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70章 輪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70章 輪廓字體大小: A+
     

    ;????這時,眼鏡兒冷哼道:“兄弟?他是人嗎?你和他做什麼兄弟?”

    孫邈臉色頓時就變得鐵青,眼睛發紅,胸膛的起伏也加劇起來,我知道,這句話雖然是眼鏡兒對我說的,但真正受到打擊的不是我。

    這個孫邈的性格,和我是一模一樣的,他雖然能忍,但也有限度,眼鏡兒這句話,幾乎是踩到了他的尾巴,他忍不住了,怒道:“關你屁事。”說話間,手裏的槍瞬間擡了起來,和眼鏡兒對持。

    我知道現在不是鬧分裂的時候,便朝小黃狗使眼色,但小黃狗不知是不是因爲變異的事情,神情似乎有些恍惚,沒有收到我的眼色,我發現‘孫邈’真的被踩到痛處了,完全處於一種接近發狂的狀態,我心知不妙,便捏住他的手臂,看着眼鏡兒,冷冷道:“不錯,我是分裂出來的,那又怎麼樣?”

    不等眼鏡兒回話,我繼續道:“從科學的角度上講,我的生體機能和正常人一模一樣,不過是一個細胞分裂成兩個而已,有什麼區別?我和他的血統一模一樣,難道我不和他做兄弟,和你做兄弟?抱歉,我們孫家實在提供不出,像你這麼差的基因,哥,你說是吧?”

    孫邈渾身一顫,眼睛發紅的盯着我,半晌,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說過,他是我的雙胞胎弟弟,你們誰再敢侮辱他,我一定會殺了他!說到做到。”

    眼鏡兒顯然被氣的不輕,但他不是個衝動的人,越是自視甚高的人,就越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眼見‘孫邈’來真的,眼鏡兒冷笑了一聲,慢慢收起了槍,一場風波平息,‘孫邈’正打算對我說什麼,我道:“我下去打探,你們在上面等着。”

    “等等,你的身手怎樣我還不清楚,你是想找死?”他拽住我的胳膊說道。

    我道:“別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咱們兩個身手雖然不佳,但爆發力還是有的。”這個過程中,一向打頭陣的鬼魂陳也沒有表示,我心裏並沒有什麼不痛快,被人算計是一回事,下去趟雷又是一回事,這一路行來,幾乎所有的危險都是鬼魂陳沖在前頭,他是一個人,不是機器,我沒有理由事事讓他去冒險。

    我看孫邈血紅着眼睛,拉聳着腦袋,便吩咐他去準備繩索,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我想起了一個著名的心理實驗,叫做認識自己,即將自己的思想剝離,從側面分析自己的人生,我想,沒有人會有我這樣的經歷,可以從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行爲。

    這時,孫邈準備好了繩索,我將活動扣掛着腰上,繫好繩索,開始倒退着往這個豎直的水洞裏鑽,腳下去的時候,先是感覺到一陣強大的水流,穿過這股水流,水流下方就是空的,幾下試探,便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我將肩膀往下一縮,深吸一口氣頓了下去,這感覺有點兒像孫悟空跳水簾洞,衝過這層水幕就是另一番天地。

    在水流的下方,果然有一個凸出的大肚子,一直延伸至水洞的下方,黑黝黝一片深不見底,探照燈打過去,洞壁溼滑無比,當中一條巨大的水柱,水柱周圍全是濃煙一樣厚重的水汽,這些水汽彷彿將空氣都擠壓走了,我在裏面,感覺呼吸不那麼順暢,但好在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比較深,雖然是在十二月份的雪山,卻感覺不到寒冷。

    我腰上掛着保險繩,一手攀住石壁,雙腳踏在一個凸起的地方,用探照燈觀察這個‘大肚子’的環境,如果我們想下來,這個大肚子就是我們唯一的藏身之所,但它由於常年受到水汽侵蝕,表面特別溼滑,我攀住石壁的手,幾乎有種要脫落的感覺,如果要想下來,必須每個人都配備保險繩。

    繩子方面沒有問題,只是這個大肚子洞,也不知有多深,一般這種由於火山噴發形成的死裂口,往往都特別深,或許我們的繩索,遠遠達不到那個程度,但無論如何,也只能試一試了。

    這時,我腰間的繩子被人大力的扯了一下,這是我們下水時約定的暗號,他們是在詢問我情況,於是我直接發暗號,示意他們下來。

    片刻後,他們估計是固定好了繩索,一個個繫着活動扣,如同蚱蜢一下溜了下來,在我頭上的是鬼魂陳,鬼魂陳上面的是孫邈,小黃狗和蠻子走在最後,他們身體狀況不對,走在最後,一有變故,也好及早脫身。

