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六章字體大小: A+
     

    鬼魂陳面無表情,壓低聲音道:“你這裏有人監視,先不說這些。隨後臉上忽然笑開了,伸手遞給我一張紙,居然是一份簡歷,上面填了一個名字:李靖。

    我靠,你怎麼不叫哪吒。

    我這裏有人監視?誰的人?爲什麼我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鬼魂陳不是個會說廢話的人,也不會學小黃狗,沒事瞎開玩笑,他說有人監視,附近就一定有人。想到自己這十幾天來的舉動,完全被人掌控在手裏,我覺得渾身發寒,這種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當即,我不動聲『色』的收過簡歷,看着眼前這張陌生人的笑臉,也調整了心態,配合着演戲,坐到一旁的塑料椅上,問道:“衛校畢業的?有從業經驗嗎?”

    “沒有,第一次找工作。”靠,演技不錯,聲音都變了。

    接下來,便是一翻常規的問搭,答到最後,我說:“你被錄取了,包吃包住,試用期兩千二,轉正三千,我這裏沒有社保。”

    小夢在一邊看的目瞪口呆,扯了扯我的衣袖,將我拉到一邊,說道:“老闆,你這是幹什麼,四個人?湊一桌打麻將嗎?”這小鋪子,四個人確實太多,反而容易惹人懷疑,我想了想,便道:“你一年多沒回家了吧?我放你一個月帶薪假,你回去看看。”

    “真的?”

    “當然,但不要讓小劉知道,就說是你自己請假的,否則她會跟我鬧的。”

    和小夢約定好,她第二天便收拾東西離開,我則以人手不夠的名義,順理成章的招了個新人。我以爲鬼魂陳特意如此,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向我傳遞,但奇怪的是,他完全進入了李靖的身份狀態,認真的和小劉學習業務,彷彿之前的幾句對話,就是我個人的幻覺一樣。

    難道是因爲有人監視的原因?

    那個人在哪兒?靠什麼手段監視我?由於這個原因,我總是不由自主的看向窗戶外面,又或者盯着周圍來來去去的路人,彷彿那個『奸』細就混在其中一樣。

    由於鬼魂陳的提醒,我謹慎了很多,由於這個謹慎,我敏銳的發現,自己的電腦有被人動過的痕跡,我電腦技術還算不錯,很快就發現有人曾經查過我的搜素記錄,而根據記錄,那人是在我去北京的當天晚上動手的。

    誰可以進入我的房間?

    小夢,小劉?

    我不願意懷疑她們,她們在我這裏工作兩年了,都是衛校畢業,學歷不高,年齡都不大,她們的生活環境和家世再普通不過,再者,我自認爲,像我這樣好的老闆,是打着燈籠也找不到的,相處了兩年,生活中點點滴滴積聚的情感也是無法騙人的,我不相信她們會被收買,會做出這種事。

    如果排除她們,還有誰能進入我的房間?

    這樣想着,我將窗戶關緊,窗簾拉上,細細檢查房間裏的東西,這樣仔細一觀察才發現,我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動過,雖然事後都復原了,但有些細節處很難一模一樣,我留心一觀察,便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那個人要想如此仔細翻查我的房間,必定要逗留很長時間。

    能在這裏長時間逗留……難道真的是小夢她們?

    不可能,我一定是最近遭遇的背叛太多,腦子已經杯弓蛇影了。換一個角度,如果不是小夢她們,那麼這個人必定有很好的身手,在夜晚衆人入睡的時候,悄無聲息的爬牆進入我的房間。

    大多數的普通人都沒有身手一說,只有經過訓練的人,纔會有這種手段。

    難道是上面的人?他們終於盯到我頭上了?

    對我進行監視,甚至搜索,他們難道是在尋找什麼東西?天知道,我這房間裏的東西再正常不過,連日本動作片,都是大衆蒼老師專輯,能有什麼東西讓他們搜?

    接下來的日子,可謂坐立難安,小黃狗那邊也一直沒有消息,焦急到最後,我乾脆淡定了,大爺我一清二白,什麼壞事也沒幹,監視就監視吧,別想抓住我什麼『毛』病,我吩咐小劉:不準再給粗心顧客少找錢,從今日起,要做誠實守信的商人。

    大約第四天,小黃狗終於給我打來電話,說有眉目了,讓我去北京一趟,我立刻訂了當天的車,鬼魂陳則被我以當保鏢壯膽的名義帶着走了。

    現在的高鐵都是身份證買票,我沒想到鬼魂陳那個陳靖的身份證竟然安然無恙矇混過關,看來這小子真的還有幾分手段,和我之前猜測的一樣,他果斷留了後手,人說薑是老的辣,這小子看上去跟我差不多,真不知道腦袋瓜子是怎麼長的。

    這一趟高鐵30分鐘一發,再加上不是週六日,因此車廂里人很少,我們也沒有按座位坐,找了個沒有人的僻靜角落,我張頭四顧,確定周圍沒有隱藏人員後,便道:“現在可以說了吧,怎麼回事?”

