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8章 它是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8章 它是什麼?字體大小: A+
     

    地道里常年不通風,夾雜着一種厚重的塵灰味兒,我們的進入彷彿驚擾了它的安寧,塵灰在光線中浮動,唯一的聲音,便是我們的腳步聲。

    地道里浮土很厚,腳印特別清晰,而且看起來他們在進入時是處於不慌不忙的狀態,腳印比較穩定,沒有出現奔跑一類的劇烈動作,也就是說這裏是比較安全的,但我這人這兩年受的刺激太多了,一進入地道之類的環境,就有點兒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因此即便如此,我也是非常小心謹慎,畢竟現在四個人的安全都在我一個人肩上。

    一般來說,修建兩層高的地窖就已經很不對勁了,再加上這條亢長的地道,更讓人覺得古怪

    地道的材質發黃,應該是黃土,但土中隱隱夾雜了一些米白色的東西,楊博士愛研究的老毛病深入骨髓,沒多久便摳了一小塊下來,邊走邊觀察,忽然道:“這些白色的東西,好像是一種粘黏性很強的植物,功效有點兒像糯米,應該是用來加固。”

    我一直密切注視前方的動靜,因此頭也沒回,說道:“這裏的地下土質原本就很緊密,即便不加固,也不會倒塌,多此一舉。”

    楊博士沉吟了片刻,沒理我,問鬼魂陳:“陳先生,你怎麼看?”

    我原以爲鬼魂陳不會發表什麼意見,誰知片刻後,他忽然出聲道:“不是用來加固用的,是增加泥土堅硬度。”

    我下意識的觀察兩側,發現這些泥土確實很堅硬,時隔這麼久,竟然連一條裂縫都看不到,堪比混凝土了,,魔鬼城的人,增加土壤的堅硬度是爲了什麼?

    這應該是屬於比較麻煩的工程,沒有原因,是絕對不會耗費人力這樣做的。

    正想着,前方出現了岔道。

    岔道橫亙在前方,與我們現在所處的地道形成了一個t字形,左右兩邊都可以走,黑幽幽的,不知通向何處,我打着探照燈查看地上的腳印,發現腳印走到這裏時,似乎徘徊了一陣,有些亂,緊接着,便朝着左邊的地道而去,當即,我帶着幾人進入左邊的地道,片刻後,地道的前方,竟然出現了一個正方形的大坑,將我們的去路給阻隔了。

    坑? шшш▪Tтka n▪C〇

    難道是陷阱?

    誰會在自家的地窖裏挖陷阱?

    我們將燈光打下去一看,卻見下方插着無數手臂粗的鋼針,而坑底則佈滿了累累白骨。

    那骨頭絕對不是人骨,也不知在這坑裏待了多少年月,看起來就像是某種大型蛇類的骨頭,但離奇的是,在蛇骨中,還可以看到一些類似指爪的骨頭。

    難道是長着爪子的蛇?

    我立刻想到了一種動物,大蜥蜴。

    WWW●TTκan●¢ ○

    在我的印象中,美洲蜥蜴體型都很小,大的蜥蜴則大多生活於印度,而我們眼前的這具屍骨,如果是蜥蜴的屍骨,那可就太大了,簡直可以媲美黑凱門鱷了,目測有五米左右長。

    楊博士驚道:“難道這個坑是用來捕殺蜥蜴的?”

    我大腦飛速運轉着,不經意間忽然發現,就在這個坑一側的土壁上,竟然有一個凸出的東西,燈光打上去,那玩意兒竟然是個眼睛,當然,是假的眼睛,材料是某種岩石。

    這個眼睛的造型特別大,但有些古怪,它是豎着的,像二郎神的第三隻眼,我覺得不對勁,心中一動,便伸手覆上那隻眼睛,往旁邊一轉,果然能夠轉動,隨着我這個動作,只聽一陣摩擦,隨後碰的一聲,我們眼前的大坑側方,竟然猛的推出了一塊石板,一下子將大坑給蓋住了。

    楊博士咦了一聲,推測道:“這個石板或許原本就是蓋起來的,大概是走在前面的人啓動了機關。”

    我的想法和楊博士差不多,說道:“不過看樣子他們避開了,並沒有受傷,不過你們說,爲什麼這麼大的蜥蜴會跑到地窖裏來?”

    “是不是蜥蜴還不確定。”楊博士道:“但我可以肯定,這應該是一種暫未被人類所發現的生物,或許我們可以攜帶一些骨骼回去……”

    我連忙打斷她,道:“別,千萬別,咱們這次不是來做研究的,您就別瞎折騰了。”說話間,便踏上石板繼續往前走,一路上又遇到了很多這樣的大坑,機關應該都是被孫二他們打開的,那小子好奇心太重了。

    坑裏無一例外,都是這種奇特深生物的骸骨,這個底下空間特別大,而且分岔很多,讓我有一種是不是到了迷宮的感覺,當我自己都走的有些煩躁時,身後的鬼魂陳忽然拽住我的胳膊。

    我轉頭,見他額頭有汗,便道:“是不是累了,乖,咱們跟部隊匯合再休息,堅持就是勝利。”

    鬼魂陳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抓住我胳膊的手,開始拉着我後退,目光忽然鼎向前方的黑暗處,道:“有人過來了。”

    人?

