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43章 火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43章 火山字體大小: A+
     

    除了外傷比較嚴重的王哥以外,我們都一直對附近進行搜索,直到天『色』昏暗,難以辯物,這才作罷。

    夜晚,我們一行人圍坐在無煙爐旁,火苗竄動,爐子上煮着餅乾糊,在這樣寒冷的天氣下,我們需要吃一些熱的東西來溫暖腸胃。

    那個溫泉就在我們的『露』營地旁邊,但卻沒人有心思下去洗澡了,只洗乾淨手腳,吃喝完畢,便縮進了帳篷裏,我睡的是大伯這邊的帳篷,睡到半夜的時候,外面風雪忽然刮的很大,激烈的拍打着帳篷,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砸這種條件下,我睡的不太踏實,便拿出一隻小手電打開,重新翻看大伯的筆記本,細細看上面的詩。

    難道真如同楊博士所說,這筆記本上,隱藏着什麼密碼嗎?

    正看着,帳篷上忽然多出了一個黑『色』的人影,根據頭髮的蓬鬆度,我知道是小黃狗,現在正好輪到他守夜,不等我開口,他便不請自來的鑽進了帳篷,一抖身上的雪花,衝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我看的出來,他是有事找我,於是我點了點頭。

    緊接着,小黃狗便坐到我旁邊,將我手裏的筆記本拿了過去,撕下一頁紙,在紙上畫了個九宮格,我心想,他這麼晚來,總不至於是來玩填九宮格的遊戲吧?

    這遊戲懵小孩子還成,大人玩可就太幼稚了。

    緊接着,在九宮格的上面,小黃狗開始寫下了一串數字,數字完全沒有任何規律,每寫一串,就會看一看大伯的那首打油詩,似乎是按照那首詩在尋找什麼規律,我立刻知道小黃狗發現了什麼,於是調弱光線看着他古怪的舉動。

    小黃狗一邊動作,一邊看了我一眼,忽然壓低聲音道:“這是一個九宮密碼圖,以前師父帶我去拜訪一位同行時,在那位同行的家裏見過。”

    我壓低聲音道:“真的有密碼?你白天怎麼不說,浪費了我們大半天功夫。”

    小黃狗笑了笑,道:“我只信任你,你不會在背後害我。”我一時啞然,細細一想就明白過來,小黃狗依舊不放心鬼魂陳,或許是他從小生存方式的原因,他比鬼魂陳更難以去信任一個人,即便面上經常稱兄道弟,笑嘻嘻的,估計內心裏,究竟有沒有信任誰,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九宮密碼圖?

    我從來沒聽說夠這個東西,大伯弄這樣一個密碼,難道就是特意留給小黃狗的?靠,這可太偏心了。

    我不太清楚小黃狗是怎麼破解密碼的,這個過程有點兒像道家中陰爻和陽爻的推演,正所謂不知易不爲醫,小黃狗懂這方面的知識,到也不算意外。

    沒隔一會兒,他就會在九宮格里填下一個字,字則是詩裏所出現的文字,只是組合的順序也不一樣,當九個格子都填滿時,上面出現了這樣一句話:我在湖底得到規矩速來。

    如果架上標點,就是我在湖底,得到規矩,速來。

    湖底?

    規矩?

    什麼意思?

    難道大伯在湖底下?

    但得到規矩四個字又是怎麼回事?規矩?這玩意兒是可以得到的嗎?它難道是指某樣東西?我看向小黃狗,他也顯得很疑『惑』,衝我搖了搖頭。

    緊接着,他將那份九宮密碼圖毀去,壓低聲音道:“在湖底的意思很明確,但後面一句話我也不明白,師父在時,有沒有跟你提起過什麼?”

    我仔細回想着和大伯這一年來相處的點點滴滴,但都想不到於此有關的信息,只能搖頭,低聲道:“沒有,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這個規矩是不是一種暗號?”

    小黃狗道:“得到規矩?規矩……規矩從字面上來講,可以指某種老例,比如白天勞作,晚上睡覺,男耕女織,這都是規矩,師父的意思,會不會是指,讓我們得到某個有一定規律的東西?”

    我覺得很納悶,如果真是這樣,大伯爲什麼不直接寫出來?又或者是,規矩就是那個東西的名字?我忽然想到了那個鐵球,說道:“會不會是指陳默手裏的東西?”

    小黃狗道:“那個鐵球?它能代表什麼規矩?”

    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要真較起真來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大伯就在湖底下!

    只不過,湖地下怎麼住人?難道說底下也有水洞一類的東西?這湖是個溫湖,湖裏應該不會有什麼生物,只是湖的範圍太廣,我們又沒有潛水設備,即便真有水下通道,我們又該怎麼尋找?

