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6章 巨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6章 巨像字體大小: A+
     

    看來鬼魂陳和我們一樣,也很難動彈了,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裝備包,裏面有一些食物,兩包壓縮餅乾,一包醬牛肉,半袋提純過後的水。

    正常情況下,如果節約一點,這是一個人兩天的口糧,但現在我們有四個人,而且還是急需補充營養的傷患,這點兒食物少的可憐。

    我們身上的傷,如果情況不惡化,至少也要原地休息兩天,不能隨意移動,這些食物我們四個人分,一頓就能搞定,最主要的是水,受傷的人更需要補充水分,半袋子水,太少了。

    楊博士道:“大家誰還能動?”

    我苦笑道:“誰都不能動,就算能走,現在也不宜走動,咱們的傷太深,藥物不足,感染機率很大,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等,等傷情穩定下來。”

    楊博士顯得有些憂心,我們都只注射過一次藥物,正常情況下,如果是在醫院裏,消炎藥都要打三天,我們這麼重的傷,如果靠人體自己的修復能力,實在是太勉強了,更何況鬼魂陳根本就沒有用藥。

    相比之下,我的恢復力最快,只要自己注意點,應該能恢復起來,其餘人就不一定了,說不定三五天都不能動,更可怕的是,傷口容易腐爛。

    我很急,但又不能表現出來,這種時候,急也沒有,只會徒增心理壓力,於是我道:“我的傷應該會好的快一些,咱們撐兩天,兩天後如果你們還不能動,我就出去找大部隊。”

    楊博士點了點頭,面帶憂容,道:“也只有這樣了,只是不知道其餘人怎麼樣,他們身手有限,當初怎麼會和陳先生分開?”

    這件事情我給鬼魂陳處理傷口時已經問過了,鬼魂陳現在明顯不打算再解釋一遍,我便說道:“當時追的東西太多,爲了掩護他們,陳老大和他們兵分兩路了,想來他們的情況應該比咱們好一些,藥品也很充足。”

    確定了計劃,我們便將食物進行劃分,劃分出四個人的量,還必須吃兩天。

    一塊醬牛肉,先是一分爲四,緊接着有分爲八塊,一人一天吃一塊,是我們現在手裏營養價值最高的吃食;剩下的壓縮餅乾,一袋裏面有三十二片,每天每天吃八片,我看着這食物分配,幾乎有種想流淚的衝動,我發誓,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浪費糧食了,誰他媽再浪費,我抽他。

    接下來,爲了保持體力,我們就剩下睡覺,將能量消耗降到最低,地窖裏有些冷,爲了維持體溫,我們幾人將外套合在一起,做成了一張大毯子,四人裹在一起取暖,倒也不覺得冷,唯一的遺憾是鬼魂陳和那個土著是男的,要是女的就好了,不行,不能再想了,在想又要唱歌了。

    但睡的久了,便覺得頭暈腦脹,偶爾也爬起來動一動,在這種黑暗、飢餓又肌體無力的條件下,人唯一的娛樂便是瞎想,我想了很多,最多的是關於大伯的事情,在我之前的二十多年裏,我從來不知道他影藏了這麼多的祕密。

    現在想一想,心靜下來,很多事情都想開了。

    我這一年來,在死亡關頭徘徊過太多次,現在想一想,其實很多事情,比起生命來說,都算不了大事,比如說我和小黃狗之前的恩怨,現在想一想,他當初利用我的事情,也顯得沒那麼氣憤了。

    再比如鬼魂陳,他的立場問題,我如果站在大伯的立場,那麼我和陳家應該是對頭,但拋開立場來說,鬼魂陳對我來說,應該是有些重要的,一是因爲他牽扯到我們孫家的命運,二是因爲我曾經說過,我們是朋友,他雖然沒有承認,但他一次次冒險救我,這些我都記在心裏,我孫邈雖然有些混,卻也不是個忘恩負義的。

    撇開這些立場、目的,我很榮幸自己能認識這樣一個朋友,雖然他嘴上不說,但回到那個繁華的都市裏,酒肉朋友很多,但又有多少人會在我掉落懸崖時肯拽我一把?

