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四章字體大小: A+
     

    我和小黃狗待在房間裏,對他現在的情況做了多種推測,但都僅僅停留在推測的局面上,並不能進一步證明,最後小黃狗道:“或許是跟你們當時接觸的某種東西有關,當然,也可能和體質業關,你留下來幫我,我組織人手去秦嶺找人。

    他所謂的幫,我大約也能猜到一些,其實,我和小黃狗雖然爲了各自的立場,經常會處於對立的局面,但不得不說,拋開立場後,小黃狗和我的交情確實不錯,即便沒有這個交易,我也不忍心看着他這樣**下去。

    此刻,小黃狗家裏加上我,攏共就三人,既然我已經知道了情況,小黃狗也不躲了,大搖大擺的進進出出,爲了我的鼻子着想,我往他身上噴了一整瓶玫瑰花的香水,因爲玫瑰花的味道比較濃,但是和酷似屍臭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之後,反而更怪了。

    小黃狗撥打了好幾個電話,似乎是在吩咐手下組織人手,大約不到兩個小時,他便告訴我人手已經備齊,剩下的便是一些裝備,他的人明天就會動身去秦嶺,但王哥會不會跟那些人回來,就不得而知,這得靠我自己想辦法。

    我思索一翻,便給王哥寫了封信,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大致交待一翻。

    說實話,現在寫信的人實在不多了,但此刻我才發現,這種靠筆墨表達感情的方式實在難能可貴,很多面對面難以說出口的話,在文字裏都可以寫出來。

    我不是什麼文藝小青年,在信的結尾處,我將自己真實的感受書寫下來,雖然有些肉麻,因爲這種話在平時,打死我也說不出口,但寫在紙上,又是另一番感覺,但願王哥見信後,能夠冰釋前嫌。

    我鄭重的寫上這樣一段話:我很思念你,見信速回。

    剛寫完裝進信封,一回頭便發現小黃狗在一邊偷看,他隨後低頭看着地面,似乎在找什麼東西,自言自語道:“節『操』呢,節『操』掉哪裏去了。”

    靠。

    我道:“像你這種沒有親人的人,是不會感受到對親人的思念的。”將信交給老頭,由他送出去後,我問小黃狗下一步的計劃,他沒有明說,第二天一早,穿上了厚厚的冬衣,將自己裹的像糉子一樣,噴了整整半瓶古龍水,然後才上車。

    車上只有我們兩人,車窗也關的很緊,透過車窗往外看,整個北京城都是暗淡的,他沒說具體去什麼地方,但小黃狗不是個會無聊到處瞎竄的人,因此我便隨手抓起了車裏的一個掌上游戲機玩起來,是那種老式的遊戲機,在現代社會,真可謂是古董了,裏面有俄羅斯方塊等遊戲,我隨手看了看記錄,居然只有八千六百二十四分。

    “天吶。”我忍不住道:“我一直以爲你大腦的智商很高,八千分這種記錄,你是怎麼創造出來的,我八歲的時候就能玩到兩萬分了。”

    小黃狗透過後視鏡瞟了一眼,笑嘻嘻的說道:“**絲,你經常將寶貴的時間花在遊戲上,分數高很正常。我可是很忙的,像我這種成功人士,是不會有閒情逸致去玩這種低級的遊戲。”

    我覺得很疑狐,看着手中老款的掌上游戲機,黑殼塑料的機身,全是摩擦的痕跡,顏『色』都掉的差不多了,明顯是有人經常拿在手裏玩,最後我甚至注意到,機身原本應該是摔破的,被人用膠水粘了起來,只不過比較精細,所以我一開始沒看出來。

    像是注意到我的疑『惑』,小黃狗忽然道:“我小時候被迫學了很多東西,像我們這樣的家族,表面上雖然榮耀萬千,但一不留神,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說實話,我根本沒有去過學校讀書,全部是由家教完成的。”

    我道:“你跟我講這些幹什麼?爲了刺激我這種**絲嗎?”

    小黃狗依舊保持笑嘻嘻的神『色』,道:“談不上刺激,人都會羨慕別人擁有的東西,我小時候從來沒有玩具,這是我八歲生日的時候,劉叔偷偷送給我的,也就是每次給你開門那老頭,如果你對他的稱呼能改一改,他會很高興的。劉叔是我爸手下的老夥計,在一次火拼中受了傷,再也不能動武,所以就留在我們家當管家。”

    “他一直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所以給我送了這個遊戲機,結果被我父親發現,當着我的面摔碎了。”

    我忽然覺得小黃狗挺可憐,於是道:“那你的童年確實夠苦『逼』的,我總算知道你爲什麼到現在還在玩這種遊戲,是爲了彌補童年的陰影嗎?”

