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3章 指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3章 指令字體大小: A+
     

    自此,大伯和查理的合作便展開,在這個二十多年的經營中,一些非常隱祕的東西也漸漸浮出水面,真相越來越近。

    古往今來,帝王將相包括陳家人所追求的東西,也以一種非常神祕的姿態現身。

    具體是什麼,查理老頭當然不會對孫二明說,但在交談的過程中,很顯然,查理老頭,包括大伯,他們二十多年來苦心經營,所掌握的,遠比我們所猜測的要更多。

    鬼魂陳的目光已經冷了下來,不得不承認,孫二一開始將楊博士等人支走的決定是正確的,那五個土著人聽不懂我們的語言,在我們周圍警戒。

    大伯欺騙了我,甚至在生死關頭,他都沒有將這個祕密說出來。孫二顯然也被打擊的不輕,抿着脣,神『色』很凝重。我深深吸了口氣,道:“繼續說,後來呢?他找你繼續合作,合作的內容是什麼,爲什麼又會犧牲你和那個白人?”

    事情至此已經恨明白,查理將孫二當成了我,準備完成大伯沒有完成的事情,與其說是合作,不如說是查理和大伯策劃已久的一次行動,但這次行動,隨着大伯的神智受損而失敗。

    帕本爾墨,無數探險家尋找過它,但就如同那首詩裏所描述的一樣,它位於世人肉眼所看不見的地方,只有掌握了太陽神指令的人,才能窺見它的真容。

    查理先後組織過多批人馬進入亞馬遜,但都一無所獲,最後,他們將目光放在了詩句的重點上,太陽神的指令,他們以此爲線索開始追查,直到大伯在四川時,忽然給查理髮了一份傳真。

    我驚道:“難道尋找帕本爾墨的指令在仙日乃?”

    孫二點了點頭,道:“這一切都是大伯在國內的『操』作,當時海姐不肯向我們透『露』的第三份數據,就是一切事情的關鍵,所以在收到傳真後,查理老頭纔會派海姐那幫人回國,一來是爲了支援大伯;二來大伯突然失去聯繫,所以纔會引起查理老頭的注意。”

    接下來的一切,我大概都能猜出來,於是推測道:“大伯手裏或許握有所謂的太陽神指令,在他神智失常後,查理老頭認爲大伯將‘指令’給了我,所以纔會想抓我?”

    “沒錯。”孫二點了點頭,道:“在將我抓住的那段時間,他們似乎還有一些東西有待確定,因此我們沒有立刻動身,我被關在那棟別墅很久,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到了國外。查理老頭多次『逼』問我,他根本不相信我什麼也不知道,況且,以他現在的狀況,即便我真的毫不知情,這次行動他也不會放棄。”

    “所以,在我得知馬上要出發時,纔想起用草稿郵件的方法通知你,但是你來晚了一步。我們一路上很安全,因爲查理老頭在此之前組織過多批人馬,對於叢林裏的部落分佈和環境都比較瞭解,但渡河以後的這邊無人區讓我們遭遇了。”

    頓了頓,孫二道;“你們殺的那批土著死的一點兒也不冤,他們會控屍術,還能『操』控活人。他們不吃人,但喜歡抓外來人當誘餌進行狩獵,我們在遭遇他們後,這些人曾經『操』縱屍體對付我們,對付那些死屍都是一些探險隊、科考員,死的很慘。”

    “我們的槍支根本沒辦法發揮作用,很快隊伍就被衝散了,危急時刻,我和掉隊的白人被查理老頭當初誘餌。我和關在一起的人,有男有女,來自全國各地的都有,大約二十多個人,幾乎每天都會用活人當誘餌進行狩獵,今天剛好是我,如果不是你們來的正好,我恐怕就完蛋了。”

    事情到此,我也明白過來,一切的一切,大伯可以說將我們騙的團團轉,這一番話說出來,大伯和鬼魂陳就完全是處於對立的局面,簡單來講,他已經成爲整個陳家的敵人。

    我不明白爲什麼孫二會當着鬼魂陳的面說出這番話,我相信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於是我沒有吭聲,果然,孫二接着便對鬼魂陳說:“陳老大,無論我大伯以前做過什麼,他現在已經傻了,我也可以保證,以後他絕對不會成爲你的障礙,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到此爲止。”

    鬼魂陳神『色』平靜,淡淡的看了孫二一眼,慢吞吞的說道;“好。”