    我問小黃狗打算怎麼做,他說:“何亮那幫人肯定也下水了,他們都能找到,沒理由咱們不行,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規律,明天我們下水好好找一找。”

    事情商定,小黃狗便出去繼續守夜,我一覺睡到天亮,醒來的時候其餘人都醒了,風雪也止住,天地間顯得肅靜而莊嚴,皚皚白雪聖潔無比,扎西跪在湖邊做祈禱,這是他每天的必修課,雷打不動,就是我們在逃命的時候,時機一到,他嘴裏也會開始冒藏語,我一句也聽不懂。

    小黃狗在一邊活動筋骨,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將密碼的事情告訴鬼魂陳,但如果我們想要下湖搜索,這件事情鐵定瞞不住,正想着,站在湖邊的鬼魂陳忽然回頭,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眼光不能說奇怪,確切的來講,這種冰冷,如同在看屍體的眼神,我已經很久沒用從鬼魂陳身上看到了。

    除了我們最初認識的那幾個月,互相厭惡堤防時偶爾會收到這種目光,在後來的幾個月,我們的關係逐步平和下來,是經歷過生死後的積澱,但僅僅一夜,我發現他的眼神就變了,毫不掩飾的冰冷。

    我心裏頓時咯噔一下,心說,我哪裏得罪他了?在一眨眼,卻發現鬼魂陳的眼神又恢復的淡然,雙手環在胸前,淡淡的注視着湖水,似乎在盤算些什麼,目光根本沒有落到我身上。

    但我知道,剛纔的一切不是我的幻覺。

    睡懶覺果然不是一個好習慣,難道在我睡着的時候,發生了什麼變故?

    就在這時,楊博士給我遞了碗煮好的餅乾糊,說道:“趁熱喝,我們決定要派兩個人下湖打探,黃先生破譯出了一份密碼,先是孫先生很可能去了湖底的某個空間,我們必須下去找。”

    小黃狗果然已經說出去了,我接過餅乾糊,一邊喝一邊道:“有說讓誰去嗎?”

    楊博士遲疑了一下,道:“這個提議是黃先生提出了,他說和你一起下水,你們倆水『性』都不錯。”我嗆了一下,我的水『性』確實不錯,但比起鬼魂陳還差一截,小黃狗不拉鬼魂陳下水而帶着我,不明顯在告訴所有人,我和他之間有貓膩嗎?

    楊博士又道:“不過這水域的範圍太大,光憑你們兩個也不行,所以我們將水域進行了區域劃分,輪流替換,你和他搜索完第一區域,我和陳先生下水搜素第二區域。”

    我道:“你也下水?”

    “當然。”楊博士笑了笑,將頭髮掠到耳後,說道:“我是來幫忙的,不是來添麻煩的。”

    小黃狗那邊在做熱身,我們沒有攜帶潛水裝備,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水『性』,我在水裏大約能憋氣兩分鐘,這是極限了,再憋久一些就會溺水,至於小黃狗我沒有計過時間,但應該比我要強一些;喝完餅乾糊,我們做了下熱身,一人提一盞防水探照燈潛了下去。

    湖的周邊很淺,可以看到石頭,但越往裏遊,水就越,而且溫度似乎也高一些,水流很平穩,我和小黃狗一左一右,交替往下潛展開搜尋,但水底只有石頭,其餘的一無所獲,就在我憋不住氣準備上潛的適合,我忽然發現水底下有一塊紅『色』的石頭,顏『色』特別古怪,像用血沁了一樣,我從來也沒有見過,便將它打撈出去。

    另一頭,小黃狗也在三十多秒後浮出了水面,搖頭表示一無所獲,我將你紅『色』的石頭帶上岸,它只有巴掌大,和雞血石的後不一樣,這種紅在陽光下,更像是一種橘紅『色』,如同火的顏『色』。

    楊博士一看,便驚奇道:“是火焰石,這種石頭只在火山周圍纔有,湖底難道有火山口?”我看向扎西,扎西搖着雙手,道:“沒有沒有,我們這兒從來沒有過火山爆發的傳聞。”

    楊博士道:“不一定是活火山,或許是很久之前的死火山,而且有些活火山的活動週期很長,或許一萬年才噴發一次,我想,我大概知道這個巨大的‘溫泉’是怎麼來的了。”

    合着我們之前一直是在火山口游泳?只不過我在書本里看過的火山,大多是尖嘴的,但這個火山口,怎麼會凹陷進雪山裏,而且上面還灌了水?

    楊博士對此給出了一些很專業的推測,由於火山長時間沒有噴發,使得火山口周邊的泥土沒有增加,而相對的,三神雪山隆起,並且隨着地質運動,還在緩緩拔高,兩山融爲一體,使得火山口所在的地方稱爲一塊盆地,打從一開始進入盆地時,我們就已經走進了火山中。

    我勒個去,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