    小黃狗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道:“彌補?錯了,已經過去的事情,是永遠也彌補不了的,我後來將它粘好,只是爲了提醒自己,只有足夠強大,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否則,我連一個喜愛的遊戲機都保不住。”

    我一時啞然。

    或許這就是高富帥和**絲的思想差距,我以爲小黃狗只是爲了回味童年,沒想到他真實的想法卻是這樣。

    怎樣纔算足夠強大?

    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小黃狗所擁有的勢力和財力,恐怕是我這輩子也無法達到的,在我心裏,這已經很強大了。

    每個人所身處的位置不同,眼界也不一樣,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在沒有擁有現在的『藥』鋪之前,我在精神病醫院,每個月工資是四千左右,外加各種社會福利。

    當時我想的是,什麼時候能月入過萬就好了,能有個一萬塊我就滿足了,現在,我的鋪子,每個月盈利大約兩萬,但我想的卻是,看看人家的正規的『藥』店,月入七八萬,我簡直就是一條可憐蟲。

    現在想起來,果真應了那句老話:人心不足蛇吞象。

    於是我對小黃狗說道:“兄弟,這個世界上牛『逼』的人太多了,你不用那麼爲難自己,現在這樣就可以了,難道你非得像奧特曼一樣,才能算強大嗎?”

    小黃狗翻了個白眼,道:“別跟我提奧特曼,我小時候因爲浪費20分鐘看了一集奧特曼,被我爸吊在樹下面曬了200分鐘,他告訴我,你現在所做錯的每一步,將來都有可能爲此付出十倍的代價。”

    我頓時有種流淚的衝動,說道:“兄弟,我終於知道你這麼變態的『性』格是怎麼來的了,感情黃伯父他本人就十分特別。”

    “變態?你知道什麼是變態嗎?待會兒到了地方,我讓你見識見識。”

    我心裏一動,想起在網站裏看的一些變態新聞,比如:富豪**俱樂部等等,一時間各種花邊新聞在我腦海裏不停翻滾,我忍不住道:“兄弟,你知道的,我家教也比較嚴,那種地方我還是不去了。你非要拉我去也行,你得保證不告狀,我會被我那古板的老爸抽死的。”

    小黃狗不吭聲,我又問道:“那裏面有什麼?皮鞭?人獸?你怎麼不早點說,我應該去買一件體面一點的衣服。”不過到了那地方,穿什麼都差不多,反正早晚要脫的。

    “你給我閉嘴!”

    車行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逐漸到達了郊區,我雖然來北京的次數挺多,但沒怎麼四處走動過,因此也不知具體到了什麼地方,只覺得人煙稀少,一眼看去還能看到山脈,只不過這一年來走過的地方太多,見慣了高山大澤,偶然一見這些一個小時就能爬上頂的小山,還真有點鄙夷的感覺。

    進入郊區後又開了二十分鐘,我感覺越來越偏了,這裏的路和綠化雖然不錯,但過往車輛比較少,周圍山多,應該還屬於正在擴展的區域。

    我破了小黃狗的記錄,玩到四萬分時,車子在一棟白『色』的別墅前停了下來。

    這棟別墅挺大,看起來和普通的別墅沒有太大的區別,唯一顯得比較怪的,可能就是它所處的位置太孤僻了,衆所周知,別墅的好處,就是在於有單獨的空間,可以自由規劃,但人是羣居動物,再怎麼渴望自由空間,也不會遠離人羣,在別墅區裏,互相之間也不會隔的太遠。

    但這個地方,四處望去,卻只有這孤零零的一棟,這就顯得有些古怪了。

    車子隨意停在了路邊,我們兩人朝着那棟別墅走去,越靠近才發現,它真的很白,太過潔白的顏『色』,讓人聯想到醫院,即使是大白天,也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進去時有人帶路,來接應的是一個穿着黑西裝的光頭大漢,十二月份的北京城滴水成冰,在所有人都裹上棉衣時,他還穿着西裝,留着光頭,真是難爲他了,這年頭,做門衛都不容易。

    進去之後,是在正常不過的客廳,根據客廳的傢俱和佈局來看,既不會顯得寒酸,也不會顯得太過奢侈,似乎主人只是一個小有家產的普通人,我大伯那別墅都比這個好,傢俱裏有很多都是古董,相比起來,這裏就有些寒酸了。

    難道這地方就是那什麼xx俱樂部?

    怎麼沒人出來接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