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0章 掛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0章 掛屍字體大小: A+
     

    楊博士也很激動,說道:“總算來了,現在是凱門鱷的繁殖期期,咱們來的太不巧,河裏幾乎都是大大小小的鱷魚,咱們沒辦法過河,怎麼辦?”

    凱門鱷分爲黑凱門鱷和南凱門鱷,我們遇到的是黑的,體長甚至可以達到四米,十分恐怖,楊博士等人剛開始估計是準備下水渡河,後來發現鱷魚,所以被圍困在樹上,無奈之下,只能估算着我們的時間,不敢用槍,只用衣服給我們發信號。

    我們的樹間隔並不寬,很快便聚集到了一起,二分頭說:“這條河歷來是分界線,河外面的土著,大多與外面世界保持着一點聯繫,但這條河對岸,就是真正的無人區了,裏面有人也有動物,與現代文明不沾邊,而且對於他們的習慣,我們都不瞭解,連魯西他們都不會輕易過河,據說裏面還有食人族,有很多探險者,在渡過這條河的同時,走向死亡。”

    這是我們將要行走的必經之路,從這棵樹上看去,可以看到叢林至此開始有了微微的弧度,安第斯山脈的餘勢隱約可見,而我們的目的地,是更深的無人區,現在的路只是一個開頭,大多數是來自於自然環境的阻礙,好在有土著幫我們,否則就憑我們幾個,還真是無頭蒼蠅。

    我問道:“咱們能不能繞路?現在是既然是鱷魚的繁殖高峯,咱們殺是殺不死的,只會惹來麻煩,現在就只有避開了。”

    二分頭道:“有倒是有,只能從上游的瀑布走,但這片水域被佔,很多動物都在上游飲水,說不定會遇上什麼。”我道:“陳老大,你怎麼說?”

    鬼魂陳二話不說,道:“走。”

    我們一羣原始人,開始在樹林間穿梭,一開始難免失手撞樹,但久了便很靈巧,或許人類的祖先最初就是這樣生活的,我感覺自己適應的比較快,我們的逃離引起了鱷魚的暴動,它們追了一會兒,但一個在半空一個在地上,很快被我們甩遠,即便岸邊已經看不到鱷魚,我們也不敢輕易下地,大約一個多小時候,我們看到了那條瀑布。

    比起我之前所見到的瀑布,這條瀑布水流量很小,衝擊力不強,凸出了很多尖銳的山石,密密麻麻挨靠的很緊,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可以依靠這些山石渡到對岸,我隱隱約約覺得,這些石頭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倒像是人工擺上去的,但在瀑布裏鑲嵌這樣的石頭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水流稍微上漲,石頭就會被沖垮,即便在今天也很難辦到。

    難道又是古人的傑作?

    這裏看不見什麼動物的影子,只能看到一些獸爪印,我們小心翼翼的下樹後,便爬上瀑布的岩石,朝着對岸走,腳下的岩石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水流衝擊形成的震動,但它們嵌入的很深,沒有絲毫脫落的跡象,一行人有驚無險到達對岸,略作休整便開始往前走。

    楊博士問我那四個土著的來歷,我也不隱瞞,直接將事情說了,她驚訝的搖頭,道:“早就知道這裏有很多母系氏族,但我沒想到男『性』的地位會這麼低,你們打算怎麼辦?一直將他們帶着?”

    我道:“等回程再說吧,我發現他們很厲害,可以幫助咱們,如果回程的時候大家都平安無事,就將他們還給部落,我們總不能真的帶着奴隸出去。”

    經過一番繞行,天『色』逐漸暗了下來,有土著人保航,我們避開了很多不必要的危險,他們可以發現各種猛獸留下的痕跡,帶着我們避開蟒蛇有可能出現的地方,總體說來,一路上有驚無險。

    或許這裏真的是無人區,已經完全沒有路通行,我們必須要藉助開山刀來開路,就在這時,二分頭突然怪叫一聲,道:“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霎時間嚇了一跳,那是一棵樹,樹上覆滿了寄生的藤蔓植物,上面掛了很多人骨,被藤蔓纏住脖子,乍一看,樹上全是骷髏架子,此刻天『色』一暗,猛的轉頭瞧見這玩意兒,別提有多驚悚了。

    我道:“難道又是食人藤?”

    楊博士道:“不像,這些藤蔓是很常見的蘭葛,不會吃人,你看這些人的脖子是被認爲吊上去的,我聽說亞馬遜叢林裏有些部落崇拜月亮神,喜歡將死去的族人掉在高樹上,讓族人的屍身每晚受到月亮的洗禮,月光賦有的神力會使得人的靈魂留在屍體裏永不磨滅,靈魂強大到一定程度就能復活。”

    “月亮?”我道:“你曾經跟我說過,亞馬遜原始文明,主要發展與印加文明,以太陽神崇拜爲主,現在怎麼又改崇拜月亮了?”

