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十二章字體大小: A+
     

    這個叫海姐的人外表看起來很溫和,但通過跟她這短時間的相處,我看得出來這女人絕對不是好想處的貨『色』,如果說楊博士代表的是勇敢善良的正能量,這女人絕對就是隻笑面狐狸。

    我道:“我對爲人類造福沒有什麼興趣,不過這個合作我接受了,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做?”

    海姐道:“孫先生,很高興我們能達成一致,我們正在通過內部的技術,想辦法破譯孫國民先生的具體位置,一但有最新的進展,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當然,如果孫國民先生主動聯繫你,也請知會我們。”接着,我們交換了一下名片,我便帶着鬼魂陳打出租車回府。

    說實話,我從來沒想過大伯的業務什麼時候發展到了國外,而且這個海姐這一幫人,明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更讓我費解的是,大伯離開了西藏,不第一時間聯繫我,反而給這些人發這些莫名其妙的電報?

    鬼魂陳進入出租車侯,便收起了李靖的表情,顯得很沉默,似乎在思考些什麼,我想起了那兩張圖,似乎之前鬼魂陳在藏寶洞時,也曾經對那兩張圖升起過濃厚的興趣,我忍不住道:“我大伯既然會特意將那兩張圖記下來,它們肯定代表着某種信息,你知道一些東西對不對?那兩幅圖意味着什麼?”

    鬼魂陳雙手環胸,慢吞吞的道:“我見過那種面具,但那座雪山,我不清楚。”

    面具?那麼古怪的面具,鬼魂陳竟然真的見過?我心中一喜,道:“你在什麼地方見過?”

    “鬼宅。”鬼魂陳慢吞吞的吐出兩個字,盯着我的眼睛,緩緩道:“陳家鬼宅。”

    我總覺得,這四個字彷彿有種某種力量,讓人感覺渾身寒氣嗖嗖,就在這時,那個出租車司機突然說道:“陳家鬼宅?不是是郊山那邊的那棟鬼宅吧?”

    鬼魂陳抿着脣不打算說話,似乎對於有人提起鬼宅的事情感到很不滿,我見他沒有說話的意思,便順着司機的話說:“是啊,你也知道?”

    司機說:“一般人還真不知道,不過我可是老北京了,跑車這麼多年,什麼路都走過,離陳家鬼宅不遠的地方,就有一條公路,那條路特別邪門,有個比較陡的拐彎口,不過拐彎口護欄做的很好,開車的人都知道那裏路陡,大部分都會減慢車速,其實出事的機率本來應該特別小,但那地方,黃昏以後就沒有車子敢去,據說車子在那裏一拐彎,就會看到前方出現一大片陰森森的宅院,裏面人影重重,就和鬼市一樣。”

    說到這兒,那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我們一眼,道:“你們可千萬別去那兒,十年前我一個朋友開車,就是開到那兒時,剎車忽然失靈,整個車子越過護欄摔到了懸崖下面,他大難不死,說起當時的狀況,就說一轉彎便發現前面的景『色』變了,出現一大片鬼宅,他嚇的一踩剎車,結果不知爲了竟然踩成了油門,雙腿截肢,現在都還坐輪椅,千真萬確的事兒。”

    “這麼厲害?”我忍不住咋舌,看了看鬼魂陳,心說他們家就是捉鬼的,怎麼自己家祖宅鬧鬼竟然會鬧的這麼厲害?看鬼魂陳閉着眼,也不知在想什麼,我便跟司機攀談起來,問道:“那宅子真的那麼邪門兒?究竟是怎麼回事?”

    司機道;“聽說那陳家是一個名門望族,不過八十多年前,他們整個家族的人都消失了,有人說是搬遷,有人說是那宅子地方選的不對,地下有殭屍,把他們家族的人一個個都咬死了,反正就是所有人都消失了。還有更邪門的事,不過這事兒聽起來比較爽,我還給我兒子講過,我給你也講講。”

    我一邊想提醒他專心開車,一邊又忍不住想知道更多,那司機『操』着一個京片子,十分能侃,說了一個關於陳家鬼宅的故事。

    陳家鬼宅的人集體消失,是1933年左右的事情,宅子也荒廢下去,沒過幾年就打起了抗日戰爭,七七事變之後,北平,也就是現在的北京就被佔領了,小日本佔領了北京還能幹什麼?用腳趾頭都能想的出來,燒殺搶掠,侮辱中國『婦』女同胞不用說,一些富商也成了他們的目標,陳家鬼宅規模宏大,佔地面積廣闊,當時正處於小日本入北平的要道上,那時那裏比較荒,自然被日本人給盯上了。