    他終於換回了自己的聲音,鬼魂般慢吞吞的說道:“是他傳來的消息。”

    他?

    我立刻道:“那個假貨?”

    鬼魂陳點了點頭,說起了原因。這個消息是假貨傳過來的,而監視我的,確實是上面派下來的人,至於原因,還是和大伯有關,似乎認爲我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我覺得不對勁,如果真是這樣,他們爲什麼不去翻大伯的老窩?翻我家有什麼用?這麼一想,我心裏咯噔一下……或許,大伯的老窩早已經被人翻了。

    難道是因爲沒找到東西,所以懷疑到了我頭上?

    我壓低聲音問道:“他們懷疑有什麼東西在我手裏?和那個鐵球有關?”

    鬼魂陳點了點頭,慢吞吞的說道:“我知道,那個東西不在你手裏。”

    我被弄糊塗了,道:“那他們爲什麼會懷疑到我頭上?那東西不在我這裏,又在哪裏?”我說話,不經意對上鬼魂陳黑漆漆的目光,那眼神冰冷,平靜無波,霎時間我什麼都明白了,只覺得渾身發寒,道:“是你乾的?這是個障眼法?你***拿我當替身?”

    鬼魂陳沒開口,算是默認了,須臾,他側頭,淡淡道:“不是替身,我們是一起的,爲了這次行動,你應該出一份力。”

    “去你媽的。”我火了,被人莫名其妙算計,而且還是被一個,我已經接受,定義爲朋友的人算計,實在不是一個好受的經歷,我道:“誰他媽跟你是一起的,我大伯已經沒了,死了你懂不懂!這件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那顆鐵球在你手裏。你們要尋找的那個地方。那個目的。我一點兒興趣都沒有。陳默。我看錯你了。”

    接着我們沒有再說話,直到要下車時,鬼魂陳才忽然冷聲說道:“別自欺欺人了,你知道的太多,孫國民又隱瞞了太多東西,上面不會放過你,現在之所以沒有對你動手,是因爲他們還缺少一些東西,在這些東西沒有確定下落之前,任何一個可能擁有的人,都暫時是安全的。”

    我承認,鬼魂陳說的沒錯,我只能嘆道:“你們到底在找什麼?”

    “這個問題我會回答你,但現在這個地點不對。”

    我看着周圍人擠人的場面,最終點了點頭,帶着鬼魂陳直奔小黃狗家,還沒來得及喝口茶,就被小黃狗擰到了書房,他情緒特別激動,跟本沒有注意到鬼魂陳這個人,似乎真的是把他當成了我的跟班。

    我察覺到小黃狗狀態不對勁兒,忍不住搖了搖他的肩膀,道:“兄弟,你現在的狀態有點兒像神經病,需不需要我給你免費問診?”

    小黃狗聽完,這才安靜下來,深深吸了口氣,似乎平靜了不少,說道:“我相信,一會兒你聽完這個結果之後,你也會神經病的。”

    “除非有人告訴我,我終於中了累積獎金爲兩個億的彩票,否則我絕不可能變成神經病。”

    小黃狗書桌旁有一個文件夾,裏面似乎夾了不少東西,他遞給我,道:“你看看。”

    我翻看文件夾,發現前面是一些檢測結果的單,比較初步的數據我都看得懂,畢竟我是專業的,看起來我的各項指標正常,身體非常健康。

    只不過越往後翻,一些數據就越如同看天書一樣,要知道,由於我大學時期的頹廢狀態,我幾乎都是混過去的,專業知識實在少的可憐,看到後面我看不懂,正打算放棄時,忽然看到了一行我能看懂的:分裂異常。

    難道這是我的檢查單?

    異常?這絕對不是一個好詞,我緊張道:“我有問題?”

    正說着,鬼魂陳忽然將文件夾奪了過去,小黃狗大怒,道:“放下!孫邈,你怎麼帶個外人進來。”

    我道:“他在這裏站了這麼久你才發現嗎!”

    小黃狗道:“我只是太激動,所以沒有注意,東西放下,立刻出去。”

    “憑什麼。”鬼魂陳道。他一開口,小黃狗立刻愣住了,我暗道不好,小黃狗顯然比我見識多,他後退一步,盯着鬼魂陳道:“陳默?你帶了人皮面具?”

    爲防事情越來越『亂』,我立刻將前因後果講了一遍,小黃狗這才冷靜下來,目光閃爍,也不知在打什麼算盤,而鬼魂陳則一直在看那份數據,我懶得再看,直接對小黃狗說道:“結果到底怎麼樣,只說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學都是和電腦在一起渡過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