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1章 埋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1章 埋伏字體大小: A+
     

    我問完,才發現鬼魂陳的情況並沒有比我們好到哪裏去,他雖然沒有像我們一樣蜷縮在地上,但額頭也是冷汗淋漓,難道我們中毒了?

    我們吃的是自己攜帶的食物,剩下唯一有問題的就是井水,難道是水的問題?

    有誰會在井裏下毒呢?

    來這裏的人並不多,而要穿過魔鬼陳的,除了查理老頭,似乎就只有我們了,難道是查理老頭算準了陳家會有人跟上來,所以特意在這唯一的水源裏下了毒?

    這時,鬼魂陳已經忍着疼痛又從井裏取了些水出來,他用自己的小飛刀沾了些水,飛刀裏應該含有一點銀的成分,銀可以試毒,很多人以爲是武俠電視劇裏誇張出來的,事實上銀確實試毒的效果。

    然而,鬼魂陳的小飛刀並沒有便黑,他皺了一下眉,顯然也覺得不解,這時,楊博士彷彿想起了什麼,她慢慢的爬起來,挪移到鬼魂陳身邊,從兜裏掏出個東西,我一看,頓時懵了,這不是我們當初在雪山的水下撿到的那個球形放大鏡嗎?

    只見楊博士將兩個鏡片重合在一起,放在眼前,慢慢轉動,似乎是在調倍數,片刻後,她失聲道:“天吶!”聲音中充滿了恐怖和震驚的情緒。

    怎麼回事?

    緊接着,楊博士將那個超時空放大鏡交給鬼魂陳,鬼魂陳皺了皺眉,也跟着去看,然後他的嘴角瞬間抽搐了一下,我急了,問道:“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楊博士額頭冒冷汗,道:“是細菌,含量非常高的細菌。”

    我立刻拿過那東西一看,通過倍數的調節,它成了一個顯微鏡,只見顯微鏡下的水裏,蠕動着密密麻麻如同蟲子一樣的生物,天吶,我們喝下的全是這種蟲子!

    我們沒有被人爲下毒,而是這水太髒了,它的髒無法用肉眼看見,但就算我對這方面不瞭解,也知道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有這麼多細菌了,這些井水看起來清澈而乾淨,怎麼會這麼髒?

    這時,我突然發現,裏面的細菌很多都不動了,彷彿死亡一般。

    楊博士道:“銀對細菌有很強的殺傷力,我明白了,這裏的水細菌含量很高,魔鬼城裏的人會在裝水的罐子裏放入銀塊兒殺菌。”

    現在才知道這個已經晚了,我們屬於嚴重的食物中毒,揹包裏攜帶的普通腸胃『藥』品根本沒辦法發揮作用,情況嚴重,死人都有可能。

    我們毫無辦法,治病需要『藥』,鬼魂陳雖然是道醫,但治病同樣需要『藥』材,只有治療一些‘特殊’病例纔會使用道術,我們現在是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即便隊伍裏有醫生,也難以發揮作用。

    隨着時間的推移,一時間只覺得越來越痛,幾個土著人沒有什麼面子觀念,直接在地上打滾,毫不避諱的哇哇慘叫,我們其餘人也痛的跳腳,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傳出一聲嘶啞的笑聲,緊接着,一幫穿着探險服的人冒了出來,瞬間包圍了我們。

    這幫人我不認識,但其中領頭的,是一個白人老頭,我頓時猜到了他們的身份。

    查理老頭。

    “孫先生,我們有見面了。”他一邊說,目光一邊在我和孫二之間轉動,隨後又道:“不過你們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假的呢?”

    顯然,他並不知道分裂的事情,沒等我開口,孫二便道:“查理先生,您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兒不厚道……嘶,你早就發現我們了?”

    “不、不、不,我只不過是料到會有陳家的人來而已,所以準備伏擊,但我們還沒有下手,你們就自己遭殃了。”他指了指那口井,道:“白天這口井也差點兒要了我們的命,但是感謝上帝,我們攜帶的『藥』品比較完善,某種角度來說,西醫治病效果還是不錯的,建議你們下次記得要攜帶『藥』片,那些中成『藥』最好還是放棄。”

    我聽的窩火,道:“去你媽的,吃、吃、吃,早晚吃死你。”西『藥』的效果確實比較快,但大多含有激素,不少人現在一些小感冒,爲了少受兩天罪,就立刻選擇一些快速治感冒的西『藥』片,我自己鋪子裏就有賣,一個月能賣出上百盒,而中成『藥』來的慢,是我鋪子裏最不賺錢的。

