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二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二十七章字體大小: A+
     

    按照計劃,在小黃狗進入雪霧中,大約十來米的距離,找準掛繩點,就會爲我們放下安全繩,但我們在下面等了半天也不見動靜,我有些急了,便喊道:“黃天,趕緊下繩子。”

    一喊出來,周圍全是我的迴音,顯得特別詭異,扎西嚇的連忙道:“在雪山裏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可能回導致雪崩,特別是……特別是不能開槍。”在對上蠻子兇惡的眼神後,扎西趕緊補充道:“可以開槍,但一定要看地方。”

    我喊完,迴音都逐漸消散了,卻沒有小黃狗的影子,就在這時,從上方突然砸下來一個人,砰的摔在我們眼前,臉朝下,濺起大片雪霧。

    所有人都驚呆了,我腦海裏翁鳴一聲,立刻蹲下身,道;“小黃狗?你怎麼摔下來了?你不能死啊,你***當年買零食還欠我五毛錢沒還呢!”

    蠻子道:“孫兄弟,你冷靜一下,這好像不是我們頭兒,你看他的頭髮。”

    我一看,黑頭髮?

    這具屍體也穿着衝鋒衣,衝鋒衣的款式其實都差不多,所以我一時還真沒反應過來,一看頭髮才發現這不是小黃狗,蠻子說這話,立刻將屍體翻了個身,由於是臉朝地,屍體的鼻子摔歪了,但沒有摔出什麼傷口,因爲屍體本身已經被凍的硬邦邦了。

    這是個大約二十七八歲左右的男人,從穿着的裝備質量來看,是很有錢的。

    他是普通遊客,還是海姐的人?

    怎麼會死在上面?難道上面有什麼危險?

    屍體肯定是小黃狗弄下來的,他在上面一聲不吭,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這時,一條繩子垂了下來,並且搖晃了三下,這是安全的信號。

    蠻子道:“頭兒在叫我們上去,不管這屍體了。”當即,蠻子、虎頭和眼鏡三人蹬着冰靴,順着繩子依次往上爬,最後只剩下我、扎西和鬼魂陳三人。

    鬼魂陳當先上去,扎西第二,我第三,然而,當我也爬入雲霧之中時,終於看到了十分驚悚的一幕,在雲霧上的冰壁中,有很多凸起的冰錐,這些冰錐上,竟然全部掛着死人。

    一開始,我以爲之前那具屍體很可能是海姐的人,遇到什麼危險死在這上面,但現在我才發現,這裏至少掛了十來具屍體,而且穿着都不一樣,有男有女,還有外國人。

    扎西哪裏見過這麼多死人,嚇的眼一閉,爬都爬不動了,我推了他一把,他才繼續往上爬,就在這時,扎西突然啊了一下,盯着其中一具屍體道:“我認得他!”

    認得?

    我順着看去,那是一個外國女人,側掛在冰錐上,受力點是腰帶,這很奇怪,幾乎所有的屍體都是掛着的,就彷彿民間掛臘肉一樣,似乎是有人特意將他們掛在這裏集體儲藏一般。

    那外國女人死了也不知有多久,嘴巴大張,裏面結着冰渣,眼睛鼓大,臉色青白而扭曲,顯得格外猙獰,剛好瞪着扎西。

    我道:“你怎麼還認識外國女人?”

    扎西哆哆嗦嗦道:“幾年前,我們這兒外國遊客不多,我記得這個女人,因爲她活着的時候長得很漂亮,又是外國人,所以印象很深,她當時也說要進這個地方探險,找了好幾個嚮導,包括我,但沒人願意接這個活,她和她男朋友就自己進來了,沒、沒想到居然死在了這裏,天吶……”

    那女人的表情實在很猙獰,別說扎西不敢看,就算我見多了屍體,也覺得滲的慌,當即轉移了視線,不在去看周圍的屍體,努力往上爬。

    但腦海裏卻疑惑重重。

    小黃狗前一段時間之所以不出聲,肯定也是被這些詭異的屍體給駭到了。難道他們都是這些年死亡的遊客嗎?他們爲什麼會被懸掛在這個地方?

    究竟是誰做的?

    我總覺得,這地方給我的感覺,就像專門收藏屍體的冷藏室一樣,感覺特別詭異。

    爲了轉移注意力,我不在看那些屍體,而是看着冰壁,然而,就在這時,我忽然發現,冰壁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再爬動,那是個非常模糊的影子,但隱約十分像一個人形。

    我立刻想到了扎西所說的冰鬼,心裏咯噔一下,猛的眨了眨眼,但再睜開眼時,冰壁裏的影子又消失了,彷彿是我的幻覺一樣。

    這一年來的經驗告訴我,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此地不宜久留,好在扎西也很有危險意識,雖然受了傷,但在恐懼的刺激下咬牙往上爬,速度到也不慢,很快衆人都爬上了山頭,我是最後一個,眼見就差四五米左右的距離時,忽然,繩索發出了叭叭叭的聲音,我整個人往下一墜,再擡頭看時,繩索竟然斷裂了,只剩下細細的一處還連接着,眼見就要完全斷裂。

    不可能!

