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72章 質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72章 質問字體大小: A+
     

    我嗆了一下,眼見老二要發狂,便道:“行了行了,名字什麼的不重要,咱們先商量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老二知道不用被抹殺,心情十分好,接話道:“這水流下去,肯定需要一個出口,這個出口應該是連接着外部的地下河,咱們當時失算了,應該將潛水裝備隨身攜帶。”

    蠻子道:“怕什麼,不是還有一幫人嗎?實在不行,幹掉他們,把裝備奪過來。”不愧是混黑道的,想出來的辦法還真暴力,眼見蠻子和老二有越扯越遠的趨勢,我忙道:“現在說這些都爲時過早,你看,水流到達這裏就便道了,下面還有沒有這種大肚子洞都不一定,或許這裏就到底了。”

    王哥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那其它人去哪裏了?”我知道,他說的是大伯和海姐的人,他們既然是和我們走的同一條路線,那麼既然沒有留在這裏,就說明他們還有繼續往前走的趨勢,我們應該怎麼辦?直接順着水流改道?這樣我們豈不是會被直接捲進去?

    我一邊思考,一邊打量周圍『逼』仄的環境,朦朧的霧氣中,每個人的臉都顯得朦朧,被流動的水汽帶的扭曲起來,我的目光下意識的停在了鬼魂陳身上,他對於我們的討論顯得並不積極,而是在翻看自己的裝備包,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

    之前,楊博士說這個鬼魂陳有可能是假的,但事實上,我自認對於鬼魂陳還是比較瞭解的,在楊博士消失後的六天裏,我們的一切行動,鬼魂陳都全盤參與了,他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如果說懷疑鬼魂陳是假的,那我到寧願懷疑是楊博士在說謊。

    只是,那隻章魚又是怎麼回事?

    爲什麼會有那麼多和鬼魂陳長的相似的人?難道陳家的人長得都一個模樣?我正想着,鬼魂陳忽然擡頭,目光似乎是看着我所在的方位,他的神情顯得很朦朧,就這一瞬間,他忽然開始朝我靠近,緊接着在我手臂上拽了一把,石面溼滑,我直接摔了一腳,屁股原地轉個圈便四腳朝天。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想罵娘,心說鬼魂陳發什麼瘋,就算看出來我心裏在揣測他,也不至於來這一招吧?該死的,如果不是楊博士給的那件外套圍的夠緊,我差點兒就要『裸』奔了。

    旁邊的孫二將我拉起來,說道:“哥,你沒事吧。”有人關心就是好,我感動的說道:“沒事兒,我龍精虎猛,就是屁股摔的有點兒痛。”

    孫二道:“那就好,你要是瘸了,揹你的事肯定得落到我頭上來。”

    我靠,我有種想扇他耳光的衝動,難怪小黃狗總說我是烏鴉嘴,現在我明白是爲啥了,於是我道:“閉嘴,從現在起,不許你講話。”說完,我看向鬼魂陳,卻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蹲在了我現在坐着的位置,一動不動,顯得特別詭異,在蒸騰的水汽中,一切都模模糊糊,我看不透鬼魂陳究竟在幹嘛,便只能爬過去和他肩並肩,這時我才發現,前方似乎有一個什麼東西,那東西,起初應該是在我背後,只是我沒有發現,鬼魂陳將我一車開,它就『露』出來了。

    鬼魂陳側頭看了我一眼,隨後朝着那東西向前跨了一步,那東西被他用手硬生生扯了過來,我一看,頓時嚇的一個踉蹌,媽呀,居然是一具屍體?

    這屍體穿着現代的探險服,身上的肉有些發漲,彷彿碰一下就會碎似的,我一開始以爲是大伯或者海姐的人,但我仔細一看時,忽然發現了一件極其驚悚的事情,驚的我幾乎頭皮發麻了,哆哆嗦嗦的對鬼魂陳道:“他……他怎麼跟你長得這麼像啊?”

    天吶,我現在忽然多出一個雙胞胎也就算了,怎麼鬼魂陳有這麼多兄弟?他們家的基因鏈究竟是怎麼遺傳的?從某種角度來說,鬼魂陳是屬於那種女人見了會捨不得移開目光的帥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特別是他這種看起來很冷漠的『性』格,特別招女孩子喜歡,按理說這樣的人其實不多見,但現在我才發現,鬼魂陳居然是這樣一張大衆臉,因爲和他長得相似的人,簡直太多了。

    我說完,鬼魂陳沒有回答我看,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屍體,也不知在想什麼,但看得出來,他的內心並沒有表面上這麼平靜。

    眼前的這具屍體到底是誰?

    陳家的人,爲什麼都長的如此相似?就算是雙胞胎,也很難相似到這個程度。

    我又道:“他是你兄弟?老爹?哥哥?”

