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7章 骷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7章 骷髏字體大小: A+
     

    我們在這裏棄車,覺得趁着天還沒黑,先進入草場。

    這裏的草長得十分茂盛,普通的滾地草,卻長到了齊膝的位置,一腳踩下去,都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我們一行一共十五人,排成縱隊前行,越往前爛泥越深,泥表面聚集了淺水,不多時,每個人褲腿上都是泥巴。

    黏糊糊的爛泥貼在溼透的褲子上,感覺很不舒服,我忽然覺得小腿的位置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爬,忍不住停下腳步,撩起褲腿一看,頓時差點兒沒哭出來,趕緊扯住前面的小黃狗,道:“兄弟,快、快幫幫忙,我要死了。”

    小黃狗轉身,一臉的疑惑,目光移到我的小腿處時,猛的抽了口涼氣,而走在我身後的金蔚更是嚇的叫了起來。

    我腿上是什麼?

    螞蝗!

    螞蝗這東西對於女人來說,可能比較可怕,但我一個大老爺們,壓根兒就無法對我造成心理壓力,但如果你的整條小腿上,都是滑膩膩蠕動着的螞蝗,那感覺就不一樣了。

    螞蝗又叫水蛭,顧名思義,這東西生活在水裏,水裏會有螞蝗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誰也沒想到,它們的數量竟然是如此之多,在不知不覺間,竟然就爬滿了我整個小腿。

    凡是有被螞蝗吸過的人都知道,這東西吸起人來不痛,蚊子咬一口,人還會覺得癢,螞蝗吸氣血來,一般不會有任何感覺,很多下田裏插秧的人,往往都是把螞蝗喂的脹鼓鼓的,才發現自己被叮了。

    我看着自己小腿上密密麻麻蠕動着的東西,饒是心裏素質再強,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小黃狗臉色一變,道:“別怕,我來。”

    我感動道:“好兄弟,關鍵時刻,還是你最靠的住。”螞蝗這東西不能拉拽,越拉它吸的越緊,鑽的越深,小黃狗取出我們包裏的食鹽往我腿上撒,那些東西很快就因爲架不住食鹽而紛紛脫落,其餘人也感覺去掀自己的褲腿,無一例外,幾乎都爬滿了螞蝗。

    等將這些東西收拾妥當後,我們不敢再掉以輕心,將褲腿和鞋襪用繩子牢牢綁縛起來,確保螞蝗不會再鑽進去,這才繼續前行,到了入夜時分,我們依舊還在草場裏,到處都是佈滿淺水的爛泥地,根本找不到一個可以紮營的地方,最後無計可施之下,衆人只能咬牙往前走,在黑暗中打着手電筒,以期可以找到一個比較乾爽的地方。

    入夜後,這裏的風很大,和白日裏的悶熱完全不同,顯得寒氣逼人,好在我們一行人身體素質都不錯,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也沒有人叫苦,我反而是想起大伯那老胳膊老腿,深處這種環境中,也不知道能不能挺住。

    功夫不負有心人,大約凌晨兩點左右,我們找到了一塊較爲乾爽的地方,由於再過不久就天亮了,我們也顧不得生火,隨意紮了帳篷,便縮進去睡覺,第二天,天剛矇矇亮的時候又爬起來,草場上霧氣瀰漫,可見度很低,衆人開始收拾帳篷,我走到遠處放水,尿着尿着,忽然發現草叢裏露出了一個白花花的東西,半遮半掩,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我好奇心一起,便蹲下身將那片茂密的草叢撥開,結果一顆白森森的人頭,恰好和我來了個對視,兩個黑洞洞的眼窩‘深情’的凝望着我。

    我愣了一下,說實話,這兩年各種各樣的屍體我見的太多了,因此乍一見到這個骷髏架子,我居然沒有被嚇到,一邊感慨自己膽子變大的同時,我覺得奇怪,這地方人跡罕至,這骷髏是哪兒來的?

    另一邊老呆見我遲遲不回去,朝我吆喝道:“小孫,你也太能尿了,都兩分鐘了,你膀胱得有多大啊?”

    我胡亂應道:“別***瞎扯,我發現了一個東西,你們過來看。”

    老呆當先被吸引過來,一見這人骷髏,忽然說道:“小孫啊,你太不仗義了,剛好尿人家嘴裏去了。”

    我有種想罵孃的衝動,說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是個人,你說這破地方,除了咱們這些人,還有誰會來?”

    老呆道:“還有趙家的人啊,這人沒準兒是趙家的死人。”

    我道:“你見過有死人爛的這麼快的嗎?才一天就變成骨頭架子?”老呆被我這麼一說,也咦了一聲,道:“沒錯,可能不是趙家的人。”說着,他用腳踢了踢骨頭架子,人骨頓時就散開了,在骨頭下方的爛泥裏,露出了一些衣料,似乎是死人生前的衣服,陷入爛泥裏了。

    我原本推翻了這人是趙家人的身份,但一看那衣料,頓時就愣了,這料子眼熟的很,這不是趙家臨走時統一着裝的制服嗎?難不成這骷髏架子還真是趙家的人?

