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0章 節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0章 節奏字體大小: A+
     

    我道:“這白人怎麼會站在咱們身後?”

    鬼魂陳淡淡道:“是守衛,咱們已經被發現了。

    我立刻去看部落裏的人,他們依舊圍着篝火又叫又跳,並沒有發現入侵者的跡象,鬼魂陳似乎明白我在想什麼,指了指白人臉上的花紋,那意思很明確:與這些花紋有關。

    不得不說,鬼魂陳是一個思維十分敏銳的人,白天我們看見這個白人時,雖然覺得他臉上的花紋很古怪,但誰也沒有多想,只有鬼魂陳將花紋記錄了下來,而這恰巧就是事情的關鍵點。

    楊博士謹慎道:“那咱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先避一避?”

    既然我們已經被發現,說不定一會兒就會有人來包圍我們,我再也不敢小看土著人了,他們都是不怕死的。

    鬼魂陳輕輕搖頭,目光轉了一圈,忽然揭開自己的裝備包,從裏面拿出一個成人巴掌大的木匣子,這匣子通體漆黑,佩着兩個團雲銅釦,表面有鏤空的符文,顯得十分古拙神祕,鬼魂陳手指靈活而輕巧,將銅釦撥開後,匣子裏的東西也『露』了出來,東西比較多,但擺放的很有秩序,一點兒也不凌『亂』。

    其中有硃筆、硃砂、黃表紙、還有一些古古怪怪的小件法器。

    鬼魂陳手握硃筆,筆下行雲流水,頃刻間便繪製出一張紙符,隨後二指併攏,在白人屍體的上中下三丹田處各點了一些,緊接着迅速將紙符折成一個很小的三角形,隨後將紙符塞進了白人屍體的嘴裏。

    那屍體臉上的顏料並沒有被完全破話,鬼魂陳割破自己的手指,用血『液』將衝散的顏料重新塗抹,隨後拿起一隻十分精巧的鈴鐺。

    這鈴鐺我之前見過,在秦嶺布鬼軍陣時,鬼魂陳曾經搖過它,給我印象很深的是,鈴鐺內部沒有芯,按理說搖不響,但當時的鈴鐺卻搖響了。

    做完這一切,鬼魂陳手裏的鈴鐺頻率很快的顫動起來,這一次卻沒有發出聲音,隨着鈴鐺的顫動,倒在地上的白人屍體竟然有挺立起來。

    饒是我已經見怪不怪,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白人彷彿放哨的活人一樣,開始在周圍巡視起來,鬼魂陳這才衝我們點頭,手指着右邊的方向,示意我們先離開這裏。

    順着茂密的植被往右鑽,我們離那個牲口棚一樣的地方越來越近,我悄聲問鬼魂陳:“老大,你是怎麼讓屍體聽話的?”

    鬼魂陳沒回答,倒是楊博士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陳先生所使用的,應該是正統的趕屍法門,和這些土著人的方式有所不同。”

    鬼魂陳沒有否認,顯然是默認了,我只覺得一片茫然。

    在我的印象中,科技和鬼神是相對的兩個東西,以前我是個唯物主義者,信任科學,否定鬼神,後來遇到鬼魂陳之後,我逐漸接受了鬼神這些神祕力量的存在,開始對科學產生質疑。

    這種現象保持了一年之久,直到進入雪山湖底,見識過那些超時空文明後,我對科學的信任又一次堅定起來,但現在鬼魂陳所做的一切,又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難道說,我們所處的世界,是科技與鬼神並存的嗎?

    這兩種完全相反的東西,爲什麼會同時存在?

    顯然,產生這個聯想的不止我一個人,楊博士也若有所思,說道:“在現代學術界,有一種觀點,認爲神鬼祕術、風水陰陽,實際上也是一種科學,只不過是一種更爲古老,並且人類還沒有探知的科學;”

    這個觀點我似乎也在哪裏看過,仔細一回憶,似乎是在一本中醫雜誌裏,中醫有『穴』位和經絡學說,衆所周知,西醫的發展得益於解剖,在幾千年前,中醫已經具備了五臟六腑的概念,而西醫,則是在幾百年前,經過人體解剖後,纔開始瞭解人的身體構造,證實了臟腑的存在。

    中醫六腑中,有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在西醫的解剖中,這些器官都被證實,當時的西醫非常震驚,中國人又沒有解剖過屍體,他們怎麼對人體的構造這麼瞭解?

    但六腑中的三焦無論西醫怎麼解剖都找不出來,其次是各種『穴』位,也無法通過解剖找到,但在傳統中醫中,三焦下『藥』卻是很常見的現象,這又證明三焦確實存在。

    那麼它究竟在哪兒?