    鬼魂陳還是沒有回答我,就在這時,我忽然發現,屍體的眼睛裏猛的閃過了一道紅光,就和我當時懸在空中所見的一模一樣,該死的,難道我當時看見的那隻眼睛,就是它的?

    它一直在下面注視着我們?

    這具屍體是活的!

    紅光閃過的一瞬間,我立刻知道不妙,趕緊往後退,而這時,那具屍體則離鬼魂陳最近,雙臂猛的搭上了鬼魂陳的肩膀,***,詐屍了。

    鬼魂陳並沒有像我一樣躲,他雙肩一抖,左右移動,搭在肩膀上的手頓時被擋開了,緊接着反腳一踢,將那具屍體踢入水柱中,屍體霎時間無影無蹤。

    我只覺得驚魂未定,實在是這一趟給我的刺激太大了,鬼魂陳盯着掉入水柱中的屍體,不知在想什麼,我覺得事情不能在這樣發展下去了,於是直接挑明瞭問道:“怎麼回事?爲什麼你們陳家的人長的都差不多?剛纔那個人是怎麼回事?”

    鬼魂陳看了我一眼,冷冷道:“我不知道。”

    孫二似乎也想開口,但他看了我一眼,估計是想徹底擺脫孫邈這個身份,便也沒再說話,我道:“這就是你給我們的解釋?你不覺得太牽強了一點?還有在山崖上出現的那個東西,別告訴我你沒有發現它的長相有問題。”

    鬼魂陳抿了抿脣,冷冷的說道:“我不知道,即使知道,也沒有義務告訴你們。”頓了頓,他道:“或許,我們本來就不是正常人。”

    不是正常人?

    我有些愕然,不太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而小黃狗等人之前離的沒那麼近,沒有看清楚屍體的具體長相,但通過我們的對話,估計也聽出了一些門道,小黃狗說道:“一整個家族的人都長的一模一樣?這不太可能。”

    假設剛纔那具屍體也是陳家的人,那麼它和山洞裏那具死去的乾屍是什麼關係?這具屍體在水汽如此濃重的地方,至今還沒有腐爛,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是不久前纔來到這裏,或許和大伯等人入山的時間不相上下,那麼楊博士所說的第三方勢力是不是指它?

    這個人爲什麼會死在這裏?

    眼裏的紅光又是怎麼回事?在秦嶺時,我和王哥也見識過一次屍變,並沒有紅光之內的東西,難道是和這裏的環境有關?

    他會死在這裏,是因爲這裏有什麼危險,還是再此被人暗害了?

    只可惜鬼魂陳速度太快,我們沒來得及查到任何線索。我們修正完畢,決定繼續往下,但同樣需要有一個人打頭陣,這次孫二自告奮勇,說要爲隊伍做貢獻,我道:“好,我支持你。”

    孫二一愣,苦着臉說道:“我以爲你會阻止我,咱們之間怎麼一點兒默契都沒有,哥,你這不是讓我去送死嗎?”

    和着我就是這麼一個虛僞又死要面子的人?

    一怒之下,我踹了他一腳,道:“別給自己丟臉,趕緊下去。”

    孫二磨磨蹭蹭繫上保險扣,深深吸了口氣跳入了水柱中,整個人幾乎瞬間就沒影了,我們在上面等着他發信號,不論是危險還是安全,也好有個底,說實話,我還是不願意讓這個‘自己’去冒險的,因爲我自己是什麼貨『色』我清楚的很,但我們這幫人說白了,都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他現在不爲這個隊伍貢獻出一份力量,那麼等到他遇到危險,是沒有人會願意去救他了。

    孫二自己也知道這個道理,畢竟我們的思維方式都是一樣的,所以他纔會主動提出下水探路的要求。

    我其實挺擔心他,等了很久也不見有動靜,我有些着急上火的時候,小黃狗忽然道:“來了。”只見繩索忽然開始左右搖擺,一長兩短,這是我們之前約定的信號,也就是讓我們現在下去。

    我和王哥先下水,入水後,巨大的水流拉扯的人天旋地轉,完全無法呼吸,也無法掌控力道,我估計,這道水幕,至少有十米左右厚,擊打在身上,拉扯力如同要將人絞碎一般,如果再長一些,真的要出人命。

    我爲孫二捏了把冷汗,穿過水幕時,周圍黑漆漆一片,我們全都是**的,眼睛都睜不開,只能抓緊時間喘氣,將臉上的水抹乾,這才發現,水柱改道後,轉而流進了一個更大的空間,這個空間應該也是自然形成的,比較大,下方黑黝黝的,從下面透出昏黃的手電光,隱約透出一個人影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