詭異的死狀,讓我們提高了警惕,隊伍裏寂靜無聲,我們一路前行,不多時,小黃狗忽然說道:“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味兒?”

    我道:“我就聞到酒精和驅蟲水的味道,怎麼,不會又有屍體吧?”雖說我這兩年死人見的不少,但這種事情沒辦法麻木,想起之前的兩具屍體,我還是覺得心裏很不舒服。

    小黃狗搖了搖頭,道:“不是,是一種香味兒。”

    我對小黃狗的嗅覺能力絕對有信心,他的鼻子很少有出錯的時候,於是我道:“可能那東西離我們還比較遠,我問不出來,味道有問題嗎?”

    小黃狗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可能是我多心了。”又往前走了半個鐘頭左右,前方的草地裏,忽然出現了一條長方形的空缺,就好像有什麼長方形的物體從天而降,將那個地方的草全部壓了下去,而此時,我們也都聞到了小黃狗所說的那種香味兒,味道很奇特,我在城市裏絕對沒有聞到過類似的味道,似乎就是從那個區域傳過來的。

    我們幾個走在前方的人對視一眼,最後朝着那個方向『摸』了過去,走進一看,葛曼曼不由驚起道:“是一棵躺着長的樹,真是奇怪。”

    橫在我們眼前的東西,乍一看,以爲是一顆被人砍倒的樹,但仔細一看樹的兩頭,卻都有弧度,深深扎入了泥土裏,樹上沒有葉子,而是長了很多木耳一樣的層層疊疊的植物,我一開始以爲是寄生菌類,但仔細一看,發現這些形如木耳的東西,事實上就是樹的葉子,十分神奇,整棵樹散發這怪異的香味,聞起來讓人有種頭暈腦脹的感覺。

    鬼魂陳眼神中閃過一抹訝異,立刻對我招了招手,並且附耳在我耳邊說了一段話,我一聽完,頓時愣了,道:“陳老大,你確定?”

    他點了點頭。

    我有些爲難,道:“讓你的手下知道,他們會殺了我的。”

    鬼魂陳慢吞吞的說道:“不要囉嗦,照辦。”

    葛曼曼好奇道:“什麼事兒?”

    鬼魂陳剛纔在我耳邊說了什麼?我覺得他讓我去辦的事兒挺爲難的,因爲他說讓我拿一卷紗布,並且在紗布上撒『尿』,然後分發給每一個人,讓他們用『尿』巾捂住口鼻。

    我雖然覺得這事兒很不靠譜,但鬼魂陳一般不會瞎來,於是只能照辦,須臾,我手裏提着紗布,那味兒,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聞了,鬼魂陳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呆住了,只有小黃狗若有所思,看了我一眼,忽然從我手上搶了一塊兒過去,我忍不住鬱悶,道:“哥們兒,難道我的『尿』很寶貴嗎?咱倆什麼關係,你還至於搶嗎?要多少我給你多少。”

    小黃狗翻了個白眼,道:“去你媽的,這味兒可真大,讓你少吃肉多吃素,你偏偏不聽。”

    其餘漢子聽完鬼魂陳的命令,雖然也有些錯愕,但反應還不算太大,一個個皺着眉頭來我這兒拿東西,剩下三位女同志可頂不住,葛曼曼道:“天吶,不如殺了我吧。”

    我不樂意了,道:“小姑娘,別做出這麼嫌棄的表情,你知不知道童子『尿』可以辟邪,還可以提『藥』?一般人我還不給呢。”

    另一個扎馬尾的姑娘叫陳琦,一路上話比較少,如果不是那張漂亮的臉蛋,還真顯的挺不起眼的,她皺眉道:“當家的,這是?”

    小黃狗道:“你們知不知道眼前這棵樹叫什麼名字?《上谷經》裏有記載,這種樹叫‘香樟婆羅’。”

    他解釋說,香樟婆羅,是一種可以用來治療神志不清的『藥』材,用現在的話來說,可以治癒精神病。

    不過它的香味對正常人的神經有損害,只要聞了它的味兒,人的知覺就會出現障礙,估計趙信那幫人之所以行程會被耽誤,肯定是栽在了香樟婆羅上,沒準兒是出現了幻覺,導致在原地繞圈子,或者乾脆被幻覺給嚇死了。他們那幫人裏面,沒有對醫『藥』這麼有研究的人才,除了小黃狗和鬼魂陳這種變態,能認出這種樹的醫生還真沒幾個。

    香樟婆羅是珍惜『藥』材,只生長在陰氣重而瘴氣瀰漫的地方,相傳,有香樟婆羅生長的地方,就有連接陰間與陽間的通道,活人根本無法靠近它。

    而古時候,一但發現這種樹,想要採『藥』,就必須採取一種特殊的方法,即將秋石研磨成粉,在秋石粉里加上各種寧神的『藥』材,隨後用布巾沁上『藥』汁,包裹住口鼻,才能靠近。

    秋石是一種中『藥』材,乃是從人體『尿』『液』中提取的『藥』物。

    小黃狗道:“我們現在沒有秋石,所以只能用童子『尿』代替了。”

    我連忙道:“能不能把童子兩個字去掉,我有過女人!”

    小黃狗撇了撇嘴,道:“就是那個三百塊買的,玩到一半還漏氣的充氣娃娃?”我靠,我臉皮有些掛不住,在陳靜三人的鄙視下,遠目望天。

    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交了這樣一個損友。

    鬼魂陳估計沒時間聽我們嘮嗑,冷冷道:“他體內還有『藥』墨,最合適不過,不想死的都捂上。”其餘人聽明白過來,也不糾結了,立刻用那紗布捂住口鼻,反倒是我自己,半天才下手,那味兒就別提了,就算是自己的也覺得噁心,一種『騷』味兒從口鼻直衝上頭頂,我只覺得之前還被那種異香薰暈的腦袋,霎時間就清醒過來,整個人忍不住抖了一下,眼睛再睜開時,頓時有種視線清明的感覺,彷彿之前眼前一直蒙着一層紗,而現在,那層紗則被揭開了。

    而這時,在我們視線的盡頭,草原的地平線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好幾頂帳篷,之前我們沒發現,顯然那時候就被香樟婆羅給影響了。

    能在這裏扎帳篷的,除了趙信,還能有誰?

    鬼魂陳目光一冷,打了個手勢,其餘訓練有素的人,頓時一手端槍,另一隻手……依然捂着。

    我們朝着帳篷靠近過去。

    還沒走近,三聲槍響便接連響起,其中一發子彈,如同警告一邊打在離我們不遠的位置,彷彿在告訴我們,不準靠近一樣。

    我覺得有些不解,如果真是趙信,他的子彈絕對是會往我們腦袋上打,鬼魂陳的手下準備反擊,但鬼魂陳突然擺了擺手,慢吞吞的說道:“是自己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
    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