    不對,如果真是趙家的人,怎麼可能一條就變成骨頭架子?就算是遇到什麼猛獸,也不可能啃的連點兒肉渣都不剩啊,最重要的是,如果是猛獸吃的,那麼屍骨肯定是散亂的,但我剛剛發現它時,它的骨頭可沒有移動過啊。

    這麼想着,我便用手扯住那一截衣料往外拔,衣服陷的挺深,我費了一番功夫才拔出來,有點兒類似於軍裝制服,肩頭還有一個圖徽,千真萬確是趙家的制服。

    我和老呆對視一眼,老呆道:“看來這地方很兇險,趙家居然就這樣折了一個人手,我得去告訴當家的。”這小子做事風風火火,說着便朝後跑,我一個人留在原地,將手裏的衣服隨手一扔,準備去洗一洗手,結果就在這時,我忽然發現,腳下的爛泥裏開始冒泡,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一樣。

    難道又是螞蝗?

    我往後退了一步,不想多找麻煩,正打算撤退,忽然之間,冒着泡在的爛泥裏,探出了一個東西,我一看,雙腿立刻就軟了,伸出來的,是一隻沾滿爛泥的人手,手細的皮包骨。

    我剛纔在這個地方站了很久,周圍並沒有人,而且即便有人,也不可能躲在爛泥裏這麼久!這兩年的經驗告訴我,要出事兒了,身體非常快速的做出反應,轉身拔腿就跑,並且嘴裏大叫:“有情況,戒備!”

    但剛喊完,我就感覺自己的腿被一隻冷冰冰,沾滿爛泥的手拽住,那手力道特別大,將我一扯,我整個人就面朝下跌進爛泥裏,泥巴都跑到嘴裏了,眼睛也因爲爛泥而睜不開,慌亂間,我一邊喊救命,一邊撲騰着腿,並且儘量擡起頭呼吸,整個人幾乎如同泥鰍一樣陷在爛泥裏,而抓住我的那隻手,卻彷彿要把我帶進地獄一樣,拉着我不斷往下,我的下半身幾乎立刻便陷入了爛泥中。

    而鬼魂陳他們的反應很快,幾乎在同一時刻,鬼魂陳和小黃狗迅速奔跑過來,一人抓我的左邊,一人抓我的右邊,發力將我往外拔,然而抓住我手的東西力道特別大,鬼魂陳兩人一用力,那下面的東西也就開始發力,我只聽到自己的腰部關節被拉響了,發出炒豆子一樣的聲音。

    小黃狗靠了一聲,道:“姓孫的,你能不能老老實實待着,究竟招惹了什麼東西,力氣真***大。”原本我是想回答,自己是無辜的,但沒等說出口,我忽然感覺,自己深陷在泥裏面的雙腳,被一個東西包裹住了。

    那東西非常溫暖,柔軟,甚至微微蠕動,有點兒像口腔,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一口含住了你的腳一樣,但問題是,誰的嘴有那麼大,能把人的雙腿都含進去?

    含住我雙腿的東西傳來非常大的吸力,我整個人幾乎如同麪條一樣,迅速的往泥裏面陷,鬼魂陳和小黃狗兩人幾乎都拽不住我,一瞬間,爛泥沒過我的腰、隨後是肩膀,緊接着便是頭,而那個含住我雙腿的嘴,也逐漸往上,幾乎將我整個下半身都完全含了進去。

    我瞬間從頭到腳都被拖進了泥裏,完全無法呼吸了,而含住我的東西,又繼續往上升,連我的腰要含住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根麪條一樣,正在被一張巨大的嘴往裏面吸。

    然而此刻,比起被那東西吸進嘴裏,更讓我難以忍受的是整個人陷入爛泥裏的窒息感,我還沒有被吸進去的上半身不住的掙扎,兩隻手高舉探出的爛泥外,這時,又有兩隻手拽住了我的手掌,使勁兒將我往外拉,隱約間,我似乎聽到誰說了一句:“快看,那邊也有!”

    有什麼?

    我不知道,因爲這時候已經完全沒有思考能力了。就在此時,拽住我那隻手鬆開了,我瞬間心頭一涼,有種絕望的感覺,然而下一秒,含住我幾乎大半個身體的嘴突然一鬆,緊接着,我的手又被拽住,這片刻間,瞬間被人拔了出來。

    由於我臉上全是泥,因此暫時睜不開眼睛,只能張大嘴拼命呼吸,沒等我吸夠氧氣,忽然有人揪着我的衣領往一邊跑,我跌跌撞撞,差點兒沒趴下,接着便是激烈的槍聲。

    這時,有人用布給我擦眼睛,我總算能勉強睜眼,而眼前的一幕,讓我目瞪口呆,茂密的草叢裏,伸出了很多帶着泥漿的人手,它們似乎就要從地底爬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
    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