    我想了很多,大腦活動也需要消耗能量,很快便覺得餓,一開始能忍耐,餓一會兒就沒感覺了,然後就是更劇烈的餓,那種滋味兒太難受了,我將自己那份食物嚼下去,只覺得杯水車薪。

    在陰暗的地窖裏不便晨昏,不關在裏面的日子很難受,我頭一次這麼渴望看到陽光,但鬼魂陳似乎有他自己的一套記時方式,在我們吃下最後的食物時,他道:“時間到了。”

    我試着站起來,傷口果然好的比他們都快,大部分地方已經結痂,走路不成問題,只是沒辦法跑。

    而上方的空間,已經沒有聲音,那些怪物應該已經撤退了,我小心翼翼的將石蓋打開,外面頓時傳來陣陣惡臭,是那些怪物已經開始腐爛的屍體發出來的,下來時的活動石板處透出了一些陽光,我心中一喜,看來現在是白天,於是我對衆人道:“那些怪物應該只有晚上纔出來,現在外面是白天,不如咱們趁此機會出去。”

    楊博士道:“也好,出去至少還能找些吃喝,如果不能找到其它人,在入夜前在躲回來就是了。”

    商議完畢,我便先爬到上方,用繩子將楊博士等人拉上來,這要是在平時,三米屬於鬼魂陳一縱身就能攀上來的高度,但這次外傷太重,他體質極其變態,無醫無藥,現在還沒有感染已經是萬幸,他自己也知道厲害,所以這次不蹦躂了。

    我們四人光是從這兩個地窖裏轉移出去,就費了很大的力氣,我隱隱感覺自己有些傷口裂開了,也懶得管,站在陽光下,一時覺得有些刺目,閉了一會兒才適應白天的光線。

    根據太陽的角度來看,此時應該是上午的九點或者十點鐘左右,陽光溫和,周圍有淡淡的霧氣,魔鬼城裏也有零散的植物帶,我讓幾人原地坐下休息,自己順着附近查看,想看一看有沒有孫二等人留下的線索。

    很快,我發現了一些血跡,應該是被那些怪物追擊時留下的,血跡並不多,我不能確定是孫二還是查理那夥兒人,畢竟當時情況太亂,查理等人雖然跑的快,但同樣也有怪物追了過去,想來情況也不會輕鬆。

    我轉頭看了看鬼魂陳等人,他們坐在一塊大石頭下面休息,轉頭時,發現三人恰好都在看我,這下子,我深感自己責任重大,在心裏給自己打氣:孫邈啊孫邈,現在鬼魂陳負傷,你就是隊伍裏的支柱了,你可得真氣點兒。

    給自己鼓完勁兒,便端着槍支往前走,這魔鬼城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事實上卻危機四伏,我們昨天就因此而大意,同樣的錯誤,決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我朝身後的三人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一切交給我,便端着槍,追尋着這串模糊的血跡往前追蹤,血跡到達一塊倒下的巨石前消失了。

    在魔鬼城裏,我看過很大巨大的石頭,它們的規整程度和製作技藝令人驚歎和不解,但眼前這塊巨石,更加讓我震驚,它是一個人的造型,方形,足有六米左右的高度,臉部讓我覺得很古怪,隱隱約約,和我砸高空俯視的那張臉特別像。

    厄尼爾之臉?

    難道這是厄尼爾的雕像?這個魔鬼城的人,崇拜的是惡魔嗎?

    我仔細觀察,這座石像給我一種很奇特的感覺,我之前在上空俯視整個魔鬼城時,地畫由於不是立體的,再加上很多樹木過界生長,使得呈現在我嚴重的厄尼爾之臉,有些扭曲和恐怖。

    而我眼前的這張臉,卻輪廓深邃,雖然有些地方和正常人不太一樣,但看起來並不覺得恐怖,它的眼睛刻畫的很大,讓我想起了三星堆的青銅人像。

    眼睛裏有很多圓環,彷彿一個巨大的漩渦,它凝視着天際,神情肅穆而莊嚴,彷彿在觀察什麼東西,但那雙眼睛給我的感覺,卻更像是在等待些什麼。

    看着天空等待?

    這和大齙牙所講的傳說不謀而合,難道它等待的是那個被富二代吉吉薩娶走的姑娘?這實在不靠譜,不是我不相信愛情,而是這個傳說本身就太扯淡。

    血跡到這裏就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

    難道是繞過石像了?

    我準備繞到石像後方,然而,剛往旁邊踏出一步,腳下頓時就空了,整個人摔了下去,這一下真是摔的驚天動地,我察覺自己的傷口真的裂開了,有熱液滲了出來,從我剛纔踏空的地方,不斷有黃色的浮土滑落,我這才發現,竟然又是一塊活動的石板,自己又掉進了一個地窖裏。

    該死的,魔鬼城的人,難道都喜歡集體醃大白菜嗎?挖這麼多地窖做什麼?

    這些地窖的結構顯然很牢固,在很多地表建築都已經消失後,它們竟然還沒有倒塌,魔鬼城的人,究竟有多喜歡醃大白菜啊!地窖修的比房屋還結實!

    半晌,我才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就在此時,藉着透進來的天光,我發現在離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