    楊博士聳聳肩,道:“我也不清楚,關於這種部落,因爲信仰關係不一樣,它們一直被形容爲一股邪惡的力量,我們可能已經進入他們的領土了。”

    大齙牙道:“咱們是進入他們的墳地了吧,別留在這裏了,看着怪滲人的。”顯然,對於這個部落,魯西等人也並不瞭解,他們乍一見到這麼都懸掛的人骨,顯得很緊張,我們原本是準備紮營的,繞過這塊地方就地紮營,但掛屍林的面積很大,地面腐葉重生,夜晚行進反而容易『迷』失路徑,走到此處,我們手裏的指南針已經開始『亂』擺,顯然,無人區的古怪磁力已經在發揮作用,不論是手錶還是指南針都開始不聽使喚。

    最後二分頭建議:“乾脆就在這兒睡吧,死人有什麼好怕的。”

    畢竟都是一些骷髏架子,比起那些半腐半爛的屍體要好太多了,但我們心理素質再強,也不打算上樹和這些骷髏一起睡,便紮了帳篷。

    帳篷按之前的人頭算一共有兩頂,這次爲了節約負重,我們在吃穿用方面並沒有帶多少,比較這方面叢林都可以滿足我們,晚上魯西等人自覺的睡在外面。

    林間霧氣濛濛,懸掛的骷髏在風的帶動下時不時的回互相撞擊,樹周圍散佈着一些掉落的碎骨。

    我聽着骷髏樂隊的聲音,一直睡到下半夜,對於屍體這玩意,我現在並不怎麼忌諱,再加上我們人多,因此睡的挺踏實,但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耳朵裏忽然聽到了一陣咯吱咯吱的磨牙聲,我旁邊就是鬼魂陳,我可不記得他有磨牙的習慣。

    這一下立刻就驚醒了,我連忙打開手電筒一看,鬼魂陳在我旁邊睡的好好的,反而是我的手電筒一打開,警覺『性』很高的他立刻睜開了眼,目光帶着不耐煩,冷冷道:“睡覺。”

    那種磨牙的聲音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我忍不住道:“你是不是磨牙了?磨牙說明你肚子裏有寄生蟲,這是病,得治。”鬼魂陳看了我一眼,閉上眼不搭理我,我只能繼續睡,但剛要睡着的時候,磨牙聲又響起來了。

    這次我留了個心眼,沒有立刻開燈,而是慢慢貼近鬼魂陳,想聽一聽是不是他發出的聲音,但等我湊近時,鬼魂陳忽然將我臉一推,聲音寒氣四溢:“不睡就滾出去。”

    我確信磨牙聲不是他發出來的,於是道:“陳老大,真的有聲音,該不會你沒有聽見吧,咱們還是謹慎一點兒。”這次鬼魂陳打開了燈,他撐起上半身,目光打量了我一眼,估計感覺我不是在說假話,於是打着手電筒起身往外走,我連忙跟了出去。

    磨牙聲又消失了,魯西等人捲曲在一棵樹下面,身上裹着我們攜帶的隔水壓縮毯子,在燈光的照『射』下,周圍的溼氣特別濃厚,鬼魂陳繞着我們的紮營地巡視了一圈,沒有發現一絲異常,最後他皺眉問我:“你聽到的什麼聲音?”

    “磨牙。”我想了想,道:“就像咀嚼骨頭一樣的聲音,你說,會不會是有那種東西?”鬼魂陳挑了挑眉,沒有搭理我,如果真的有鬼,絕對是他先發現,還輪不到我說話,但如果不是鬼,那聲音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爲什麼只有我能聽到。

    難道是我產生幻聽了?

    幻聽是一種病,也不算什麼大病,吃『藥』還是可以好的,但我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得了這『毛』病。

    連鬼魂陳都沒有發現古怪,我也不能再糾結了,又鑽回了帳篷,但那種聲音隨着我快要入睡,很快又響了起來,我忍受不了,又不敢再打擾鬼魂陳,忍不住狠狠的拍自己的腦袋和耳朵,想將那種疑似幻聽的聲音趕走,然而,我這一怕,忽然從耳朵裏掉出了一個東西。

    耳屎?

    我愣了,將那玩意撿起來一看,頓時嚇的手一抖,那居然是一隻螞蟻大小的白『色』蟲子,不知什麼時候爬進了我的耳朵裏。

    等等。

    難道那種聲音是它發出來的?如果它藏在我耳朵內部,即便真的是一點小聲音也會變得很大,靠,我可真夠倒黴的。

    這麼一想,我將那蟲子直接按死,又湊到鬼魂陳耳朵邊上看,心說不公平,憑什麼就往我耳朵裏鑽,結果我小心翼翼湊近一看,猛的發現鬼魂陳耳朵裏似乎也有個白『色』的東西,但再一看,那玩意兒鑽的更深了,一下子不見了蹤影,我嚇到了,立刻搖他:“起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