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45章 斷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45章 斷腿字體大小: A+
     

    幾乎在我睜開眼的一瞬間,旁邊的鬼魂陳也翻身坐起來,一下子撩開帳篷,整個人就竄了出去,帳篷裏的其它兩人也醒了過來,我們緊跟其後,到了外面,查理老頭那幫人也起來了,映入眼前的一幕,是查理老頭扇耳光的場面。

    他打的是一個白人,那白人半夜還拿着槍,應該是正在守夜的人,一耳光扇過去,查理老頭顯得很憤怒,嘴裏說的是英文,語速很快,我聽不懂。

    我道:“發生了什麼事?”剛纔那一聲驚叫,難道是這個白人發出的?但是現場除了我們,沒有任何東西,他爲什麼要突然鬼叫?

    查理老頭現在又爲什麼打他?

    我只恨自己英語太差,完全聽不明白,這時,我發現鬼魂陳似乎很專心的在聽他們說話,不由問道:“陳老大,你聽的懂?他們在說什麼?”

    鬼魂陳看了我一眼,眉頭漸漸皺了起來,慢吞吞的說道:“出事了。”

    靠,我當然知道出事了,問題是出了什麼事?

    楊博士經常國內外兩頭跑,英語水平很不錯,她立刻給我充當私人翻譯。

    那個白人嘴角都被打出了血,但神『色』到沒有憤怒,更多的是懊悔和恐懼,他說道:“……我、我太累了,只是睡了一覺,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糟糕的事情,原諒我,上帝啊……”

    查理老頭憤怒道:“帶我們過去!”

    楊博士對前面兩人的對話給我做了補充,原來守夜的一共有兩個白人,我們白天行動了一天,紮營時,已經是晚上的十一二點,兩個白人守夜,就需要守到凌晨三點才能換班,這樣的勞動強度太大了,他們雖然人高馬大,但也吃不消,便計劃着一人睡一個小時。

    這個白人叫瑞德,先是由他睡,另一個叫邁西的白人單獨守夜,由於是睡在外面,夜風有些冷,身體下面全是碎石子,因此睡的很不安穩,沒多久就醒了過來,結果發現邁西消失了。

    瑞德嚇了一跳,心想:難道瑞德也去偷懶了?這可不好,所有人都睡死了,實在很危險。他撐着困頓的眼準備尋找邁西,也不敢大聲叫,怕把查理老頭驚醒了,知道自己偷懶的事情,會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目光巡視着附近,很快發現,有一串腳印,朝着不遠處的小叢林裏走過去。

    整個魔鬼城以巨石居多,一些分散的叢林,看起來就像城市裏一個個花園,只不過沒有了園丁的管制,它們長的有些瘋狂。

    邁西去那裏幹嘛?

    如果是放水蹲坑,也不至於往叢林裏面跑,這裏又沒有娘們兒,大半夜的,都是大老爺們,隨便也就解決了,去叢林有些多此一舉。

    瑞德覺得不對勁,又怕偷懶被發現,便沒有驚動我們,自己離開了營地,順着腳印找入了小叢林,結果他扒開一叢植物,後面頓時『露』出了一條血淋淋的腿,除了腿,其餘的地方都不見了。

    我們所聽到的那一聲尖叫,就是當時發出來的。

    瑞德認出了那是邁西的腿,上面有一道刺青,他們倆平時是好哥們兒,經常一起喝酒,如果是其它人的腿,瑞德不至於反應這麼大,正因爲是邁西的腿,所以他才失控的掉頭就跑,將我們驚動起來。

    查理老頭顯然訓完瑞德了,我們在瑞德失魂落魄的帶領下,打着探照燈接近那片小叢林,扒開一叢植物後,裏面果然有一條腿,血淋淋的,血腥味兒撲面而來,看的人幾欲作嘔。

    鬼魂陳蹲下身,眉頭也不皺一下的將那條腿拉到我們跟前,心理素質實在有些變態。

    那腿剛一拉近,我就覺得不對勁兒,腿斷裂處的切口比較整齊,骨頭部位,還看得到摩擦的痕跡,不像被什麼野獸咬斷的,反而像是有人拿着刀砍斷的,而且並不是一刀砍斷,應該是反覆數刀,纔將整條腿切下來。

    這太殘忍,也太不可思議了。

    我下意識的問瑞德:“你在睡覺時,真的沒有聽到其它聲音嗎?”腿被活生生砍斷,至少應該發出慘叫吧?