    我腦海裏瞬間閃過三個字。

    我們用的是專業雪山裝備,繩子是鋼絲加尼龍的,就算是普通的刀具,都無法將它割斷,怎麼可能在這個關頭斷裂?

    是有人故意的?

    但是我前面的人是鬼魂陳和扎西,鬼魂陳不可能害我,扎西就更沒有理由害我,因爲我一死,小黃狗等人絕對會將他這個累贅一腳踹下去。

    我腦海裏瞬間想到了剛纔冰壁裏的人影,難道是它?

    不可能吧,即使是冰鬼,也不該大白天出來作祟啊。

    這些念頭都只是閃電般的在我腦海裏一閃,眼見繩子要斷裂,站在上面的幾人也紛紛變色,小黃狗終於不再無視我了,罵了句娘,立刻將繩子往上拽,然而他這一拽,繩子居然砰的一下斷裂了,我整個人頓時往下墜去,千鈞一髮之際,鬼魂陳忽然又扔了根繩子下來,我當時手腳亂抓,竟然真的讓我給抓住了,整個人在空中搖來搖去,險的讓人直捏冷汗。

    緊接着,鬼魂陳便拉着繩子直接將我往上升,在上升的過程中,我幾乎是穿行在那些屍體中,偶爾也會有接觸,它們凍的硬邦邦的,身上結着冰霜,在幾次的碰撞中,有一具男屍也掉落了下去,得虧鬼魂陳眼疾手快,我總算爬了上去,整個人趴在上面喘氣,手腳發虛,回憶起剛纔的一幕,都有種再世爲人的感覺。

    小黃狗此時正在檢查繩索,繩索的斷裂顯然不正常,斷裂口很整齊,明顯是被極其鋒利的匕首割出來的,而且能瞬間割斷尼龍的匕首還真少見,但我們恰巧就有準備這樣的裝備,除了扎西以外,我們都是人手一把。

    但繩子是一刀割到底,如果不是最後一條線沒有斷,我在當時就會摔下去,鬼魂陳也不可能有機會救我一把。

    這樣一來,問題就來了。

    鬼魂陳第一、扎西第二,如果是鬼魂陳割的繩子,那麼扎西自然也免不了和我同樣的命運所以在鬼魂陳以前爬上去的人,都是清白的。

    剩下有可能的人就是扎西,小黃狗幾乎立刻就讓人搜他的身,但他身上根本沒有可能割斷繩索的東西,而且他也沒有理由害我,我一死,小黃狗等人絕對會弄死他,這一點扎西應該很明白。

    既然如此,繩索究竟是誰弄斷的?

    爲什麼偏偏針對我?我礙着那個人什麼事了嗎?

    雖然疑點重重,但我們卻沒辦法找出事情的原因。

    這事情最終只能不了了之,在場的人,小黃狗和鬼魂陳不可能害我,而蠻子和虎頭也是一路同生共死過來的,他們對小黃狗的忠誠度我看在眼裏,除非小黃狗授意,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害我。

    扎西完全沒有這個能力,那麼剩下的便是眼鏡,但我記得,眼鏡是僅次於小黃狗第二個攀登上去的,他就算想害我,也不可能。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黃狗顯然也弄不明白,目光轉了一圈,忽然停留在眼鏡身上,似乎是在懷疑他,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說話卻很犀利:“胡亂懷疑,只會破壞隊伍的團結力,與其懷疑我,不如考慮考慮其他人,據我所知……”他的手忽然直像一旁的鬼魂陳,說道:“這位陳先生的飛刀絕技很厲害,百米之內,例無虛發,若是他趁我們不注意時,用飛刀割斷,也不是不可能。”

    我一愣,這眼鏡說的沒錯,鬼魂陳的飛刀雖然小,但我曾經見識過,在他的操縱下,可以整個插進石壁裏,因此割斷尼龍繩應該不難,而且絕對難以發現,但鬼魂陳怎麼可能害我?

    雖然他這個人在我看來喜歡裝b,不喜歡開口,一開口就忍不住讓人想殺了他,但從本質上來講,別人不招惹他,他就乖的跟貓一樣,不會主動害人,更何況,西藏一行,我們倆也算同生共死,說是兄弟也不爲過,他怎麼會害我?是我無意中阻礙他什麼事了嗎?

    鬼魂陳原本是安靜的待在一邊,聞言擡頭,淡淡道:“你算什麼東西,閉嘴。”

    眼鏡臉色一沉,道:“你什麼意思!”說話間,手移向腰間,似乎準備拔槍動手,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忽然銀光一閃,緊接着,獻血順着他移向腰間的手腕流下來。

    “我要殺人,不需要在背後動手。”鬼魂陳說完,慢悠悠的背上包袱,開始遠眺盆地的景象,完全不理會臉色幾乎扭曲的眼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