    我愣了一下,他這麼爽快的答應,實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孫二也愣了愣,隨後他又道:“其次,是關於所謂的太陽神指令,這一點我可以對天發誓,大伯沒跟我說過這些,在被分裂之前沒有,被分裂出來時我大伯已經傻了,他也不可能告訴我什麼指令,所以,接下來尋找帕本爾墨,只能靠我們自己,當然,我相信你有辦法,畢竟你纔是陳家現任的當家人。”

    鬼魂陳起身,四平八穩的說道:“我不需要聽這些。”

    我和孫二對視一眼,不由苦笑,鬼魂陳的意思很明確,他不相信我們,但至少現在不會對我們下手。

    大伯啊大伯,你藏的可真夠深的,坑死我們了。

    太陽神的指令?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忽然想起大伯在精神病醫院的舉動,不由喃喃道:“聖經。”孫二問道:“聖經?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現在拜上帝也晚了,看什麼聖經啊。”

    由於鬼魂陳在旁邊,我不便多說,於是搖了搖頭,心裏有種古怪的感覺,心說大伯忽然抱着一本聖經不肯撒手,難道是在提示我什麼?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如果他能提示我,那何必還住在精神病醫院裏?

    看着鬼魂陳的背影,我心裏挺難受的,在雅魯贊布大峽谷的藏寶洞裏被人蟲襲擊的時候,就是瀕死關頭,他也沒有放棄我這條命,可以說,這一路上生生死死,沒有他,我早已經死了千百回了。

    我厚着臉皮問:“咱們算不算兄弟,算不算朋友。”那時他沒有否認,我知道,他是默認了,而我也確確實實將他當成兄弟,不是賤嘴那樣的兄弟,對於鬼魂陳,我有種敬畏,也有種感激在裏面,但內心深處,我不希望成爲敵人。

    但現在,我們建立起來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局面。越想越不順心,我於是暗暗罵了句娘,管***,能不能活着回去還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隨着我們起身,在遠處觀望的楊博士等人明白話題結束,也匯聚過來,我想起孫二之前吩咐一定要帶上楊博士的話,不由問道:“現在可以說說,你爲什麼點名要楊博士出馬了吧?”

    “很簡單。”孫二一本正經的回答:“第一,她留在北京不安全,正好可以趁此擺脫姓趙的,否則,一但落在趙家手裏,我們就不得不成爲敵人,而且是不願意傷害對方的敵人;第二,對於她自己來說,是不願意錯過這次機會的;第三,你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不錯的幫手;第四……”孫二壓低聲音,嘀咕道:“有些人,放在身邊比遠在天邊更安全。”

    我腦海裏翁鳴一聲,心說:難不成孫二喜歡上楊博士了?什麼叫放在身邊比遠在天邊更安全?

    彷彿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孫二翻了個白眼,道:“不要想歪了,我的意思是,與其成爲敵人,不如脫她下水。”說完一臉鄙夷的看着我,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的腦袋這麼秀逗。”

    指桑罵槐,典型的指桑罵槐。

    這時,楊博士和大齙牙已經匯合,楊博士很聰明,毫不詢問相關的事情,只是說道:“現在咱們是不是該商量救人的對策?”

    大齙牙道:“我看那些被關起來的人已經半死不活了,何必要費這個功夫,而且這個部落不簡單,咱們不要惹禍上身,別忘了誰纔是領隊人。”他似乎很有把握鬼魂陳會見死不救。

    鬼魂陳只是淡淡的看了大齙牙一眼,隨後慢吞吞的說道:“晚了。”

    他話音一落,波粒兒五人忽然緊張起來,似乎是聽見了什麼動靜,指着我們來時的方向不斷比劃,彷彿是有什麼危險正在朝我們靠近,而鬼魂陳語速終於放快了,說了兩個字:“上樹!”

    他自己立刻挑了附近的一棵樹,靈巧的往上爬,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鬼魂陳和土著人的警覺『性』都很高,聽覺也更爲靈敏,他們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於是我們立刻背起裝備,各自找了一棵樹迅速往上爬,我幾乎纔剛隱蔽好,藉着樹高,就看到來時的方向,有一幫土著正朝着我們所在的位置靠近,而且他們身邊還跟着一些非土著人。

    那些人有白人有黑人,整齊的排列開來,很明顯是被『操』縱了,只是不知是死人還是活人,土著顯然已經發現狩獵隊伍被殺,此刻浩浩『蕩』『蕩』,速度極快的沿着我們留下的痕跡追蹤,而這時,我聽到了旁邊一棵樹上子彈上膛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