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9章 趕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9章 趕屍字體大小: A+
     

    根據腳印顯示,在被撲倒之後,那個人果然逃脫了,而且還站起來繼續跑,我們順着腳印往下追蹤,猛的便停住了,因爲我們的前方是一個大坑,坑裏邊『插』着木樁,木樁的一頭削尖,一但掉下去,就會被『插』個對穿。

    很明顯,這是一個陷阱。

    用來圍獵大型動物的陷阱,此刻,陷阱里正有一隻黑豹子,黑豹子被『插』了個對穿,皮『毛』上鮮血淋漓,顯然,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圍獵,難道我們之前發現的腳印不是孫二他們的?

    而是有人刻意引誘黑豹時留下的?但是人的速度怎麼可以比豹子還快呢?

    “誰?”我正想着,鬼魂陳忽然低喝一聲,猛的朝着一個方向追了出去,我們立刻知道有情況,也一窩蜂的往前擁,很快,我看到了一個人,穿着現代的衣服,在前面奔跑,速度特別快,我們幾乎追不上,只有鬼魂陳勉強追過去了,那人一閃就將我們甩在了身後。

    片刻,鬼魂陳迴轉過來,氣喘吁吁,道:“跑了。”

    連鬼魂陳都追不上。

    我道:“是不是查理的人?我看到他穿着衣服。”鬼魂陳擡頭,漆黑的目光看着我,道:“是你。”

    我?

    我反應過來,失聲道:“老二?他爲什麼要跑?”鬼魂陳搖了搖頭。

    不對勁,就算是老二,他一沒有理由跑,就算有什麼苦衷要跑,他也不可能突然有這麼快的速度,但鬼魂陳的眼力,肯定不會看錯,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楊博士道:“你們看,豹子下面好像還壓着一個人?”順着她的目光看去,黑豹的屍身下,果然『露』出一隻人手,根據手的顏『色』判斷,應該不是紅種土著人,而是個白人。

    我們立刻聯想道查理,當即下到坑中,將黑豹挪移開,下面的人立刻『露』了出來,果然是個白人,但身上沒穿衣服,也只有一條內褲,已經被『插』了個對穿,十分奇特的是,他的臉上被人用顏料,畫了一些很古怪的花紋,讓我聯想到古代的巫師。

    一時間,我們不由得面面相覷。

    按照我們之前的想法,這應該是當地的某個部落的狩獵活動,由一個速度很快的人引誘獵物到陷阱處,但現在,爲什麼引誘人也會死在陷阱裏?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還是個白人?

    我問鬼魂陳認不認識這個人,他搖了搖頭,反而一直盯着那個白人的臉看,似乎是在研究他臉上的花紋。我仔細去看,發現那是用紅、黃、綠三種顏『色』構成的紋路,其中紅『色』佔得面積最大,看起來血淋淋的,乍一看,還以爲那一塊是被剝了皮的,剩下的線條比較抽象,有完全無法用語言描述,很像鬼畫符。

    不知道鬼魂陳是怎麼想的,他居然拿出筆,將白人臉上的紋路臨摹下來,我問他爲什麼這麼做,他有擺出一副懶的搭理我的表情。

    楊博士出主意,認爲老二看見我們會逃跑,肯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我們必須要找到他弄個清楚,其次是這個白人,他有很大可能是查理的人,爲什麼會死在這裏,臉上的東西又是誰弄上去的,這一切都是個問題。

    我猜測道:“他們會不會是被什麼人抓住了?這個陷阱總不至於是查理老頭的人挖的。”爲了證明這個猜測,我們決定就近隱蔽,請君入甕,因爲既然獵物在這裏,就肯定會有人來取,當即,我們找了附近最高的一棵樹,爬到了樹頂,小心隱祕身形,密切注視着周圍的動靜,這一等,就等到了天『色』將暗,我的腰幾乎都僵了,忍不住扭了兩下,就這時,伴隨着我腰部關節的嗶啵聲,還有一種如同號角的聲音從遠處悠悠的響起。

    “噓。”楊博士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我們都不要再動。

    號角聲聽起來不像現代樂器,非常雄渾且悠長,似乎是從南邊傳來的,並且越來越清晰,我們的目光都不由盯着那個方向,屏氣凝神,片刻後,一羣赤身**,僅僅包裹着下體的人走入了我們的視線中,他們都許着長髮,頭髮變成無數蛇一樣的辮子,頭上『插』着一個犄角一樣的裝飾品,而那種號角聲,就是這個裝飾品吹出來了。

    他們的臉上也塗了紋飾,但不同於那個白人,而是抹的白『色』的染料,塗了一個一個的圓圈,我盯着其中一個人的臉看,忽然發現,那些圓圈似乎是一個星座,具體叫什麼名字我忘了,但星座中有兩顆星星最亮,因此相應的圓圈畫的最大,我隱約記得,在美洲傳說中,這兩顆星星的意義,一個是‘復活’,一個是‘重生’。

    將星座繪製在臉上?

