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61章 被女鬼那啥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61章 被女鬼那啥了?字體大小: A+
     

    我心說晦氣,這就好比賣遮陽帽的遇上下雨天,心情非常不爽,於是道:“弄死它。”蠻子道:“已經死了,咦,是被一根釘子釘上去的。”

    釘子,我趕緊一看,發現那蟲子果然死了,而且身體已經有些幹扁,尾部用一根細鐵棍盯住,『插』在了縫隙間,我將那細鐵縫拔出來一看,才發現這是從繩索一類的東西上切割下來的,顯然是有人故意而爲之,我立刻就聯想到了大伯,除了他,沒有誰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這種蟲子對於醫者來說不吉利,蟲子的頭部朝下,難不成大伯是想警告後來的人,不要往下面走?

    那他自己呢?他自己去了哪裏?

    小黃狗顯然跟我想到了一處,而且他是大伯的得意弟子,一見蟲子,立刻沉聲道:“咱們往下走。”

    我道:“怎麼說?”

    小黃狗道:“如果師父真的不想讓我們下去,他爲什麼不直接刻字,而是留這麼隱祕的線索?換句話來說,這些線索,也只有我們能看得懂了,我們看懂了便不會往下走,那麼其他看不懂的人呢?”

    我會晤過來,驚道:“你是說大伯算到除了我們還會有其他人,所以故意將那些人往下面引?”

    “孫老爺子怎麼會知道下面有危險?”蠻子問道。

    我沒吭聲,心說大伯這次瞞着我們行動,似乎所有的路線他都事先掌握一樣,疑點實在太多了。

    鬼魂陳上下看了看,雙手環胸,平靜的說道:“有沒有危險,不是他說了算。”我們趴在裂縫處觀察環境,相對來說,這種地形屬於比較便於攀爬的,我們就地打了兩根鑿子,拴上繩索,一行人開始有秩序的往下,這個過程對於已經習慣攀爬的我來說不算什麼,比較簡單,只是越往下,我就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片刻後我總算知道哪裏不對勁了。

    小黃狗離我很近,大概是由於脫了潛水服,這裏又沒有雪,因此他身上的腐臭味兒開始明顯起來,似乎比我記憶中的要更爲濃烈,我有種想作嘔的感覺,伴隨着這種感覺而來的,還有頭暈和虛軟的症狀,一開始還能堅持,但爬着爬着,忽然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自己渾身抽搐了一下,彷彿要靈魂出竅似的,手一抖就鬆開了繩索。

    本應該掉下去,但鬼魂陳在我下面,這千鈞一髮間,他拽住了我的皮帶,重新將我提了上去,眉頭一皺,冷冷道:“你不該來。”

    我道:“沒關係,我不怕死。”

    鬼魂陳看着我,目光彷彿在看一個傻子,慢吞吞的說道;“我是說,你很麻煩。”

    小黃狗在一邊幸災樂禍的譏笑道:“我說,你***不會真做過變『性』手術吧?老實說,你是不是女人?手上怎麼一點兒勁都沒有。”

    剛纔那種虛軟的感覺只是一瞬間,這會兒我已經恢復過來,根本沒有乏力感,對於小黃狗的調侃我不知該怎麼說,但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雖說我的身體素質比不上鬼魂陳這種變態,但放在正常的都市人羣中,也是能以一挑三的,像剛纔那種林妹妹的劇情,不該發生在我身上纔對。

    難不成是我最近沒怎麼吃好,所以身體發虛了?

    我們繼續往下爬,這裂縫挺深,彎彎折折,沒多久繩子便到了頭,我們考慮到這裏的地勢便於攀爬,爲了節約繩索,便沒有續繩子,開始徒手往下爬,爬着爬着,蠻子開口了,對小黃狗說:“頭兒,我覺得身上有些痛。”

    小黃狗沒好氣的說道:“要不要我給你按摩?”

    蠻子苦着臉不吭聲,扎西的父親有些吃不消,他雖然體力不錯,但估計從來沒有這樣徒手攀崖的經歷,臉上全是汗,手臂也有些哆哆嗦嗦的,再加上我身體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嚴重,有些心慌氣短,那感覺,有些許發燒的症狀,但我將額頭跌倒手臂處感受,又沒有什麼溫度。

    究竟怎麼回事?

