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5章 受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5章 受傷字體大小: A+
     

    我昏睡的時間大概只有幾分鐘,睜開眼時,鬼魂陳和他的奴隸依舊在艱難的抵抗那些怪物,而且數量並不見減少殺了一個,從出口又會飛進來另一個。

    意識恢復過來,那種鋪天蓋地的痛苦就更加清晰了,我雖然想起來幫忙,但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就不允許,鬼魂陳和那個奴隸,幾乎渾身是血,我從來沒見過陳老大流這麼多血,一時間心也涼了,掙扎着想爬起來,這時,那奴隸終於支撐不住趴在了地上,旁邊的怪物看準幾乎,立刻朝那個奴隸撲了上去,鬼魂陳嘴裏嘶了一聲,在那些怪物撲向奴隸的一瞬間,一腳踢了出去,他這一腳力道夠大,瞬間將奴隸踢的在地上蹭。

    但也避開了那些怪物的攻擊,怪物收拾不及,指爪全部抓到了地上,鬼魂陳瞄準這個機會,又是兩柄飛刀射出,銀線一牽,帶了血的飛刀又收回來,他的雙手幾乎已經被飛刀帶出的血,染的鮮血淋漓。

    那奴隸的生命力特別頑強,求生意志很堅定,被鬼魂陳踢出去後,又想爬起來,受到他的鼓舞,我也跟着爬,但我身上的傷要比他嚴重,我越掙扎,血流的越多,這時,鬼魂陳冷冷道:“呆着別動。”

    我想自己之前是誤會鬼魂陳了,我看不慣他對待奴隸的態度,但現在我有些明白,他這個人不會在這些細節上講究,或許細節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都是無所謂的,他有點兒像一面盾牌,在你飢餓的時候,不會讓出自己的食物,但在你生死關頭,他卻願意挺身而出。

    哥們兒,我以前錯怪你了,之前問候你祖宗十八代的那些話,我全部收回。

    這時,那奴隸已經爬起來,他被鬼魂陳一腳踹出去,也不知鬼魂陳是有意還是無意,踹的方向恰好就是我發現的那個石蓋,奴隸立刻打開了石蓋子,嘴裏發出誰也聽不懂的叫聲,鬼魂陳猛的一回身,將我從地上一撈,又迅速將旁邊的楊博士撈起來,夾着我倆就往那個石蓋子出處跑,那奴隸也在此時跳了下去。

    那石蓋子下方的環境究竟怎麼樣誰也不清楚,但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下面就算是下水道,也只能硬着頭皮往下跳了。

    我剛纔還回光返照挺有精神,但這會兒只覺得痛苦難忍,渾身彷彿在火上燒一樣,再加上失血過多,鬼魂陳帶着我往下跳的那一瞬間,伴隨着失重感,這一次是徹徹底底的暈了過去。

    這一暈就不知多久,迷迷糊糊中,唯一的感受只有痛,但我還保留這一點意識,潛意識裏只有一個念頭:快跑,快跑,我們一定要逃出去。

    我腦海裏彷彿出現了一幅被怪物追的樣子,我一直跑,一直跑,然後就感覺後背一陣劇痛,被一對爪子給弄穿了,這一下子,便猛然驚醒過來

    有光,但光線很暗,光源來自於一隻手電筒,手電筒似乎已經亮了很久,電力很微弱,因此我只能看見方圓三米左右的情況。

    這裏很安靜,沒有怪物,看來鬼魂陳帶着我們跳下那個石蓋後,我們就脫險了。

    我低頭檢查自己的傷勢,發現身上大的傷口都被包紮了,包括箭頭和後背的傷勢,似乎還上了麻醉一類的,反而感覺不到疼,但是手腳又可以自由活動,十分神奇,我猜測估計是鬼魂陳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爲我們止痛。

    想到此處,我趕緊去看其他人,在我旁邊不遠處,是同樣昏迷的楊博士,她身上原本穿着短髮女人的外套,現在外套半褪在腰間,上身**,被紗布裹成糉子,後背的血也止住了,如果是鬼魂陳乾的,這小子真是佔便宜了。

    我又去看鬼魂陳和那個奴隸,但我只看到奴隸也同樣昏睡在那裏,身上的傷口也做了處理,鬼魂陳卻不知去了何處。其餘的地方便是一片黑暗,我撿起手電筒往黑暗處走,一邊觀察環境,一邊喊鬼魂陳的名字:“陳老大?陳默?陳哥……”

    叫了半天沒人應,也沒看到他的人影,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果然是之前跳下來的石蓋,因爲我發現它就在我們頭頂,側耳傾聽,還可以聽到外面隱隱約約傳來微小的振翅聲,那些玩意兒還沒有走。

    它們的眼睛,讓我想起了石陣裏那隻血紅的眼鏡,彷彿是那玩意兒化身成這種怪物來找我們索命一樣,那種感覺很不舒服。

    這應該是一個地窖,高接近三米,具體有多大不太清楚,因爲我沒有走完,這時,從黑暗中傳來了種喘氣聲,是人的聲音。

    鬼魂陳?

