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十五章字體大小: A+
     

    小黃狗怪叫道:“**,這麼好的辦法,怎麼早沒想到。”鬼魂陳似乎有些猶豫,他微微皺了皺眉眉頭,從兜裏掏出一個錦囊,卻沒有立刻動手,彷彿有什麼顧慮。

    我敏銳的察覺到有問題,便道:“是不是有什麼影響?”

    鬼魂陳輕輕點頭,慢吞吞的說道:“陰煞太強,對鬼不好,我父親當年也是靠鬼魂引路,後來……”他話說到一半,目光轉向手中的錦囊捏了捏,我忍不住跺腳,道:“陳老大,跟你說話真是急死個人,後來怎麼了?”

    鬼魂陳指了指地面,吐出幾個字:“被鎖在這裏了。”

    “那隻鬼?”我道。

    鬼魂陳點了點頭,小黃狗道:“爲什麼會這樣?”鬼魂陳難道的爲我們解釋一番,從這從玄學角度來講,來是風止水停的死地,不適合葬死人,更不適合居住活人,但陳家爲什麼會將祖宅尋在這裏,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風水上,這種地形稱爲鎖靈煞,這地方絕對不能死人,要死也要死外面去,凡是死在這裏的人,或者進入這裏的鬼,都會被鎖住,所以纔有人說,會看到陰宅里人來人往。

    我聽到這兒,不由說道:“人來人往?難道我們周圍真的有很多……”

    就在這時,小黃狗忽然一擺手組織我往下說,他皺眉道:“你們有沒有聞到一種味道?”

    我被打斷,很不爽,說道:“當然聞到了,全是從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怎麼,難道我還要讚美一下,說你很香?”小黃狗皺了皺眉,要往日,他肯定會回嘴,但這會兒竟然沒有搭理我,而是說道:“和我身上的味道很像,但又有區別。”

    我這纔想起小黃狗有一雙十分靈敏的鼻子,不等我們回話,小黃狗衝我們打了個手勢,示意我們跟着他走。

    他聞味道的時候很特別,當然不是像狗一樣伸長了鼻子,看起來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只是神色很嚴肅,不管你跟他說什麼,他都不會搭理你。

    我們跟着小黃狗在院子裏繞來繞去,古宅深沉,也不知究竟走到了什麼地方,就這時,小黃狗忽然停在了一扇門前,用手指了指。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散發着古怪味道的東西在裏面。

    鬼魂陳說過,這裏的一切,都保持在被燒燬前的那一刻,根據司機講的那個故事來說,門後會不會就是那個日軍上吊的地方?味道是不是那些被老鼠咬死的日軍散發出來的?

    抱着這種心態,我的視線一直是往上看的,也不想被小黃狗兩人看扁,便壯着膽子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上面,但另我沒想到的是,門纔打開一條縫,一張血紅血紅的臉就撲面而來,彷彿是一張人的臉皮,被風吹過來,霎時間貼到了我臉上,頓時我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而且還有種窒息感,這變故來的極快,我驚的後退一步,後背抵上了鬼魂陳的胸膛,而我眼前,卻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耳裏只聽的到一種形如風一樣的聲音呼呼作響,隱約還伴隨着小黃狗的怪叫,接着便聽鬼魂陳冷冷道:“帶他先走。”聲音和平時沒什麼兩樣,緊接着,我便被人拽着往前跑,應該是小黃狗,跑着跑着,眼前便清晰起來,再摸臉上卻是什麼也沒有了,回頭一看,我們來時的路上佈滿了灰霾,完全看不清楚狀況,而鬼魂陳還在那裏沒有出來。

    我吼道:“剛纔那是什麼東西!”

    小黃狗見我能看到了,也不在拽着我,一邊跑一邊道:“不知道,那屋子裏全是那種人臉皮一樣的東西,姓陳的在抵擋,我們先跑。”

    我道:“他一個人搞不搞的定!我們得回去幫他!”

    小黃狗道:“呸,你***腦子進水了吧,他搞不定,我們回去有個屁用。”他見我有走回頭路的打算,又重新拽住我,道:“趕緊跑,師父要知道你死在這兒,非得抽死我不可。”

    我心知小黃狗說的對,再加上又被他拽着,也回不去,兩人一口氣跑出去也不知多遠,前方出現了一個大殿,裏面黑沉沉的,看起來面積挺大,兩扇雕花木門大開着。

    小黃狗拽着我進去,手電筒先是四下裏一掃,見沒什麼古怪東西,立刻反身關上門,又插上了門閂,道:“在這兒等他。”他見我一臉擔心,於是說道:“別跟死了媳婦兒似的,姓陳的命硬的狠,捉鬼是他的家傳絕學,他要真死了,就怪他學藝不精。”