    這個謎題,西醫無法解釋,連中醫自己都無法解釋,中醫之所以落後於西醫,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醫生們保守而不出新,比如,中醫知道氣海『穴』在哪裏,但卻沒人知道氣海『穴』是怎麼來的,這使得中醫,包括易學等等,都成爲無根之說,我們中國人懂得怎麼運用它,卻並不知道它究竟是怎樣誕生的。

    楊博士的話讓我想起了一個假設,在那本雜誌中,編著者提出假說:認爲我國的各種神祕文化包括中醫,都是一種人類尚未能窺探的高科技,很可能是外星人傳授給我們的。

    當然,我那時候對這個假說嗤之以鼻,認爲那個編著者完全是寫不下去,來湊字數混飯吃的,但現在一想,卻有些動搖了。

    或許科學和神鬼,本身並不是兩個極端,它們只是兩種不同的科技,只不過我們現在所知有限,還不能探明真實原因而已。

    一邊想一邊移動,片刻後,我們轉移到了右方的高地,這裏有很多葛蔓類植物,再加上夜『色』漆黑,隱蔽起來非常方便,此刻我們也不敢開手電,即便那個牲口棚一樣的東西就在我們下方不遠處,裏面的人影也十分模糊,我忽然想起鬼魂陳可以夜視,便道:“陳老大,快點打開你的夜視眼,看看裏面是什麼?”

    鬼魂陳慢吞吞的說道:“沒電。”

    我靠,兄弟,你你要不要這麼幽默啊!不過看鬼魂陳說的一本正經,我估計和他剛纔使用趕屍術有關,他的眼睛並不是真的可以夜視,只是可以通過某種道家祕術打開夜視功能,現在看來,就如他所說,電量耗盡了。

    鬼魂陳說完,竟然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躺下睡覺,楊博士顯得挺無奈,說道:“看來只有等到天明再看看情況了。”

    這個地方草木茂密,位置偏僻,估計就是土著人自己也不會進來,無奈之下,只能就地睡覺。

    這覺睡的並不舒服,我們身上的樹葉衣物,只能遮羞,不能防寒,睡在地上,草木搔刮,藤蔓摩擦,再加上夜深寒重,;冷的渾身發涼,根本睡不熱,一直都保持着一種半睡半醒的寒冷狀態。

    直睡到黎明破曉時,我們被一陣密集的鼓聲驚喜,爬起來一看,那幫鬧騰了一晚的土著人精神太好了,一大早開始集合,人人手裏拿着武器,顯然是準備外出狩獵,領頭的還有一個巫祝模樣的人在訓話,嘰裏呱啦也不知在說什麼。

    我想起了那個牲口棚,轉頭看去,發現裏面果然是人,而且有些穿了衣服,有些沒穿衣服,此刻都縮在一個角落,具體模樣看不清。

    隨着那個巫祝模樣的人訓話完畢,有人開始走向牲口棚,從裏面就跟拎兔子一樣拎起一個人,那人這下總算擡起了頭,我一看就激動了,是老二。

    該死的,老二他們居然會被一羣土著人給俘虜了?

    這面子丟大了。

    老二的精神狀態看不出有沒有問題,他臉上同樣被塗了一些顏料,但和白人的紋路又不太一樣,整個人非常配合的融入了土著的隊伍中,乖的跟孫子一樣。

    片刻後,這支隊伍順着唯一一條路開始往外走,他們攜帶了很多武器,看的出來是準備出去狩獵之類的。

    我看着孫二臉上的塗料,心裏冒出一個可怕的猜測,側頭問鬼魂陳,道:“他會不會也是屍體?”

    大齙牙道:“原來你還有個雙胞胎,長的可太像了,我看八成是死的,他們該不會也準備拿他當誘餌吧?”大齙牙的話雖然說的不中聽,但卻正是我所想的。

    鬼魂陳搖頭,慢吞吞的說道:“沒有死,是活人,是另一種驅使活人的祕術。”所以孫二當時才能跑那麼快?我忙道:“你有沒有辦法解開?”

    鬼魂陳沒有回答,顯然,這對他來說有一定難度,畢竟這裏不是國內,雖然看起來有些相似,但方法肯定是不同的,鬼魂陳自己也沒有接觸過,要讓他來解決,太爲難人了。

    我一咬牙,道:“這麼討論下去也沒結果,乾脆先救人,等人到了手在說。”鬼魂陳點了點頭,示意我們跟蹤那幫土著人。

    我們跟在他後面,沒過多久,便聽到了熟悉的號角聲,原本安靜的孫二猛的開始發足狂奔,動作迅捷的就跟一隻豹子一樣,這號角聲聽的久了,我逐漸察覺到一些規律,它並非是胡『亂』吹的,而是有一定的節奏。

    難道這些節湊和『操』控手法有關?

    我努力的想記下來,但我實在沒有那個智商,這節奏本來就不是很清晰,再加上聽一遍也不可能記住,正着急,我發現楊博士不知何時閉上了眼,眼皮下的眼珠不停轉動,似乎也是在聽號角聲。

    難道她能記下來?

    正當我這麼想時,楊博士已經快速掏出紙筆書寫,赫然是一串音符,我不懂音樂,但很顯然,楊博士正在記節奏。

    須臾,號角聲停止,楊博士也停下筆,說道:“記下了三分之二,只有開頭的一段沒有記住。”

    鬼魂陳漫不經心的說道:“足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