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7章 腦電壓芯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7章 腦電壓芯片字體大小: A+
     

    根據我在上方的觀察,它位於雨林的東面,也就是我們原計劃準備深入的地區,真不知是不是該說流年不利。

    大齙牙噴着口水道:“傳說只是傳說,誰知道那裏是什麼樣子,而且惡魔這些東西你還真信,秀逗了吧?”

    他這麼一說我也淡定下來,雖然我現在對鬼神堅信不疑,但我信的是東方鬼神,至於太陽神一類的,我表示很懷疑。

    處理完傷口,我們便順着來時的路返回營地,雖然我不清楚鬼魂陳和那具屍體的糾葛,也不知道他在屍體身上有沒有發現什麼線索,但有一些我還是可以猜出來。

    比如這個部落,他們之所以會使用控屍術一類的祕法,肯定和那具屍體脫不了干係,或許在二十多年前,這具屍體到達此處時,曾經遭遇過什麼特別的事情,使得他進入了這個部落,並且傳授一些祕術給這些土著,只可惜這些土著沒有善加利用,而是用來做一些極其殘忍的勾當。

    由於有了鬼魂陳,這些土著已經完全將我們當成神一樣膜拜了,回到部落,便主動奉上吃喝,這種恭敬至極的待遇,就是皇帝恐怕也享受不到,吃喝完畢,天『色』將暗,我們決定今晚就在部落過夜,而剩下那些被抓來的人不太好辦,將他們解放之後,他們會如何?

    將這裏的情況告訴外面的人,然後會不會對這個部落進行圍剿?

    又或者說各自分散,他們沒有裝備,又該怎麼出去?

    商議一番,楊博士建議道:“這些人雖然被捕,但能來到這兒的,都不是普通人,基本的叢林求生能力還是有的,他們有二十多人,攜帶一些槍支或者冷兵器走出雨林並不困難,重要的是這個部落的人該怎麼處理。”

    這幫人出去後會不會對這個部落的人進行報復?又或者這個部落會不會繼續進行活人狩獵?

    原本我對這幫土著是有些畏懼的,但被他們畢恭畢敬的伺候了一天,看着他們敬畏又小心翼翼的神情,就很難產生厭惡的感覺,一番商議後,我們決定先不解除『操』控術,等到第二天,將那幫人帶離部落的範圍,在解開『操』控術,屆時,他們就算想報復這裏的人,恐怕也已經找不到路了。

    至於這個部落今後會不會再繼續用活人當誘餌,這是個不太好解決的問題,我們嚴重缺乏一個溝通的翻譯,但鬼魂陳對此並沒有發表看法,他似乎認爲土著人會不會再用活人狩獵,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第二天,我們按照預訂的計劃出發,臨走時,鬼魂陳忽然衝那個老神棍打了一連串手勢,那種手勢不像我們平時交流用的,更像是某種奇特的象徵,在鬼魂陳做完一串手勢之後,老神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立刻下跪叩拜,嘴裏嘰裏呱啦一長串,也不知說什麼。

    但當我們離開部落,順着唯一一條路走向高地時,再回身望去,那個原本用來關人的棚子,不知何時,已經成了兵器庫,裏面擺滿了石制武器,似乎不打算再用來關人了。

    霎時間,我心裏冒出個猜測,莫非和鬼魂陳臨走前的手勢有關?

    我好奇心起,纏着他問,卻問不出個所以然,最後也不了了之。將那批人帶離後,我們留下裝備,抹去他們臉上的顏料,眼見他們目光漸漸有了焦距,一行人便立刻撤退,接下來的一切,他們是死是活,能不能團結一致走出去,就與我們無關了。

    如果說這兩年來我有什麼收穫,大概就是明白了一個道理,人生在世,只能靠自己,只有自己不放棄,危急關頭纔會有希望。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繼續趕路,有孫二在,我也多了個可以信任的對象,在這個隊伍中,大齙牙絕對是不可信的,而那五個土著人,完全屬於無辜,至於楊博士,我對她的感覺很複雜,她是個令人心動的女人,但有了前兩次的經驗,我實在無法完全信任她。

    接下來是鬼魂陳,我絕對信任他,因爲我這條命都是他救回來的,但我無法確定,如果有一天,我也成了阻擋他道路的人,那麼我們之間現在這種同伴關係,還能不能維持就很難說了。