    這裏水聲震耳欲聾,我們彼此間根本無法用語言交流,孫邈下來時,低頭對我喊話,我們之間明明只隔了鬼魂陳,差不多兩米的距離,但他說什麼,我完全聽不到,後來他也明白過來,顯得很無奈,便沒有再說話,我相當於領頭人,目光直勾勾的注視着底部,一路往下滑,就這時,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底部黑暗的深處,似乎有一個紅色的東西一閃而過。

    那東西由於離的遠,因此只是一個小點,乍一看,就像是一隻紅色的眼睛在下面看着我們,我覺得自己的想象力夠豐富的,怎麼會想到眼睛這回事?這下面怎麼可能有人,即便真的是海姐或者是大伯的人,距離這麼遠,我又怎麼可能看到他們的眼睛。

    但長久以來的危險經歷,讓我下意識的提高了警惕,由於環境險惡,石壁溼滑,我們的速度很慢,大約二十分左右,我再將探照燈往上打時,已經看不到頂了,上下都是黑黝黝的,就在這時,我感覺整體繩索忽然晃動起來,差點兒讓我的手臂從石壁上脫離,這突然其來的危險狀況另我火了,衝上面的人喊道:“這麼大的動靜幹什麼?”

    我的聲音同樣被轟隆隆的水聲淹沒,上方的人似乎也在說什麼,但我完全聽不到,情況一片混亂,繩索的搖晃更加劇烈起來,這時,鬼魂陳開始去解自己腰間的活動扣。

    該死,他瘋了?

    我們現在可不是在容易攀登的懸崖上,解開活動扣,就必須要靠徒手攀爬,這裏的石壁溼滑無比,他這是要玩命嗎?上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鬼魂陳解開活動扣,也不去抓石壁,直接攀着繩子,靠雙臂的力量往上走,這樣一來,我們的繩索就晃盪的更厲害,幾乎要蕩進旁邊的水柱裏,那水柱力道無比大,一但沾上就會被攪進去,這太危險了,情急之下,我只能死死的攀住石壁,使得繩索上下形成兩個點,減緩晃動的幅度,給鬼魂陳爭取時間。

    他先是越過了孫邈,但還在繼續往下爬,我現在差不多是起到當釘子的作用,有心想上去也不敢動,這時,孫邈滑下來,對我吼道:“上面出現了外星人!”這一次離的比較近,因此我聽清楚了。

    外星人?你***美國片看多了吧?

    這時,我身邊突然飛過一個人影,人影急速下墜,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一瞬間,那人猛的拽住了我的腿,我這顆釘子立即被拔了出來,繩索晃動的更厲害,我低頭一看,拽住我的居然是鬼魂陳!

    他怎麼會掉下來?他攀爬的技術一向很好,如果剛纔他沒有拽住我的腳,現在就已經跌進漩渦裏了。這個念頭纔剛一閃過,有一個黑影掉落下來,鬼魂陳眼疾手快,猛的抓住了那人,我一看,靠,是小黃狗。

    這一個個的,究竟是怎麼了?

    鬼魂陳拽住小黃狗後,小黃狗立刻抓住了我另一條腿,懸空加上重量,讓我有一種關節要被拉開的錯覺,而這時,上面第三個人掉下來了,鬼魂陳同樣伸手迅速接住了他,是楊博士。

    我的腿很痛,吊着三個人,不同纔怪,這時,孫邈又叫道:“外星人來了!”

    我真想讓他閉嘴,這個世界上,外星人比汪星人還不靠譜。

    就這時,我察覺到沒掉下來的人,開始往下縮,很快,王哥、蠻子、眼鏡兒,還有扎西的父親,幾人原本之間是有空隙的,而現在卻越來越往下,就跟一條蜈蚣似的。

    我們下面還有繩子,鬼魂陳趁着這功夫,放開我的腿,三人開始重新系釦子,但就在這時,我上方的空間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人形黑影,我總算明白孫邈爲什麼要將它形容成外星人了,因爲它真的很像美國科幻片裏的物種。

    它的上半身,酷似人,雙掌有腳蹼,應該是屬於兩棲類動物,下半身像章魚,其實它的下半身,遠比上半身要大的多,因此上部分的人形,看起來就像一個瘤子一樣,感覺特別恐怖。

    章魚人?

    這是什麼玩意兒?

    忽然,我覺得這個章魚人有些眼熟,它的臉上五官模糊,還佈滿了一種灰黑色的鱗片,但是臉部的輪廓,卻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像誰?

    我想了半天才猛的醒悟過來,像鬼魂陳!它的臉部輪廓,和鬼魂陳特別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