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章 上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章 上京字體大小: A+
     

    飛機在北京降落,我和楊博士在機場分手,雙方約定,先靜觀其變。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立刻聯繫對方。

    我帶着孫二回藥鋪,這小子經此一次後元氣大傷,病怏怏的,就跟隨時要掛一樣,我本來有很多話想問他,但一問魔鬼城後來的事情,他就沉默不語,索性跟我裝死。

    我瞭解他,就像瞭解我自己一樣,所以我沒問,孫二之所以會這樣,或許是因爲在那個空間裏所留下的記憶,對於他來說,並不值得回憶。

    王哥還是老樣子,臉上的傷是好不了了,大伯依舊住在醫院,情況穩定不少,每天就是看醫書,從表面上來看,一切正常,但當你和他的目光對視時,就會發現他的眼神空空如也,如同木偶。

    大伯入院已經半年多,沒有任何好轉,我也是相關專業畢業的,精神病這個東西,除了藥物治療外,最重要的是心理和情緒引導,我思索良久,決定帶大伯出院,而跟着大伯住進來的那兩個大漢,也早已經被餘老頭接回北京,不知所蹤。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分別打了電話給餘老頭和小黃狗。

    餘老頭不用說,自然是非常關心我這一個多月以來的經歷,但我這會兒,反而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彷彿是察覺出了我的遲疑,餘老頭道:“這一個多月的事情,估計電話裏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不如你這兩天有空就來一趟北京,我們爺孫倆好好聊一聊。”

    我心說,自己一個陽光好青年,整日裏怎麼盡是跟老頭子打交道?但回國這麼些天,楊博士那邊通過幾次電話,沒出什麼意外,小黃狗那邊雖然通過一次電話,但他當時在電話裏言辭閃爍,古古怪怪,也不知出了什麼事兒,這麼一想,到不如去一趟北京,將事情弄明白。

    於是我答應餘老頭,第二天,安排好大伯的事情,將鋪子託付給王哥打理,便去了北京。

    我先去跟餘老頭匯合,在去往北京的途中,我心裏也做好了打算,與其等餘老頭主動問我,不如先主動出擊,瞭解一下趙家的動向,於是到達餘家後,我倆落座,不等餘老頭開口,我便道:“一個多月不見,你老人家的精神看起來又好了不少,整個人年輕了二十歲,我都差點兒認不出你了。”

    餘老頭噎了一下,搖頭道:“油嘴滑舌的小兔崽子。”他說這話時,眼神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這一刻,我頓時有種被看穿的感覺,讓人很不自在。

    這老頭子,真是隻老狐狸,我假裝沒看到,打着哈哈說道:“我不在的這一個多月,趙信那邊有沒有什麼動靜?”估計海姐那幫人已經凶多吉少了,但願他們死的不是太慘。

    餘老頭面露詫異,蒼老的聲音顯得不疾不徐,道:“我正想跟你提這件事。”

    他頓了頓,說道:“之前,你住的附近,一直有趙家的勢力在監視,我爲了保護你的安全,曾經派過另一支人馬盯梢,但就在幾天前,趙家的人馬忽然都撤離了。”

    我雖然早就知道有人監視我,但我沒想到,趙家的人居然這麼會打持久戰,幾天前忽然撤離?我急忙問道:“爲什麼?”餘老頭搖了搖頭,沉聲道:“我正在查,但我想,這件事肯定和那個祕密有關,除非,你對於那個祕密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沒錯,就如同鬼魂陳來說,如果說,我以前會被捲入這件事情,主要是因爲大伯,那麼現在,我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這一點我很清楚,但趙家的人不可能會知道纔對。

    難道說鬼魂陳和趙家的人通過氣兒?

    這個想法有些不靠譜,他們兩撥人馬勢同水火,別說鬼魂陳不可能因爲我的事情和趙家的人通氣,即便真的是鬼魂陳開口了,趙信會這麼合作嗎?

    這顯然不太可能。

    那麼,趙信爲什麼會突然放過我?

    除非,他知道了我們這一個多月的經歷,知道陳家已經收集完所有證據,知道我已經毫無用處!

    但是,趙信又是如何知道這些的?我們當時可是遠在巴西啊?

    這幾個念頭一閃而過,我腦海裏猛的冒出三個字:有奸細!

    除了這個可能,我實在想不出還有別的情況。大概是我出神太久,餘老頭拍了拍我的肩膀,意有所指的問道:“看樣子,你是有什麼想法?”

    我看着餘老頭深藏不露的平淡神色,苦笑一聲,道:“您都猜出來了,我還能說什麼?”頓了頓,我將進入青銅空間後的經歷大致一說,餘老頭聽完,顯得很失望,道:“沒有關於那方面的線索嗎?”