    那宅子鬧鬼是出了名的,小日本路過那裏時,天『色』晚了,準備就地紮營,雖然有人知道鬼宅鬧鬼的事情,但也沒人肯說,都等着小日本遭殃。

    順理成章的,小日本駐入了陳家鬼宅,那一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誰也不知道,第二天,在北平城裏的太君等急了,說匯合的人怎麼還沒到,便讓手下帶人去接應。

    手下們順着線索『摸』到了陳家鬼宅,得知弟兄們在裏面紮營。陳家鬼宅規模特別宏大,他們推門進去,裏面傢俱、擺什都很齊全,彷彿陳家的人離開時,沒有帶走任何東西,只不過由於幾年沒有人煙,到處都是厚厚的浮土,老鼠屎、蜘蛛網隨處可見,宅子裏充滿了**的氣息。

    日本人聞着聞着就覺得味兒不對,**的氣息太濃厚了,就像有很多屍體一樣,而且地面也沒有腳印,如果匯合的部隊真的在宅子裏過夜,那麼爲什麼一點兒腳印也沒有留下?而且這些層層疊疊的蜘蛛網,也沒有被破壞的痕跡,難道收到的信息時錯誤的?

    但來都來了,怎麼也得探查一番,再加上陳家鬼宅裏東西很多,有很多古物,日本人不懂什麼古物,只挑真金白銀,有什麼鑲金的掐絲花瓶、寶銀水盆,全都想往回帶,說是尋人,不如說是搜刮鬼宅裏的寶物還差不多,他們漸漸走的深了,**的味道就越濃厚,就在這時,所有人都聽到了很多吱吱吱吱的聲音,似乎有很多老鼠在爬一樣,但地面上什麼也沒有。

    老鼠在哪兒?

    聲音似乎是在頭頂上,他們順着往上看,發現陳家鬼宅的房樑上,吊着一具具屍體,屍體上爬滿了老鼠,被咬的千瘡百孔,那些屍體身上,分明穿着日軍的軍服。

    古代的宅子房頂都很高,房樑與地面落差極大,要想在那上面上吊,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用梯子爬上去,但誰吃飽了沒事幹,蹬着梯子去上吊?

    更何況,誰會沒事兒尋思,還死的這麼慘?

    剩下的日軍嚇壞了,心知鬧鬼的傳聞肯定是真的,看來昨晚來匯合的人,都死在鬼宅裏了,他們立刻退出去,澆油點火,陳家鬼宅在大火中熊熊的燃燒了起來,很多附近的老百姓都看到了,那場火,燒了整整一個白天。

    陳家鬼宅徹底消失了,但是到了晚上,有人突然發現,它竟然還是原模原樣的矗立在那裏。

    我聽了這個故事,只覺得相當不靠譜,忍不住道:“你的意思是,那宅子實際上早在七十多年前就被小日本給燒了?”

    司機道:“可不是。”

    被燒了……那我之前猜測的,鬼魂陳將鐵球藏入陳家鬼宅的事情,也是錯的了?

    我嘆了口氣,又覺得不對勁,既然陳家鬼宅早就被燒了,小黃狗爲什麼還說:有機會得去一趟?

    我正想着,那司機便道:“燒了是沒錯,但那片地方,到現在都長不出草來,白天看去,就是光禿禿的一片,但到了晚上,鬼宅就立在那兒……|”

    我忍不住道:“真的假的,真有這麼古怪的事兒,怎麼沒有聽見報道?我可是一點兒風聲都沒有聽見過。”

    司機道:“報道?誰敢報道?白天的時候那裏一切正常,就到了晚上纔出來,人一進去就出不來了,有一些網絡記者想用來做嚎頭,蹲着準備給鬼宅拍照,結果你們猜怎麼着?甭管是拍照還是錄像,拍出來和錄出來的全是雪花點,總之那地方活人不能去,去了就出不來。我說小兄弟,你怎麼對那鬼宅那麼感興趣?”

    我沒想到陳家鬼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雖說這一年遇到的詭異現象多的去了,但也忍不住捏了把汗,心不在焉的說道:“道聽途說,覺得很離奇。”

    司機笑道:“是夠離奇的,不過那地方雖然恐怖,但在抗日戰爭的時候,可給大夥兒出了口惡氣,我們祖輩都是北平人,這是我祖上就傳下來的故事,後來遷到北京來的人根本不知道。”說話間到了地方,我付錢下車,和鬼魂陳往裏走,說道:“看不出來,你家祖宅這麼有來頭,我說……那司機說的是不是真的?你說那方形面具曾經在陳家鬼宅裏見過,可是那鬼宅不是已經被燒燬了嗎?難不成你……”

    鬼魂陳慢吞吞的說道:“我去過。”

    ps:陳家鬼宅,每晚與您相約,親,要買門票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