    我立刻打着手電朝那個方向走去,走過去一看,發現裝備包背翻的亂七八糟,裏面很多東西都是空的,鬼魂陳身上依舊是血,傷口並沒有經過處理。

    我叫了他一聲,他整個人已經意識模糊。

    我再去看他翻動的裝備包,頓時明白過來,立刻的水袋全都是充滿細菌的水,無法用來清洗傷口,但我們之前還剩下兩袋乾淨水,這些水鬼魂陳用在我們三人身上了,他自己沒有水,而且我們這次受傷太重,再加上逃命時隊伍分散,裝備也很不均衡,我們的裝備包裏以武器居多,食物和藥品是最少的,這些藥根本不足以應付我們三個人的傷勢,因此鬼魂陳給我們治療之後,自己根本沒有留下藥。

    他將裝備包翻的亂七八糟,應該是在找傷藥。

    我氣息有些不穩,很難描述自己現在的感受,救人要緊。我又將裝備包翻了一遍,確實什麼藥都沒有了,水也是佈滿細菌的水,連清洗傷口都做不到。

    該怎麼辦?

    等等……

    我忽然想到一個關鍵點,銀能殺滅大多數細菌,或許我可以試一試先給這些水消毒

    當即我將鬼魂陳剩下的飛刀都搜出來,又搜出楊博士的那個玻璃球,將飛刀上的血抹擦乾淨,泡進水裏,用那個多功能的玻璃球觀察,裏面的那些細菌蟲子在銀器放進去後,很快就死了,片刻後,死亡的細菌聚集在了一起,我小心將那一部分水倒掉,反覆幾次,終於將剩下的幾個水袋提純,緊接着便開始給鬼魂陳清洗傷口,在這個過程中,他被痛醒了,我道:“陳老大,你不是道醫嗎?能不能使個法術把自己治好?”

    鬼魂陳閉着眼喘氣,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表示出不想搭理我的樣子。

    事實上,道醫也是依靠藥物,只不過他們偶爾會治療一些不乾淨的東西所引起的‘疾病’,但我們現在是確確實實的傷,不可能靠那些驅鬼的法術治好,我也就是想緩解一線氣氛。

    見鬼魂陳對這個話題沒興趣,我便道:“治不好也沒關係,好歹止一下疼啊。”

    他沒搭理我,額頭不斷滴冷汗,傷口清洗完畢,已經沒有多餘的紗布,我想了想,便將衣服脫下來,撕成布條,用剩下的水勉強將布條洗一洗,算是消毒,便給鬼魂陳纏上,這小子也太死心眼了,給自己留一支消炎針劑也好啊,什麼藥都不上,傷口百分之百會感染。

    我還想說什麼,鬼魂陳擺了擺手,閉眼道:“休息。”

    失血過多的後果就是乏力和暈眩,我也確實很累,而且外面的怪物們還沒有走,以我們現在的情況也不可能再幹別的,見所有人都睡過去,便也支撐不住,往地上一倒,睡了個昏天黑地。

    這一覺也不知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變化,但身體的痛感又回來了,這痛感很難捱,讓人幾乎無法動彈,楊博士和奴隸也醒了,楊博士和我一樣,背部受傷最厲害,因此也是趴在地上,聲音嘶啞道:“我們這是在哪裏?”

    我將後來的經過大致跟她說了一番,楊博士微微沉默,道:“陳先生的傷勢怎麼樣了?”

    我側頭去看鬼魂陳,他側臥在地上,受傷最多的是前面,後方到沒受到什麼攻擊,如果我當時沒有撲上去壓倒他,那麼我背上現在這些傷勢,就應該都在鬼魂陳背上,前後受敵,他雖然平時牛逼的不像人,到底是血肉之軀,恐怕這會兒早已經交代了。

    不過相比之下,論起鬼魂陳救我的次數,我這點兒犧牲根本不算什麼,楊博士問完,鬼魂陳猛的睜開了眼睛,緊接着,他似乎想站起來,但動了一下就放棄了,目光在周圍緩緩巡視,慢吞吞的說道:“還有聲音,它們還沒有走。”

    ps:向大家宣佈一個消息,今天下午要入川一趟,行程在五天左右,包括今天,接下來的五天,每天都默認爲一更(之前寫好的存稿),當地條件和網絡狀況不明確,所以等到達地方後,如果當地條件允許,我會爭取兩更。

    具體情況,我會在羣裏和大家交流,再次公佈一下書友羣的羣號,有興趣的朋友們加進來:122824724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