    我知道,他所說的那方面,是指讓阿莉復活的事,我忍不住苦笑一聲,道:“實話跟您說,我大伯愛了莉阿姨一輩子,如果真有能救她的方法,就算是爲了我大伯的幸福考慮,我也願意豁出命去辦,但是……很遺憾,那裏什麼也沒有,留給我的,只有滿頭霧水。我想,趙信會忽然撤離人手,肯定和陳家的人有關,他們在蒐集完密碼之後,開始有所行動了,正因爲這樣,趙家的人,纔不打算將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幫傭端來兩杯茶,餘老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抿了口茶水,長長嘆出一口氣,望着天花板,道:“難道真是我想錯了。”

    “人死不能復生。”我道:“轉魂鏡能保持莉阿姨屍身不腐,已經是一大奇蹟,剩下的恐怕……”我話只說了一半,餘老頭是個聰明人,他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當我說完這一番話後,他整個人彷彿瞬間蒼老下去,眼神暗淡無光,偌大的別墅裏,只有我倆,再多豪華的裝飾,也掩蓋不了它本身的空曠和冷清。

    這一瞬間,我忽然體會到,一個人不管多精明、不管多有權有勢,他的心底,總有人形的弱點。

    餘老頭的弱點就是對於阿莉的親情思念。

    須臾,餘老頭彷彿是自言自語,又彷彿是說給我聽的,喃喃道:“那個核心祕密究竟是什麼?”

    我道:“不知道,那應該是陳家內部的事情,難道你還沒有放棄嗎?”

    餘老頭看向我,道:“你準備放棄了?”他的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凌厲起來,我心裏咯噔一下,道:“不然呢?我大伯已經傻了,陳家和趙家已經將我排除在外,我不趁此機會脫身,難道還要去跟他們鬥?剩下的事情是陳家自己的事,即便趙信不死心,還想攙和一腳,那也與我無關。”

    餘老頭兇狠的眼神逐漸平和下去,聲音沙啞道:“不錯,確實都與你無關了。”他起身,不再看我一眼,也沒有跟我說話,揹着手慢吞吞的往前走,背影顯得落寞而蒼老,我有些鼻子發酸,這些人,包括大伯,不管年輕的時候如何威風,但現在,他們都老了。

    時間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無論是窮人還是富人,是乞丐還是顯貴。

    餘老頭沒有上樓,他走入了自家的地下室,他跟我說過,地下室裏放置着阿莉的屍身,我知道他是去看阿莉,猶豫片刻,我跟着走了上去,私心裏,我很想見一見,讓大伯懷念了半輩子的女人長什麼樣。

    地下室裏散發這溫暖的黃色光芒,正中央的位置,是一口透明密封的玻璃棺,即使隔了一段距離,我也能看到玻璃棺中的人。

    她身形窈窕,穿着上個世紀的連體百褶裙,雙手放在兩側,神態安詳。

    就如同大伯所說,阿莉長的很漂亮,瓜子臉,白皮膚,大大的眼睛是閉着的,我只能看到她的睫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大伯形容的,睫毛輕顫的模樣,再仔細一看是,還是一具屍體。

    確切的來說,更像一個睡着了的人。

    她的胸前,放着一面轉魂鏡,由於沒有合二爲一,因此與其說它像鏡子,不如說是一個彎曲的三角。我並不是第一次看到轉魂鏡,但當我看到阿莉胸前的轉魂鏡時,腦海裏卻忽然想起了那個佈滿詭異符號的青銅世界,之前還沒有發現,現在一看,它們的材質,似乎極爲相近。

    我心裏打了個突,很想讓餘老頭將轉魂鏡拿出來,讓我仔細辨認一下,但轉念一想,這樣一來,餘老頭勢必又會問東問西,重新燃起希望,與其如此,不如就此作罷,於是我看了會兒阿莉依舊年輕的屍身,默默立刻了餘老頭府上。

    出了門,站在馬路口,我看着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車輛,一時不知道該何去何從,這時,我手機響了,來電話的是竟然是賤嘴,我接了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他的大嗓門:“孫子,你***最近幹什麼呢,手機一直關機,爺還以爲你死在哪個小姐牀上了。”

    “呸呸呸。”聽到賤嘴的聲音,我心裏挺高興的,但他那破嘴果然吐不出什麼好話,我說道:“你的狗嘴裏,從來就沒有吐出象牙過,找我什麼事兒?”

    “喲喲,富二代,你現在闊綽了,兄弟找你還得先預約是不是?我這不是創業邁出第一步,公司走上正軌,想找你慶祝慶祝嘛。”接着,給我報了個地址,讓我趕緊過去搓一頓,語氣裏難掩得意和興奮。

    ps:從三月份開始寫,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八個月了,感謝這半年多的時間有大家一路相伴,終於迎來第八卷大結局,希望大家閱讀愉快,我也會用心寫完,給大家一個圓滿的結局。想購買《邪靈祕錄》實體書收藏的朋友,請戳下方黃框的鏈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