    我眯着眼朝黑暗處看,什麼也沒有,並且地道里很安靜,也沒有什麼人的腳步聲,我雖然很信任鬼魂陳,但此刻也不由得懷疑他是不是弄錯了,剛想出聲,前方果然隱隱傳來了一些細微的聲音,初時無法分辨,漸漸便聽出是人的腳步聲,而且看樣子人數還不少。

    是誰?

    孫二的人還是查理的人?

    不對,聽聲音他們是在奔跑,非常快速的奔跑,並且朝着我們過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

    衆人幾乎都下意識的後退,因爲現在的我們太虛弱了,而鬼魂陳已經迅速的擡槍,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我們前方,而腳步聲逐漸逼近,來人我們也看清了,是孫二。

    但令我意外的是,不僅只有孫二他們,隊伍裏還夾雜着幾個白人,他們此刻都跟後面有鬼追一樣,朝着我們所在的位置跑。

    孫二看見我們,立刻叫道:“快跑,別擋道,後面有東西追上來了。”他們手裏都端着槍,人多勢衆,就算是恐龍來了,也能開幾槍,究竟是遇到了什麼玩意兒,竟然被追的這麼狼狽?

    我們幾人受傷過重,根本無法進行奔跑這一類的動作,強行狂奔,指揮使傷口重新撕裂,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裏,只有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活下去,其餘的地位、財富、權勢都他媽是浮雲。

    孫二雖然叫我們跑,但我們都沒動,而這時,伴隨着他們奔跑的聲音,黑暗中,還傳來一種啪嗒啪嗒的聲音,就像有人穿了一雙大號拖鞋在走路一樣。

    什麼玩意兒?

    孫二等人已經跑到我們跟前,見我們不動,孫二氣的一把拽住我往前跑,我被他這麼一帶,背上的傷頓時傳來劇痛,倒抽一口涼氣,沒跑兩下,鬼魂陳猛的將孫二的手腕一扣,反手一捏,孫二就痛的哇哇大叫,頓時鬆開了我的手。

    我趕緊道:“先別跑,我們受傷太重,跑不動了,追來的是什麼東西?”

    孫二道:“大蜥蜴。”

    大齙牙道:“龍!”

    那個金髮美女恰巧也在隊伍裏,她一臉驚恐,用十分蹩腳的中文說道:“鱷魚!”

    這、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蜥蜴,鱷魚也就算了,怎麼連龍都出來了?而這時,孫二也藉着這機會看清了我們的傷勢,一見我們四人渾身沁血的繃帶就明白了過來,他立刻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我揹你跑。”

    鬼魂陳二話不說,當先爬上了一個奴隸的背,我們也不矯情,當即往其餘人背上跑,一行人立刻往前跑,但速度減低了很多,孫二一邊跑一邊氣喘吁吁的跟我們解釋:“有種東西,長的很怪異,又像蜥蜴、又像鱷魚,更像龍,可以鑽土,身上的硬甲子彈都打不穿,唯一的柔弱帶在腹部,但它們可以貼着牆壁爬,我們根本攻擊不到。”

    子彈都打不穿?我總算明白孫二他們爲什麼要跑了,我們隊伍裏夾雜了三個白人,一個金髮美女,兩個男的,我問道:“其餘人呢?”

    “逃命的時候分散了,跟着查理老頭跑了,能不能活下來不確定,我們被那種東西攻擊,死了一個白人,那東西咬合力很強,一口下去,連人帶槍斷成兩截,呼呼呼……”他邊跑邊說,已經喘不過氣了,我示意他先不要開口,轉頭往後看,想看看那玩意兒究竟長什麼樣。

    而這時,由於揹着我們,孫二他們的速度降了下來,那幾個白人就衝到了前面,這讓我又想到了那兩個被老虎追的人,跑到最後的,就是老虎的口糧,而這時,那東西終於衝黑暗中現出了身。

    該怎麼形容它的樣貌,按照我個人的觀點,我也偏向於孫二的說法,像蜥蜴,但它從頭到尾都被一層黑鐵般的甲殼包裹,我試着朝它連開了三槍,其中有一槍打中了,但子彈被彈了出去,根本打不穿,那東西雖然此刻沒有張嘴,但光看那條嘴線,都覺得極其恐怕。

    它身長約有五米左右,貼在地面朝我們爬過來,腳掌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鬼魂陳額頭全是冷汗,他也開了槍,發現沒有效果之後,臉色都黑了,而孫二等人揹着我們速度大減,眼見就要被追上,但這種時候,面對被一口咬斷的危險,誰也不願意做出犧牲。

    它全身都是黑色,但唯有眼見是紅色,就在我焦急時,忽然銀光一扇,一支飛刀竟然射入了那東西的眼睛裏。

    “嘶。”我道:“陳老大,你酷斃了,快,還有另一隻,弄瞎它。”眼睛受到重創,那玩意頓時發出一種如同收音機雜音一般的吼聲,原本是筆直的追我們,現在則一下子撞到了牆上,在地道里痛苦的擺頭擺尾,爲我們爭取了一定的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