    只能說我們這次是陰溝裏翻船,主要攜帶的是外傷『藥』消炎『藥』一類,誰也沒想到會吃壞了肚子,查理這幫人,人命像是不要錢一樣,攜帶了很多手下,因此『藥』品準備的很充分,這雨林裏危機重重,這幫人現在看起來很牛『逼』,但能活着回去幾個就不得而知了,從這一點來看,這個查理老頭,也是個不把人命當一回事兒的。

    我說完,查理老頭道:“中國人,你應該有最基本的禮貌。”他話音說完,他手下一個持槍的白人大漢,便直接一槍敲在我腦袋上,我此刻疼的站都站不起來,根本沒辦法反抗。

    孫二怒道:“老頭子,有什麼衝我來,別對其他人下手。”

    “好吧。”查理老頭道:“比起你,我現在對他更感興趣。”他指向鬼魂陳,隨後臉『色』陰沉的一步步朝着鬼魂陳走過去,神『色』非常的暴戾,我心裏頓時咯噔一下,下意識的擋在鬼魂陳身前,道:“你想幹什麼?”

    查理老頭冷笑了一下,目光有些古怪,用流利的中文緩慢的說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中國人,你最好走開。”

    我還待說話,鬼魂陳突然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聲音因爲疼痛有些不穩:“走。”他低着的頭猛然擡起,漆黑的目光直視着查理老頭,淡淡道:“放過他們,我跟你走。”

    什麼?

    不止是我,連楊博士也震驚的擡起頭,捂着腹部,壓抑着痛苦的聲音,道:“陳先生,你不能……”

    我接觸到鬼魂陳漆黑的目光,心裏頓時涼了一下。

    鬼魂陳並不是個死要面子的人,他審時度勢,知進退,能牛『逼』的時候,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裏,該伏低姿態時,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因爲他這個人從來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

    而現在,我們的情況擺在這裏,每個人都失去了反抗能力,或許鬼魂陳還能抵擋,但我們這些人如果沒有『藥』就只有死路一條。在疾病面前沒有什麼奇蹟可言,我們經歷了那麼多危險,卻抵不過一次食物中毒,聽起來很可笑,但生命往往就是這麼脆弱。

    鬼魂陳說完,查理老頭佈滿皺紋的臉深深的看了眼我們這些中毒的人,說道:“你現在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了,把他們捆起來!”

    這個過程中儘管我們反抗,也沒有什麼用,很快,所有人都被五花大綁,接着,查理讓人給我們喂『藥』,他在我們的火堆前來回踱步,道:“我現在沒有興趣要你們的命。”隨後他給手下使了個眼『色』,我們被丟到了稍遠處的一塊巨石下,沒有火,又寒又冷,而鬼魂陳則依舊坐在火堆旁,查理老頭似乎在跟他說些什麼,神『色』越來越激動,最後一拳頭揍了過去,鬼魂陳雖然被綁,但也不是完全無法動彈,快速的側身躲了過去。

    查理老頭冷笑着沒有繼續,似乎又在說什麼,吃完『藥』,疼痛已經慢慢減輕,楊博士焦急道:“他和陳先生有什麼恩怨?”

    孫二道:“這算不算因愛生恨?因此陳萌若的死,這老頭子恨上陳家人了。”

    “不。”我道:“陳萌若只是他的一個藉口。”

    “嗯?”楊博士當時和大齙牙被支開了,並不清楚其中的曲折,於是我搖了搖頭,也沒有繼續說。查理老頭表面上是因爲陳萌若纔有了後來到現在的行動,然而,根據他的表現和所作所爲來看,他並不像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或許在最初,他和陳萌若的感情是真摯的,但就像他自己對孫二所說的那樣:在海底,他看到了一些世人無法想象的東西,這些東西,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大伯曾經告訴過我,轉魂鏡背後所影藏的,是一個巨大的‘寶藏’,這個寶藏只是一個比喻,大伯早就已經接觸到了一些很核心的東西,但他從來沒有打算告訴我,因此用了寶藏這個詞。

    而他形容過,這個寶藏,是任何人都無法抵擋的誘『惑』。

    陳萌若只不過是查理老頭的一個藉口,他真正想找不是陳萌若,而是和趙家的人一樣,窺視這個祕密的核心,而現在抓到我們,確切的說,是抓到最接近這個核心祕密的陳家人,查理老頭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

    只是,他現在的神情又不像是『逼』供,反而像是在發泄什麼,難不成他和鬼魂陳真的有私怨?鬼魂陳估計也才二十五六左右,和快要七十多歲的查理老頭能有什麼私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