    瑞德神智有些遊離,目光遲緩的看着我,顯然聽不懂我的中文,楊博士立刻將我的話翻譯過去,瑞德語言混『亂』的用英文說道:“沒有,什麼聲音也沒有,我是因爲有點兒冷,才醒過來的,一直很安靜……”他說這話時,我忽然發現他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別人大概不會發現,但別忘了我的老本行是什麼,我雖然不成才,好歹也拿了個紅本本,還是精神科的,對於人的表情特別敏感,我幾乎立刻就知道了他在說謊。

    如果是說謊,這個瑞德也說的太厲害了,除了剛纔那細微的閃爍,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挑不出『毛』病,估計用測謊儀都很難測出來。

    是我多心了嗎?

    如果這條腿被砍掉時,邁西沒有發出慘叫,那麼他當時會不會已經死了?

    這條腿是誰砍下來的?爲什麼要砍下來?

    腿以上的部位去哪兒了?

    我將目光從瑞德臉上移開,看向遠處,隨後打開了探照燈,朝着植被後面的位置走過去,順着這個位置,探照燈將周圍的一切照『射』的非常明亮,其餘人也跟着我朝前走,顯然也在納悶這條腿的其餘部分去了哪裏。

    首先,邁西肯定已經遇害了,而且傷害他的應該不是什麼動物,而是人,只有人才會使用刀子。

    除了我們這個隊伍裏的人,我們在魔鬼城已經呆了足足五天,這裏根本沒有其它人,又怎麼會有人對邁西下手?那條腿,總不至於是他自己砍下來的吧?

    我順着往前走的目的,一方面是爲了想找到邁西的其它部位,另一方面,也想看看有沒有留下腳印一類的線索,整個魔鬼城的表面是一層浮土,每踩一步都會留下清晰的印記,根據這些印記,可以給我們很多幫助。

    但順着前方找下去後,另我們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了。

    後面確實有印記,但……只有一隻腳的印記。

    也就是說,在被砍斷一條腿以後,邁西站了起來,用一隻腿開始往前跳,所以留下來這一串單個的腳印。我想象着那個畫面,便覺得後背發涼。

    孫二嚥了咽口水,道:“難道是殭屍?”

    他的思想模式和我差不多,因爲我也想到了殭屍這個詞,除了這個詞,我實在想不出,有誰會被砍斷了腿不慘叫,還淡定的爬起來往前跳,這簡直不是人能做到的,除非……除非當時的邁西已經是一個失去意識的死人。

    只是,死人又怎麼會動,難道有人使用控屍術一類的東西?

    更讓我們感到難以理解的是,除了這單個的腳印,周邊便沒有其它的痕跡,彷彿在被砍斷腿時,也只有邁西一個人在,這樣的情況,就好像這條腿是邁西自己砍斷的一樣。

    隊伍的氣氛很沉默,眼前的一切都透『露』出詭異和不尋常理,我們有很多猜測,但每一個猜測都顯得不合實際,難道真的是邁西自己砍斷了一條腿?

    正常人,誰會做的出這樣的事?

    還有瑞德,他爲什麼要說謊?

    往前找了一段距離,我們看到了邁西的屍體,他趴在地上,只有一條腿,背上揹着槍,槍沒有上膛。查理老頭目光陰沉,打了個手勢,示意將屍體翻過來,我是走在第一個的,離邁西最近,順手的事情,於是我蹲下身將屍體翻了個面,雖說我們是對頭,但人死如燈滅,這時候也沒什麼可計較的了,誰知我剛將屍體翻過來,眼睛緊密的屍體忽然睜開了眼,眼球通紅如血,十分猙獰。

    這變故來的太快,我又蹲着身體,心中驚的三魂去了七魄,還沒做出反應,邁西的屍體已經忽然坐了起來,張開嘴朝我的脖子咬過來,那一瞬間,我腦海裏想到的是在雪山被我咬死的那個外國女人。

    難道這就是報應?

    一切來的特別快,我一下子就被那東西咬中了脖子,疼的難以言表,周圍一片混『亂』,有人朝着屍體開了槍,在混『亂』中,我聽到鬼魂陳喝道:“不要開槍!”

    但這話已經晚了,槍子兒打進屍體後,濺出了很多血,這些血濺到人的皮膚上後,就如同硫酸一樣,只聽很多慘叫,有人用英文說了句什麼,具體我聽不清楚,但裏面有一個單詞是眼睛的意思,估計是血『液』濺到眼睛裏了。

    我使勁的想推開他,但脖子上的肉被咬的很緊,我試着去掐他的脖子,他的脖頸很粗,外國人普遍比中國人壯,他的脖子又冷又僵硬,完全不起作用,我又用手『摸』索着想掰開他的嘴,很快『摸』到冰冷的嘴皮子,手伸進去後,裏面黏糊糊的,也不知是我的血還是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