    我有些支持不在,扎西的父親也快要力竭,蠻子似乎也不對勁,可惜現在這種情況,也沒有休息的地方,就在這時,我下方的鬼魂陳忽然拍了拍我的腳,我低頭一看,原來在我們左側,就有一條橫着的裂縫,高月兩米,可以容忍休整,我鬆了口氣,挺感激鬼魂陳的,這小子一向毒舌,不說話則已,一開口就氣死人不償命,但相處下來,還是很貼心的。

    我們鑽進那條裂縫裏休整,我直接躺着,覺得身體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嚴重,小黃狗給我把脈,說:“挺正常的,你不會是裝的吧?我說兄弟,只有女人才會用這一招,你能不能別裝病。”

    我有些氣短,說道:“兄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誰會用這一招,又不是小時候逃學,我真的很不舒服,拜託你別在瞎扯,讓我睡一覺,就睡一會兒。”一邊說,我一邊陷入了混沌中,『迷』『迷』糊糊間,似乎聽到有些很大的動靜,似乎有人在說什麼不好了,暈過去了,我一開始以爲是說我暈過去了,後來才聽出了,原來是蠻子暈過去了。

    他那麼健壯,怎麼也會暈過去?

    難道是我們之前吃的貝殼有毒,我和蠻子吃的最多,我倆中毒了?

    這些念頭都只是一瞬間,最後我徹底陷入了昏『迷』。

    昏『迷』過程中,我感覺有人走來走去,周圍很『亂』,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而且特別冷,『迷』『迷』糊糊中,我又聽到一個聲音說:“不對勁,這裏會不會有毒瘴?”由於意識模糊,雖然我聽的到他在說什麼,但我卻無法辨別他的聲音屬於誰。

    又一個聲音說道:“已經暈過去兩個了,怎麼辦?”

    接着有人似乎是在對我說話:“孫邈,孫邈?靠,他似乎很冷,衣服,脫衣服給他蓋上。”緊接着,我又感覺自己被人擡了起來,放入了一個相對溫暖的地方,周圍的一切都靜下來了。

    在整個昏『迷』過程中,我除了難受,還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就好像靈魂要從身體裏掙脫出來一樣,靈魂離我越遠,我就感覺越冷,最後被冷醒了。

    醒來的時候,我眼前是一片昏黃的光,頂部是黑紅『色』的石壁,空間比較狹窄罵我先感到的是冷,緊接着是痛,一『摸』才發現,我靠,衣服不見了。

    緊接着我又往下『摸』,另我驚悚的事情出現了,我的內褲也不見了。

    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難道我被女鬼強『奸』了?

    在我腦袋旁邊,放置着一個探照燈,探照燈光芒有些弱,似乎快要沒電了,我爬起來,覺得渾身很虛軟,左右看了看,依舊是處於一條裂縫中,高不足一米,坐起來需要壓低頭纔不至於撞腦袋。

    這裏是哪裏?

    其餘人去哪兒了?

    我的衣服,我的裝備都去哪裏了?

    爲什麼我身邊只有一隻探照燈?

    這些疑問在我腦海裏打轉,我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唯一的念頭便是找其它人問個清楚,於是我朝裂縫口的方向爬去,赤身**爬在裂縫中,即便在小心也難免劃傷,沒多久身上便是道道血痕,終於,我爬到了裂縫的盡頭,我這才發現,這就是我們當時歇腳的裂縫,只不過大概是處於溫暖的考慮,鬼魂陳等人將我移到了裂縫的最裏面。

    但是不對勁,如果真的是爲了溫暖,爲什麼不給我加衣服,反而把我扒光了?

    此刻,這個地方一個人也沒有,一個裝備包也沒有,我清楚的認識到,其他人消失了。

    不,或許是他們將我扔下了。

    我有點兒不可置信,我又不是得了絕症,我也沒有斷手斷腳,並不會耽誤他們的行程,我只是生了個病,暈過去一陣子而已,能耽誤多久,至於因爲這個原因就把我扔下?

    不對,就算所有人都扔下我,王哥總不該棄我而去,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我正想着時,寂靜的空間裏,忽然出現了一絲響動,緊接着,便有光芒從上方透下來,我一愣,難道還有人下來?

    是誰?

    我現在這個樣子也沒法見人,於是捂着寶貝蛋,縮在一邊躲起來,準備偷看,這時,上方的光芒越來越近,漸漸出現了腳,出現了腰,直到出現了臉,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我幾乎以爲自己見鬼了,楊博士!

    她……她怎麼在這裏?

    她真的沒死?

    我倒抽一口涼氣,楊博士十分警覺,立刻將目光『射』向了我藏身的隙縫,一柄槍對準我的位置,冷冷道:“出來!”

    我苦笑,只得出聲,道:“我現在不方便出來。”

    她似乎是聽見了我的聲音,驚道:“孫邈!”緊接着,她又道:“你和誰在一起?”

    我不明白她爲什麼這麼問,只能道:“我現在是一個人,我掉隊了。”

    楊博士似乎鬆了口氣,緊接着爬進裂縫,道:“出來,我們好好談談。”

    “我真的不方便。”

    她問道:“你怎麼了?”

    “我沒穿衣服?”

    她愣了下,道:“你的衣服呢?”

    我心情十分糟糕,苦笑道:“有女鬼強『奸』我,衣服不知道去哪兒了。”楊博士噗嗤一聲笑出來,道:“你還是老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