    我緩了緩氣息,道:“去你媽的,我不是在擔心他,我是在擔心咱們,咱們兩個,可每一個會捉鬼,我覺得還是跟陳默在一起比較安全,跟你在一起……”

    小黃狗急了,蹦起來道:“跟我在一起不安全嗎?靠,你偷玉米被狗追的時候,是誰給你打掩護的,你***去偷看王寡婦洗澡被發現了,是誰給你頂罪的……”、

    我剛想說這麼陳年舊事你還翻出來做什麼,多沒面子啊,忽然,耳裏便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聲音不疾不徐,顯得很有禮貌,我立刻道:“他回來了。”正打算開門,小黃狗猛的抓住我的手,神色古怪,就跟見了鬼一樣,使勁兒搖頭,壓低聲音道:“你覺得姓陳的會敲門嗎?”

    我想了想,道:“他會直接踹門。”

    那門外是什麼東西?

    我嚥了咽口水,聽着那有節奏的敲門聲,只覺得頭皮發麻,我和小黃狗一直沒有應門,按理說,如果是正常人,敲這麼久沒有應門,要麼就放棄了,要麼就直接撞,要麼就開始爆粗口了。

    但外面的東西,只是一直不停的敲。

    咚!咚!咚!

    小黃狗和我對視一眼,他將我扯近,附耳道:“你和姓陳的關係不錯,他有沒有教你什麼招兒?”

    我急的汗毛倒豎,道:“我早說過了,那都是假象,你哪隻眼睛我和他關係不錯了,上次帶他去吃火鍋,羊肉都被他一人吃了,一口都沒留給我,別扯這些,趕緊想個靠譜的招兒

    。”

    小黃狗抓了抓一頭的黃毛,說道:“它一直敲門,想必是有什麼忌諱,不敢直接進來,咱們就死不出去,在這兒等着,等姓陳的找過來。”

    我道:“他要是不找過來怎麼辦?”

    小黃狗怒道:“去你媽的烏鴉嘴,我真該用膠布給你封起來。”說完便不搭理我,我兩找了根柱子靠坐着,敲門聲一直在繼續,大約十分鐘左右,聲音忽然停了。

    我剛剛鬆了口氣,以爲外面那東西終於堅持不住,準備放棄時,門外突然多了個黑呼呼的影子。古時候的門都糊了裱紙,可以看到人影,那東西絕對不是人影,而是一個圓形的東西,就憑空懸掛在門外,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什麼東西,等那玩意慢慢轉動,逐漸露出一個人臉的側輪廓時,我才反應過來,那是一顆人頭。

    一顆等在門外的人頭!

    如果我剛纔貿然開門的話……我想到那個場景,就覺得脊背發涼,小黃狗顯然也嚇的不輕,將我往前一推,道:“它來了,你上。”

    “爲什麼是我。”我腳都嚇軟了。

    小黃狗道:“根據輪廓來看,她是個母的,是你施展魅力的時候了。”

    我苦着臉道:“雖然我一直不想承認,但兄弟,其實你長得比我帥多了,我之所以總跟你作對,就是因爲嫉妒。”

    小黃狗氣的臉都黑了,道:“你個慫貨。”他起身,來來回回的走,顯得很焦躁,最後道:“看它也不敢進來,咱們繼續等。”

    我突然覺得有些好奇,說道:“你說,它爲什麼不敢進來?”小黃狗一愣,看着我,神情古怪,喃喃自語道:“是啊,它爲什麼不敢進來?”

    難道這個裏面,有什麼更可怕的東西?

    下意識的,我打量着四周,發現這是個大殿,過去大戶人家的家裏,都會有專門的佛堂之類的,當然,陳家信道,這或許是供奉某位道家尊神的地方,我朝裏看,發現大殿正中的盡頭果然有神像,只不過神像早已經倒塌,只剩下半截身子,泥塑的腦袋則摔成了好幾瓣。

    難道它是忌諱這尊已經摔碎的神像?

    不太可能吧?

    我剛想和小黃狗討論一下,就發現小黃狗不知何時擡起了頭,仰着下巴往上看,臉色慘白如紙,眼球瞪大,我心裏一驚,猛的擡頭一看,只看到無數懸掛的屍體,以及屍體身上來來去去的老鼠。

    那些吊死的屍體,大多數頭部都是朝上的,但它們的頭卻全部是低着的,一個個全都睜着眼看着我們,嘴巴裂開,形成一個個古怪的笑容,也不知這樣看了我們多久……

    我腳一軟,終於支撐不在,一個踉蹌跪倒在地。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
    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