    這真是一個奇特的部落。

    坑裏的獵物早就被我們恢復原狀,他們將獵豹擡起了,將白人的屍體拉出陷阱,有重新將陷阱表面覆蓋一層腐葉,豹子被他們用木棍和藤蔓綁在一起擡走,很快,那種犄角重新被吹響,這幫人開始朝着來時的方向走,然而,就在這時,令人魂都嚇飛的一幕出現了。

    那個躺在地上,原本已經被『插』了幾個窟窿的白人,竟然重新站了起來,並且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十分靈活的走着。

    我忍不住眨眼,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覺,轉頭去看其他幾個人,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的樣子,包括波粒兒在內的土著人,差點兒沒從樹上栽下去。

    片刻後,他們已經走出了我們的視線範圍,聲音再也看不到,只聽的見號角的聲音,直到此時我才趕開口,問鬼魂陳:“陳老大,我、我是不是又見鬼了?”

    鬼魂陳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看了看下方的陷阱,冷冷道:“跟上去。”

    還要跟上去?我一想到那個站起來的白人,都已經渾身發麻了,但鬼魂陳說完,就下了樹,開始順着號角的聲音前行,爲了不被發現,我們並沒有離的太近,甚至一路上都沒有看見那幫人的影子,越往前走,周圍的植被就越加茂密,須臾,眼前出現了,前方隱隱傳來火光,我們小心翼翼的扒開一片植物葉子,一個離奇的世界展現在我們眼前。

    這是位於叢林的一個低窪地,形似一顆水滴,進去的路只有一條,就在我們眼前。

    水滴裏面的世界,是木製的房屋,有點像河姆渡建築,而我們剛纔所見的那批人,正在徹夜狂歡,圍着篝火跳舞,火星飛濺,黑豹被人扒皮開膛,很快,他們將豹頭放到一個石質的托盤,隨後放置在一個梅花樁一樣的木頭樁子上,我起初看不懂爲什麼放上面,但楊博士低聲道:“是星座,這個部落很崇拜星星。”

    接下來便是一場狂歡,我們一直看着,不斷尋找之前那個白人的蹤影,卻根本找不到。

    鬼魂陳眼神很敏銳,他似乎已經有所發現,忽然嘖了一聲,指了指右邊,示意我們朝那個方位看,那地方有很多建築物,黑壓壓一片,之前並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這時候看去,我忽然發現,在其中一個猶如牲口棚的建築物裏,竟然隱約有一些人形,但由於天『色』關係,看不出是誰,但他們很顯然沒有自由,如同牲口一樣,在那個棚子裏來來回回的走。

    我們立刻繞道,饒向右邊,準備看的更清楚,結果一回頭,我才發現,那個白人,竟然就一直站在我們身後。

    ……

    ………

    短暫的安靜後,鬼魂陳猛的將那個白人撲倒,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敲白人的脖子,但白人並沒有暈,確切的來說,他是個會動的死人,死人怎麼可能暈,鬼魂陳又去唔他的嘴,白人力氣很大,打在鬼魂陳身上,鬼魂陳身形晃動了一下,我立刻去幫忙,幾人將白人壓制的毫無反抗之力,這時,鬼魂陳忽然拿出水袋,將水往白人臉上一澆,隨後伸手一抹,白人立刻不動了。

    這一次,又恢復了之前的死態。

    我看到,他臉上的花紋被鬼魂陳抹『亂』了。

    楊博士咦了一下,壓低聲音道:“難道跟這些花紋有關?陳先生,是不是和國內的湘西趕屍類似?”鬼魂陳總算點了點頭,表示讚許。

    趕屍是湘西地區苗族的民俗,屬於巫文化,亦說與祝由科有關。清朝就廣爲流傳湘西“趕屍人”的傳聞,即趕屍人利用“祕術”,將客死異鄉的人的屍體帶回家鄉,讓他們入土爲安。

    “湘西趕屍”從未得到科學驗證,也並未被親眼證實,但是卻成爲很多驚悚電影的原型,從此廣爲人知。

    相傳,趕屍人憑藉這種祕術,屍體就會自己走,自己跑,我以前也以爲是胡謅的,後來遇見鬼魂陳,見識了諸多古古怪怪的東西,纔開始相信趕屍的存在。

    但這時中國的東西,怎麼,這些土著人也會趕屍?而且還會利用屍體當誘餌,進行捕獵?

    我打了個寒顫,這是個什麼樣的部落啊。

    以後誰他媽再敢說土著人是未開化的野蠻人,我就抽他一個耳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