    相比之下,我只能相信另一個自己。

    由於雨林的範圍很大,我們接下來沒能發現查理老頭等人的蹤跡,不過我很懷疑,查理老頭這麼大年紀,究竟能不能經得起折騰,他能冒險進入雨林,這份勇氣實在令人敬佩。

    夜晚『露』營時,我們計算了一下距離,估計在明天中午1點左右,就會進入魔鬼城的範圍,根據我們之前俯覽地形時所觀察到的大小來看,魔鬼城佔地面積很廣闊,要想繞過去幾乎不可能,我們只能從中間穿過去,這樣一來,關於魔鬼城恐怖的傳說,難免在我們心裏揮之不去。

    篝火雖然燃燒的很旺,但依舊無法驅散雨林裏的寒氣,我們沒有帳篷,只能找一些樹洞,撒上驅蟲粉,鋪墊一些乾淨的芭蕉葉,擠成一團互相取暖,熊熊的火光透進樹洞裏,溫暖的橘黃『色』光芒驅散了寒冷。

    鬼魂陳和波粒兒守上半夜,四個土著爲第二班,孫二和大齙牙守下半夜,我由於傷勢較多因此免除了守夜的活兒,心裏沒有什麼負擔,睡的安安穩穩,一下子就深眠了。

    也不知多久,大約是天將破曉時,我被冷醒了,醒來時旁邊的鬼魂陳和楊博士以及那五個土著都還在睡,樹洞外面的篝火已經快要燃燒殆盡,孫二打着瞌睡一幅沒有睡醒的樣子,我被冷風一激,睡意醒了大半,便越過楊博士等人,輕手輕腳的到了外面,天『色』霧濛濛的,就快亮了,樹洞裏的人大約還能睡一個小時左右,他們都太累了,能多休息就多休息會兒,我沒有看見大齙牙,於是壓低聲音問孫二:“人呢?”

    不需多說,我倆心意相通,孫二也壓低聲音道:“摘果子去了,給咱們當早飯,算這小子有良心。”

    果子?

    大齙牙平時跟我一樣懶,他今天居然會想到摘果子?正想着,大齙牙回來了,用葉子包了一堆果子,顏『色』豔麗,在我印象中,越是豔麗的果子越要謹慎,我甚至懷疑大齙牙是不是想謀殺我們。

    “吃。”我沒動,大齙牙切了一聲,自己抓了個紫『色』的野果咀嚼起來,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我剛睡醒沒什麼胃口,便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孫二閒扯,我將大伯看聖經的事情和他商量,孫二『摸』着下巴道:“老狐狸什麼時候開始信上帝了?”

    “什麼老狐狸,別瞎取外號。”

    “得了吧,你在心裏不一直這麼叫,咱兩誰跟誰啊,不用裝了。”頓了頓,孫二道:“我看八成是你多想了,老狐狸這次是真傻了,我以自己的專業做擔保,他絕對不是裝出來的,這種時候,更不可能給我們什麼暗示,再說了,他瞞了咱們這麼久,就算沒傻,也不可能將什麼指令告訴我們。”

    我回憶着大伯這一路來的行程,大多數時候,看上去好像是迫不得已,但現在聯想起來,卻像是一個早已經策劃好的陰謀,大伯甚至在設計陳家,從鬼魂陳上門那一刻起,大伯的計劃就開始啓動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孫二忽然拍了拍額頭,道:“還有一件事我忘了跟你說。”

    我道:“什麼事?你不會又用我銀行卡刷什麼東西了吧?”

    “少瞎扯,我是說查理老頭,他跟我說起過海姐的下落。”

    “海姐?”我驚了一下,道:“他們不是被姓趙的抓走了嗎?怎麼,難道姓趙的放她們回國了?”

    “沒有。查理老頭這幾年動作很大,姓趙的早就注意到有這樣一股勢力,只不過查理老頭人脈很廣,隱藏的太好,這次姓趙的抓了海姐那幫人,自然會無所不用其極的『逼』供,當時查理老頭接了個電話,說話的適合提起過海姐那幫人,他說……”

    孫二一頓,皺眉道:“情況很不好,他說‘啓動腦電壓芯片’。”

    我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事實上,在國外,這是一種植入高犯罪分子大腦皮層的一種電壓芯片,一但罪犯出逃或者有反抗行爲,電壓芯片啓動後,會釋放儲存電壓,電壓直擊人的大腦,使人在瞬間死亡,這種技術多用於國外,國內很少見,但我喜歡看國際新聞,因此對我來說並不陌生。

    難道查理給自己的手下植入立刻腦電壓芯片?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東西啊。

    姓趙的那邊是否已經對海姐等人進行刑訊?查理怕海姐等人頂不住,所以要殺人滅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